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诸天无限 诸天 四合院林老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偷车贼

四合院林老头 文笔不行轻喷 2144 2022.04.06 15:52

  又是新的一天,小可爱何雨水去上学了。

  四合院的日子又回到了从前,唯一的改变是

  易中海重新当上了一大爷。

  海中不给力啊,自从他当上了一大爷,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整天下班回来就是耍官威。在四合院走一走。

  小年轻看到他,不叫声一大爷,这货那眼神都恨不得要吃了别人。

  别人家要是有个小纠纷就上去耍官威。本来扳两句嘴的事。这傻逼一去都能给打起来。

  真的是猪都比他聪明。

  阎老抠呢,压根没工夫管这些事,没好处的事阎老抠不干,全程划水。

  整的四合院是怨声载道。

  最后没人搭理他了。

  天天回去自己打俩儿子玩。

  这么多年了,那俩哥们还能活着,真是个奇迹。

  易中海一看这情况,得了,老刘这个废物是真的够给力的,我的机会来了,就挨家挨户的送了点小礼物。

  虽然说易中海也不是什么好玩意。

  但是这要看跟谁比了。

  这要是跟刘海中一比。

  这一下子差距就出来了。

  再说还有点好处拿。

  最后大家又把他推到了一大爷的位置上。

  秦满四合园快乐每一天。

  最近呢,傻柱这小子,见谁都冷着一张脸,看着可吓人了。

  好多孩子都被他吓哭了。

  就算是在厂里傻柱现在也鼻子不是鼻子嘴不是嘴的,原来嘴就够臭的了,现在更胜一筹。

  本来大家都觉得傻柱跟秦淮茹有一腿。

  现在傻柱跟雨水分家的事也被传到了厂里。

  这事许大茂干的。

  第二天就传遍了。

  本来许大茂这伤势去医院看了看,人都让他休息两天,吃点好的补补。

  许大茂不干啊,傻柱这事做的不地道啊。

  作为他的一生之敌,许大茂顶着个猪头天天凑到那群老娘们身边给傻柱宣传。

  许大茂这人品在轧钢厂里都算臭名昭著了。

  可自从傻柱的事出后。

  大家都觉得许大茂这人还行。

  跟傻柱一比傻柱是真狠啊。

  这段时间傻柱的技术倒是有长进了。颠勺绝境可以说是练得如火纯青。

  一天几十号人打菜的时候就对着傻柱竖大拇指。来一句傻柱你真是个狠人。

  事情刚传的时候傻柱就想去揍许大茂。

  可人许大茂有人罩着了。

  别人不管,只要是傻柱要打许大茂,就肯定有一群人拦着。下班之后许大茂也躲着他,到了四合院,傻柱不敢打。

  平常的时候傻柱天天拎着俩盒饭回家。

  现在也不行了。

  这话都传到厂长耳里了。

  厂长也生气啊,知道你傻柱混不吝,可你这也太冷血了吧。

  厂长直接发话,让保卫处的人天天查他。

  这段时间一个盒饭也没拿回去。

  就连秦淮茹都开始疏远他了。

  秦淮茹心想:“你傻柱现在利用价值降低了,不值得老娘付出那么多了。”

  就连盗圣棒梗现在都很少去傻柱屋里了。去了几次,啥也没偷着。

  这段时间傻柱唯一的安慰是一大爷易中海时不时的去看望他。给了他些许安慰。给他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易中海心想,我都投入那么多了,现在放弃亏死了。

  世界不会给某个人停留脚步。

  最近秦淮茹不搭理傻柱。

  傻柱脑子好使点了,又开始想着结婚的事了。

  这一想就想起前段时间那个棒梗老师冉秋叶长得不错,还挺有文化的。

  傻柱有了想法。问题是不能自己去学校堵人家啊,人家报警说耍流氓那就肯定进去了。

  得有人介绍才行啊。

  傻柱顺着这个思路一想。

  得找三大爷。

  阎老抠这家伙,有便宜就沾给他送点礼不怕他不答应。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傻柱屁颠屁颠的整了一口袋滑过蔬菜就提到了三大爷家的门口。

  直接进去就说:“三大爷,我求你办个事。”

  阎老抠一看这一口袋瞬间眼红了。

  闻到:“傻柱啊,你说啥事,三大爷看看能不能给你办了。”

  傻柱说到:三大爷,这不是我都一把年纪了吗,秦淮茹那边希望不大。我就求着你三大爷给我介绍个对象。”

  阎老抠疑惑了,就你傻柱还要对象,你配吗。

  阎老抠说到:“傻柱啊,我上哪去给你找对象啊。”

  傻柱张嘴就来:“三大爷,就棒梗他老师啊,城里人有文化,长得还漂亮,我看上她了。”

  阎老抠都服气了,这傻柱是真不要脸啊,就你一个破厨子,跟寡妇纠缠不清,把妹妹赶出家门的玩意还想高攀人家冉老师。你是真不要脸啊。这口袋不能要,这是不能办。

  阎老抠直接说到:”傻柱啊,你怎么看上冉老师了,这事我办不了啊,人冉老师也不是傻子,那天你跟秦淮茹那样子。人冉老师没瞎”

  傻柱说到:“哎呀,三大爷,那都啥时候的事了,我跟秦淮茹都没关系了。这事成不成都行,你就跟人冉老师带句话,这袋东西哦就是你的了。”

  阎老抠琢磨了一下。这事可以啊,我把东西收了,冉老师那里也不说,到时候就说冉老师没答应。一口袋吃的啊,干了。

  阎老抠说到:“傻柱这事我办了,你回去等信吧,然后看着粮食。

  傻柱看这情况说到:“那三大爷,等你信了,粮食您收着。我走了。”

  回去之后傻柱开开心心的喝了顿小酒。

  过了几天,傻柱在外面偶然遇到了冉秋叶。

  打招呼到:“这不是冉老师吗,冉老师这是干啥去。”

  冉秋叶仔细一看,这不是秦淮茹那姘头吗,真倒霉怎么碰到他了。打声招呼赶紧走。

  “那个,你有什么事吗。”冉秋叶客气地说道。

  “冉老师,那个三大爷跟你说我的事了吗”傻柱眼冒色光的询问。

  冉秋叶看着傻柱的眼神感觉好恶心,只想赶紧走。

  “这位同志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啊。”冉秋叶不耐烦的说到。

  傻柱一听,这三大爷这是没说啊,行啊三大爷。

  傻柱压抑怒火,平静的跟冉秋叶说到。“冉老师也没啥事,你不知道就算了。”

  冉秋叶一听,也没细问,一分钟也不想多呆。浑身难受。

  应了一声,就离开了。

  傻柱越想越气,阎老抠,你竟然敢耍我,这事没完。看我怎么收拾你。

  回到家里,傻柱开始想着怎么对付阎老抠。

  到了晚上,趁着夜黑风高,傻柱卸了阎老抠自行车一个轮子。

  第二天起个大早,把轮子卖给修车铺子了。

  换了几块钱。

  阎老抠家,阎老抠这人可有意思了。他常说的一句话是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就受穷。

  这老抠在家里搞平均分配,大家吃一样的饭谁也不能多吃。说实话也没啥好吃的,咸菜疙瘩杂面做的野菜团子。就这还平均分配。这要对比秦淮茹家,隔两天争顿硬菜,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傻柱遭人恨啊。雨水真可怜。

  阎老抠别看他家吃这样,还弄出来了一辆自行车。一个收音机,就是收音机每次开的都特小声,你不离收音机近点真听不到。

  最牛逼的一点是,跟家里人算账。介绍还要利息,还不老少。这老头活的也是个奇葩。

  说说自行车,那时候你有个自行车就跟现在开上宝马似的。

  阎老抠可宝贝它了。一天擦两遍。家里人跟他借都得给钱。

  不过明天一早阎老抠要疯了。

  傻柱偷了他个车轱辘。

  第二天,一早阎老抠看见他的自行车少了个车轮子,瞬间气炸了。谁敢的,哪个王八蛋干的。

  傻柱这小子早早的就在房间等着呢。

  一看阎老抠发现了。

  就嘴臭到:“三大爷你这是遭贼了啊。,真活该。””

  阎老抠气到:“傻柱你什么意思,”

  傻柱到:“没啥意思,就是说某人不干人事活该。”

  阎老抠一听心想:“傻柱不会知道了吧。”

  有一想这不是傻柱干的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