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求求你们飞升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好看吗

求求你们飞升吧 胖走偏锋 2174 2019.06.01 00:45

  夺舍!

  楚立的脑海中冒出一个字眼。

  楚立是直接穿越到娘胎的穿越者,胚胎默认为楚立是其诞生的意识,但当初不清楚这点的楚立特地去查阅过不少关于这方面的资料,所以对轮回与夺舍之类的事了解颇多。

  踏入轮回,转世重修,这是大能才可拥有的特权,大部分修士只懂夺舍。

  而夺舍说白了,就是占据别人的身体,用别人的身体活下去。

  站在被夺舍者的角度来看,夺舍是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

  好在,夺舍这一行为有很大的限制。

  不可向凡人夺舍,不可向修为高于自己的人夺舍,不可二次夺舍。

  最明显的就是在次数上。

  一个人只能夺舍一次,反正楚立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二次夺舍成功的案例。

  至于其中原因,楚立不是很清楚。

  无数先贤都找不到其中关键,楚立一个低级修士自然也不会明白,所以楚立只是将这一切归结于天道意志。

  “紫衣人想夺舍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九十五!”楚立眼神明亮。

  紫袍男是谁?

  楚立对紫袍男并不了解,但从刚收集到的那些信息来看,楚立判断他是个心机很重的魔道散修。

  之前,紫袍男被少女逼至极限,不得不掀开底牌进行最后一博,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一行为,才导致的灵力枯竭。

  他明显不是第一次使用黑钟,所以不可能你清楚动用黑钟的副作用会使自己的处境变得危险。

  换位思考,如果楚立是他,面对这种情况会没有后手?

  那小虫,必然就是紫袍男的后手。

  灰白色小虫无声无息,速度却如同闪电,瞬息便飞过数十米距离,撞上了少女。

  “噬魂虫!”少女惊叫一声,整个人瞬间呆滞下去。

  这虫子穿过了少女的灵力护盾。

  噬魂虫是什么?

  楚立心中一疑,逃跑的想法涌上心头。

  紫袍男现在处于神魂状态,白衣少女需要应对紫袍男的夺舍和那只所谓的噬魂虫,趁着这个机会,楚立大可逃跑。

  至于为什么要逃跑,自然是因为录影石和监听符暴露了。

  黑色小钟的余波将不少录影石和监听符震了出来。

  两样物品的暴露,就是楚立的暴露。

  而少女杀掉紫袍男后的举动,更是确定了楚立的想法。

  先披衣服遮挡身子,然后才服用丹药,这两者的顺序明显倒过来了。

  “走为上计。”取出聚灵阵中的玉瓶,楚立没有丝毫不舍,收起储物袋,拿了一块可以接受投影与声音的投影壁就飞奔起来。

  楚立不止是修真者,更是一个后天巅峰境界的武者,以他的速度,用不了多久就能抵达出口。

  洗罪狱外,少女体内两人神魂已然相遇。

  噬魂虫是一种灵虫,专门针对修士神魂,运用的好往往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少女根本就没想到紫袍男还能寄托在噬魂虫上攻击自己,疏忽之下神魂被噬魂虫直接咬出一个缺口,疼痛万分。

  一而再,再而三,被紫袍男接连算计三次,少女对紫袍男可谓是恨之入骨。

  来自灵魂深处的疼痛,更是让白衣少女几乎要丧失理智。

  “混蛋,该死的混蛋。事后我定要将你的神魂囚禁起来,日夜折磨,方能解我心头只恨!”

  “还有,还有你的尸骨我也不会放过······”

  虽然是神魂状态,但都在少女体内,两人依旧可以沟通。

  “小骚货,你还是想想怎么应对我的噬魂虫吧。”紫袍男嘲讽之意满满,他驱使着噬魂虫上前。

  “小小散修岂知我玄女宗底蕴!”少女冷哼一声,神魂当即一抖,一枚透明小剑刺了出来。

  剑意种子!

  少女乃剑修,为了修行剑道特地花费大量的贡献点换取了一枚剑意种子植入神魂,这枚剑意种子此刻自动护起主来。

  “不好!”见了小剑,紫袍男心中的得意顿时消散全无。

  两者之间差距消弭,不再胜券在握的紫袍男不敢自大,朝着少女的神魂就扑了过去。

  小剑与噬魂虫对立,两人的神魂也互相撕咬起来。

  此时此刻,楚立已经来到洗罪狱入口了。

  楚立先是看了看手中投影壁中的投影,确定少女肉身还是保持着呆滞,楚立这才走了出去。

  一出洗罪狱,楚立便看见了不远处的紫袍尸体,还有灵力护盾下呆滞的少女。

  望着紫袍男的尸体,楚立有些心动。

  一个筑基修士的身价值多少?

  作为一个面对生命危险时都不忘窃取储物袋的摸尸达人,在面对少女顾不上的紫袍尸体时,楚立产生了一种本能般的冲动。

  我想摸尸!

  “不,我不想!”

  下一刻,楚立就冷静起来。

  “我对钱没有兴趣!”

  “我视金钱如粪土,我看富贵为浮云!”

  这次的情况和上次不同,每多耽搁一秒,就要多承担一丝风险。

  要是这些都看不透,楚立上次就算有土遁符也不可能活下来。

  “金手指觉醒,灵石对我现在只是时间问题,贪心这个毛病一定要改!”

  没有丝毫犹豫,楚立转身就要走。

  不过,好像已经晚了。

  “道友请留步!”楚立身后,一双美目缓缓睁开,悦耳的女声响起,却是听得楚立心里咯噔一下。

  “夺舍成功了还是失败了?”楚立心中惊疑不已。

  “小女子是玄女宗秦瑶,想请道友出手相助。”声音再度响起。

  白衣少女自报家门。

  “原来是玄女宗的仙子,在下赤霄宗外门弟子李无病。同为正道弟子,互相帮助是理所应当,不知仙子需要我做些什么?”内心警惕不已,但楚立还是摆出友善的态度,缓缓回身道。

  赤霄宗是不远处的一个二流正道宗门,外门弟子是楚立在青云宗的地位,李无病是楚立前世的名字。

  “这是灵气外漏?”楚立回身,秦瑶这才仔细观察起楚立来,楚立的灵气外漏让她愣了一下。

  但秦瑶当即就将心中疑惑先压下。

  “小女子被这魔道修士追杀,虽然最后将其斩杀,但自身也深受重创以至于无法动弹。”秦瑶楚楚可怜地娇声哀求,“我想请道友替小女子取出玉符,联络小女子的同门。”

  不是你追杀的紫袍人吗?

  你不是因为被夺舍中才不能动的吗?

  等你同门到,夺舍早结束了,当我傻子吗?

  楚立心中暗骂,表情却看不出丝毫异样:“原来如此,魔道修士人人得而诛之,在下真是恨不得能早点到此,好助仙子一臂之力。”

  楚立侃侃而谈,真诚地仿佛都要感动自己,偏偏一动不动的双脚暴露了楚立的真实想法。

  “小白脸,别配合她演戏了。那些投影石和监听符被我镇逆钟炸出来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有人在附近,偷看半天了吧。”突然,秦瑶浑身一僵,神情变幻几番后道。

  “这个小骚货可不是什么好人,她想让你替代她被夺舍,看你的样子应该也猜到了吧。”

  “既然如此,你不如来帮我。到时候灵石法宝分你一半,不,所有东西我都可以给你,我只要这具身体。”

  声音还是那个声音,但情绪有着翻天覆地般的变化,明显不是秦瑶。

  紫衣人,现在说话的是那个紫衣人,他强行霸占了秦瑶肉身的掌控!

  我果然早就暴露了!

  楚立的大脑闪过两道念头。

  “看来夺舍还未结束,两人这是僵持住了,需要我这个外人帮忙。”楚立没有过多纠结暴露之事。

  “我要是两个都不帮呢?”说实话,这两人楚立是一个都不信,他直接道出自己的最真实的想法。

  “不帮?”紫袍男轻笑一声,然后猛地揭开了身上披着的长袍。

  没有了遮掩,大片的雪白顿时暴露出来,引人犯罪。

  “看到这幅躯体了吗?好看吗?”

  “你说我要是夺舍失败,她腾出手来后,对你这个将她看光的小修士会如何处理呢?”紫袍男舔了舔红唇,万分动人。

  “果然够心机!”楚立眼睛一眯,心中杀意升腾。

  紫袍男这是阳谋,楚立要是没有把握将两人都解决,那么就必须站在紫袍男这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