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死神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六章 毒誓复仇

死神传说 进退两难.QD 6522 2006.02.23 20:12

    十道真气从四面八方朝老人轰来,老人一惊,面对这样的局面,腿脚不便的老人迎向哪一方的攻击都不行,只好挑选劲力最为薄弱的空中躲避了,老人双掌一按地面,人向上腾空而起,刚一至空中,老人的心就沉下去了。

  十名黑衣人出现在他的下方,十双眼睛抬起来,冷冷地看着他,眼中的杀机是必露无疑,又是十双紫色的眼眸,十个魔族,老人明白自己今天是难逃劫数了,不过就这样被人杀死,老人也是极为不甘心的。

  将全身剩余的真气全都聚集了起来,老人仰首向天,准备发出最后的呼唤,只要自己一声呼唤,城中的巡逻队就会听到,必然会来到这里搜查,只要有人听到自己的呼唤,那这些魔族就无法再隐迹在克林丝帝了。

  老人的话才从肚子里向上走,十名魔族就发动了攻击,五名魔族扬手发出的真气将老人笼罩了起来,老人无奈的双手一摆,迎向了五股真气,此时不抵抗,自己的话还没有出口就会被杀死,所以老人只好把话又咽回了肚子。

  轰然一声暴响,出手的五名魔族齐齐被震退了两大步,地面上留下了深深的脚印,老人则又向上飞了起来,胸口一阵气血翻腾,有股血腥味直冲口腔,老人忍了两下没忍住,忍不住哇地一声,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在空中化为丝丝血雨飘落了下来。

  喷出这口鲜血之后,老人胸口的气息略为通畅了一点,不过全身的经脉传来一阵剧痛,老人略一自察,发现自己体内超过半数的经脉都已经断裂了,底下刚才没有出手的五名魔族又举高两掌,朝老人轰出了十道气劲。

  老人暗自一咬牙,横坚今天是死,不如拼一拼,搏一搏,将全身剩余的真气都聚到了身体的背面,面对着十股真气迎面袭来,老人惨然一笑,不再做抵抗,猛地一个转身,调整了一下方向,以背面迎上十股真气中的三股。

  老人只觉得三股真气如三柄千斤大锤一般,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背上,老人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不过老人以绝强的意志力使自己保持了清醒,连吐了三大口血,将体内的气息理顺后,老人扭头朝身下望去,自己已经离开自己的那片宅院,朝外面飞去。

  十名魔族看着老人在空中的动作后,全都愣了一下,其中的一人一声怒吼:“混蛋,竟然使诈,利用我们的攻击想跑,快追。”

  十个人化为十道黑色的利箭,追着全身经脉已经全数崩断的老人后面而去,老人在空中听到了下面那名魔族的声音,一抹苦笑浮现在了他的嘴角,自己全身的经脉都断了,心脉也断了,眼见已经活不成了,不过老人最不甘心的是自己没有办法将想说的话说出来了,嘴里已经满是鲜血,一张嘴就有大股大股的鲜血流出来,自己完全没有大声说话,又怎么能把魔族与飞庚勾结,袭击自己这些人的事告诉别人呢。

  老人的心里充满了不甘,自己在空中前进的速度已经慢了下来,而且也开始向下落去了,身后传来衣服划过空气的破风声是如此的接近,这让老人最后一点希望都烟消云散了,老人缓缓闭上了眼睛,痛苦的眼神被眼帘遮住了,罢了罢了,天要亡我啊。

  放弃了最后一丝希望的老人神志开始恍惚起来,全身的痛苦仿佛在一瞬间都爆发了出来,一直没表现出痛苦之色的老人,脸上浮现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突然,老人的耳朵除了黑衣人发出的破风声,还听到了其它的声响,老人双眼一睁,仔细听了听,是人说话的声音,还有马蹄声,老人的精神一震,扭头朝传来人声的方向望去。

  只见两个年轻小伙子,一身武士劲装打扮,两人各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边聊边向前行着,看着两人,老人是又惊又喜,喜的是终于找到可以传递消息的人了,惊的是,两名年轻人,怎么想实力都不会太高,他们能逃过下面这十名魔族的追杀吗!

  就在老人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的同时,魔族也看见了对面出现的年轻人,两名年轻人也发现了对面突然出现了十个急速动行着的黑衣人,勒住马匹,愕然望向魔族。

  领头的,也就是飞庚下过命令的那名魔族头脑中飞快地一转,这两人见到了自己这些人,虽然不一定认出了自己,可是斩草不除根,终有一天会春风吹又生的,魔族冷冷地喝道:“三人留下,灭口。”

  最后三名魔族马上改变了前地的方向,朝两名年轻人扑了过去,其余的六人跟在为首这名魔族的后面继续前行。

  两名年轻人也听到了为首魔族的话,面色一变,飞快的拨出自己的武器,一个翻身从马背上滚了下来,扑过来的魔族在马背上轻轻一点,借力朝两人攻了过来,马匹一声惨嘶,口鼻不停的渗出血迹,软到在地,慢慢地死去了。

  原来魔族在马背上借力的同时,向马的体内送进了一道真气,生生震碎了马的心脏,杀了两匹马,两名年轻人想逃也没法逃出魔族的包围了。

  两名年轻人从地上翻身站起了的同时,三名魔族的攻击也袭到了,见到这些黑衣人狠毒的攻击,连马都不放过,两名年轻人明白自己今天是撞上了最大的霉运,这些人想杀人灭口,左边的年轻人眼角一跳,心中闪电般的下了一个决定。

  他一掌拍在自己右边那个年轻人的肩膀处,将他震得向右飞去,嘴里暴喝道:“快走,以后为我报仇。”说话间,他一个虎跃,冲上前两步,将三名魔族的攻击都接了下来,三名魔族的攻击就算是他们两人联手而上都不一定会接得下来,更何况是他一个人,一声闷哼,年轻人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落在右边的年轻人一声大叫:“大哥!”

  三名魔族脚尖略一贴地,就马上变向朝年轻人飞快的掠了过去,见到自己的大哥惨死在这些人的手上,年轻人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挥舞着手中的长剑朝三名魔族扑了过来,见到年轻人已经完全失去了冷静,两名魔族人停了下来,冰冷地说道:“白痴,竟然不知道逃,枉负你的同伴为你创造的机会。”

  中间那名魔族对年轻人疾刺过来的长剑视而不见,右手向上一抬,两指一夹,就将年轻人手中的长剑稳稳的夹在手中间,左手则是一掌轻飘飘的印在年轻人的胸口,五指一缩,朝前一进一退,年轻人的愤怒凝固在了脸上,魔族放开夹着长剑的手指,年轻人的尸体缓缓朝后倒去,胸口出现了一个大洞,心脏已经不见了。

  魔族看着心中还在不停跳动着的鲜红心脏,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将心脏举到了嘴边,张嘴欲咬,他身后的魔族发出一股真气将他手中的心脏轰得粉碎,心脏的碎片和血沫溅得欲吃心脏的魔族满脸满身的。

  美食当前,竟然被人破坏了,愤怒的魔族回头恶狠狠地盯着身后的魔族,被他盯着的魔族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淡淡地说道:“你老毛病又犯了,是不是又要队长教训你一顿啊。”

  听他这么一说,满脸愤怒的魔族脸上的怒气消失了,轻声嘀咕道:“真不明白队长在想着什么,吃几颗心脏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干吗弄得那么严肃。”

  出手魔族脸一板,说道:“你在说什么,难道我们血杀营的战士竟然会连这小小的口舌之欲都克服不了吗,如果你克服不了,趁早离开血杀营。”

  听到他这么一话,小声发着牢骚地魔族面子上过不去了,脸色也是一沉,冷冷地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不配做为血杀营的人吗?”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瞪着对方,眼中闪动着危险的讯号,眼见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点不对了,而且还有了动手的意思,旁边一直没出声的魔族插到了两人中间,眼睛向四下一转,见没有人听到他们所说的话,松了一口气,方才开口说道:“你们两个疯了,自己人还想动手拼命不成,如果队长知道了你们把自己的身份说出来了,你们知道那是什么后果。”

  吵架的两名魔族头脑都是一清,想想自己刚才所说的话,两人都出了一身冷汗,队长早在来风雪大陆之间就严令禁止自己等人说出自己是魔族血杀军营的,如有违反,不论何人,杀无赦,方才两人一时昏了头,竟然都说漏嘴了。

  互相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心中都浮起要不是你,我怎么会犯下这样的大错,见两人又有了动手的苗头,劝架的魔族低喝道:“我刚才看了,旁边没有人,你们如果还闹下去的话,我就要把这一切都告诉队长去了。”

  两名魔族吓了一跳,想起队长那地狱般的手段,两人一齐打了个寒颤,脸上都浮起了一丝讨好的神情,齐声说道:“我们没有闹啊,你哪里看见了我们闹了,我们这么好的关系,才不会闹事的。”

  劝架的魔族看着他们耍宝的表现,不禁朝他们俩翻了翻白眼,对他们说道:“好了,你们两个好了没有,现在我们快出发,跟上队长他们吧,那边的问题应该已经解决掉了。”

  老人在听到魔族队长所说的话,就无奈的做出了决定,这两名青年已经注定今天无法逃脱恶运了,老人不忍心的将视线投向了远方,心底向创世神祈祷道:“神啊,让我实现自己最后的一个愿望吧,让我把心中的消息传递出去,这样我就虽死无憾了。”

  能够见到两名青年,就足以证明附近已经有了人迹,这样的话,魔族暴露的机率也就增大了,不过老人飞行的惯性也减小了不少,老人在下滑的时候,终于发现了前面出现了熟悉的街道,老人心头开始浮动了,魔族队长也看见了街道,暗道一声不好。

  魔族队长翻手抽出自己的腰间的长剑,将真气全数灌住处了进去,一把将剑掷了出去,老人听到身后传来尖锐的利器破风声,心头一沉,知道自己的生命终于走到了最后的路口了,魔族队长的长剑穿透老人的脖子,将他击落了下来。

  走到了老人的尸体旁,魔族队长将老人脖子处的长剑抽了出来,一掌挥去,老人尸体所在的位置深深地陷下去了一个圆坑,魔族队长又将圆坑附近的土推进了圆坑,将圆坑封了起来。

  处理完老人的尸体,魔族队长转身吩咐身后的手下:“搜索一下附近,有活口全都灭了。”

  魔族们迅速地在附近转了一圈,除了不远处的街道中有几个人在三三两两的散步,其余的再没有人过来了,这里是郊区,平时来的人本身就不多,老人选择在这里建造一座宅院就是看中了这里幽静,无人打扰,不过也只是因为这样,他们出事也无法得到别人的帮助。

  搜索结束的魔族将远处几名路人全都杀了处理完以后,集中到了队长的身边,另外三名魔族也追了上来,魔族队长冷冷地目光在他们的身边绕了一圈,看到加上自己都只有十个人了,队长冰冷的眼神一软,幽幽地叹了一句:“我们从家乡一共来了二十名同伴,现在就只剩下我们十个人了,唉,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回家啊。”

  九名手下听到队长的叹息,心头都是一跳,一向冷酷的队长竟然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让手下们都非常不习惯,不过他们的心头都浮起了魔族那片自己熟悉的天空,想着自己在魔族的同伴,恋人,魔族们冷酷的心在这一瞬间都软了下来。

  一片淡淡的乡愁笼罩着魔族们的身上,队长最先从这种气氛中脱离出来,见到所有的人都沉浸在了自己的回忆之中,脸上都露出了或喜或悲的表情,队长心头一阵触动,不过他马上又回过神来了,这种情绪对于自己这些时刻都生活在危险之中的杀手来说是没有一点好处的,只有坏处。

  这种情况不能助长下去,队长看着这些手下迷惘的表情,得出了这样的认知,一声暴喝:“你们在干吗,一个个失魂落魄的,是不是想死啊,一群人一起失魂。”

  听到队长的喝声,魔族们都清醒了过来,看着队长那铁青色的脸,魔族们张口惊视的张嘴,没有说出什么来,队长见他们都回过神来了,接着说道:“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大家回去吧,此地也不宜久留,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队长回到了飞庚的宅院,直接来到了飞庚的书房外,飞庚和拉里还在喝着酒,魔族队长来到了书房外面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就将脚步声微微放重了一点,走到书房的门口停了下来。

  书房里面说话的声音停了下来,飞庚扬声问道:“是谁在外面?”

  魔族队长轻声答道:“飞庚殿下,是我,暗杀者队长。”

  飞庚轻轻哦了一声,说道:“辛苦了,你进来吧。”

  魔族队长拉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随手将门又关上以后,魔族队长朝飞庚汇报道:“今天没来的那些大臣已经全都处理掉了,不过我们也死了一名手下。”

  飞庚眉头轻轻地一皱:“对方出现了什么高手吗?你的那名手下是怎么死的?对方全都杀死了没有?”

  魔族队长道:“是的,为首者显出了超出我们预计的实力,将我的那名手下击成了重伤,万般无奈之下,在我和其他人赶到之前,我的手下已经自爆了,不过我们及时赶到,已经将所有的人都杀掉了,途中遇到几名见到我们的路人,也灭口了。”

  背对着魔族队长的拉里背影微微地颤了一下,杀死意见不同的政党,拉里没有意见,皇朝之中,这是最常见的现象,不过无辜的路人竟然也被杀了,拉里心里升起一团怒火,虽然他也明白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可是自己就是看不顺眼这名魔族,但是在眼下这个局面中,自己还是要和他一起在飞庚的手下做事的,所以拉里只能忍下了心头的怒气。

  魔族队长感觉到了拉里身上一闪而没的杀气,眼睛落到了拉里的背上,眼底也闪过一丝杀机,这名人族从识破自己的身份的那一瞬间开始,就没有给过自己好脸色,现在竟然还敢对自己动起了杀意,真的是不想活了。

  飞庚发现了两人之间不对劲,对魔族队长,现在的飞庚还有很多事要利用到他的,所以不想过于打压他,而对于拉里,飞庚也是非常欣赏,难得找到这么一个对自己忠心的手下,所以飞庚一时之间也非常为难了。

  想了想,飞庚挥手让魔族队长先下去休息去了,魔族队长前脚一走,拉里后脚就站了起来,朝飞庚说道:“主上,我感觉自己有点喝多了,想先回去休息一下了。”

  飞庚拉着拉里的胳膊,阻止了拉里的离开,从拉里的称呼之中,飞庚听出了拉里与自己的距离又拉远了,而这个局面是飞庚最不愿意看见的,这也是飞庚为什么先安排魔族队长离开的原因,飞庚要好好和拉里谈谈,化解拉里心里的不满。

  按着拉里的肩膀,将拉里压着坐了下来,拉里虽然没有抵抗飞庚的力量,顺着飞庚的意思坐了下来,可是眼睛却不与飞庚对视,而且东张右望,眼神闪烁不定,飞庚坦然看着拉里的脸,轻轻的说道:“拉里,你是不是心里又对我有点意见了,别说没有,我从你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

  拉里也没有隐瞒什么,反正自己的脸色也清楚的显现出来了,直爽的点了点头,表示飞庚说的没有错,飞庚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也明白你为什么会对我有意见,你刚刚所冒出来的杀气我也感觉到了,如果不是现在正是我缺乏人手的时候,我一定会亲自动手处理了他们,可是现在不行啊,我们才刚刚站稳健了脚跟,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所以现在我们只好先忍忍了,你先把这笔帐记着,总有一天,我会为那些无辜惨死的同族报仇的。”

  拉里终于肯回过眼神来看着飞庚了,他一字一句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飞庚肯定地一点头,同样也是一字一句坚定的说道:“真的,如有虚言,我飞庚不得好死。”

  飞庚嘴里发着誓,心里闪电般的转着自己的念头:不过只是一个誓言罢了,就算不答应你这个,最后我也会跟魔族对立起来的,要想称霸风雪大陆这块土地,魔族是一定会成为自己的障碍物,既然最后的对立是不可避免的,那自己以这件事发誓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飞庚的想法,其实拉里也想了一点,不过能亲口听到飞庚这样答应自己,拉里也不能不给飞庚的脸子,让飞庚也可以下台,所以拉里端起了桌上的酒杯,向着飞庚道:“那我就等着那一天了。”

  飞庚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了,与拉里碰响了今天最后的一杯酒,喝完了酒之后的拉里和飞庚,各自休息了,两人都要为明天在皇帝面前的表演养足精神了。

  ※※※※※※※※※※※※※※※※※※※※※※※※※※※※※※※※※※※※※

  魔族大殿之中,魔王正和自己的大儿子哈马斯及魔界元帅康普顿坐在一起,三人正在对飞庚这段时间来的表现做出评价,康普顿先说出自己的看法,飞庚的势力膨胀得太快,现在魔族对于飞庚的控制可说是鞭长莫及,很多东西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产生的变化的,就像是飞庚这种人,本身野心就极大,现在又有了合适的土壤,再给他一定的时间,这种人一定会做出不利于魔族的事来。

  哈马斯对于康普顿的意见表示出了同样的意见,魔王缓缓的开口了:“你们的看法与我的看法是一致的,可是你们看到没有,飞庚越强大,人族内乱的时机就会越来越接近,飞庚他是在利用我们给他的资源,而我们则是利用他削弱人族的实力,我们两边是各取所需而已,所以你们也不要想太多了,他再怎么跳,也跳不出我们的控制的。”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