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求求你们飞升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没想到搬运工这么有钱途

求求你们飞升吧 胖走偏锋 2041 2019.07.30 14:57

  “想不到,神魂融合竟然能让我在幻境中保存记忆!”莫府,一个身材曼妙的美丽少女眼中光芒闪烁。

  少女正是莫诗画,只不过,她现在的相貌,既不是秦瑶,也不是莫诗画,反倒像是两者的完美结合。

  这是神魂影响的幻境。

  不过,和相貌比起来,还有一个更大的差错。——莫诗画的记忆依然存在。

  “我记得,幻境之内,两人成婚,相伴到老才算通过考验。”

  “第一次轮回就通过为完美,第二次轮回通过为良,第三次为可,超出十次则为否。”想到幻境世界的设定,莫诗画嘴角微微勾起,显现出一个十分诱人的弧度。

  幻境虽然是幻境,但和现实还是有一定的联系。

  现实中,莫诗画是玄女宗弟子,幻境中她就是大族之女,楚立父母双亡,幻境中也是孤身一人。

  两人虽然有婚约在身,但名不当户不对,最关键的还是楚立对莫诗画的印象。

  “以他对我的印象,娶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我保留了记忆,稍微动用些手段就能通过幻境。”莫诗画开心地笑了。

  “此次的幻境,对我来说已经变得毫无难度。”

  “一次通过,完美之恋的奖励触手可及。甚至乎,我还能借用此次幻境了磨练心境。”莫诗画脸上笑意更甚。

  “自从遇到了楚立,好像很多事情都变得简单了!哈哈哈,既然如此,那就快点敲定婚礼,等待考验通过吧。”

  莫诗画想了想,然后走出了房门,准备去见自己幻境中的便宜父亲。

  只是,莫诗画还未走出两步,便见一个丫鬟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小姐,小姐,好消息,楚家那小子退婚了!”

  丫鬟兴奋地小喊着,浑然没有发现,莫诗画的脸色瞬间阴沉。

  “他用退婚书换了五百两,然后又问老爷要了五百两,说是离开永郡地界,决不再回。”丫鬟继续道。

  “爹答应了?”莫诗画问。

  “再给五百两而已,老爷当时就同意了。”丫鬟点点头,说完她观着莫诗画的脸色,仿佛想从莫诗画的脸色看出高兴之意。

  然而,莫诗画却是一点也笑不出来,反之,她现在很想收回自己刚才的话。

  ——————————

  “不愧是最贵的药,服下去没多久,就开始发挥作用了。”带着剩下的九百六十两银票,楚立走出了医馆。

  这个世界在医疗方面的水平,好像比前世还要先进一些。

  花四十两买了一颗味道偏甜的药丸服下,楚立觉得自己瞬间就好了很多。

  “的确是在快速好转,而不是我的心理作用。”楚立运力运动了一番,心中的顾虑瞬间消失。

  “既然病好了,那么也应该准备离开永郡了。”楚立拍了拍胸口夹缝中的银票。

  一千两,不是白拿的,既然答应了人家的要求,那么就要做到。

  不过,楚立却是还没想好前往何处。

  “先回家么?”楚立想着,然后又摇了摇头。

  “一座破草屋罢了,回去也没什么好收拾的,还是直接上路吧。”楚立像大运河方向走去。

  “大赢帝国有大运河,连接各郡,我不如走水路,游历一番,真遇到心仪之地再定居也不迟。”

  打定主意,楚立搭上了一位老汉的牛车。

  ······

  “少年郎,醒来,到码头了。”牛车摇摇晃晃地前进着,等牛车停下来时,老农的声音打断了楚立的思考。

  楚立顿时醒神,然后道别了老农,朝着那些大船走去。

  在牛车上,楚立一直在想,自己第一步到底要怎么走?

  这是一个类似前世古代的世界,可又有许多不同之处。

  不算罕见的江湖中人,传播甚广的仙人传说······

  总之,这个世界看起来好像没那么简单。

  而且,这个世界的信息记录与传播很方便,百姓文化水平不低。

  “咦?”突然,楚立停下了脚步,“从文从武从商,何必考虑那么多,做个文抄公,顺便再搞点小发明不就好了。”

  “名与利,双收啊!”楚立精神一震。

  楚立又不是死脑筋,能拿来用的东西自然要用,难道我都穿越了还能侵犯他人利益?

  “各大名著,网文,鸡汤,影视,歌曲,实在不够,还有戏曲,相声,评书······”

  “肥皂,酒精,制盐和~不对,好像就会这三个。”

  “但我还能引用服装方面的概念,饮食方面的概念······”

  “只要操作的好,这些都是钱啊!”

  楚立好像看到了白花花黄灿灿的银子与金块朝自己飞来,还有——女人。

  楚立感觉自己还看见了一帮女人朝自己涌来。

  只是!

  “为什么这些女人的妆都那么浓?难道我潜意识就喜欢这种风格?不可能啊!会不会是原主的意识残留?”楚立有些不解。

  “那来的傻小子,还不快让开。”为首的女人,竟然开口说话了。

  “什么?”楚立连忙退开,让这群女人走过。

  这群女人,并不是幻像。

  “一个走神,竟然堵在了人家花船前面。”楚立有些抱歉地笑了笑。

  这个世界的某些东西,它是合法的,纳税的。

  是前沿,是潮流。

  当然,楚立眼前的这艘花船不算,因为它比较低端,那些风流才子和权贵并不喜欢这种纯交易的调调。

  真正有档次的花船,更像是一个大型女团四处巡演。

  手不能摸,眼不能乱看。

  想要做点什么的话,只能先培养感情,然后争得对方同意,替对方赎身,也就是“下船”。

  不过,这种花船也是少之又少。

  最多见的还是两者结合的中端花船,花船提供清倌儿,剩下的算长乘船客,缴纳花船银两,换取花船的庇护。

  一般有条件的年轻人也都会选择此类花船充当交通工具,因为这个世界百姓生活真的很乏味。

  楚立的想法,是寻个高端花船乘坐。

  不过,等他走遍大半个码头才发现,只有中端花船。

  中端花船有三艘,行进方向各不同。

  楚立上了去大赢京城的那艘。

  三船,一出国,二下乡,三进京。

  看似有的选,其实真没得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