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拐走那个npc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有血缘关系?

拐走那个npc 慕容缈 2326 2020.08.13 22:05

  楚言心中莫名地松了一口气:“没错,我们现在只有彼此了。”

  落晚:“不过嘛,不管我究竟是不是落家人,但毕竟承了落家的恩,跟了落家的姓,那便担了落家遗孤的责任。我会跟着你一起,为无辜死去的人讨回一个公道。”

  说起这些,楚言周身又浮起冷意:“王家朱家是主力,王家下手,朱家出主意补刀。至于蔡家和任家,也都来踩过一脚,楚家积累数百年的资源他们可都分的很愉快。所以,一个都跑不了。”

  很遗憾,大概是因为没有解锁相关记忆,虽然很愤怒很惋惜,但是落晚怎么都不能对当年的惨事感同身受。而且她本来就是穿进游戏里来的,身份设定又是孤儿,本来就很没有归属感,在这个修仙世界,跟她有关系的只有一个楚言。所以,反倒是楚言说到过去的纠结和黯然让她更心疼一点。

  她站起身,理了理衣服:“哥哥,这样便很好,以后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我并不想做一个只供观赏的花瓶。”

  楚言愣了愣,忽然有些释然,藏了那么多年的秘密,忽然有了人分享。落晚的坚强更是出乎意料。总是告诉自己她是落家人,也是想给自己留一份寄托,找到一个维系关系的条件吧。他站起身,轻轻地抱住了落晚。

  落晚把头埋进楚言精壮的胸前,手环上腰,放松的把重量都挂在他身上。今天从秘境回来后就没消停,精神体力都消耗不小,她有点累了。

  楚言把人抱的更紧,心情愉悦了些,就听见落晚有些郁闷的声音从胸口处传来:“哥哥,我还是有件事要问你。”

  楚言只觉胸口被她的气息吹的热热的,心中像有千百只小虫在挠啊挠。他缓缓出了一口气:“什么事?”

  落晚并未察觉,继续闷闷地开口:“如果你留我在身边,只是因为我们有血缘关系的话……”

  楚言愣了愣,笑着安抚:“不是刚说过,就算没有这一层关系,就算你本不姓落,我们也是最亲的人!”

  你是不是以为要走苦情伦理风了吗?不!

  落晚满意地笑笑。不错,上道。

  她心知肚明,自己不会是落家的遗孤。因为!她是肉穿呀嘿!穿过来当天她就发现了。即使捏脸的时候努力靠向自己本来的面貌,现在的技术也没精确到跟本尊一模一样啊!更何况她在这里的身体连痣的位置都没变!还有经常一边走剧情一边才解锁的回忆,真实的就像是她亲身经历过一样。落晚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恐怕不只是来路不明的孤儿那么简单了。她隐隐有些激动,这个游戏开始有点意思了。

  落晚忽然想到“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一贯套路:“哥哥,在比赛中使用神器是否会有些不妥。”

  楚言知道她在顾虑什么:“没关系,你无需隐藏,只管发挥你最强的实力赢了比赛就好,其他都有我。神器出世的时间过于久远,现存的这些人认不出来,我不也一直在人前使用炽羽萧吗?”

  落晚:“那便好。我不想给你添不必要的麻烦。”

  她开始抓紧时间研究曲谱,也没忘每天拉上楚言合奏一曲,为他缓解经脉的暗伤。不断吸收法力的同时又有新发现,合奏的招式中炽羽萧的功效多是加倍的攻击,而引凤百纳琴的功效多是治愈补充。不由得感叹,看上去大大咧咧的纳音,亦有她独特的细腻温柔所在。练习曲谱的过程,大概就是不断地被撒狗粮的过程吧。三天时间,小院里难得岁月静好。

  三天后,落晚和楚言斗志满满地来到比赛场地。准备好迎接来自王家的****,却意外发现观武台上的王子弦带着敢怒不敢言的一张脸。

  落晚惊讶的在侧位看到了一袭蓝衣的王冰柔。

  王冰柔其人,冰是真的冰,柔却一点都不柔。性情严谨,冷若冰霜,丝毫不顾及私情。

  落晚觉得自己对她印象还不错,果然在记忆里搜索到这个人。她和楚言刚到王家时,王冰柔就帮了很多,他们才能有看上去和其他王家人没有区别的待遇。大概是见不得王家对外收留了人落下好名声,对内却是随他们二人自生自灭的做法吧。看上去那样冷淡的一个人,竟然记得在她懂事后耐心教她该如何应对将要降临的葵水,倒是无形的解决了楚言的尴尬。

  如他们兄妹俩一样,王冰柔也是王家的一个异类,不过这个异类是王子安唯一的女儿,又是王家目前天资最好,唯一一个上了宗师境界的人,王子安护她护的紧。得惯着。

  落晚悄悄地问楚言:“你把冰柔姐姐叫回来了。”

  楚言:“嗯,这样王家人才不敢在赛场上做手脚。”

  落晚:“冰柔姐姐,同那些王家人不一样。”

  楚言:“我知道,对我来说,是王家人和王冰柔,而不是王家的王冰柔。”

  落晚放下心来。

  王家内比的形式是宗师以下的所有内门弟子一起上台进行混战,直到最后只剩三个人。只可以使用音杀术,下台默认为认输。

  一开场,落晚就和楚言背对背站好。果然,台上其他三十多个王家人不约而同地一起对他们形成合围之势,三名大师境界的都在楚言这面。

  王冰柔皱眉:“这样可符合规矩?”

  王子弦阴阳怪气:“大侄女,这只能怪他们自己人缘不好,之前的比赛经常有数人暂时合作先淘汰别人的情况。”

  王冰柔不再言语,只是眉头越皱越紧。

  落晚和楚言早就有想到眼下的处境,丝毫未慌。从秘境回来加上这几天所悟,落晚已经迅速提至精英后期,至于楚言,直到他完全放开气势,背后的落晚才惊觉,这人已经到达了大师中期。在场的王家人皆是又惊又怒,王冰柔则明显放松了些。

  场中大师以下的人不少萌生了退意,境界的压制是绝对的,这还打什么?但迫于家主的意愿,也不甘心就这样认输。

  落晚有些哭笑不得,这个人简直太能隐藏了,连自己都被骗了过去。小声开口:“控制点,别再撕碎了。”

  楚言露出少见的邪气笑容:“放心,还会让他们多活几天。”

  落晚暗骂他撩人也不挑时候,开始奏起《阳关三叠》的前调。红色的音符调皮地攀上楚言的白衣,护住他身上要害之处,映出一片触目惊心的凄艳。

  这本是一曲表述依依惜别之情的曲子。楚言想通她奏起此曲的含义,笑着摇摇头,御萧跟上曲调。整个曲子更添几分苍凉肃杀之意。墨色的音符凝结成无数离弦的箭,直冲前方的王家人而去。落晚则仍不紧不慢的弹琴,等她前方的人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从地下伸展出来的荆棘状的音符困住,挣扎不开又被骤然伸长的突起刺中。

  这出其不意,场中就倒了近一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