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死神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死神传说 进退两难.QD 6730 2005.08.11 18:31

    杰瑞他们在小城中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就出发了前往下一个任务目的地,边关附近的明葛村。而峰嶷的队伍也在向同一个地方前进。

  这天的天气很热,杰瑞他们一路上闷头赶路,也最活跃的风玲也闭上了嘴,以减少体内水分的流失,而那箱酒也被杰瑞、亚密、明风三个男生轮流搬著。不要问为什麽杰瑞不用空间转移魔法,空间转移魔法也不是万能的,它的目的地必须是施法人自己到过的地方,而且空间转移的距离是受施法人魔力的影响,而且风玲一开始就跟杰瑞说了,游学游学,就到处游历,如果使用空间转移魔法,那路上的什麽景色都看不到了,所以逼著杰瑞答应一路上都不使用空间转移。

  走了一上午,中午的时候大家终於到了一处小树林上,经过这片小树林,後面就一座座的大山,看来以後的一段时间里,大家都要在山里过了。

  大家一进树林都一屁股坐了下来,亚密掏出水壶,递给大家喝了起来。明风把酒放了下来,看了看後面的大山,忍不住说道:“杰瑞,有好好的路不走,为什麽你要带我们走这条路,虽然近了不少,但也难走多了。”

  杰瑞挑了挑眉,还没有说话,飞雪已经抢先说了:“明风,杰瑞是想这样可以有利於我们修行,而且热天气已经来了,在山林中赶路,树荫多些,人也没有那麽难受了。”

  杰瑞惊讶地看了一眼飞雪,没想到飞雪会把自己的意图看得这麽透彻,本来自己还以为最先了解自己意图的会是风玲或亚密呢,飞雪看得杰瑞看著自己,不由得对著杰瑞微笑了一下,杰瑞微微一愣,不自然地将头转向了一边。

  飞雪心中叹了一口气,风玲这时在旁边拍了拍飞雪,飞雪回过头,风玲小声说道:“放心,杰瑞心中还是有你的影子的,而且你应该也看得出,他对你不是没有感觉的,要不然不会故意躲著你,真是他心中的结还没解开,记得我跟你说得吗,只要你支持下去,一定会打开杰瑞的心,我会一直在旁边帮你的。”

  飞雪感动的小声道:“风玲,你为什麽要对我这麽好呀,而且你不是也喜欢杰瑞吗?”

  风玲笑著小声说道:“我是喜欢杰瑞,可我也把你当成姐姐呀,你不开心我肯定要帮你吗,而且我也想和你、杰瑞三个人一起生活。”

  说完,风玲的脸也红了起来。明风在旁边看到了,不识趣地大声说道:“风玲,你和飞雪两个人在悄悄说些什麽呀,脸那麽红?”

  风玲白了明风一眼,说道:“要你管,我们在说一些女生之间的事情。”

  杰瑞此时突然听到树林中传来有人走动的声音,杰瑞跳了起来,大声说道:“谁?”

  亚密和明风也跳了起来,亚密护在风玲和飞雪身前,以防有人偷袭身为魔法师的两人,明风飞快的跳上了身边的一棵大树,背在背上的弓也取在了右手中,左手夹住了三支箭轻轻搭在弓上,风玲和飞雪也做好了施放魔法的准备。

  杰瑞看了一眼其他人,心中略感满意,出来的这段时间里,大家一直呆在一起,虽然还没有遇到过什麽危险,但大家在自己的要求下,已经开始形成了一定的默契了,已经开始成为一个整体了。

  此时,树林中慢慢走出了一个老头,满头散乱的白发,一双浑浊地眼睛,普普通通的衣服,一张脸像风干的桔皮一样满是皱纹。风玲一看,不由脱口叫道:“你不是小城里佣兵公会中那个老头吗?臭老头,你怎麽会在这里。”

  老头对著杰瑞他们摆摆手道:“不要激动,我没有恶意的,只是因为我的年纪大了,所以佣兵公会不要我了,我就准备到边境去看一看老朋友,没想到这麽巧,会和你们遇上。”

  杰瑞见老头这样说,再看老头是一幅没有危险的样子,松了一口气,回头一看,亚密风玲他们早就松懈的防备,明风也溜下了树,只有飞雪还是一幅警惕的样子看著老头,杰瑞摇了摇头,看来这些天自己所说的,对任何人都要有提防之心这句话,只有飞雪一个人听进去,其他人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杰瑞转过头来对老头说道:“你好,老人家不知道怎麽称呼,我叫杰瑞。”

  老头点点头,然後以一幅倚老卖老的神情对杰瑞说道:“叫我夜鬼就行了。我知道你是风雪佣兵团的团长,在佣兵公会的时候我看过你们的记录本了。不过,你这个团长还不称职呀,看你手下的佣兵中,只有那个穿淡绿色衣服的女孩还行,其他的警觉心太差了。”

  杰瑞心中一动,知道这个叫夜鬼的老头看出来自己这些人都是新手了,夜鬼口中穿淡绿色衣服的女孩正是飞雪。

  风玲一听夜鬼这麽说,第一个不服气,大声说道:“你知道什麽,我们都很历害,像亚密明风他们都是……。”

  夜鬼插口道:“大地武士吗!你们的记录本上都有,不过,你不用不服气,我是一个老佣兵了,看你们刚才见到我是见过一面的人,你们这些人中只有这个杰瑞团长和那个绿衣小姑娘还保持著警觉,其他人却马上就放松警惕的行为来看,就知道你们是新出道的佣兵。这样说,白衣小姑娘你还不服气吗?”

  风玲一下子哑了,然後又不服气地嘴硬道:“那是因为我们知道你是佣兵公会的人吗,要是别人我们一定会保持警觉的。”

  明风在旁边大点其头,而亚密却若有所思。

  夜鬼笑笑没理风玲,只是看了一眼杰瑞,杰瑞脸一红,正容对风玲道:“风玲不要说了,夜鬼老人家没说错,不管是不是认识的人,警觉性都不能松懈,因为你不能肯定认识的人不会害自己。”风玲不出声了,点了点头。

  明风却不解地问道:“为什麽?难道不能信任认识的人吗?”

  杰瑞还没有开口,夜鬼抢先开口了,说道:“对,不能信任除了同伴之外的任何人,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别人在想些什麽。有可能你认识的人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对付你,世上有很多人都是死在认识的人手中,有的甚至是死在最好的朋友手中,而你如果不信任自己的同伴,那你死得更快。”

  明风更不明白了,问道:“为什麽不能信任任何人,又必须信任自己同伴呢?这不是矛盾吗?”

  夜鬼见杰瑞也有些迷糊了,只有飞雪却露出了一幅深有感触的神色。

  夜鬼低咳了一声,说道:“因为如果你不信任自己的同伴,那在战斗中你就必须担心自己的背后,必然会分心,一分心你的危险就会大上许多,所以你必须要相信自己的同伴,这是佣兵的生存法则。”

  这下风玲也被夜鬼说服了,杰瑞说道:“夜鬼老人家。”

  夜鬼说道:“不要叫我老人家,我很老吗,叫我大叔或夜鬼都行。”

  杰瑞为难地看了看夜鬼,呵,看起来都快七十了,还说自己不老,算了,叫夜鬼吧,叫大叔有点叫不出口。

  杰瑞说道:“夜鬼,你是不是要去边境,正好顺路,我们一起去吧,途中你也请教一教我们这些新佣兵好吗?”

  夜鬼想了想,说道:“好吧。”

  杰瑞心想:你明明就是专门追著我们赶上来的,还有什麽不好的,如果我不请你,估计你也会赖在不走。这到是被杰瑞猜对了。

  夜鬼就这样一直跟杰瑞走向边境,途中夜鬼将佣兵应注意的地方全告诉了杰瑞他们,让杰瑞他们迅速成熟起来,连不喜欢夜鬼的风玲现在也每天缠著夜鬼了。

  夜鬼也为风玲、飞雪、亚密、明风他们想出了一套方法训练反应,说是训练,其实就是每天夜鬼不停地捉弄著这几个人,比如说,风玲走著走著,突然从脚下一空,掉进夜鬼前一天晚上挖出了坑里。

  明风在上大号时,突然从树顶丢下来一个蜂窝,吓得明风裤子都来不及穿好就跑了出来。

  还有亚密睡觉的时候,突然一大盆冷水淋了过来,等等一些恶作剧,除了杰瑞外,每个人每天都会被夜鬼作弄两到三次。

  开始风玲他们气得要死,可是不久後,风玲等人发现自己对意外情况的反应大大加强,起因是明风有一天在一个小池塘里洗澡,亚密无聊起来,加上被夜鬼作弄多了,也开始想作弄别人了,就偷偷的摸了过来,想偷走明风的衣服,没想到刚一接近,就被明风一箭射了过来,要不是亚密躲得快就会挨上一箭,这才知道明风现在连洗澡都弓不离身,只好灰溜溜地转身跑了。

  等明风回来,亚密、风玲、飞雪、明风一碰头,商量之下就发现自己的反应都比以前好了很多,如果说以前风玲他们是刚刚从学院出来,什麽事都是规规矩矩的学员话,现在的话就是能对各种意外情况做出最有利的反应的佣兵了,而大家的转变都是在夜鬼那恶作剧中不经意进行的。

  杰瑞从来没有被夜鬼作弄到一次,这也是风玲他们不理解的,为什麽杰瑞就能每次都躲开夜鬼的陷井,那是因为杰瑞在死神森林中生活了那麽多年,对各种危险身体都有了一种反射性的活动,每次一有危险,身体就会自然的产生相应的动作,自然夜鬼作弄不到杰瑞了,而酒箱也就被杰瑞一个人搬了。

  二十多天後,一行人来到了边境边上的明葛村,一进村子,大家发现整个村子中只有少数几个老弱村民在,其他的人都不见,杰瑞问了其中一个村民“村长住在哪?”

  村民说:“村长就在村头的房子里。”

  杰瑞他们来到村头的房子,见到苍老的村长,村长接过了杰瑞他们带来的酒後,没有一点欣喜的样子,反而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想到弟弟他送来这箱酒正好做了我的送终酒了。”

  夜鬼一听,连忙问道:“村长,你们村子里到底发生了什麽事呀?为什麽只看见几个老头子,年青的村民呢?”

  村长说道:“最近,克林丝帝入侵我们安东尼奥国,克林丝帝国领军的是‘吸血鬼’格林,听说他极贪财和凶残,所带领的军队路过之处,鸡犬不留,而我们国家派出的是‘嗜血将军’峰嶷,虽然他不像格林那麽贪财,但他最喜欢虐杀平民,而且不管是不是安东尼奥人,他都照杀不误,每次他出征,死在他手中的平民不计其数。所以一听说这两个人要在边境打战,而跑的都跑了,我们是老了,跑也跑不动了,只好留在这里等死了。”

  风玲和飞雪一听都呆住了,不相信世上还有这样残忍的人,连自己国家的平民都杀,杰瑞却平静地问道:“他们什麽时候开战,村长你知道吗?”

  村长说道:“应该就是这两天了,听这几天路过的人说,峰嶷的先锋已经离这里不远了,你们还年青,还是快逃吧。”

  风玲一把抓住杰瑞的胳膊道:“杰瑞,我们把这些村民都救走吧,我们要是走了,他们肯定会被杀死的。”

  飞雪、亚密、明风也露出了哀求地神色望著杰瑞,夜鬼不动声色地在旁边偷偷看起杰瑞的反应。

  杰瑞的眼光慢慢地从风玲、飞雪、亚密、明风的脸上滑过,见众人脸上都是一片凝重的神色,杰瑞脸上微微一笑,轻松的说道:“好,我们就把这里的村民都救走,今天先休息一下,明天一早就离开这里。”

  距离明葛村十几里外的安东尼奥军营中,几百座帐篷井然有序地架在地上,有的士兵已经在帐篷中躺了下来,有的士兵在帐篷边活动著筋骨,但不管怎样,士兵们都已经作好了明天与克林丝帝入侵军队开战的准备了。

  眼见天色见晚,负责夥食的士兵已经开始埋锅作饭了。而此时,在帅帐旁边一间不起眼的帐篷中不时传来一阵阵凄历的惨叫声,守在帐篷外面的士兵一个个面露狰狞的笑意,眼神兴奋无比,好像这种惨叫声激起他们身体中那残忍的本性,而这群士兵外围的士兵听见了这些惨叫声,一个个脸色大变,心中感到一阵不忍,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军中主帅峰嶷又在虐待那些抓回来的平民了,这些天来这些士兵每天都会听到几次这样的惨叫声,虽然心中不忍,却敢怒不敢言,谁叫他们只是一群士兵呢,况且曾经冒死劝说的副官的下场还在士兵脑海中没有消去,那个极有正义感的副官只是说了一句这样不好吧,就被峰嶷以扰乱军心的罪名施以千刀万剐之刑,峰嶷亲自行刑。

  就在全体士兵面前,峰嶷面露残忍的笑容,一刀一刀慢慢的将副官剐成了肉片。

  过了半晌,随著一声更大的惨叫声发出来,一直断断继继地惨叫求饶声停了下来,外围的士兵心中一沉,又是一条人命就这样消失了。

  帐篷出口处的布被人一把掀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随著布帘的掀动传了出来,离帐篷有一段距离的士兵闻到了这股味道,虽然久经杀场,对生生死死已经十分麻木了,但仍不禁一阵反胃,差点将中饭全都吐了出来,而帐篷周围的士兵闻到这股血腥味,却没有什麽反应,相反神色更加兴奋了。

  从帐篷布帘掀起的缝隙中望进去,整个帐篷中到外是血,一个白发白须的老人四肢不全倒在地上,身上四处伤痕累累,鲜血淋漓,肚子已经被破开了,破碎的内脏四处散落在地上,看起来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峰嶷大步走出帐篷,一直等在外面的亲随马林走了过来,将手中的披风替峰嶷披上,峰嶷紧了紧披风,脸色不佳地对马林道:“这次抓来的人怎麽都是这种不经玩的货色呀,老的老,小的小,没几下就玩完了,真不过瘾,晚上你去给我抓几个身体强壮一点的过来,明天早上我要好好过过瘾。”

  马林一脸苦恼之色,弯腰答道:“主帅大人,这附近的村民听说要开战了,都逃得差不多了,留下来的都是一些跑不动的老弱病残了,要找身体强壮的平民还真是不好办呀。”

  峰嶷鼻中一哼道:“我不管,反正明早我要看到身体强壮的玩具,如果没有的话,坏了我的兴致还是小事,要是耽误我军大获全胜的话,你有十个脑袋也不够,所以,我不管你想什麽办法,实在没有,从士兵里面挑几个也行。”

  马林身体一震,连忙答道:“是,属下一定竭尽全力完成任务。”

  峰嶷满意地点点头,返回军中大帐了,马林连饭都来不及吃了,点上手下的三百士兵离开了军营,四处寻找身体强壮的平民。

  明葛村中,村长一听杰瑞他们会想办法帮助村中的老人们离开,高兴得不得了,马上将杰瑞他们迎进了自己的房子里,同时叫来村中所留下的村民们,拿出仅有的食物招持杰瑞他们。

  杰瑞看到村民们都是一幅面黄肌瘦的样子,拿出来的食物也只是一些面食,小菜之类,而且数量也不够这麽多人吃的,此时风玲、飞雪、亚密、明风都看到了。

  就在村长不好意思地对杰瑞他们解释道:“村里所剩下的东西不多了,所以请杰瑞他们将就一下”的时候,杰瑞猛然起身,村长吓了一跳,以为杰瑞认为食物太差,发脾气了,村长的脸一下子吓得发白了,要是杰瑞他们不管村民,一拍屁股走了,那村民就只有等死了,正在村长绞尽脑汁想怎麽样说,才能将杰瑞留下来的时候,杰瑞开口了:“村长,你要村民们先吃著。我和朋友出去一下就回来。”

  说完,对著看著自己发呆的亚密和明风说道:“亚密,明风,借著天色还没有全黑,我们出去看看附近有没有什麽猎物可打?”

  亚密和明风兴奋地跳起来,说道:“好哇,我们这就去。”

  风玲和飞雪也跟著站了起来,想要一起去,杰瑞对风玲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不能全都离开,万一此时有军队过来,这些人还要你们来保护。”

  说完,杰瑞看了看早就坐在桌边吃了起来的夜鬼一眼,夜鬼见杰瑞看著自己,马上举起鸡爪一般干枯瘦小的双手,大声说道:“我也留下,我一个老头子,没有你们年轻人那麽有精神。”

  杰瑞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夜鬼,风玲她们就请你多照顾一下了。”

  风玲在旁边叫道:“什麽?他照顾我们?是我们照顾他吧。要是有士兵来的话,第一个逃的肯定是他。”

  杰瑞对风玲笑了笑,说道:“风玲,我们走后,一切一定要小心。”

  风玲说道:“好了,不就是去打猎吗,干吗这样唠唠叨叨的,快去吧。”

  杰瑞又是一笑,转身要走,这时飞雪鼓起勇气,叫道:“杰瑞。”

  杰瑞听见飞雪的声音,停了下来,但没有转回头,淡淡地说道:“有什麽事吗?”

  飞雪见杰瑞这幅样子,到了嘴边的话一下子说不出来了,风玲在旁边轻轻推了飞雪一下,飞雪望了望风玲,风玲对飞雪露出了鼓励的微笑,飞雪心中平静了不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杰瑞,你打猎的时候要小心点呀。”

  杰瑞表面仍是一幅平静无波的样子,可心中一震,飞雪这下不亚於是对自己表白了喜欢杰瑞,虽然以前也隐隐约约的表白过,但从来没来像现在这麽明显过,如果自己摆明拒绝的话,那对飞雪一定是非常巨大的打击,杰瑞无奈的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最难消受美人恩啊,轻轻的说道:“谢谢,我会小心的。”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亚密和明风对飞雪赞赏的点了点头,然後跟著杰瑞身後去了。

  房内都已是七老八十的村民们看著这一幕,都已过了人生大半辈子的他们怎还不会不明白眼前是怎麽回事,不知是人带头鼓起掌来,飞雪脸色通红的坐了下来,羞得一头埋进了身边风玲的怀中,风玲轻轻搂住飞雪,在飞雪耳边小声说道:“杰瑞看起来没有拒绝你呀,看来我要恭喜你了。”

  飞雪在风玲怀中不依的扭了两下,然後也小声说道:“风玲,谢谢你,要不是你要我在人多的时候公然对杰瑞表白,说这样就可以让杰瑞明白的接受我,我也不敢做这样的事的,不过,真是羞死人了。”

  风玲小声笑道:“你不知道,你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杰瑞那根木头是一辈子也不会接受你的情意的,你看这样多好,以後我们就是亲姐妹一家人了。”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