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死神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死神传说 进退两难.QD 6523 2005.08.02 19:00

    这一看,杰瑞突然明白自己刚才想不清的感觉到底怎麽回事了,原来自己漏掉了空间魔法元素,空间魔法元素因为没有攻击力所以自己一直都忽略了它,但空间魔法却是七系魔法中最难掌握的,有些天份极高的魔法师其它魔法都学得很快,但有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施展空间魔法,那是因为空间魔法的特性与众不同。

  而现在自己的空间魔法元素却包裹经脉的两侧,将真气与魔法元素分割在了两个世界中,形成了两个打死不能相见的世界。

  杰瑞不禁沉思了起来,既然魔法元素都脱离在经脉之外,那就可以理解成不受自己控制呀,那自己晚上在树林中气愤之下发出的‘风刃’和随後所施展的‘空间转移’又怎麽会成功呢,想到这,杰瑞不由睁开眼,试著发出魔法‘火球术’,一颗火球出现在空中,杰瑞细心休会,发现火魔法元素从真气用不到的一些经脉释放出来。

  亚密和明风惊讶的看著杰瑞,想不通杰瑞怎麽还有闲心放魔法玩。

  杰瑞将火球中的火元素释放掉,突然感到身上的魔法元素一阵大乱,互相撞击的速度比刚才猛烈一倍,内腑所受的伤又加重了。

  这时,杰瑞、亚密和明风感到客厅中一阵轻微的魔法波动,亚密和明风两人虽然估计是威琚回来了,但仍紧张的站了起来,运起全身的功力。

  杰瑞对亚密和明风开口说道:“不用紧张,是威琚爷爷和我师父”。

  话声刚落,客厅内空间一阵波动,威琚和月轼一脸焦急的出现在客厅正中,杰瑞看到月轼都一脸焦急担心的神色,心中一暖,不愿见月轼担心的神色,压下全身的痛苦,一句玩笑冲口而出:“师父,你怎麽这麽著急,连空间转移这种小儿科的魔法都这麽大的动静,这不像你呀,水平太低了,以後怎麽做我师父。”

  的确,一般来说,能使用空间转移魔法的魔法师一般来说都会克意减小施展魔法时所产生的魔法波动,以威琚和月轼这样的魔导士来说,可以说他们施展空间转移魔法是不会产生一丝魔法波动的,由此可见,两人是多麽著急的赶著回来。

  月轼两眼圆睁,没想到杰瑞见到自己的第一句竟然是这个,亚密和明风在旁边是想笑又不敢笑,一脸苦忍的神情。月轼眼睛在杰瑞身上一转,看出杰瑞除了脸色苍白了点,外表没有什麽事,也微微放下了一点心,紧接一颗大爆栗赏在了杰瑞的头上,脸色臭臭地说道:“还不是威琚说得你马上就要下地狱了,一找到我就拉著我没命地赶回这里,没想到你个臭小子还有精神消谴师父大人我,干脆我再加把劲,做做好事,真的把你送下去算了。”

  杰瑞笑著没有回嘴,自己对这个师父虽然嘴上不太尊敬,但心中却是因为知道月轼不喜欢循规蹈矩的学生,所以特意这样对待月轼,其实自己本心对月轼是非常尊敬的,同时也知道月轼也对自己是一片爱护之心。

  月轼见杰瑞不出声,马上变成一幅兴灾乐祸地样子对杰瑞说道:“我说徒儿呀,你还真不愧是我月轼的徒弟呀,专做别人不敢做的事,连强行施展终级魔法这种九死一生的事都敢做,好,有胆量,下次再有这种事,说得先通知师父一声,师父好赶到场记录下来,也好让你以後的师弟师妹们知道自己大师兄是一个多麽大胆的人。”

  杰瑞笑嘻威琚在旁边著急地插嘴道:“有什麽问题,你们两师徒能不能把伤治好的再吵,现在先看看伤势怎麽样了,行不行!”

  月轼和杰瑞见威琚急了,也不好意思再斗嘴了,月轼心中也真的担心杰瑞,当下二话不说,将手放在杰瑞的天灵上,一股魔力从杰瑞的天灵直接冲进体内,随即脸色一变。

  早先威琚也做过同样的事,但当时杰瑞没有注意威琚的魔力在身上所引起的变化,而威琚随後又一直担心杰瑞的伤势,也没有说明魔力所探测的结果,这次杰瑞静下心神,仔细观察月轼的魔力在自己体内所引起的变化。

  月轼的魔力中包含著水、风、光、空间魔法元素最多,其余火、地两系元素较少,暗系则几乎没有,而魔力进入体内後,月轼魔力中所含的魔法元素迅速被杰瑞身体中的魔法元素各自同化,更加激烈的相互斗争起来,而暗元素因为没有後援却节节败退了起来,而杰瑞只觉内腑之中一阵剧痛传来,脸色一阵惨白,强忍著没有发出呻吟声。

  月轼同时发现了这个问题,马上收回自己的魔力,一把扶住杰瑞,满脸的嘻笑之色消失无踪,严肃而担心的问道:“杰瑞,你没事吧。”

  杰瑞痛得满头的冷汗,咬著牙摇了摇头,挤出一份苦笑道:“没事。”

  威琚在旁边担心的问道:“师兄,杰瑞的伤势怎麽样?你有没有办法治好?”月轼直起身,看著杰瑞,杰瑞对他理解地笑了笑,月轼也苦笑了一下,看著满脸希望之色的威琚、亚密、明风说道:“这小子强行施展终级魔法没死本身就是一个奇迹,我原本认为那是因为杰瑞是魔武双xiu才造成的,没想到他还是受到了很重的伤,而且所有的魔法元素都混乱了,并且在後来又强行施展了魔法,加重了伤势,现在我也没有办法。”

  杰瑞在旁边小声嘀咕著:“我也不想的。”

  月轼听见了,不由气极地又赏了他一颗大爆栗,气道:“下午的事我听威琚说了还情有可原,那後来又是怎麽回事,你又为什麽会再次施展魔法呢,说。”

  杰瑞嘻嘻哈哈地抱著头叫痛,想混过去,没到这时,风玲从房间里冲了出来,眼框通红,满脸的泪水,一头扑进杰瑞的怀中,哭泣道:“哥哥,对不起,要不是我下午……,你也不会伤成这样。”

  杰瑞一愣,然後轻轻地摸著怀中风玲那柔软的头发柔声道:“风玲,不要哭,不关你的事,我没事,过几天师父就会把我治好了。”

  风玲抬头一双泪眼看著月轼,月轼看著风玲那梨花带雨的娇面,杰瑞在後面猛使眼色,月轼叹了一口气,对风玲道:“我会你爷爷把杰瑞治好的,风玲,你放心吧。”

  风玲听到月轼的保证,这才收起泪水,突然想起什麽问杰瑞道:“哥哥,是不是你刚才和飞雪出去动了手了?是不是飞雪逼你动手的?”

  威琚、月轼、亚密、明风一听,一股怒气全升了起来,那个女人杰瑞下午刚救了她,没想到她竟然恩将仇报,就算她是公主,我(们)也不会放过她。

  杰瑞一看不好,风玲一句话,大家都一幅杀气腾腾的样子,自己再不解释的话,搞不好眼前这四个人会马上杀到皇宫里去找飞雪的麻烦,虽然自己不在乎飞雪会怎麽样,但皇宫毕竟守卫森严,这几个人出了事自己还不愿意呢。

  杰瑞连忙开口将晚上的事简单解释了一下,当然有些话杰瑞没有说,开玩笑,自己要是一五一十的全说了,这几个说什麽都会去皇宫大闹一场的。

  等杰瑞解释完,大家明白了,时间也已至深夜。

  话题又重新回到杰瑞身上的伤上面,亚密和明风也不想回宿舍去了,想留下来一起想办法,不过威琚和月轼以两人不会魔法留起也没用的理由将两人赶入杰瑞的房间休息去了,而风玲则死活不肯去休息,几人费尽口舌劝说无效後也就由她去了。

  风玲赖在杰瑞的怀中不肯起来,经过这件事後,风玲放开了心怀,自己是真的喜欢杰瑞,反正大家都看出来了,自己也就不再掩饰了,大大方方地坐在杰瑞的怀中。

  杰瑞倒没有想得太多,只是抱著一种溺爱的心理由著风玲去了。

  威琚和月轼两只老狐狸装成什麽都没有看见,自顾自的讨论著疗伤的方法,留下空间让不解风情的杰瑞和初解风情的风玲去自由发挥。可惜,落花有意,流水不懂情~~~~~~何时杰瑞才会明白少女的心思呀。

  在皇宫内的一间密室中,安东尼奥国的皇上凯尔坐在一张舒适的大椅上,旁边坐著刚回来的飞雪,达岚·蒙布垂头拱手地站在凯尔面前。

  凯尔手中端著一杯酒,慢慢地喝著,脑中却在慢慢地消化著刚刚听到的报告,飞雪看著自己的父皇,脑中却不由自主地想起杰瑞那充满怒气的双眼,英俊挺拔的背影,给人一种为保护自己家人不受伤害而敢做出任何的男子汉的形象,要是自己也有这样一个人喜欢的话……飞雪想著想著,脸色飞红。

  凯尔消化完脑中的消息,正想在详询问一下飞雪对杰瑞是不是死神的看法,没想到,发现自己的女儿正坐一边想著什麽,脸色通红,眼色迷茫,活脱脱一个恋爱的少女形象。

  凯尔看了一眼望著飞雪发呆的达岚,心中摇了摇头,虽说这个少年是个人才,但心性的修练还不到够,这麽容易失神,以後会吃大亏的。

  凯尔轻轻咳了一声,将两个心不在鄢的人惊醒过来,飞雪一醒神,发现自己竟然想著杰瑞的样子发呆了,看著凯尔略带调笑的眼色,脸色不由红得快要滴出血来,这一下又让醒过神来的达岚看得呆住了。

  凯尔见到,心中不由大摇其头,飞雪见凯尔眼中调笑的神色消失了,心情慢慢平静了下来,对呆呆看著自己的达岚不悦地轻轻皱了皱眉,达岚这下才真的回过神来,马上低下头,不敢再看飞雪了,凯尔见两人都清醒了,开口问出了自己的问题:“飞雪,你看这个杰瑞是不是杀死特仁的人?”

  飞雪想了想,说到:“从武功来看,不像。因为死神一直所表现出来是天空战士级的实力,以这种实力,整个大陆上可以说有三十多人,而杰瑞今天下午所表现出来的魔力却是魔导师级别的,如果说杰瑞是死神的话,一般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据托卡家族内的眼线传来的密报说,在特仁死的地方,有人感受到很轻微的火魔法元素波动过的迹象,但是普通人感受不出,这应该是有人施用过魔法後又用其它方法掩饰过。这可以说明,杰瑞很有可能与特仁被杀有关,与死神也有些联系。”

  说著这些话的时候,飞雪在心中想到,杰瑞真的就不是死神吗?

  为什麽自己总觉得特仁就杰瑞杀的,以杰瑞今天晚上说的话,自己女性的直觉告诉自己,杰瑞就是那个惩罚对自己妹妹无礼的特仁的死神呢。

  飞雪这幅若有所思的样子落在了一直观察著飞雪的凯尔眼中,凯尔不动声色地让达岚退下去休息。

  达岚退下去後,凯尔眼中射出一道精光,盯著飞雪问道:“飞雪,你告诉我你刚才还有什麽没说的?”

  飞雪一愣,见凯尔一脸严肃,无奈地道:“我只是有点感觉。”

  凯尔紧追著问道:“什麽感觉?”

  “我只是觉得杰瑞就是那个死神。”

  “哦!”

  “而且好像我对他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我也说不清楚那怪怪的感觉是什麽感觉!”

  这句话说出来後,凯尔盯著飞雪,脸上严肃的表神松懈了下来,换上了一幅慈祥的神色,嘴里没有说什麽,只是轻轻拍了拍飞雪的肩膀,然後才轻轻说道:“女儿,你长大了。”

  说完,侧头想了想继续说道:“这件事你就不要再查了,你就安安心心地在学院中学习。你不是说,对风玲的感觉挺好的吗,你就真心和她交个朋友吗!至从你十岁後,我就没见你真心的笑过,哎,如果你生在平民家,可能会比现在幸福得多,这些年来苦了你了。”

  飞雪从心底感受著一个父亲对女儿的关心,抱著凯尔轻轻地道:“我不苦,在父亲身边我一点都不苦,这一切都是我该做的。”

  凯尔摸著飞雪的头发说道:“孩子,你是该交一交真心朋友了,人没有朋友不行,听话,这段时间你就忘掉自己公主的身份,以一个学院学生的身份与风玲好好的交往一下。”

  飞雪眼中含著泪水,紧紧地抱著凯尔,深深地点点头。

  威琚家中,随著时间的推移,一个一个方案被否决,月轼、威琚、风玲几个人的心情也越来越沈重,毕竟这种情况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要想找到一个治疗的好办法还真是不容易。到天明的时候,众人商议出两个最好的治疗方案,一个是马上派人寻找十大高手中的‘光明祭司’北星,以专攻光明魔法的北星的实力应该是可以将杰瑞的伤治好的,可是北星这几年一直在大陆上四处救治病人,具体在什麽地方没人知道,这个最好的文案也就不行了。

  第二个就是威琚和月轼尽全力维护杰瑞身上的内腑不受损害,杰瑞试试各种方法将魔法元素重新控制住,不过这个方法也不一定能成功,不过在现在已经算是最有希望的方法了。

  风玲两眼泪水禁不住地在眼框中打转,担心的心情表露无疑,杰瑞对风玲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说道:“风玲,想相信我,我一定可以交魔法元素重新控制住。”

  风玲含著眼泪,脑袋用劲地点了下去,好像用得劲越大,杰瑞就越会成功似的。

  叫醒亚密和明风两人,这两人在房中也一直担心得无法安睡,只在早上迷糊了一下,听见叫声,两人马上出来,一出门就连忙问道:“想出办法来没有?”

  “有没有办法治好杰瑞?”

  威琚将商议出的办法向两人解释了一遍,然後告诉亚密和明风两人,自己、杰瑞和月轼要到月轼的住处去试试办法可不可行,这几天风玲就要两人好好陪一下,不要出什麽事情,亚密和明风虽然也想跟著去,但想到风玲不能没有人保护,於是将想去的话忍了下来,答应了。

  风玲在旁边听到了,死活不干,一定要跟著杰瑞一起去,威琚脸一板,大声呵斥道:“你还好意思吵,要不是你,杰瑞会伤成这个样子吗。现在是去给杰瑞治伤,也不是去玩,你吵什麽吵,你要好好反省反省一下自己了。”

  风玲吃惊地看著威琚,从有记忆开始,威琚就从来没有骂过自己,这是第一次骂自己,风玲一阵委屈涌上来,同时也对杰瑞充满歉疚感,大颗大颗晶莹的泪珠划过脸部,掉在地上,转身扑进了杰瑞的怀中,低声哭泣道:“杰瑞,对不起,都是我任性才害得你成这个样子,我只是想去照顾你。”

  杰瑞心痛的拍拍风玲的背,柔声安慰道:“风玲,我知道,我不会怪你的,昨天的事也不全是你一个人的错。不过,爷爷也是因为担心我,所以才会对你大声说话,你也不要怪爷爷,爷爷不要你去是有原因的。”

  风玲慢慢收起眼泪,从杰瑞怀中站起身,问道:“是什麽原因?”

  杰瑞看了看把风玲骂哭後一脸後悔的威琚,对风玲说道:“你要知道,我们去疗伤是不能受到外界一点干扰的,你去了帮不上什麽忙,可能还会造成什麽不方便,所以你爷爷才不要你跟著去。”

  风玲听完杰瑞的解释,点点头没有出声了。威琚见风玲还是一幅郁郁寡欢的样子,毕竟是自己从小带大的孙女,心里见到她这样也一阵心痛,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风玲,刚才爷爷的语气太重了,你不要怪爷爷。”

  风玲抬头勉强笑道:“爷爷,我不怪你,是风玲做错了事该骂,爷爷不要放在心上。”

  月轼在旁边见这几个人说个没完,不耐烦的说道:“你们真是麻烦,好了没有,好了我们就快走。”

  亚密、明风、风玲对杰瑞和威琚说了一声“保重!”

  说完,不耐烦的月轼就一把抓起杰瑞用空间转移魔法走了,威琚对剩下的三人说了一声“自己多注意”就马上跟了上去。

  风玲、亚密、明风三人心中担心著杰瑞,都是一幅打不起精神的模样,也没有什麽心情吃早饭了,随便吃了点就来到了学院,亚密和明风与风玲打了个招呼,说好下课後来接风玲一起回家就分开了。

  风玲一个人失魂落魄地走向魔法教室。

  教室中,飞雪早就来了,贵族学生将飞雪团团围了起来,不停地奉承著,飞雪冷淡而有礼貌地回应著。

  飞雪抬头一见风玲进来了,眼睛一亮,马上分开身边的贵族学员向风玲跑来。风玲心中正在感伤,平时大部分时间自己都是和杰瑞一起进入教室,一起坐在经常坐的位子上,可是今天只有自己一个人,突然感到一阵深深的孤寂。

  飞雪跑到风玲的身边,一把抓住风玲的胳膊,笑逐颜开地说道:“风玲,你怎麽才来,我等你好久了。”

  说完,偷偷看了一眼风玲的身後,没见到杰瑞,心中既感到失落,又感到一阵欣慰,嘴里却不由自主地问道:“你哥呢,听其他人说,他平时不是会和你一起来的吗?”

  风玲木然的走到自己的位子处,嘴里毫无抑扬顿挫地答道:“我哥今天不来上课了。”

  跟在後面的飞雪松了一口气,提在嗓子眼地一颗心落回了原地,要是杰瑞来了,自己还不知道要怎样面对他。

  咦,不对,风玲的声间听起来怎麽这麽怪怪的。飞雪仔细一看,发现风玲一脸沮丧,两只眼睛也是一片通红,显然哭过,飞雪心一紧,连忙问道:“风玲,你怎麽了,你的神色看起来怎麽这麽差呀?”

  风玲眼睛又一红,声音中带著一点哭腔说道:“哥哥昨天下午为了救了我们受了重伤,昨天晚上出去不知道为什麽伤势又加重了,可能有生命危险,我爷爷正在救他。”

  飞雪心中猛然一震,一股说不清的感觉冲了上来,飞雪什麽也没想地突然站起来,大声说道:“什麽,有生命危险,那要不要紧,我们赶紧回去叫上宫里的治疗师去看看。”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