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拐走那个npc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哥哥用禁术?

拐走那个npc 慕容缈 2000 2020.08.11 13:58

  落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明显状态不对的楚言自己对上王梓。不敢再出声,也不敢贸然冲击防护墙,怕影响到他给他添乱。

  王梓虽然对于楚言能把自己打退有些惊讶,但是也没太当回事:“回来了好啊,不自量力!先收拾了你,你们照样一个都跑不了。”

  楚言一言不发,只专心御箫。炽羽萧声渲染出一种浓重的哀恸。他发丝乱舞,衣裳猎猎作响,墨色的音符在身周杂乱无章地飞速旋转起来,带着撕裂一切的气势朝着王梓席卷而去。

  王梓不可置信地质问:“怎么可能,你已经……”

  楚言冷冷地打断:“谁让你们把主意打到晚晚身上!”

  落晚只听得王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视线却被楚言挡住。等到防护墙外渐渐平息下来,当真是白茫茫的一片真干净。

  彻底撕碎了吗?落晚脑中一闪而过这个念头,马上就被楚言吸引去了注意力。

  楚言仍是背对着她,语气带上几分隐忍:“晚晚,安心待在里面,不要出来。”

  楚言突然暴增的伤害力,还有他现在身旁仍在剧烈波动的气流,都让落晚心生警觉,也不知道是否是用了什么禁术,对他自己有没有伤害。先开口语气安抚:“哥哥放心。”

  楚言绷的笔直的背脊似乎略弯了弯,踉跄几步走到落晚对面的树下,盘腿坐好,努力调整气息。落晚紧张地盯着他的情况,见他眉头紧皱,身周又浮起一层墨色的音符高速的旋转碰撞,仿佛要冲破什么束缚。心中急切,便开始弹奏静心之曲,让自己保持冷静,也希望多少能帮到楚言。

  楚言只觉得浑身被撕扯的生疼的经脉仿佛被温柔的手轻轻抚过,横冲直撞的墨色音符也仿佛终于找到了既定的轨道,开始按部就班地运行起来。他松了一口气,继续专心引导。

  落晚虽然渐渐平静,但眼睛却不敢离开楚言,看着他眉眼渐渐舒缓,看着他身周的墨色音符融入身体,身旁恢复风平浪静,然后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落晚身前的防护墙也失去效果。

  落晚几乎是扑到了楚言身边,颤颤巍巍地伸手去探他的鼻息,察觉到他气息平稳才松了一口气。“大概是力竭了。”落晚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脱力的后仰靠到树干上,把楚言的头放到自己腿上,还帮他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最后放了个能容纳两人的护体仙障。

  “开什么玩笑,我还没开始追呢,人怎么能挂了?”落晚有点暴躁,对于楚言的炮灰命深恶痛绝,“我福气大,以后跟我在一起,福气也会传染给你的。”伸手描了描楚言的眉眼,继续碎碎念,“你一定要活的好好的啊,不然在这个坑爹的游戏里,我得多无聊啊……要好好的,一起陪我到最后……”

  到底是被拼死护着,又是本来就有好感的人,怎么可能心里没有触动。落晚看着睡得一派安然的楚言,眉眼温柔:“估计也是难得睡得这么香吧,多睡一会儿。”看着看着,自己也合上了眼。

  不过落晚睡得不算安稳,还做了个梦。

  原来自己小的时候身体很不好,小楚言就背着自己四处找大夫,在床前照顾她,一熬就是一个通宵;后来到了王家,还日日用法力帮她驱赶体内的湿气,治好了她从胎里带来的寒症。

  对于自己这个捡来的妹妹,楚言当真算的上是尽心尽力了。而这种回忆的方式不同于穿进游戏之前读剧情看冷冰冰的文字,落晚的情绪跟梦中相通,和楚言相依为命的体验感愈加清晰。

  楚言率先醒来,马上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昨日破损的经脉已经复原,更显坚韧,体内充沛的法力无不显示着勃勃生机。他坐起身,转了转手腕,转身才发现自己一直枕着落晚的腿。

  秘境里的阳光从树叶的间隙投下来,在落晚白玉般光洁的脸上落下斑驳的光影。楚言见多了她撒娇卖萌的娇憨模样,倒是头一次见她就这么安静的睡着。不,还是有一次的,是在平时刷怪的地方的青石旁那次。是从什么时候起,晚晚变得这么依赖自己了?

  楚言脱下身上的外套,皱眉看着上面的血迹,使了个清洁术,才轻轻盖在落晚身上,目光在她乖巧的睡颜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便也靠在树干上,一只胳膊垫着脑袋,难得发起了呆。

  偷得浮生半日闲。

  修仙之人当是不畏寒潮,可是从小的经历和习惯,让楚言总是想让落晚暖一点,再暖一点。

  落晚皱着眉不知道嘀咕了些什么,晃了晃脑袋,没把自己晃醒,倒是靠上了楚言的肩膀。

  楚言偏头看她,忍不住嘴角上扬。心里想着,这样也不错。虽然过程惊险点,结局是好的就行。反正自己身处险境都习惯了,甚至这次因为有晚晚,已经顺利多了。至于王家,楚言眼神冷了冷,本来还想再隐忍些时日的,如今开了头,就顺势一直做下去吧。

  楚言昨日离开是去找到了炽羽萧对应的曲谱,原本没有想急功近利马上突破,也是想隐藏一下实力。谁知道王梓突然出现想对晚晚不利,情急之下提前吸收了曲谱,强行提升到大师境界。但身体却因为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而接受不了曲谱的强度,险些经脉寸裂成为一个废人。他凭着惊人的毅力和过人的身体素质,借不受控肆虐的法力撕碎了王梓。又怕自己不受控的时候伤到晚晚都不敢放人出来。当时的情形是真的很恶劣,好在晚晚弹奏了静音曲。

  楚言眼神幽深,晚晚,就这样吧,永远都不要离开我。

  落晚总算从小时候的过往中挣扎出来,一睁眼就对上了楚言的眸子,本该是繁星点点的璀璨,却蒙上了一层阴霾。

  落晚咬牙,我落晚就是洒水车,就不信除不了这污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