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拐走那个npc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旧日贺礼

拐走那个npc 慕容缈 2311 2020.09.14 22:05

  楚言收起礼单,打开面前的匣子,果然尽是商铺的地契,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看来朱家的变故,心虚的人还是心里有数的。

  任家家主抹了一把脑袋上不存在的汗:“还有一处秘境,禁制我已经撤了,就在溪山里面。想必楚贤侄一定能找到,所以后续我就不再张罗了。楚贤侄还是早些派人过去接手吧。”

  楚言挑了挑眉:“任叔叔的消息倒是灵通,我今日才出关,您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这礼我便收下了。任叔叔,可还有其他的事?”

  任家家主看上去更紧张了:“可不是我消息灵通,只是今日在蔡兄那里做客,正好听闻。我便匆匆赶回去准备贺礼了。”倒是把自己摘的干净。

  楚颜面上客气了一下:“任叔叔有心了。送个礼嘛,让弟子来不就行了,何必自己跑一趟。”

  任家家主忽然看了一眼落晚,才转向楚言,又拿出一张请柬:“还有一件事,蔡兄说他,明日在府中设宴,请我们过去,朱家和丁家都会去。所以我来,一是为了送礼,也是彰显我们任家的诚意;二是通知楚贤侄此事,明日还请务必到场,侄媳也可带上。”

  落晚想到楚家刚刚重建的时候任家派了个弟子来道贺时的轻慢,实在是不想给任家家主什么好脸色。她可没有楚言的道行,她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也不能怪她对这帮老家伙印象不好,之前对楚家包藏祸心不说,一个两个天天想着抓小姑娘做炉鼎?能是什么好人!

  楚言见落晚脸色不好,委婉地谢客:“如此,辛苦任叔叔跑这一趟了。明日我定会带着晚晚准时到场。”说完便闭口不言。

  任家家主站起身拱手一礼,还是林沐好心把他送出去的。

  想他一个掌门,何时受过这种待遇?但技不如人又有愧与人,便只能受着了。

  人走后,落晚上前翻了翻盒中的地契,皱起眉头:“你明日真的要去?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好好地设什么宴?我才不信他们会真心为你高兴!”

  楚言牵过她的手把玩:“无非就是一场鸿门宴,我现在也没什么好怕的了,倒还是很期待他们都会有些什么招数的。任家自己还了便罢,总也要让蔡家把该吐的吐出来。剩下的不管都有些什么心思,就一次性都解决了吧。”

  落晚点头,宗师之威不容小觑,楚言也不是当年的楚家家主。哪有那么多历史重演。

  既已想通,落晚抽回自己的手:“好了!也陪你见完客了!我要去找妍妍了!”

  楚言站起身拉住人:“你先陪我去把两个秘境安置好,我再陪你去不好吗?”

  落晚可没忘了两个人还在赌气,哪怕是自己单方面的!态度还是要有的!她挣开楚言,头也不回地往外走:“不必,效率太低!”

  楚言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平时两个人基本上做什么都在一起,猛地分开,竟还有些不适应。

  楚言一个人到了溪山,眼前一片云雾缭绕,景色还是一如既往地朦胧绰约。十几年的光阴于山川湖泊而言不过是须臾一瞬。

  他进了秘境,大致查看了一番,当年的珍宝已经有大半都不在了,所以任家还回来的,近乎一个空壳。楚言冷笑,果然啊,还是要靠抢靠夺才有用,指望他们自己良心不安还是太难了。说不定打的就是抛出些不痛不痒的补偿,等明日再分更多的算盘呢!

  虽然溪山的秘境已经空了大半,但也聊胜于无,实在不行还能留个纪念。楚言在此处设了禁制,然后拉了一条通道跟楚家相连。

  楚言回到楚家,找鹿邑专门选出两个精英弟子看守秘境,秘境入口在楚宅最西的墙上,楚言把通道拉到了这里。如此,之后有弟子需要进秘境,直接手持令牌通过入口进入即可,低阶可去溪山,高阶可去大漠。

  处理完这些,楚言又去了一趟藏音阁通知梧桐秘境已经可以进入。又拿着地契开始一家一家的交接店铺。

  店铺同弟子不一样,没什么忠诚性可言,世家通常只负责提供土地和一些大的决策,店铺需要定期向世家递送账本,世家会根据盈亏情况决定店的去留,收益五五分成。所以所有权的归属店铺并不在意,只要有地方可以经营就可以。

  楚言只是通知一番,以后账本往楚家送,言简意赅,很快便交接完毕。他在楚家几个分堂转了几圈,落晚还没回来,他闲不住,靠着铁链的指引去找人。

  走到喧闹的市集,发现落晚手中拿着一个丹炉,正跟旁边一个文弱少年讨论些什么,讨论的热火朝天。那少年也不甘示弱,脸红脖子粗的,倒像是被落晚呛得。

  落晚待男子一向有礼有度,顶多待袁卓城亲近些,这还是楚言第一次见落晚这么明显的欺负一个男子。他眯了眯眼,踱步过去。

  落晚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人吓了一跳:“你怎么找过来了!”

  楚言拿过她手中的丹炉翻看:“我的事情处理完了。”

  落晚无语,也不好发脾气,跟乔墨岩介绍:“这是家主,你要不要试试鄙视一下他啊!他也从未去过店铺,但是照样收着好处。”

  乔墨岩脸更红了,当着楚言又不好发作,只得选择无视她,毕恭毕敬地向楚言问好。

  落晚气急:“歧视啊,这就是赤裸裸地歧视啊!你怎么能这么如此对待我啊!”

  楚言空出一只手抓住落晚,声音温柔的能掐出水来:“晚晚,你不要跟我吵架了就把气撒在别人身上!”

  落晚瞪大了眼睛,什么剧情走向!

  乔墨岩却是好像找到了救星一般,猛地往楚言身后一躲:“家主夫人若是想采购物什尽可以交给我去办,但还是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消遣人了!”说完便匆匆地跑了。

  落晚傻眼:“不是吧,楚言,你干嘛呀,你这是连话都不让我跟别人说?”

  楚言叹气:“并没有,我是真心实意的,晚晚,虽然只看了一小会儿,我也能看出,你是真的很欺负他,他也真的很恼火。”

  落晚拈了一下自己的下巴,作沉思状:“难道我真的做的有点过分了?可是他那个样子就是很欠怼啊,怼起来也很好玩!谁让他一开始看不起我!我很记仇的好吧!”

  楚言无声地笑笑,把丹炉拿到她面前:“现在是什么情况了?我已经把秘境的事料理好了,新收回来的店铺也已经交接好了。你呢?你这边怎么样?”

  说起正事,落晚也严肃起来:“妍妍那面说好了,只是她还是想多在清客居陪柳公子做菜,所以每日只能抽出一点时间教授弟子,等地方准备好就行,我已经让乔墨岩带我找到了开垦药田的工人,明日辰时去楚家;至于丹药堂的事,我这不是才来看丹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