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死神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略施薄惩

死神传说 进退两难.QD 6499 2006.01.17 19:44

    黑鹰和诺德联袂而到的时候,德文和洒史已经喝得差不多了,两人一边喝一边又哭又笑的,黑鹰和诺德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脸上现出一片诧异的神色,诺德更是不感相信自己的眼睛,上次和德文喝酒,德文喝得再多,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表现得这么失态的,杰瑞和希丁克早就没有喝了,两人在旁边照顾着德文和洒史。

  德武喝得也到七八成醉的样子,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一把拉过诺德和黑鹰,将两人按坐在了自己的身边,德武抱起了一个大酒坛,朝两人的嘴里灌去,洒史和德文也嘻嘻哈哈的上来帮忙了。

  黑鹰和诺德不敢动手反抗,这几个醉鬼不知道喝了多少酒,醉成这样,反应比平时要迟钝几百倍,要是自己动作太重,对他们造成了伤害就不好了,黑鹰和诺德只好向杰瑞和希丁克求救。

  杰瑞和希丁克相似一笑,两人不但没有帮黑鹰和诺德逃出困境,反而上前帮德武他们压住了黑鹰和诺德挣扎的手脚,德武和德文两人每人抱起了一只大酒坛,晃了晃迷迷糊糊的脑袋,德文笑嘻嘻地朝诺德说道:“诺德,这可是好酒啊,平时我都舍不得喝的,今天便宜了你了。”

  说着,德文微微将怀中的酒坛倾斜了一半,坛中的酒液似一道清泉,从坛中奔涌而出,朝诺德的脸上淋去,诺德无奈的张大了嘴,身体向下略低了低,接住了酒泉,酒一入口,诺德的眼睛突然睁大了,身体也开始猛烈的挣扎起来。

  诺德准备闭起来嘴巴被德文一把捏住了,另一只手将酒坛子牢牢地抱到了诺德的嘴边,就这样继续朝诺德的嘴里灌去,喝醉了酒的德文力量比平时大多了,诺德只感到两边的牙关都被德文捏着卡卡直响,诺德满肚子的话无法说出来了,诺德在自己的肚子里不停的骂着杰瑞和希丁克,这两个坏家伙真是害人不浅,这是屁的好酒,整个矮人族最差的酒就是这坛酒了,除了酒劲特别大之外,其余的如口感,酒香,酒味什么都没有,也难怪酒一入喉,诺德就开始后悔起来。

  黑鹰那边也不比诺德好上多少,黑鹰的喉咙里呜呜直叫,看来黑鹰跟诺德一样,也发现了自己所喝的并不是什么好酒,而是最差的白酒。

  一坛子酒很快就喝光了,灌完了酒的几个人,都松开了手,德文和洒史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两人一人抱过了一坛酒,互相叫嚣了几句,就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德武随手将手中的酒坛朝外面一抛,重重的拍了拍身前被灌得晕乎乎的黑鹰的背,黑鹰的腰还没有直起来,被德武这重重的一拍,黑鹰感觉到自己胃里的酒液一阵翻滚,忍不住一阵恶心,黑鹰猛的冲到门边,朝外面猛吐了起来。

  将胃里的酒吐出来大部分,黑鹰才喘过气来,感觉脑袋也没有那么晕了,黑鹰站起身来,回头朝刚才按住自己的希丁克恶狠狠的道:“好,你给我记着,这么摆我一道,下次我一定要还回来。”

  希丁克朝着满脸通红,眼神迷蒙的黑鹰一阵大笑,舌头都大成这样了,还记着要找自己报仇,哈哈哈哈,他的笑声引起了众多酒鬼的不满,德武和德文这一对父子又朝着希丁克扑了过来,希丁克一见不好,马上从门口闪了出去,溜之大吉了,杰瑞没等大家发现自己,马上跟着希丁克的后面逃了。

  杰瑞和希丁克没有离开房子多远就停了下来,两人就近找了一块地方坐了下来,从见面之后,杰瑞还没有和希丁克好好沟通过的,德文和诺德都已经和希丁克比较熟了,而自己却还是对希丁克只有一星半点的了解。

  杰瑞问希丁克道:“希丁克团长,你们皇家骑士团的其它人呢,怎么只看见你一个人了。”

  希丁克答道:“我安排他们中间的一部分地去把我们的战马带到矮人族特意空出来的地方休息洗刷去了,其余的人都在帮矮人族收拾东西。”

  杰瑞又问道:“伤员的情况都还好吗?没有恶化的吧?”

  希丁克兴奋的说道:“说到这个,我真的要好好谢谢你了,就算是安东尼奥国的首席祭司来了,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治好他们的伤,可是你却办到了,你治疗的手段差不多就可以赶上‘光明祭司’北星了。”

  杰瑞的眼神一凝,问道:“你见过北星?在什么地方见到的,什么时候?”

  希丁克想了一下:“有很久了,大概是十年前,北星曾经到过安东尼奥城,皇帝殿下接见过他,我就是那个时候见过北星,他的手段比你还神奇,不管是什么病症,只是经过他一段魔法的治疗,基本上都能马上就好,那怕是内伤多年的顽疾,他都手到病除了。”

  杰瑞沉思到:“一般的治疗魔法只能治愈外部的创伤,内部的创伤不论魔力多强大,也很难治愈的,所以武士一般受到了内伤,只能靠自己慢慢的恢复,魔法是一点都帮不上忙的,十年前北星就可以治好内伤,这足以证明‘光明祭司’一定有极为有效的治疗方法,杰瑞开始考虑是不是可以去寻找北星帮忙。”

  杰瑞朝希丁克问道:“这十年中,你就一点北星的消息都没了吗?”

  希丁克想都没想就摇头道:“没有,北星十年前从皇宫出来之后,就消失无踪了,为此,凯尔殿下还背负了多年的恶名,大陆上有不少人认为凯尔殿下和北星的失踪有关,上门来找碴的高手不少,要不是魔法学院的院长威琚帮忙,凯尔殿下早就遭到了毒手了,就算是我们和威琚一直戒备,凯尔殿下也遇险了不少次,这几年来,这种情况才慢慢变少,凯尔殿下的生活才回复平静。”

  杰瑞叹了口气,看来这条路也没有什么希望了,两人默默的坐了一会儿,丝帝汀和亚蕾丝一起来到了两人的面前,左看右看没发现诺德和黑鹰,丝帝汀不好意思开口问杰瑞他们,轻轻的捅了捅亚蕾丝,亚蕾丝一咬牙,上前朝杰瑞问道:“杰瑞,黑鹰和诺德呢,怎么不见了,你们不是在一起吗?”

  杰瑞此刻没有心情与她们俩开玩笑,举起手来指着德武家的房子说道:“他们两个人和德文、德武、洒史三个人在喝酒呢。”

  亚蕾丝不信的说道:“你是不是骗我啊,如果喝酒的话,为什么你们两个会在这里坐着啊,难道他们没喊你们喝酒?”

  杰瑞摇了摇头,向后倒了下去,双手枕着头,就这样和衣睡在了地上,希丁克明白杰瑞的心情,接口道:“不是的,我们刚才也在喝,只是感觉自己喝不下了,所以才出来透透气的。”

  丝帝汀发现杰瑞似乎表现得很烦燥,丝帝汀轻轻推了一下亚蕾丝,朝亚蕾丝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丝帝汀朝德武的房子那边呶了呶嘴,示意亚蕾丝先去那边找黑鹰,亚蕾丝恨恨的看了一眼杰瑞,朝房子走去。

  希丁克心中一紧,房子中的几个人应该都喝得迷迷糊糊的了,要是亚蕾丝进去,几个醉鬼没认出她来,像刚才对黑鹰和诺德一样,这可不得了了,希丁克跳了起来,叫道:“亚蕾丝吧,我陪你一起进去吧。”

  丝帝汀看着两人走远了,轻轻的坐在了杰瑞的身边,柔声问道:“杰瑞,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能不能告诉我,虽然我不能帮你什么,可是我相信,如果把闷在心里的烦恼告诉别人,让另外一个人来帮你分担的话,麻烦会减少很多的。”

  杰瑞原来已经紧闭起来的眼睛睁开了,定定的看了一眼丝帝汀,诧异的感觉到丝帝汀变了,变得越来越会体谅别人的心事了,杰瑞朝丝帝汀轻轻的笑了一下,坐了起来:“我没事,只是为了在风雪大陆上受罪的朋友们感到难过而已。”

  丝帝汀低下头,轻轻地说道:“我明白的,可惜我不能帮你什么,不过,七天之后就是我们族里的大祭,如果火神真的来了,我会求他帮你治好你的朋友的。”

  杰瑞微笑着说道:“谢谢你,丝帝汀,到时候,我也会自己去找火神的。”

  丝帝汀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不敢相信的说道:“杰瑞你也可以参加火神祭典吗?是族长说的吗?如果是那样,就太好了。”

  杰瑞答道:“是族长说的啊,上次我来的时候,族长就说过了,怎么?原来不允许外人参加吗?”

  丝帝汀点了点头:“没错,原来这个祭典是不允许矮人族以外的人参加的,不过,如果是族长说的,那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对了,杰瑞,你知道,火神祭典要准备什么祭品吗?你准备好了没有?”

  杰瑞一愣:“什么,还要祭品?是每个人都要准备一份祭品?不是一起贡献一份大的祭品就行了吗?我们人族就是只要准备一份大的祭品就行了。”

  丝帝汀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们族里每年准备的祭品是不一样的。”

  杰瑞站了起来,朝丝帝汀笑了笑,说道:“好了,我的心情好多了,你还是先去看看诺德吧,估计他现在已经醉得差不多了,我先去找族长问问清楚祭品的事。”

  丝帝汀脸红了红,不过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站了起来,朝德武的房子快步走了过去,杰瑞转身在谷中寻找起了族长的身影,谷中的矮人在不停的忙碌着,人来人往的,在这其中找一个人还是挺麻烦的,杰瑞在谷中绕了一圈,没见到族长的影子,不过杰瑞却发现了,原本杰瑞以为这些矮人是在修理房子,安置家园,结果现在杰瑞发觉,绝大部分的矮人只是将居住的地方草草的修理了一下,达到可以勉强居住的情况,就撒手不管了,马上一头钻进了锻炼炉,叮叮当当的不知在敲打着什么,而这些矮人的家人也在旁边帮着忙,不停在的锻炼炉和原料场之间不停的穿梭着。

  杰瑞在一家锻炼炉旁边停了下来,弯着腰,伸长了脖子,朝里面打量了一下,想看看里面的矮人到底在干些什么,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显得非常焦急的叫嚷声,同时杰瑞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两个矮人从远处接近了自己。

  杰瑞站直了身体,回过头来,两名矮人跌跌撞撞地跑到了杰瑞的身前,两名矮人一名须发尽白,年纪显然已经非常大了,不过看起来由于每天都不停的劳动,身体显得非常健壮,脸色也是一片健康的红润之色。

  另一名矮人则是一名年轻的女矮人,皮肤黝黑,身材丰满,四肢显得非常有力,显然除了劳动之外,这名女矮人还练过一段时间的武艺,两个矮人身后都背着一个背篓,背篓中装着满满一篓的矿石,不过由于两人是急冲冲的跑过来的,不少矿石掉了出去,两名矮人也没有去注意这些矿石,而是一脸怒色的朝杰瑞说道:“你懂不懂规矩,在别人正在打造的时候,是绝对不容许别人查看的,你看了一眼不要紧,要是由此打断了里面矮人的灵感,可能一把上好的武器就这样断送了。”

  旁边忙碌的矮人注意到了这边好像发生了争执,不少矮人发现了杰瑞比一般的矮人要高出许多,意识到杰瑞不是自己族里的人,于是矮人们开始有意无意的朝这边聚集了起来,杰瑞原来温和的脸因为感觉到矮人们的举动,不由的有点阴沉了下来。

  说话的女矮人看到自己身边的矮人多了起来,又看出了杰瑞就是曾经来过谷中的人族,那时井前所制造的谣言,虽然事后被族长澄清了,可是不少矮人还是对杰瑞和诺德心存芥地,眼前这个年青的女矮人就是其中的一个。

  女矮人大声的朝杰瑞叫道:“你是不是又想做出什么不利于我们矮人族的事,自从你到了我们矮人族,族中就没有平静过,先是井前因为你,犯了族规被处死了,接着族里的长老又被你打伤,最后,你还连累矮人族死了这么多战士,而且房子也被烧了,你说,你还想我们矮人族怎么样?”

  杰瑞脸色开始变得铁青,不错,这些事都和自己有关,矮人族确实为了自己受到了不少的损失,不过这个女矮人将所有的事都怪在自己的身上,而且明显有煸动在场所有矮人情绪的意思,杰瑞狠狠地瞪了一眼女矮人。

  女矮人看到了杰瑞隐含杀机的眼睛,只觉得一股从寒意从脚底升了起来,瞬间传遍全身,全身一阵冰凉,女矮人微微一窒,眼睛迅速望向了别处,嘴里却厉声叫道:“你那是什么眼神,想杀我?如果我说的不对,你就反驳我啊,你不说话,就证明你的心中有鬼。”

  杰瑞冷哼了一声,不理这不讲理的女矮人,转身想离开这里,女矮人一见杰瑞想走,自以为杰瑞怕了自己,得理不饶人的朝杰瑞的背影叫道:“你走什么,是不是我说中了你的心事,你说,刚才你对我家男人是不是动了什么坏心眼,你是不是想强我男人打造的武器,你这是痴心妄想,我男人打造的武器是绝不会让你这种人使用的。”

  杰瑞的脚步停了下来,原本没有找到族长就有点烦,没想到自己只是想看一看谷中的矮人究竟是在忙些什么,也闹出这么大的事,杰瑞就更烦了,这个女矮人这么不分轻重,自己就轻轻的教训她一下算了。

  杰瑞缓缓回过身来,一股无形的气势随着他回身的动作铺天盖地的笼罩了过去,女矮人住口了,窃窃私语的矮人们住口了,这一刻,所有的人都无法出声了,大家的脑海中突然一阵空白,眼中只剩下杰瑞那缓缓转过的身体。

  杰瑞面朝着女矮人,斜视了一下女矮人身后的矮人们,矮人们的心都同时颤动了一下,这一眼射出了何等凶残的光芒,一眼下来,十之七八的矮人背心都湿透了,杰瑞只看了他们一眼,就将目光移回了女矮人的身上,杰瑞的眼神开始在女矮人的身上不断地变幻。左脚尖也开始慢慢的击打着地面。

  脚尖轻轻击打地面的声音奇异的回响在空气中,按常理来说,空气中是不可能会产生回音的,可是被杰瑞气势所笼罩的矮人们偏偏就听到了回音,后面的矮人们还好,只是心中感觉到有点奇怪而已,最前面的女矮人就不一样了,这一下下回音像一柄巨锤,狠狠地、狠狠地一下又一下敲在她的心头。

  只两下,两下之后,女矮人就感到全身的血液加快了一倍的流速,全身开始发烫了起来,从第三下开始,女矮人就无法忍受全身血液奔腾的痛苦,全身剧烈的颤动了起来。

  杰瑞轻点了十几下后,猛的抬高脚,重重的踏了下去,脚掌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上,一声沉闷的声音传了出来,矮人们只觉得全身一轻,所有不舒服的感觉都一扫而空,那股莫名压抑着的气势也荡然无存,女矮人的感觉与大家截然相反,心口猛然一震,向后猛退了几步,脸上一白,嘴一张,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女矮人鲜血喷出口后,全身软绵绵的向后倒去,她身后的老矮人上前一把扶住了她,急声问道:“你怎么了?”

  女矮人有气无力的举起手朝杰瑞指了指,嘴唇颤动了两下,却无力将自己的声音传达出来,老矮人一脸愤怒的朝杰瑞骂道:“你这个人族,有本事就真刀真枪的杀了我们,耍这些阴谋诡计干吗!”

  杰瑞冷哼了一声,不理会老矮人的漫骂,转身离开了这群怒气冲天的矮人,没等他走出两步,一道劲风直袭他的脑后,杰瑞微微一偏头,一块尖锐的矿石从他的耳边飞过,杰瑞冷哂了一下,这块石头是老矮人砸过来的,不过杰瑞并不想与他计较,那名女矮人要不是说话太过份,杰瑞也不会与她一般见识的,杰瑞脚下不停地向前迈出。

  老矮人见杰瑞不理会他的攻击,更加生气了,他将背后的背篓放了下来,将里面的矿石一块块砸向杰瑞,杰瑞左手向后轻轻一挥,‘风之护壁’,一层乳白色的护壁将袭来的矿石一一接了下来,杰瑞没有将矿石震回去,如果那样做的话,受伤的矮人就太多了,杰瑞调节了‘风之护壁’的能量,让它正好可以抵消矿石的冲劲,矿石撞在‘风之护壁’,就顺着‘风之护壁’滑落到了地上。

  矮人们见到杰瑞对于老矮人的攻击不还手,一个个都开始劝解老矮人算了,犯不着为了杰瑞将辛辛苦苦背回来的矿石浪费掉了,要知道,他儿子可还是在锻炼炉中等着矿石的到来的,老矮人听了大家的话,一想也对,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帮助儿子打造出一把最好的武器,于是老矮人将怒气吞了下去,扶着女矮人坐到了锻炼炉旁边,自己则去将矿石一块块的捡了回来。

  女矮人见老矮人去捡矿石,挣扎着想帮助老矮人,可是全身酸痛的她一动,全身就像针扎一般的痛,女矮人试了几次,都没能站起来,只好两眼含泪的朝老矮人说道:“爸爸,都怪我不好,我不该去惹那个人的,现在害得你要受苦受累了。”

  老矮人爱怜的***了女矮人的头发,说道:“傻孩子,我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老矮人的话语中透出一股深深的父女之情,让人听之无不动容,旁边的矮人们纷纷动手,帮助老矮人将矿石一一拾了起来。

  杰瑞并没有走远,他站在附近静静的看着矮人们捡起了矿石之后,又开始为治疗女矮人忙碌了起来,矮人们的团结打动了杰瑞,杰瑞心底的怒气不知不觉中消散无踪了,杰瑞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作得有点过份了,杰瑞伸出了手,远远的朝女矮人使出了‘圣光术’,这个光系高级治疗魔法一使了出来,一道白色的光圈从杰瑞站立的地方朝女矮人射了过去。

  女矮人一惊,翻身想躲开这道白光,可是白光射过来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女矮人根本就无法躲闪得开,白光射在女矮人的身上,转瞬消失不见了,老矮人忍不住大声叫道:“不,不要。”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