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死神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战胜血杀

死神传说 进退两难.QD 6544 2005.08.31 21:54

    杰瑞加强了‘水幕天华’中的水元素,使‘水幕天华’还可以撑上一会,然后一个闪身冲进了血杀营之中,杰瑞明白,越是人多的地方,自己所能受到的攻击就少,因为人多,士兵们怕误伤了自己人,反而不好施展手脚。

  杰瑞没想到自己一冲入魔族士兵中,最靠近杰瑞的十个士兵马上向杰瑞扑了过来,杰瑞心中一喜,就是要你们越乱越来。

  可是向后一看,杰瑞却看见其它魔族士兵都向后退了一步,扩出一个空圈,这样杰瑞反而陷入了魔族士兵的包围。

  退开的士兵齐声大喝,前面几排的士兵将手中的长枪高高抛出,从上面向杰瑞落了下来,而这些士兵掷出长枪后,马上抽出身上的长剑,做好了扑上来的准备。

  杰瑞把手中的死神之刃一转,削萝卜一样把扑上来的十个魔族士兵削成两截,同样随手一挥,放出一阵风刃,把头顶上的长枪击飞开去,可是刚才掷出长枪的士兵已经马上接了上来,而且比死的十个士兵还要多上一倍,而他们后面的士兵又向前跨了一步,更多的长枪掷了过来。

  杰瑞不得不服了,这样的士兵人族是绝对比不了的,自己如果不好好应付的话,那边一半的士后救出血后,就会马上过来的,那时情况就更糟了。

  杰瑞想到这,意念向手中的死神之刃一送,死神之刃收到后,马上变形,恢复死神之刃本来的样子,这样的死神之刃再能发挥它的全部力量,变成普通长剑模样的死神之刃能力也隐藏了不少。

  血见到恢复原样的死神之刃后,马上明白不好,也不管基拉的长剑还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火烧屁股似的跳起来大叫道:“所有人快撤。”

  基拉的长剑在血的脖子噌了一下,吓得基拉连忙收回长剑,以后这个魔族将领发狂了想自杀,可是定睛一看,血的脖子上也一点伤痕都没有,原来高级魔族的肉体比人类还强韧得多,普通的长剑是根本伤不了他的,不过普通的魔族只比人类强上一点点。

  也因为知道基拉的长剑伤不了血,所以那些士兵一点都担心血而展开强攻。

  这时,魔族士兵听到血的叫声,手下不由都是一顿,后撤吗?就在所有士兵都是一顿的时候,杰瑞开始动了。

  杰瑞将死神之刃向地上一插,放出水系禁咒‘绝对零冻波’,经过死神之刃增幅的冻气一层层向血杀营的士兵席卷而去。

  失去指挥官的魔族士兵反应还是要变慢了一点,虽然他们的肉体要比人类强上一点,但是在‘绝对零冻波’这种禁咒魔法面前,魔族士兵那点强度的肉体还是无法阻挡得住禁咒魔法的威力的。

  只见血杀营士兵在反应过来之前,‘绝对零冻波’的冻气已经将他们都冻死了,与之前受到‘绝对零冻波’的人类佣兵的下场毫无两样,杰瑞抽出死神之刃,冰刃一般的眼神扫过又围上来的另一半敌血杀营士兵。

  杰瑞将死神之刃举起一挥,‘风刃千击破’,千百道风刃将上千座魔族士兵形成的冰雕击得粉碎,看着满地的内脏、骨骼,久经杀场的血杀营士兵心中都泛起了一阵寒意,望着杰瑞那不带一丝表情的脸,血杀营士兵从骨子深处透出了一股寒气,这个人类的血腥手段比魔族还像魔族。

  血望着杰瑞轻易的将自己手下三千士兵干掉了一半,一种心痛夹着不甘心的怒气从心底深处冲了上来,血全身真气猛然爆发,将杰瑞施加在他身上的‘绝对束缚’震了开来,杰瑞感应到血这边突然散发出强烈的真气喷发,心中一惊,回头一望。

  只见血的两只手已经插入了基拉和奇德的胸口,基拉和奇德还一脸惊讶地看着血,不明白血是如何挣脱杰瑞的魔法的,此时基拉和奇德嘴里已经开始大量向外吐着血,话也无法说出来了。

  血一边狞笑着望向杰瑞,一边慢慢的把基拉和奇德的心脏从伤口中拖了出来,一边一口,将基拉和奇德的心脏都吞吃了。

  杰瑞在望向基拉和奇德的第一眼就明白了,两人是不可能救回来了,于是杰瑞也没有再采取什么行动。

  周围血杀营的士兵一直在虎视耽耽地盯着杰瑞,只要一发现杰瑞的心神波动得历害,露出什么破绽就马上展开进攻,可是这一千五百名血杀营士兵和血都希望了,因为杰瑞只在看向基拉和奇德的第一眼时,脸色微微 颤动了一下,而后杰瑞就沉静了下来,好像这一切都没有看见一般,杰瑞好像立地成佛一般,一瞬间化作了一座千古不化的冰像,向外慢慢地、持久地散发着一缕缕寒气。

  血吃完基拉和奇德的心脏,眼睛盯着杰瑞。

  杰瑞身边的空气开始越来越沉闷,就像暴风雨来临之前一样,非常的安静,静得血杀营可以听见杰瑞胸膛中的心在卟嗵卟嗵地跳,一下,一下,杰瑞心跳动的声音有规律在血杀营士兵的耳边响起。

  血微微打量了一下血杀营这些自己最满意最引以为骄傲的手下,他发现这些就算面临数万大军也不会脸变色、心发慌的士兵们,现在对着杰瑞一个人,脸上已经有了惊慌的神色。

  虽然杰瑞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可是士兵们没有一个人敢微微动一下,大家都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感觉,那就是现在谁也先动一下,那么他绝对是第一个死的。

  时间仿佛就这样静止了一般,一千五百名魔族士兵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杰瑞。

  杰瑞终于有了动作,看到了杰瑞的动作,血不禁想了自己听到了一句人类流传的话,‘疾如风,静如林,侵略如火,稳如山。’

  现在的杰瑞带给人的气势完全把这句话所形容的境界体现出来的,杰瑞像一阵风一般在血杀营士兵中屠杀着,所有死去的士兵没有一个是死后留有全尸的,杰瑞在士兵群中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死神之刃,死神之刃开始散发出淡淡的黑光,每一个靠近杰瑞的士兵都无一例外的被死神之刃分割成上百块、上千块。

  一分钟,时间只过去了一分钟,一千五百名血杀营士兵就死得一个不剩,杰瑞全身没有粘到一点血迹地站在了血的面前,仍然是那一幅沉静的表情,也眼神也没有变一下,好像刚才杀死那一千五百名魔族士兵的并不是杰瑞一般,若不是杰瑞手中所提的死神之刃上还有一点点血迹正在向下流淌的话,恐怕除了血之外,谁也无法相信就是这样一个少年在一分钟之内将一千五百名魔族精锐战士全部碎尸了,血也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

  杰瑞静静地站在血的面前,冰冷的目光望着还没有回过神来的血,血好像身处一个恶梦这中一样,左右打量了一下,血好像猛然从梦中醒了过来,看着面前不过一步之远的杰瑞,血向后猛跳了一大步,两手带着真气直袭杰瑞。

  杰瑞右手一动,黑光在血的两只肩膀处一绕而回,血一声惨叫,两只手同时掉落于地上,杰瑞还是冷冷地看着血,眼中好像针对血的惨叫声发出了一缕嘲笑的眼光,血见到杰瑞眼中这缕眼光,咬牙忍住了失去两手的剧痛,不再发出惨叫声,神色也平静了下来。

  血对着杰瑞平静的道:“说实话,我很佩服你,人类中竟然也有你这样的高手,看来十年前,人族能够在神族的帮助下击退我们魔族,也不是侥幸了,如果当年多上几个你这样的高手,你们人族可能都不需要神族相助了。”

  杰瑞神色不变的望着血,可心中却升起了一股疑问,当年神族有帮我们人族吗?为什么从来就没有人说过。

  血好像看透了杰瑞此刻心中的疑问,接着道:“当年神族其实一直藏身在你们人族的军队中与我们作战,他们所希望的结果就是看到我们两败俱伤,可惜当时你们人族的实力实在是太差了,根本挡不住我们魔族的进攻,所以神族不得不出手暗助你们。后来魔王在最后一次大战前发现了神族的阴谋,所以最后那一战的结果竟然是人魔两族讲和,魔族自愿退兵,这大出神族的意料,神族如果在那时进攻人族的话,势必会引起人魔两族的联合,所以神族也只好无功而返了。这才是当年大战的真实情况,你们人族的国王应该知道的。”

  杰瑞没有回答血的话,他在想血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话,难道是想让自己放了他吗?血见杰瑞不理他,大怒起来,破口大骂道:“人类,你不要用你们人类那种低劣的性格来套我们魔族,我们魔族比你们高贵多了,我告诉你这样,只是希望你能站我像一个战士一样光荣的死去,想让我求你放了我,门都不要想,我呸。”说完,血对着杰瑞吐出了一口痰。

  杰瑞闪身躲过了血所吐出的痰,死神之刃呼的一声,从血的下颌处斜插而入,从后脑穿了出来,血喉中混响了一下,就咽气了,杰瑞站直了身子,看着血的尸体,杰瑞明白血最后那一口浓痰是想让杰瑞快点动手,血两臂伤口太大,全身的血液在与杰瑞说话时,流出了许多,血是不想自己最后竟然是死于失血过多,所以才想故意激怒杰瑞,以求能够速死,保住自己的尊严,明白血意思的杰瑞自然一剑满足了他的愿望。

  杰瑞将血、基拉、奇德的尸体放在了一边,然后回身对着满地的尸骨,运起全身的真气,将真气灌入死神之刃中,死神之刃剑身之上马上闪现出一层黑光,死神之刃的力量和杰瑞的真气结合在一起了。

  杰瑞高高跃起,双手握着死神之刃全力劈下,地面上传来巨大的轰鸣声,一个巨大的土坑出现了,满地的尸骨都没有了,这是处理尸骨最好的办法,杰瑞轻轻的落下地来,将死神之刃变形后收了起来。

  从今以后,神灭山是完全不复存在了,而只留下一个大坑让人思索神灭山神秘失踪之迷,而大陆三大禁地也只剩下两个了。

  杰瑞用真气在地上击出了三个大坑,将血、基拉和奇德分别安葬在一个坑中,然后用真气将土推入坑中,也算将三人好好安葬了,可惜杰瑞不知道血在临死的时候所说的那番话其实是想拖延一点时间,而血利用这点时间,将自己的死迅通过一种神秘的魔族特有魔法传递给了一些人。

  在血断气的一刹那,魔界万魔殿中的魔王、魔界元帅康普顿、哈马斯、灭,以及呆在安东尼奥城中的幻心中突然同时产生了一阵悸动,几人同时明白了血已经被人杀死了,而一阵惊讶之后,几人回想血最后的任务,马上将杀死的血的凶手锁定在了杰瑞的身上。

  魔王马上联系了还在冰雪大陆的幻,告知幻全力追查杰瑞的情况,如果遇到了杰瑞,能避则避,不要与杰瑞正面动手,同时,要想尽一切办法帮助飞庚夺得冰雪大陆的统治权,那时在由飞庚将杰瑞逼出大陆,最后让飞庚以人类国王的身份逼杰瑞与神族发生矛盾,借刀杀人,这样不管是神族被杰瑞杀死多少高手,或杰瑞被神族干掉,对魔族来说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幻收到魔王的指示后,马上找到了飞庚,将魔王的指示告知了飞庚,飞庚听到杰瑞竟然没有死,反而将魔界大将之一的血杀掉了,心中也是大惊,想到杰瑞一发现风玲和飞雪不在清葺城等他,一定会马上回到安东尼奥来的,飞庚马上告知幻,马上行动,夺取安东尼奥的统治权,幻一听也明白了此时事情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时候了,马上隐入黑暗中,与飞庚一明一暗的向皇宫而去。

  杰瑞埋好了血、基拉、奇德后,想起风玲、飞雪、亚密和明风他们,心中不安的感觉仍然存在,杰瑞马上施展空间转移魔法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清葺城。

  杰瑞一回到清葺城中,就直接来到客栈之中,一进客栈,杰瑞扫视了一下坐在客栈老板所开的酒吧中的所有人,没有亚密他们,杰瑞心中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老板见杰瑞站在那里四处打量着,一幅找人的样子,老板走了上来,仔细的瞧了瞧杰瑞,马上认出了杰瑞。

  因为杰瑞先前与风玲、亚密他们住在店中的那段时间,店中的伙计都不敢大声说话,在杰瑞面前总是无形而自觉的压抑着自己,老板自己也是一样的,所以全店的人都记得这个让人不自觉感到紧张的少年。

  老板认出了杰瑞,马上就对杰瑞说道:“请问你就是杰瑞吧?”

  杰瑞点了点头,寒冰般的眼神盯在了老板的脸上,老板感到全身一冷,周围的温度好像马上降低了几度,虽然杰瑞脸无表情,也没有露出杀气,但老板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得到,杰瑞现在非常的不耐烦,老板哆嗦了几下,马上向柜台跑去,跑出几步后,老板才敢向杰瑞说道:“你的朋友留了一封信给你,要我一见到你就马上交给你。”

  老板跑到柜台前,刚把信拿了出来,正准备走出柜台将信交给杰瑞,只听见耳中呼了一声,一阵风迎而吹到,手中一轻,信已经不见了。

  老板惊讶地抬头一看,只见杰瑞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信已经被拆开了,杰瑞飞快地扫了一遍信的内容,脸色马上大变。

  老板见到杰瑞看完信后脸色变得非常不好看,心中一跳,暗暗地准备向后挪动步子,离杰瑞远点。

  这时,老板猛然发现杰瑞连人带信已经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不见了,只有一个银币正从半空中掉落,还有两个字:“谢谢。”

  老板马上忘记了害怕,连忙上前一步,一把抓向空中的银币,可惜一把没抓得住银币,银币掉落在地上,老板马上趴在地上,心中暗暗的高兴,终于这个少年离开了,自己还发了一笔小财。

  杰瑞也顾不上惊世骇俗了,从信中,杰瑞知道风玲和飞雪从飞庚那里听到了凯尔和威琚病危的消息,所以急着赶回了安东尼奥城,信看到这里,杰瑞马上就明白了,传出自己在神灭山得到了一把神器的人,肯定就是飞庚了,而飞雪、风玲、亚密、明风四人现在一定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而且杰瑞发现落款的时间竟然是十几天前,这让杰瑞马上什么也顾不上了,全力施展空间转移向安东尼奥城赶去。

  隔了几十公里,空间就出现一阵魔力波动,杰瑞出现在原地,又马上在原地消失,就这样杰瑞使用空间转移一口气赶了三百多公里的路。

  可是因为前面接连不断的战斗了两场,尤其是第二场与血杀营士兵的战斗,虽然看起来是一边倒的屠杀,但是杰瑞所损耗的傲神之气却是非常巨大的,而战斗完以后杰瑞又没有好好的休息一下,就赶回了清葺城,所以现在杰瑞也赶到有点吃不消了。

  杰瑞发现自己施展空间转移所能移动的距离越来越短了,最后竟然只能移动二十米了,杰瑞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极限了,可是心中的不安却是越来越严重,杰瑞决定不再使用空间转移魔法了,开始向前飞奔起来,可是现在杰瑞所具有的傲神之气是魔武并流的,魔力损耗的同时,真气也损耗了,杰瑞现在飞奔的速度,只比平常人快上一点点,以这样的速度,根本就无法快速的赶到安东尼奥城。

  二个时辰后,杰瑞还在沿着大路向前奋力的跑着,可脚下却越来越不听杰瑞的使唤了,最后终于脚一软,摔到在地,杰瑞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脸上由于汗水混着地上的灰尘,显得脏兮兮的,杰瑞现在真的是到了极限了,他再也无法动弹一下了。

  这时,杰瑞的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马蹄声,这阵马蹄声对于杰瑞来说,就像是夏天沙漠中一个快要干死的人突然发现了一口井一般,这阵救命的蹄声使杰瑞身体中马上涌起了一股力量,杰瑞翻身站了起来,这时一个士兵骑着一匹快马过来了。

  士兵见到杰瑞站在路中间,身上的一套黑衣脏兮兮的,脸上也满是灰尘,整个人就是一幅乞丐的模样,竟然见到自己骑马过来了也不让开,心中不由有气,暗中准备好了,在经过杰瑞的时候,给他一马鞭。

  杰瑞一做好了抢马的准备,心情马上就冷静了下来,暂时把对风玲他们的担心压了下去,此时杰瑞发现了士兵眼中闪动着一丝阴谋之光,心中也提高了警觉。

  士兵骑到杰瑞身边之时,一拉马缰,嘴里大声叫道:“你这个臭乞丐,见到本军爷竟然还不让路,找死吧。”他一边说一边高高扬起了马鞭,狠狠的抽了下来。

  杰瑞伸手抓住马鞭一带一送,士兵只觉得一阵腾云驾雾,手上也是一轻,再看,自己已经挂在了路边的一棵大树上,而刚才自己想抽一马鞭的乞丐,已经稳稳地骑在了马背上,自己手中的马鞭也到了他的的手中,杰瑞狠狠的一抽马臀,扬长而去。

  有了这匹马代步,杰瑞连赶了一夜,四周的树木飞快的向快掠去,杰瑞还嫌速度不够快,仍然拼命的抽着马臀。

  就在天蒙蒙亮的时候,跨下的马终于承受不住长途的奔波了,一失蹄跌倒在地,马口中吐出了白沫,四蹄也一阵抽搐。

  杰瑞在马摔倒的时候就飞身跃下了马背,杰瑞低头看了看马,马确实已经不能再赶路了,而自己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杰瑞四下打量了一下,确定了自己所处的位置,决定将马丢在了原地,自己继续施展空间转移魔法赶往安东尼奥城。

  中午时分,杰瑞终于赶到了安东尼奥城。杰使用空间转移的落点就在城门外,落定之后,杰瑞就发现不对劲,整座安东尼奥城大门紧闭,城楼上站着全副武装的士兵,隐隐约约见到这些士兵神情都显得非常紧张,而整座安东尼奥城中竟然死寂一片,听不到一个人说话走动的声音。

  杰瑞想了想,自己还有点力气,干脆还是用空间转移直接进入安东尼奥城算了,杰瑞这次直接转移到了威琚家中。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