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死神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阴谋诡计

死神传说 进退两难.QD 6470 2005.10.06 18:30

    杰瑞看着诺德的表情,突然想起来,丝帝汀的事只有自己和井前知道,诺德和德文还不知道,自己也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丝帝不光彩的事。

  现在是没有办法隐瞒了,不过从自己刚才功聚双耳听来的消息中,杰瑞可以猜到,将这个秘密泄露的,一定是井前。

  杰瑞用低沉的声音将自己进入血斧魔屠山谷后所见到的一切,诺德是第一次听得杰瑞这么详细地述说那一段时间的经历,也是第一次知道为什么丝帝汀在回来的一路上总是郁郁寡欢的。

  诺德狠狠地骂了一句娘,一拍桌子:“妈的,是哪个混蛋竟然这样对待丝帝汀,要是让我知道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杰瑞眼睛望向窗外,冷冷地说道:“你真的想知道吗?”

  诺德跳了起来:“你知道,你知道的话就快告诉我,我去撕碎了他。”

  杰瑞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向着外面走了出去,诺德一愣,跟了上来,问道:“杰瑞,你不是知道是谁说出来的吗?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这是到什么地方去啊。”

  杰瑞脚下不停,边走边说道:“我说出来也不如你自己看到的,我们现在就去看看。”

  诺德和杰瑞走出房门外,见到不少的矮人向谷中同一方向奔去,杰瑞和诺德也跟着过去了。

  在一间房子前,围满了矮人,在房子前面,族长和几名矮人正在大声对围着的矮人们说着什么,可是矮人们都在七嘴八舌地说着什么,族长的声音在嘈杂的声音中一下子没影了。

  杰瑞仔细看了一下和族长站在一起的矮人,德武在其中,德文也在其中,还有几个不认识的矮人,不过他们都有一个特征,那就是年纪都非常大了,须发都是洁白的了。

  杰瑞和诺德更加靠近了一点,这时听到了矮人们纷纷地在议论着,杰瑞和诺德从中听到了:“听说丝帝汀在外面被人族的人糟蹋了,而且糟蹋她的人就是跟着丝帝汀回来的那两个人。”“喂,你听说了没有,糟蹋丝帝汀的那两个人是被井前抓住的,迫不得已才跟着回来的,要不是井前历害的话,那两个人就跑了。”“就是,这还是井前心地好,要是我的话,当场就打死这两个畜生了。”……

  诺德的脸被气得通红了,他已经明白了是谁泄露了那个秘密了,诺德在人群中找了起来,他就不相信,以井前的性格,会不在现场现现自己。

  诺德眼睛一亮,他已经找到了井前,他正在人群的前面,指手划脚地和一群矮人在说些什么,诺德咬了咬牙,向井前的那个方向大步走了过去,杰瑞一把拉住了诺德。

  诺德不满的回头朝杰瑞吼道:“你干吗?为什么拉住我,你不想去教训那个卑鄙小人吗?你应该是冲在我的前面的啊,现在不但不出手还拉住我,你什么意思?”

  杰瑞一扫听到诺德的声音向后望来的矮人,也不回应诺德的怒吼,一把抓住诺德,‘空间转移’,杰瑞和诺德一下子回到两人休息的房间里。

  回到了房间后,诺德一把甩开杰瑞的手,一下子冲到了杰瑞的面前,狂怒地吼道:“杰瑞,你这是什么意思?今天不跟我说明白,我就跟你没完。”

  杰瑞冷冷地向诺德瞪了一眼,杀气微微向外一放,诺德被杰瑞有质无形的杀气逼得倒退了好几步,要是往常,诺德也许再也不敢出声了。

  可是今天诺德可能是太激动了,平时杰瑞百试百灵的一招今天竟然不管用了,诺德被逼退后,又顶着杀气冲了上来,一把抓住了杰瑞的衣领恶狠狠地道:“你就不要想用这一套来糊弄我,我没那么好糊弄。”

  杰瑞冷冷地看着诺德,眼底深处隐藏着一丝欣赏,诺德在自己不断的刺激下,现在终于向前大大的跨出了一步,杰瑞的杀气是经过千百次的生死激战磨励出来的,本身就是经过千锤百炼的,胆气弱一点的,遇上这股杀气就会胆气俱失的,而且经过傲神之气的催发,就算是天空级的武士,在杰瑞的面前,心志也会为杰瑞杀气所夺,难以保持自己的气势。

  而现在的诺德虽然是在愤恨之下,可是也算是走出了最重要的一步,走过了这一关,诺德精神方面的进步是无可限量的。

  杰瑞看着诺德,慢慢地说道:“你现在出去把井前杀了,有用吗?现在外面的矮人都相信了井前的话,你出去攻击井前的话,反而让他们更加相信井前所说的都是真的,所以现在我们是绝对不能出去添乱的。”

  听到杰瑞用缓慢地语调解释着,诺德的怒气一丝一丝的降了下来,杰瑞那低沉的声音仿佛有种魔力,诺德充满了怒火的脑袋,随着杰瑞的几句话慢慢恢复了清醒。

  诺德悻悻地放开了杰瑞的衣领,不甘心的道:“难道我们就这样放过井前?”

  杰瑞双目寒光一闪,嘴角浮出一丝冷笑:“我像是那种心怀宽广,不计前嫌的好人吗?”

  诺德猛点着头,大声说道:“你一定要记住,到时候一定要算上我一份。”

  矮人族的族长现在真的是急怒攻心了,从丝帝汀回来,自己就感到她不对劲了,本想把德文和杰瑞的事先处理一下,再来好好了解丝帝汀,可是没想到,才一天,就出了这样的事,族长恼怒地望着站在人群的井前。

  井前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一抹阴沉之色浮现在井前的眼中,他抬起头,丝毫不让的直视着族长的眼睛,族长大摇其头,看来井前是真的没救了。

  矮人们还是围在了丝帝汀的家门前面,要求族长一定要为丝帝汀主持公道,族长来了之后,曾经仔细询问过了德文,知道杰瑞是绝对不可能,也没有机会做出这样的事,可是矮人们经过上次矮人锤被盗一事,对人族的敌视之意已经太久了,竟然全部相信了井前的话,对族长和各大长老的话都不听了,只是一味要求严惩杰瑞和诺德。

  族长走进了丝帝汀的家,找到正在痛哭中的丝帝汀,希望她能够出去澄清事实,丝帝汀一听现在事情竟然变得如此之糟,强忍着悲痛,站了起来,准备出去为杰瑞他们作证,可是站在旁边的丝帝汀的母亲,此时却突然反对,无论如何就是不同意丝帝汀出去作证。

  她的理由就是,丝帝汀已经够痛苦的了,自己一家人已经很没有面子了,现在还出去抛头露脸,会更加让全家人没有面子的。

  族长和丝帝汀在百般劝说下,都没能扭转丝帝汀母亲的想法,族长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出来提出了先将杰瑞和诺德两人关押起来,待一切都查清了后,再行惩罚。

  矮人们在族长和长老们的一再保证下,终于散开了,三三两两的回家了。

  而井前在族长一开始保证将杰瑞和诺德关押起来的时候,请退出了人群,他的心里明白,如果让族长有时间处理这一切的话,自己的谎言总有被揭穿的一天,自己一定要想办法让杰瑞和诺德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想到杰瑞平时对自己那付不屑一顾的样子,井前心前的火就不由自主的升了起来,暗道:杰瑞,你永远也想不到吧,我是一定会报复你的,我从来就没有忘记过在山谷中说过的话,在我的地盘上,看你怎么斗得过我。

  井前将目光转移到了为自己散播谎言的功臣们的身上——族里的小孩子们,心里暗暗说道:为了整死杰瑞,只好对不起你们了,哼哼,要怪,就只能怪杰瑞了。

  井前悄悄地走到孩子们的身边,拉过一个小孩子,轻声说道:“你小声叫齐所有的人到昨天听我讲故事的地方去等我,我有事要告诉你们。”

  原本感到这里一点都不好玩,已经有点不耐烦的小孩子听到井前的话,高兴的叫齐了所有的小伙伴,悄悄地消失在了人群中,而他们的父母心神都集中到了与族长他们争吵中去了,大多数对小孩子们的离开都没有察觉,少数几个察觉到了的,都认为是小孩子感到无趣,准备自己找地方玩去,也就没有多加阻止。

  井前看着眼前天真可爱的小矮人们,心中涌起一丝不忍,杰瑞的血腥手段是自己一路上亲眼所见,亲身体会的,如果这些小矮人前去,估计没有几个能活着回来了,可是,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催化剂,那么自己的计划就算是前功尽弃了。

  想到这,井前那已经沦为黑暗的心中最后一丝光明都寂灭了,他板起脸孔,严肃地对着下面的小矮人们说道:“你们中间是谁把我昨天告诉你们的消息泄露去的?”

  小矮人们中大多数的人都低下了头,他们很多是听到那个消息后,回去都忍不住对父母说了,现在听到了井前那略带责备的话,都害怕了起来。

  井前看着这些低下头的小矮人们,故做生气地道:“你们怎么这么不听话呢,说过叫你们不要到处乱说,这会伤害到你们的丝帝汀姐姐的。”

  小矮人们一听自己伤害了丝帝汀姐姐,都害怕地哭了起来,他们边哭边道:“我们不想伤害丝帝汀姐姐,她对我们那么好,我们保护她还来不及,怎么会去伤害她。”

  井前心里阴阴地笑了起来,这群小笨蛋们都上勾了,自己现在只需要再添上一把火就成了,井前脸色一变,温和的对小矮人们说道:“我也知道你们不想伤害你们的丝帝汀姐姐,现在井前哥哥我问你们一句话,你们想为你们的丝帝汀姐姐报仇吗?”

  小矮人们都咋唬起来,一致的表示一定要为丝帝汀报仇,井前得意的一笑:“好,你们知道吗,那两个欺负丝帝汀的坏蛋,现在就住在族长爷爷的家里,你们敢不敢去找他们?”

  小矮人都大声叫道:“敢。”小矮人们蜂涌着前往杰瑞和诺德的住宿地,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命就这样被井前卖了。

  杰瑞盘坐在床上,闭目养神,诺德在房里来回不停的走动着,不时的长吁短叹,过了一会,杰瑞忍不住睁开了眼睛,看着诺德道:“你不累吗?”

  诺德停了下来:“不累,我的心里总感到我们就这样躲在这里,一点事情都不做,太对不起丝帝汀了。”

  杰瑞反问一句:“你想怎么帮丝帝汀?”

  诺德哑口无言了,自己确实是没有办法,诺德又开始在房里来回走动了,杰瑞眉头一皱,开口说道:“诺德,别走动了,我们的麻烦上门来了。”

  诺德一愣,什么?麻烦上门来了?他疑惑地向杰瑞望了过去,杰瑞双目直视着门外,冷冷地道:“我们第一批小仇人就要上门来报仇了,井前啊井前,为了报复我,你可真狠得下心来啊,连自己的族人都可以往火坑里推。”

  诺德此时也听到门外不远处传来一阵嘈杂声,于是走到窗户前面向外面望去,咦,房子外面聚集着不少的小矮人,一个个仇恨地盯着这间房子。

  见到诺德的头从窗户露了出来,小矮人们中的一个年长一点的,一声大叫:“就是他,打。”

  随着他的叫声,小矮人纷纷掷出了手中的石块,石块从窗户飞了进来,诺德吓了一跳,连忙向旁边一闪,石块砸到了墙上,砸得墙上‘嗵’的一声,出现一个坑。

  诺德看着墙上的坑,黑着脸,默默不出声,这群小鬼还真下得了手,选石块还全是选的四棱八角的,这石块要是掷到了自己的身上,没有运起真气护身的自己保不定会出现两个窟窿。

  诺德发着呆,可是外面那些小矮人可没有发呆,石块不停地从窗外掷了进来,房里的家具不停的被砸坏,一颗石块朝着诺德的胸部飞来,诺德呆愣,对于飞来的石块仿佛没有感觉。

  石块划破诺德胸部衣服的一刹那,被杰瑞一掌拍飞了,杰瑞早就发现了诺德不对劲,一直注意着诺德,见到诺德不闪不避,及时出手为他击开了石块。

  看着诺德两眼之中布满了血丝,双手死死地握着拳头,杰瑞叹了一口气,左手一挥,‘风之护壁’,在自己和诺德身边围上了一道风云素组成的护壁,小矮人投掷的石块根本就无法破开杰瑞的所布下的护壁,石块击在护壁上,护壁一点震动都没有,石块都落在了护壁外。

  杰瑞拍着诺德的肩膀,轻声叫道:“诺德,诺德,怎么了?”

  诺德转过头去,声音沙哑的说道:“杰瑞,你知道吗?一路上行来,我已经将丝帝汀当成了我妹妹,可是今天你却告诉我,丝帝汀就像我亲妹妹一样被人奸污了,而当我想安慰他的时候,我却成了奸污她的凶手。”

  诺德瞪着杰瑞叫道:“你明白吗,我成为奸污我妹妹的凶手,哈哈哈哈。”

  杰瑞看着诺德逐渐疯狂的眼神,闪电般的出手,重重的击在诺德的耳门去,诺德闷哼一声,昏了过去,杰瑞扶着诺德的身体,将他放到了床上。

  说实话,杰瑞也恨不能出去将井前千刀万剐,可是为了得到元素神的消息,自己只能忍了下来,看着一直陪着自己的诺德,因为丝帝汀的事又钩起了他妹妹的往事,对于这一直隐藏着心底的悲伤,一经引发,那种精神上的煎熬一般人都是无法忍受,而且诺德早上刚突破自己的压力而大进的精神力,本身就极不稳定,所以诺德表现得特别异常。

  杰瑞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了诺德的床前,看着房里的家具,用品一件件被石块打烂,杰瑞面无表情,每打坏一件东西,杰瑞就在心底加上一笔,哼哼,井前,你最好不要落在了我的手里,落在了我的手里,我要一笔一笔和你算清楚。

  在房间里的东西被砸得差不多的时候,外面掷进来的石块也越来越少了,小矮人们毕竟年纪不大,体力也有限,连续不断的投掷石块让他们的体力消耗得很快,小矮人们渐渐地后继无力,停了下来。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轻盈快捷地脚步声,接着传来一个大嗓门叫着:“你们这群小鬼都围在这里干什么?”

  杰瑞冷冷地站了起来,将风之护壁撒了,看了一眼床上昏睡的诺德,杰瑞放了水系终级防御魔法‘水幕天华’将诺德笼罩了起来,以自己现在的魔力,这个魔法足以抵抗天空武士十分钟的攻击,十分钟的时间,足够引起杰瑞的注意了。

  曾经因为自己的大意,害得朋友受到伤害的杰瑞,现在已经学会了不论做什么事,都要将朋友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杰瑞听到外面的小矮人们叫道:“德武爷爷,我们在为丝帝汀姐姐报仇。”

  德武那个大嗓门不说话了,而族长无奈的声音响起了:“你们都回去吧,孩子们,这些事由我们大人来解决,你们就不要再在这里了,快回家去吧。”

  小矮人们固执地说道:“不,我们不回去,我们要为丝帝汀姐姐报仇,我们要杀死那两个坏蛋。”

  族长板着脸说道:“你们不听族长爷爷的话了,嗯,还不听话,小心族长爷爷罚你们。”

  小矮人们见到族长似乎发起了脾气,一个个都不敢再出声了,都顺从的回家去了。

  族长看着自己的房子,低声对后面的长老们说道:“我们走吧,该面对的还是要去面对。”

  族长和长老们走到了屋门前,德武一把拉开门,只见面内站着杰瑞,此时的杰瑞一身黑衣,在黑暗的房门中冷冷地看着门外的人,身体似乎正在向外冒着寒气。

  族长看着房里一片狼籍的情况,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只以为小孩子们是来胡闹一番,没想到那群小家伙竟然做出了这么过分的事,要是杰瑞和诺德对小矮人动起手的话,想到这,族长冷汗浮上了额头,不敢再向下想下去了。

  杰瑞看着门外的老矮人们,也不说话,就这么冷冷地看着他们,长老们站在族长的后面,没有一个人出声,族长看着杰瑞无奈的道:“杰瑞,族里出了一点事情,可能对你和你的朋友不利,不过你要相信我,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来帮助你。”

  杰瑞冷漠的看着族长,族长见杰瑞没有反应,有点讪讪地不好相下说下去了,德武看不下去了,从族长的身后走出来对杰瑞说道:“杰瑞,还是我来说吧,现在族中盛传是你和诺德害了丝帝汀,因为众怒难犯,所以现在只好请你们暂留一段时间,等事情水落石出的时候,你们就可以自由了。”

  杰瑞冷冷的眼神划过德武的脸,再逐一扫过那些长老们,族长和德武都有点不好意思与杰瑞对视,两人扭过了头,躲开了杰瑞的目光,而其余长老们却对杰瑞的目光视而不见,脸上的神色丝毫不变,甚至还微微带着一点不屑。

  杰瑞将目光移*长的身上,冷冷地问道:“这就是你们矮人族对待朋友和恩人的方式?”

  族长和德武的脸上一红,没有接口,而后面却有一位长老听不入耳了,他开口硬梆梆地说道:“哼,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嫌我们委曲了你,我们现在只是请你暂留一段时间,如果查出来事情属实,那我们的手段就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族长暴喝一声:“波达理长老,你怎么能这么说,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啊。”

  说话的波达理长老哼了一声,将头扭向了一边,族长回过头来想对杰瑞解释两句,杰瑞抢先说话了,杰瑞盯着波达理长老,眼中冒出一缕寒光,冷冷地道:“如果我不愿意暂时留在这里,你们会怎么办?”

  波达理长老回过头来,皮笑肉不笑的扯了一下脸皮,说道:“今天我们矮人族的十大长老都在这里,就由不得你自己做决定了,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听我们的吧。”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