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死神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五章 暗杀刺杀

死神传说 进退两难.QD 6519 2006.02.20 21:02

    拉里郑重的说道:“飞庚,我下定决心了,不管怎么样,都会一直跟着你的,不过你一定要答应我,以后绝对不能帮助魔族侵略我们人族的土地,这点你能不能答应我!”

  飞庚哈哈大笑:“拉里,难道这些年来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思吗,现在借助魔族的力量是不得已而为之,只要我们拥有了自己的庞大势力,那么魔族就会反过来求我们的,那时,我们想要消灭魔族还不是易如反掌吗,我现在就正式答应你,有朝一日,我一定要把魔族从这个世上完全消失掉。”

  拉里听完飞庚的承诺后,卟嗵一声跪下了,朝飞庚隆重的叩了一头,然后拉里扬声说道:“我拉里请创世神为我的誓言做证,从今天开始,以后我拉里一族,世世代代必将守护飞庚一族,如有违此誓,拉里一族将个个不得善终。”

  飞庚戒心稍减,可是还是凝聚着功力,弯腰将拉里从地上扶了起来,飞庚扶着拉里,叹道:“拉里,有你这番话,我的心就定了下来,你不要看今天有这么多大臣到府上为我庆祝,他们中间没有一个是真心向着我的,大多数都是想从我身上得到好处的,更有一多半是想搬倒我的,这些人比那些没来直接反对我的大臣更难对付,加上与我们打了一年多战的安东尼奥现在好像有了什么动作了,所以我才急着把你扶上九门提督的位置,有了你,我就可以全力放在与安东尼奥的战争中了。”

  拉里想了一下,开口说道:“飞庚,现在安东尼奥军队的指挥官是一名叫达岚.蒙布的少年,他好像非常仇视你,曾经当着很多人的面说过一定要取你的性命。”

  听到达岚的名字,飞庚的嘴角浮起一丝讥讽的笑意:“达岚吗,那个被我骗得团团转的家伙,当初我不过是三言两语就骗得他投向了我这一边,没想到现在他竟然成了总指挥了,既然是他,那今年安东尼奥的攻击就不用担心了。”

  拉里见飞庚露出了不在乎的神情,连忙提醒他道:“飞庚,你别小看现在的达岚,他可是安东尼奥军队中最近几年来最优秀的后起之秀,能让他负责这么大的战役,就足以证明他有这份实力让安东尼奥的人都信服他,所以我认为你现在不太小视他了。”

  飞庚思考了一下,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我确实是小看他了,差点就犯了轻敌的毛病,看来我还是先派些人去试探试探他,再做定论的好。”

  拉里点了点头,见两人都站着说了很久的话了,连忙招呼飞庚坐了下来,两人端起了酒杯,边喝边谈,最后两人决定,先派出二十万人左右的先锋军试试达岚,毕竟从拉里得到的消息,达岚这次也只带了二十万的军队前来,以势均力敌的兵力去试探,是最好的,飞庚和拉里商量好以后,两人都敞开胸怀,尽情喝起酒来。

  没有出现在飞庚酒席上的那些大臣,现在都聚集在一起,在一位大臣非常隐蔽的小宅院中,十余名大臣围坐在一张圆桌旁,桌上同样也是摆满了酒菜,不过都是完完整整的,而且所有人的碗筷都是干干净净的,显然,没有一个人动过筷子。

  为首的是一位须发皆白的大臣,其实他现在刚刚年过五十,在朝上他的年纪不算是最大的,可他的官职却是仅次于飞庚的,这次聚会也是他召集起来的,在他的左右方,各自坐着一些上了年纪的大臣,其中最年轻的也快有四十年了。

  这些人都是克林丝帝的老臣子了,他们只忠于克林丝帝的皇上,一个个至少都为克林丝帝操劳了十多年,可说是劳苦功高,他们的话一说出来,皇上有时候都不得不听,可说是朝中极有权势的一群,虽然他们成群结党,可最难得的是,他们这一群人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利益动用过自己的权力,每一次他们的联合出手,都是为了克林丝帝的进步,或是为了老百姓的生活。

  飞庚来了以后,皇上就开始一天天疏远这些大臣了,在皇上的眼中,飞庚既懂得玩,又懂得讨好皇上的欢心,每次都说一些皇上却爱听,也最想听的话,让皇上常期龙颜大悦,而这些人常常顶撞皇上,指责皇上这不能做,那不能做。

  而且,在飞庚的礼物,财金攻势下,后宫中的大多数后妃都帮飞庚在皇上的耳边吹着枕边风,飞庚又不定期的派人刺杀他们中的人,所以到了现在,只有十余人剩下来了。

  为首的老大臣环顾了这些硕果仅存的同袍们,长叹了一口气:“唉,飞庚今天终于爬到了我的头上去了,以后,他在克林丝帝将会更为肆无忌惮,他的气焰将会更会嚣张,唉,天亡我克林丝帝啊。”

  一名大臣这时插嘴了:“我还怀疑以前我们那些离其被杀的同伴就是他下得的,可惜一直没能抓到他的把柄,所以也没有证据向皇上告发他,唉。”

  说到这,这名大臣长叹了一声,垂首不再说话了,另一名大臣接过他的话说道:“可是现在安东尼奥已经又一次派出大军到了与我国的交界处了,看来又一场大战就要展开了,打了快一年了,他们也不嫌烦,每次打不了多久,就会退兵,真是劳民伤财。”

  为首的老大臣脸一板,开口训道:“你懂什么,这才是安东尼奥凯尔最聪明的地方,他这是拿我们来磨炼他的军队,难道你没发现,这一年多来,安东尼奥已经换了四次指挥官,每次指挥官都是新面孔,而且年纪都不是很大,他们所带的兵也各不相同,指挥模式也各自相异,凯尔这是准备培养接班人了,他又走在了我们的前面。”

  正坐着老人右手边的中年男子开口说话了:“虽然我们都看不顺眼,甚至是仇视飞庚,但是我们不能不承认,他确实是一名好的统帅,四次战役,他两次出马,两次获胜而归,这不能不让我们心服,我们推荐出去的指挥人选,没一个能和他相比的。”

  为首的老人开口说道:“没错,他的人才我也很欣赏,可是他的心肠太狠,做事太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些都不是一个上位者所应该拥有的,大家有没有发现,最近一年多来,皇上他开始沉迷于享乐,不大爱理朝政了,我怀疑这些就与飞庚有关。”

  大臣们脸色剧变,右边的男人脱口问道:“我们也察觉到的这个问题,可是你真的能肯定这与飞庚有关?”

  老人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我能肯定,就是飞庚弄的鬼。”

  右边的男人重重的一拍桌子,怒叫道:“可恶,这个飞庚一定是安东尼奥派来到奸细,老师,我们一定要有所作为了,不能再这样看着飞庚把克林丝帝搅乱了。”

  老人看自己的得意弟子,轻轻的举起手来,朝他上下摆动了一下,显意他坐下来,冷静一下,老人的眼睛中透出一股智慧的神光,正色说道:“你们可能看错了一点,飞庚绝对不是安东尼奥派来的奸细,因为他曾经想夺凯尔的皇位,甚至连凯尔的女儿现在都被飞庚害得现在生死难料,所以飞庚绝对不会是安东尼奥的奸细。”

  老人的徒弟又开口了:“这么说来,那飞庚他只是野心太大,又想谋取克林丝帝?”

  老人缓缓颔首:“我也是这么猜测的,不过,我总有一种感觉,似乎我的猜测与事实会有一定的差距,可是会是什么,我却一直没有猜透。”

  老人徒弟对面的大臣忍不住开口了:“不管他是不是奸细,我认为我们现在已经要出手了,还是请人杀了飞庚吧,趁他现在刚升上军机大臣的位置,还没有站稳脚,要是再拖上一段时间,估计我们都会被飞庚除掉了,这几天他看我们的眼神中好像都有点杀机了。”

  老人想了一下,眼神一一扫过在场大臣们的眼睛,他的眼神每一扫过一个人,被看着的那位大臣就点一下头,表示同意这位大臣的提议,所有的人都同意了,老人收回了眼光,闭上了眼睛,整个人靠在了椅子上,沉思起来。

  在座的都是与老人相交很长时间的朋友了,大家都知道这是老人做出重大决策前的习惯了,大家都静静的不出声,十几双眼睛看着老人,等着他的决定,老人的智慧是在场所有人都信服的,就算老人不同意大家的意见,大家也会听从的。

  过了十几分钟,这十几分钟在这些大臣眼里,就像十几年一样,过得份外的漫长,老人挺直了腰板,睁开眼睛,一股威严从他的身上冒了出来,前面老人像一位机敏的智者,而现在,老人像一位威严的将军。

  老人一字一句的说道:“就照你们的意思去办吧,如果这件事做错了,那么一切的后果都由我来承担。”

  就在大家想要欢呼的时候,屋顶寸寸碎裂开来,破碎屋顶砸了下来,酒桌旁的人纷纷起身闪避,一条黑影跟着碎块头下脚上的掉了下来,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几缕寒光就从碎瓦断片之中射了出来,众人定睛一看,直飞向为首的老人,为首的老人年纪虽然大了,可是身手却是非常矫健,一个侧翻身,就避开了射过来的飞刀。

  除了射向他这把飞刀落空了之外,另外几把飞刀都命中了自己的目标,四柄飞刀射中了四根火烛,火烛应声而灭,闪到一旁站定的众人一起朝射出飞刀的方向,也就是酒桌正中望去,那道黑影凌空一个前空翻,双脚一扫,酒桌上的盘子杯子碟子含着劲风,朝意欲扑上来的众人激射过去,众位大臣纷纷出手,将大部分射过来的盘子击落震碎了,少数漏网之鱼,也都避开了。

  有了这短短的喘息机会,黑影已经稳稳的落在了酒桌上,一双毫无半点生机的眼睛一一扫过桌边的众位大臣,此时,门外大臣们的侍卫和保镖们听到了里面的动静不对,有刺客,纷纷破门破窗冲了进来。

  冲进屋内的侍卫们看到屋内一片狼籍的情景,倒吸了一口凉气,还好自己这些人进来得快,要不然这些大臣们死伤了一个,自己都没法交代,侍卫们马上把自己所要保护的大臣团团围了起来,警惕的面对着黑影刺客,带着自家的大臣朝门口退去。

  老人一起在观察着黑衣人的动静,发现他除了开始那两下后,就一直没有动手,反而在自己这些人的脸上看来看去,黑衣人的行动给老人带来一种异样的感觉。

  老人的心头一动,冲着黑衣人大喝道:“是不是飞庚派你来刺杀我们的?”

  黑衣人对老人的话仿佛没有听见一般,把眼光从最后一位大臣的脸上收了回来,全身的杀气猛然一爆,整个人化为一道激电,直射向已经退至门口的那群侍卫,侍卫们眼前一花,只听得人群中的大人半声惨叫,还有半声停留在喉咙里,就已经命丧黄泉了。

  侍卫们见黑衣人竟然在自己的保护下杀了自家的大人,一个个眼睛都气红了,疯狂的朝黑衣人攻去,黑衣人的身体奇异地在刀枪剑林中扭动了几下,武器都擦着他的身体掠过去了,没能伤到他一丝毫毛。

  侍卫们没能伤到黑衣人,而黑衣人的手也没有停着,双手在空中一阵飞舞,侍卫一个个都呆立不动了,黑衣人停下了飞舞的双手,静静的呆立在侍卫中间,老人的脸皮颤了颤,喃喃地说道:“好快的手。”

  老人的话声刚落,侍卫们的咽喉处一起高高地喷出了一缕滚烫的鲜血,尸身向后缓缓地躺了下去,黑衣人在热血喷淋之中,阴森森地低声说道:“今天你们谁也别想出这个门了,把你们的命留下吧。”

  大臣们听到老人前面那句话,都是一阵气愤,飞庚终于把魔手伸向他们了,面对黑衣人的凶残手段,大臣们没有被吓倒,反而迅速镇定下来,指挥手下的侍卫、保镖们朝黑衣人攻击。

  黑衣人大喝一声,脚下猛一使劲,向后疾退,黑衣人从大门倒退了出去,刚刚奔至黑衣人面前的侍卫们,不由得微微一怔,刚说完自己这些人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去的人,自己竟然就先跑出去。

  黑衣人一退出大门口,双脚在地上一撑,整个人一个翻身,就翻到了屋顶上,再一次从屋顶的大洞跳了下来,他的落点正是那些大臣聚集的地方,黑衣人身在空中,左手在身上一掏,掏出五把飞刀,扬手就掷了过去。

  老人是所有人中最先发现黑衣人行动的人,见到黑衣人的行为,两道花白的剑眉猛然一皱,老人大喝一声,从人群中猛地向前跨了一步,右手轻轻向上一挥,一道凝聚度非常高的劲气向上迎去,五道飞刀被老人的劲气震退了。

  五道飞刀成直线朝黑衣人飞去,在老人真气的灌输下,飞刀的速度比黑衣人发出来的时候快了一倍不止,现在飞刀的速度快似闪电,黑衣人眼中闪过一抹讶色,显然没想到为首的老人竟然身怀这么强大的真气,外表可是一点也看不出来,黑衣真气向下一沉,原本疾落的身体以更快的速度降在地上,五道飞刀从他的头上飞了过去。

  站在门口的侍卫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劲气破空声,回头一见,黑衣人已经站在自己的身后了,十余名侍卫连忙回身,黑衣人虽然背对着这些侍卫,可是在他敏锐的听觉却将身后侍卫们的一举一动都听到了心中,在他们身体将转未转过来的时候,黑衣人身化闪电,退入侍卫的身边时,黑衣人展开了猛烈的攻击。

  在黑衣人向后退的同时,老人也向前猛跨几步,十几米的距离,老人三步就跨过了这段距离,大臣们都吃惊地看着老人的行动,从刚才老人发出那一记掌风的时候,大臣们就惊呆了,现在再看老人这神奇的举动,大臣们开始纷纷问起了留在他们身前的老人的徒弟—礼部尚书。

  老人一掌挡住黑衣人攻向侍卫们的手,黑衣人的胳膊一震,一道尖刀从右手的袖口窜了出来,朝老人的右胁下射了过去,老人向左一斜身,避过了黑衣人的攻击,手上却是一缠,一拉,黑衣人的身体被老人拉得向前一倾。

  侍卫们一个个回过神,从生死关头回来侍卫们一个个都愤怒的举起手中的武器,朝失去平衡的黑衣人身上砍去,黑衣人就着前倾的势头一个翻身,整个人向前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前空翻,不但避开了侍卫们砍过来的武器,还反手扭过了老人的手,黑衣人的手死死的扣住了老人的手,使劲朝反方向扭去,想借势折断老人的手。

  老人冷冷地哼了一声,手腕处微微一颤,黑衣人只觉得手中一阵发麻,再也无法抓紧老人的手,老人的手脱了出来,向前猛踩一步,双步向黑衣人的胸腹之处推去,黑衣人只觉得一股大力从胸腹处传来,整个内脏都一阵翻腾,一股逆血从胸口反涌到口中,满嘴的血腥味让黑衣人明白自己受了严重的内伤。

  黑衣人没有再向后退,猛的一抬头,黑衣人朝老人恶狠狠的望了一眼,紫色的眼眸在月光下是这么明显,老人脱口叫道:“你是魔族!”

  随着叫声,老人全身的真气狂催,加倍的增加了两手中的真气,侍卫们手中的武器这次没有迟疑,加速砍在了身形移动缓慢的黑衣魔族身上,黑衣魔族猛的向天一仰头,发出一声尖厉的长啸,两眼紫光大冒,从眼中射出两缕半寸长的精光,魔族的身体猛的爆炸了。

  从黑衣魔族长啸开始,一直到他自爆,中间只间隔了短短的一秒钟,老人从魔族仰头长啸那一刻起,一股刻骨铭心的记忆就复苏了,这段记忆深奥埋在他的记忆深处,多少年了,再也没有说起过了,正是这段记忆的复苏,让老人的身体在自己意识到危险之前,就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

  老人的身体向上猛的冲了起来,从屋顶黑衣人击出的破洞处射了出去,黑衣魔族自爆所产生的冲击波击在他的双腿之上,一阵剧痛传来,老人被震得飞得更高了,老人咬着牙忍着痛没哼出声来。

  留在屋里的其他人,那些一起议事的大臣,侍卫,礼部尚书也就是老人的徒弟,都被黑衣魔族的自爆爆得粉身碎骨了,整座宅院也全毁了,一块碎砖瓦都没能留下来。

  还在上升着的老人眼角的余光将地面上发生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尘封的记忆也一一回到了脑海中,老人当年年轻的时候,参加了人族与魔族的决战,在那一战中,多少魔族战斗到最后一刻都选择了自爆,每一次魔族一自爆,就会带走身边十几名人族战士的生命,其中,老人最好的兄弟也在那场战役中,与魔族同归于尽了,而老人正好就站在爆炸的外围,那一幕让当时年轻的老人深受刺激,受了重伤的老人很快被救了下来,治好伤以后的老人重返战场,做战时的他勇猛异常,积累下了不少战功,最后战役结束后,他被克林丝帝的国王看中,带回了克林丝帝,受到了重用,经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后,他也成了克林丝帝的重臣之一了。

  正是因为曾经亲身见到过,并经历过魔族自爆时的攻击,所以老人出于本能的做出反应,躲过了这一劫,向上飞的惯性消失后,老人开始向下落去,试着动了两下腿,腿是纹丝不动,反而传来两股剧痛,老人马上清楚的明白,自己的两条腿是都已经断了,现在只有想别的办法落地了。

  老人向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老人大喝一声,双掌向下猛的击出,两股真气从掌心喷出,一股反震力从手掌传到了肩膀,身体也微微顿了一下,老人心头一喜,这个办法有效,自己可以安全落地了,老人不顿的发出真气,下落的速度迅速得到了控制。

  最终老人拍出双掌,借着最后一股反震之力,平安落到了地上,老人软到在地,从空中落到地上,老人发出了不下三十掌握,真气的损耗是非常严重地,现在的老人已经差不多失去了抵抗之力了,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