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拐走那个npc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死不能同穴?

拐走那个npc 慕容缈 2302 2020.08.11 22:05

  落晚眉眼一弯,攀上楚言的脖子,眼神真挚,满是担忧:“哥哥你醒了!太好了!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楚言红了脸,坐直身子,把落晚扶正:“我没事,你呢,你有没有受伤?你……你穿着红衣服,我也不好确认。”

  落晚站起身,把外裳还给他,伸开胳膊转了个圈:“你看,我一点事都没有!哥哥把我保护的很好!”

  楚言跟着站起来,揉了揉落晚的头:“没事就好,该做正事啦!”极其熟练的拉起她的手。

  落晚没有多问,因为她觉得楚言想说的话自然自己就会说。楚言没有多说,因为他觉得只要落晚还完全相信自己就好。有的感情两人之间,是不需要过多解释的。

  落晚在楚言背后吐吐舌头,轻快的跟上去。被她的情绪感染,楚言觉得自己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原本就没什么危险的秘境在楚言的带领下竟然生出了几分岁月静好的悠然意味。

  虽然很不愿意打断这种氛围,但是落晚还是弱弱的开口:“其实我昨晚特别害怕,王梓吓唬我我都没事,可是看到哥哥你的状态我害怕了。哥哥你能不能答应我,以后不要做伤害自己的事情?”越到后面声音越小。

  楚言顿了顿,没有回答,继续走。

  落晚似乎是意料之中,开始超小声儿地自言自语:“好吧,我知道这个要求有点为难。”

  楚言继续走着,以为落晚放弃了劝说,就放松了注意力,结果听见落晚用比刚刚大的多的声音问:“哥哥,王梓说我长得也就勉强看得过去,我真的不漂亮吗?”

  楚言被这问题问住了,思考下觉得虽然在他自己看来皮囊不过只是外像,但是晚晚毕竟还是个小姑娘,应该会对自己的外貌很在意。于是他停下来,转过身想好好看看落晚。

  落晚被这样直白却干净的眼神盯到脸上升起高温,假装垮了脸:“看来我真的不漂亮,需要哥哥斟酌词句这么长时间,连安慰我都没有话可说!”

  楚言有些慌:“没有!是我想要客观诚恳地夸一夸你!这就需要有事实依据,所以看你的时间有些长……”

  落晚故意拉长语调:“我以为哥哥人缘那么好,夸人的话应该是手到擒来的。”

  楚言笑笑:“你怎么会觉得我人缘很好,跟别人相处又不会付出真心,说话当然不必小心翼翼,都是些场面上的套话罢了。”

  突如其来的剖白让落晚有点心疼心酸,又有些隐秘的甜蜜,自己对于他来说,从一开始就是特别的存在。

  她有心想转移话题,环顾四周,眼神一亮:“哇!这是什么!”朝着一簇半人高类似于灌木丛的地方跑去。

  楚言把到嘴边的赞美吞掉,连忙追上去:“晚晚!不要乱跑!”

  落晚从枝上摘下一个形状看起来像秋葵的果实,闻了闻,味道却有点像黄瓜。楚言没拦住,她直接把瓜放嘴里咬了一口!嗯,尝起来也像黄瓜。

  楚言被气笑:“不认识的东西就这么往嘴里送?”

  落晚一边多摘了几个往储物袋里放一边回答:“一开始大家都是什么都不认识的,有了第一个尝试的人,才有我们现在熟知的各种事物啊。这个瓜,姑且就叫‘葵瓜’吧,如果我试过之后没问题的话,等从秘境出去了我炒给你吃。”

  楚言妥协地跟着她一起摘瓜:“你是什么时候学的厨艺?”

  落晚眨眨眼:“啊,就是从小看你做饭给我吃就学会了呀,这大概就是天赋吧。”

  楚言:“从前也没发现你这么贪吃,好了,快走吧。”

  落晚欢快地跟上去:“从前我活的浑浑噩噩的,完全没有找到活着的意义!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多热爱生活啊!”

  楚言侧头瞥她:“那你现在找到活着的意义了吗!”

  落晚从他眼神中找到自己的影子:“当然!”

  两个人一直走啊走,又是走到了日落西沉。

  楚言:“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就可以到了。”

  落晚今天收获颇丰,格外乖巧,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呼吸均匀。

  楚言脱下外套盖上去,倚坐在旁边,抬头看了看月色,又看了看她的睡颜,小心翼翼地开口,生怕吵醒她:“今天没机会说,其实我觉得除了我娘亲,晚晚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姑娘:晚晚的脸圆圆的,很可爱;晚晚的眼睛也圆圆的,很清澈,很有灵气;晚晚的鼻子很小巧;晚晚的嘴巴很粉嫩,看上去……很可口……晚晚总是喜欢穿一身红衣,更显得你肤白胜雪,也为你的气质增添了一分明艳。等到再长大些,应该会比我娘亲还要好看。如果,晚晚能只给我一个人看,就好了。”看落晚并没有醒来的迹象,缓缓出了一口气,渐渐合上了眼。

  另一边的落晚一直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翻了个身,把红透了的脸埋起来。

  经历了一番波折,两人总算赶到了藏宝之地。进入山洞之后是曲曲折折的小径,楚言牵着落晚谨慎小心的前进,眼前的视线渐渐开阔,脚下之路也开始变为有人工痕迹的石径。最后停在一间石室,只在中间摆放着一顶石馆。

  一路过来过于顺利,如果不是对楚言的绝对信任,落晚几乎要怀疑是他们找错了位置。

  楚言拉着她对石馆拜了拜。

  落晚:“哥哥,这是?”

  楚言:“这里是一位神的陵墓,引凤百纳琴是她曾经的法器。”

  落晚有些惊讶,没有想到神的陵墓竟这样简单。

  楚言:“炽羽萧的主人同这位神是一对爱侣。所以这两件法器皆为神器,得到之后在法器材质上便可一骑绝尘。”

  落晚:“哥哥的炽羽萧也是在这里得到的吗?”

  楚言:“两位的陵墓并没在一处。另一位的是在之前我们遇袭之地的附近。在那里得到炽羽萧之后,同时得到了前辈生前的一些手稿,才知道引凤百纳琴的存在,后来找了过来。”

  落晚心里有些堵:“死不能同穴,也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哥哥,或许,我们可以帮帮他们吗?”

  楚言愣了愣:“这,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陵墓应该也是只有法器曲谱和一些手稿……”

  落晚:“那就为他们建一个衣冠冢吧。况且以后我们两个一直在一起,也就相当于他们的法器可以一直在一起,这对于他们来说,大概也是一种安慰吧。”

  楚言:“还是你想的周到。”遂拿出炽羽萧,奏起一段轻快灵动的曲调。“之前看曲谱的时候就发现,这支大概是可以合奏的。”

  墨色的音符跳跃着,在空中划出不等长的线条,紧接着牵引出些许红色的音符。古琴声响起,应和着曲调。一架制式古朴的古琴自石馆渐渐升起。渐渐的,炽羽萧亦不为楚言所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