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死神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死神传说 进退两难.QD 6461 2005.08.20 14:55

    队员们纷纷叫了起来:“少城主这家伙平时就为非作歹,这下死了是大快人心,城主又包庇他,这下被人看不过去杀死了还能怪我们什么。”

  队长止住了队员们的吵闹,说道:“我们还是把尸体先运回去吧,这些事不要再说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队员见队长发话了,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出来十几个队员想将少城主等人的尸体从岩柱顶上取了下来。

  杰瑞心中一动,听这些城卫队员的话语中,透出对这个华服少年也就是少城主极度不满,现在他们一动岩柱,自己所施的岩爆术就会爆炸,现在五十几人同样会死于非命,这些士兵还是有些良心的,如果为了华服少年而死太冤枉了。

  杰瑞想到这,伸出手指弹了一下,解除了自己所设下的魔法,风玲和飞雪奇怪地看着杰瑞,杰瑞轻声对两人解释了一下,两人恍然大悟,一起看着城卫队员顺利地将尸体收了下来,这些城卫队员还不知道要不是刚才所有人一阵叫嚷,让杰瑞听出了城卫队员的心声而解除魔法,那么在前一秒钟,所有的人就一命呜呼了。

  城卫队长见尸体收了下来,招呼所有队员上马准备回城主府去报告,所有人刚转身,就看见远处急速奔来了二十几个骑马的人。

  领头的正是神灭城的城主,在城主旁边还有一位二十多岁的青年,一行人很快来到城卫队长面前。

  城卫队长马上带领所有队员给城主见礼,城主此时眼中已经看不见其他人了,城主一见华服少年那毫无生气的尸体,就跳下了马,两眼直钩钩地望着华服少年的尸体,失魂落魄地走了过去,一把将儿子的尸体抱入怀中,痛哭起来,嘴里喃喃念道:“儿呀,到底是谁这么大胆,竟然这么残忍的杀了你。”

  城主哭了一会,猛然抬起变得通红的眼睛瞪着城卫队长,恶狠狠地问道:“知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

  城卫队长吓了一跳,连忙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我们来的时候此处已经空无一人了。”

  城主跳起指着城卫队长的鼻子大声骂道:“你这头猪,你不会去查呀,这附近的商家和居民肯定有看见的,把他们抓起来,严刑拷问不就知道了。”

  城卫队长面有难色,迟疑了一下,说道:“这不太好吧,如果这样作了,会引起民愤的。”

  城主跳了起来,大声说道:“我的儿子死了,他们那些贱民要是不说出来的话,我就要他们陪葬,如果他们还敢发起民变的话,”

  说道这,城主静了下来,阴森森地继续道:“那我就请军部派军队来镇压,大不了屠城。”

  旁边的人都不由得被城主那血腥的话听得愣住了,身为神灭城的城主竟然会说出屠城的话,真是太丧心病狂了。

  杰瑞在屋顶听得大怒,正在想晚上干脆把城主也干掉算了,却听到身边的飞雪轻咦了一声,杰瑞和风玲转头一看,发现飞雪一脸惊讶地望着跟着城主身边过来的那位青年。

  飞雪发现杰瑞和风玲都用透出疑问的眼神望着自己,脸一红,小声说道:“你们看见那个青年没有,他是我远房表哥飞庚,前些年每年都会来皇宫住一段时间,小时候我最喜欢和他玩了,只是最近这几年听说他到克林丝帝仅次于我们皇家魔法学院的幽冥学院读书,就没有来皇宫了,没想今天会在这里看见他。”

  说完,又兴奋地看着下面的表哥,浑然没注意到杰瑞脸上一丝不自然的表情。

  杰瑞顺着飞雪的目光向下望去,发现飞庚长得也是一表人材,眉清目秀,杰瑞心中不由涌起一阵说不请,道不明的感觉,真觉得心里酸酸的。

  此时飞庚已经踏上一步,轻咳一声吸引大家的注意,然后开口说话了,飞庚说道:“城主大人,这件事处理不能太过草率,城卫队可以去找附近的居民探听一下情况,看看究竟出了什么事。但抓人吗,我看就不必了吧,毕竟引起民变,对大人的声誉影响也是不小了,不知城主大人意下如何。”

  城主见飞庚开口,深知飞庚身为当今皇上侄儿,皇上又无皇子,以后皇位很可能会传给这位青年,所以飞庚开口说话了,城主也不敢不听飞良的,城主压下心中的怒火,低声应道:“是,是下官心痛儿子死去失态了,既然飞庚侯爵你说了,那就照你的话办吧。”

  说完,对城卫队长大声吼道:“笨蛋,还不按飞庚侯爵说的去做。”

  城卫队长感激地看了一眼飞庚,躬身答道:“是,属下这就照飞庚侯爵所说的做。”

  说完,对身后的城卫队员一挥手,城卫队员纷纷散开,敲开附近居民的门,询问起有没有人知道少城主死亡的经过。

  飞雪在屋顶上高兴的小声道:“杰瑞,你看见没有,表哥他心肠真好,一句话就让全城的居民免去了牢狱之灾。”

  杰瑞脸色更差了,淡淡地答道:“是吗。”

  飞雪没注意杰瑞的脸色和语气,快乐的说道:“是的,就是这样的。”

  杰瑞心中更烦躁了,不在理会飞雪沉着脸专心看着下面局势的发展。

  风玲在旁边看出杰瑞不高兴了,轻轻拉了拉飞雪,飞雪满脸笑容地回头看着风玲,风玲对杰瑞那边使了个眼色,飞雪顺着风玲的眼光看过去,一愣,不明白杰瑞为什么沉着一张脸。

  风玲大摇其头,凑到飞雪耳边嘀嘀咕咕了一会,飞雪恍然大悟,原来杰瑞吃醋了,飞雪看着杰瑞那阴沉着的脸,心中既好笑又甜蜜,飞雪轻轻搂住杰瑞的手,杰瑞身体一僵,但并没有回过头来,飞雪心中那个气呀,真是个小气鬼,就为了自己赞了别人几句就吃醋吃成这样,不过也由此证明了杰瑞已经深深爱上了自己。

  飞雪心一横,闭上眼睛,羞涩地在杰瑞脸上轻轻吻了一下,杰瑞一愣,转头看着飞雪,飞雪睁开眼睛,脸色红润地低声道:“不要对我这么没有信心,我只会喜欢你一个人,飞庚只是我的表哥而已。”

  杰瑞知道自己的表现都被飞雪看见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轻声说道:“我相信你,对不起,刚才我……”

  飞雪没等杰瑞把话说完,就打断了杰瑞的话说道:“我明白,你会为我吃醋证明你爱着我,我不会怪你的。”

  杰瑞更加不好意思了,只好转移视线,看向风玲,没想到风玲一见杰瑞看了过来,就不停地在旁边挤眉弄眼的嘲笑着杰瑞,杰瑞狠狠地瞪了一眼风玲,没想到风玲不但不怕,反而抱着肚子无声地笑了起来。

  杰瑞见风玲这个样子,也自我解嘲的笑了起来。

  风玲弯着腰笑着笑得把脖子上带着的项链都露了出来,杰瑞和飞雪心中都是一动,杰瑞侧头偷偷看了一眼飞雪,想起来自己认识飞雪一直到确立两人的关系以来,一件礼物都没有送给过飞雪,想想自己对风玲至少还送过一条魔晶项链,不知道飞雪会怎么想。

  而飞雪早就知道了风玲这条罕有的魔晶项链是杰瑞送的,以前还不觉得什么,现在与杰瑞关系确定了,再看见这条项链,心中就有点羡慕了,不过善解人意的飞雪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就回过头去注意街上的动静了。

  不过飞雪没想到自己眼中那一闪而没羡慕的神色被杰瑞看见了,杰瑞马上在心中决定了一件事,不过杰瑞此时并不想说过来,也就装做没看见飞雪那羡慕的眼光,也开始注意街上情势的发展了。

  风玲见两人突然都不说话了,自己一个人玩起来也没有什么意思了,就直起身来,此时风玲才发现自己的项链掉了出来,风玲吓了一跳,自从知道杰瑞对飞雪说明了自己的心意后,风玲就非常小心地不让飞雪看见自己这条魔晶项链,因为风玲以为杰瑞只有一块这样的魔兽晶核,怕飞雪见了后会不高兴。

  风玲连忙看了一眼飞雪,见后者并没有什么反应,心中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急忙把项链收了起来,可惜她并不知道飞雪早就看见了这条项链。

  街上,城卫队员已经问过了数十家居民,大家都不愿意说出自己见到了杀死少城主的人,因为平民都知道城主和少城主是一个德性,搞不好自己说出来后就会被城主称做是杀死少城主的同伙杀掉,所以大家都说不知道,见到平民这个样子,城主的火气又上来了。

  城主暴跳如雷地吼道:“你们这些贱民快点说出是谁杀了我的儿子,再不说的话,就把你们通通杀掉。”飞庚这回没有出声了,好像也是对平民们不合作感到不满。

  城卫队员和平民们听到城主的叫声,心中都是一震,可是就算是这样,平民们还是保持着沈默,不开口,城卫队员也哑口无言地站在各家各户面前,场面就这样沈闷下来。

  城卫队长有点着急了,眼见着城主的火气是越来越大了,能在城主面前说上话的飞庚也不开口了,场面已经有点控制不住,城卫队长看了一眼面色紧张、全身发抖的居民们,心中暗暗奇怪,明明居民们都已经非常害怕了,为什么就是不开口呢,难道那个凶手比城主还可怕吗?

  城卫队长回头看了一眼城主,心中突然明白了,原来居民们是不相信城主,毕竟平时城主的信誉是太坏了,城卫队长想了想,看着城主已经脸色赤红又要大声吼叫起来,连忙抢先大声说道:“各位居民,少城主今天在这里惨遭杀害,城主是非常伤心的,因此难免可能为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甚至可能会伤害到你们,如果你们能说出是凶手的样子,飞庚大人刚才也说了,一定不会怪罪和牵连任何人,大家就算不相信我的话,也应该相信飞庚大人的话呀。”

  居民们对这位城卫队长早就是认识了,每天在街上巡逻的城卫队长的个性是大家都是十分了解的,知道他不会骗大家,平时还经常帮助一些平民,虽然不知道他嘴里所说的飞庚大人是什么爵位,但看城主对他恭恭敬敬的样子,想来爵位也不会低,居民们开始放下心中的不安,开始说出杰瑞等人的长相。

  城主见居民们开始说出凶手的样子了,脾气也就小了一点,但对城卫队长却在心里记了一笔,听城卫队长这样一说,明显表示出自己平时是一个毫无信用的人,这让城主心中十分不舒服,城卫队长发现了城主看着他的眼光中出现了一丝凶光,心中不由苦笑了一下,看来自己有难了,可是城卫队长却没有一丝后悔,转过头去认真的听着居民们的描述。

  此时城主想起飞庚还站在身边,城主转头狼狈地一笑,说道:“不好意思,手下的人不懂事,刚才让飞庚侯爵见笑了。”

  飞庚淡淡地回了一笑,眼光却盯住了城卫队长的身影,杰瑞在屋顶上也注意着城卫队长的一举一动,飞庚和杰瑞都在心中想到,这个人处变不惊,能在这样的环境中敏锐的发现居民们心中的心思,并不怕得罪城主而大声说出来,足以证明此人是一个人才,可惜屈就于一个小小的城卫队长,而且明显城主是不会放过他的。

  飞庚心中一动,装做随口问道:“刚才说话的这名队长不知道是哪里人呀,看他说话条理分明,似乎读过一点书。”

  城主巴结地说道:“这等下人能有什么资格读书,可能是小时候偷学到了一点,这种人到处可见,不值得飞庚侯爵动问。”

  城卫队长虽然背对着这边,但城主的每一句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听到城主这样说自己,城卫队长心中一阵怒气升了起来,想回过头怒斥这个无道的城主一顿,但随即叹了一口气放弃了这种危险的冲动。

  飞庚把一直盯着城卫队长的眼光收了回来,看着城主那浑浊地眼睛道:“是吗,正好我身边还缺一个待卫,如果城主大人能把他调到我的身边那就好了。”

  城主身体一抖,心里明白,飞庚是看出自己想回去后借机报复那个队长,所以就找借口把这个人要到身边保护起来,不过城主心中不明白的是,这个队长自己看来并不出色,为什么飞庚会想保住他呢。

  城主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暗中懊恼无比,但嘴里却马上接着飞庚的话笑咪咪道:“那好,能得到飞庚侯爵的赏识那是那个奴才的福气,我这就把他叫过来。”

  说完,城主开口叫过来城卫队长,飞庚和城主的谈话城卫队长和杰瑞他们都听得一清两楚。城卫队长心中对飞庚充满了感激之情,风玲和飞雪也觉得飞庚这一手做得漂亮,既保住了城卫队长这个好人的命,又得到了一个忠心的手下,可是杰瑞却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飞庚给杰瑞的感觉是一个心机很深,这一切好像是做给旁人看的,杰瑞左看右看都觉得看飞庚不顺眼,杰瑞心想,难道是自己为了飞雪在吃飞庚的醋,应该不会呀,看了一眼身边的风玲和飞雪,杰瑞也放弃了和两人讨论自己对飞庚的感觉不好的问题,只把这个问题埋在了心底。

  城卫队长来到了城主和飞庚,施礼站在一旁,城主也不理会城卫队长,飞庚微微点点还了一礼,城主径直对城卫队长说道:“拉里,这位是飞庚侯爵,他非常赏识你,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飞庚大人的待卫了,快见过你的新主人吧。”

  城卫队长拉里忍住对城主的鄙夷,转身恭恭敬敬地对飞庚跪下行了一个礼,大声说道:“属下拉里.米勒见过飞庚大人。”

  飞庚连忙一把扶起拉里,说道:“以拉里你的才能,一个小小的城卫队长是屈就你了,以后你就是我的贴身待卫队长了。”

  拉里身体一震,没想到飞庚一见面就让自己担任这么重要的职务,可以说飞庚以后的安危都在拉里手中了,拉里抬头吃惊看着飞庚,飞庚对他微笑着点点头。

  拉里激动地又跪下行了一礼,大声说道:“请侯爵大人收回任命,小人怕无此能力能保护大人的安危。”

  飞庚微笑对拉里说道:“你放心,我看中的人从来没有给我丢脸过,你放心的去干吧,我相信你能胜任的。”

  说完又拉起了拉里,拉里被飞庚的话感动得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在心中默默地想到,以后如果有人想要伤害到飞庚大人,那一定要从自己的尸体上踏过去才行。

  飞庚看着拉里那坚定的神色,开心的笑了,知道又有一名优秀的手下对自己死心塌地了。杰瑞在屋顶上暗暗叹了一口气,看着身边风玲和飞雪那高兴的神色,杰瑞忍不住小声说道:“你们两个开心成那个样子干吗,又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风玲和飞雪一起转头过来对杰瑞说道:“你懂什么,我们是为那个拉里能遇到这样一个明主高兴,哪像你,一点反应都没有。”

  杰瑞忍不住嘀咕道:“这不过是拉拢人心的老一套了,没有半点新意,也只有你们和拉里这样单纯的家伙才会相信他的表演。”

  虽然杰瑞的嘀咕声不大,但耳尖的风玲和飞雪还是听到了,两人一起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杰瑞,风玲小声的说道:“杰瑞,你不要因为飞庚是飞雪表梅竹马的表哥,因此对飞庚没有好感就这样说他,毕竟他所表现出来的大家都看到了吗,除了你好像没人认为他是假的吧。”

  飞雪在旁边虽然因担心杰瑞吃醋而没有说话,但仍不停的点头表示对风玲的说法的认同。

  杰瑞小声说道:“就是这样才证明他的心机深沉呀,而且演技一流。”

  风玲和飞雪两个都白了他一眼,转过头去再不理杰瑞了,杰瑞心中苦笑,就知道说实话会变成这个样子,果然不出我所料,风玲和飞雪两个人都认定了自己是吃飞庚的醋。

  下面城主和飞庚已经准备回府了,城卫队员们也上马四处通知各处杰瑞他们的长相特征,杰瑞见没有什么事了,就对风玲和飞雪说道:“看来我们要马上离开神灭城了,相信他们马上就会查到我们所住的客栈的。”

  风玲和飞雪都同意的点点头,不过飞雪为难的开口说道:“杰瑞,我想和飞庚见上一面,毕竟我们有几年没有见过面了。”

  见到杰瑞面无表情,冷静地看了看自己,飞雪连忙说道:“我只是想和他打声招呼,没有别的事,不行就算了。”

  风玲在旁边笑嘻嘻地说道:“飞雪姐,你放心,杰瑞哥没这么小心眼的。”

  杰瑞面无表情,让风玲和飞雪都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淡淡地道:“的确,你们也有很久没见了,你就去和他见面吧,我们在城外等你。”

  说完,拉起风玲想走,飞雪一把拉住杰瑞着急地道:“你不和我一起去呀,我想把你介绍给表哥认认识识。”

  风玲在旁边捅了捅杰瑞,小声说道:“杰瑞哥,你还不明白飞雪的意思呀,她是要你以情侣的身份和她一起去见表哥。”

  飞雪脸上飞起两片红云,但眼光却没有躲开,仍坚定的望着杰瑞,等着杰瑞的回答。

  杰瑞看着飞雪,想着飞雪为了喜欢自己所做的一切,心中一软,轻轻点了点头,答应了飞雪请求,飞雪见杰瑞答应了自己,高兴得想跳起来,不过杰瑞发现她的想法,一把按住了她,飞雪这才想起自己还是别人家的屋顶上,不由吐了吐小香舌,露出了风玲最喜欢露出的顽皮神色。

  杰瑞见下面飞庚等人都散得差不多了,就带着风玲和飞雪赶回客栈,叫风玲和飞雪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解释原因给亚密和明风听,杰瑞则找到掌拒把帐结了,五人飞快地离开了神灭城。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