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拐走那个npc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让我当炉鼎?

拐走那个npc 慕容缈 2000 2020.08.09 21:19

  楚言手劲儿重了点:“还有,你以后离王梓远一点。”

  落晚笑眯眯:“知道啦,我肯定不会主动找他啦!”

  楚言:“他找你也要尽量避开……算了,这个我来处理。”

  落晚:“好的呀哥哥!”

  楚言还是不放心,继续叮嘱:“刚刚对我做的举动,不可以对别的男子做!不光是王梓……全都不可以!”

  落晚眨眨眼,从楚言的禁锢里挣出来:“知道知道,别人又不是我哥哥,我才不会呢!”我又不想拐别人,我只想拐你啊美人哥哥!更暧昧的我还没用呢,我们慢慢来。

  楚言失笑:“那准备好,明天就去秘境。”

  收获越丰,同时也意味着风险加倍,在秘境里丧生的修仙者也不在少数,但是突破境界似乎吸引力更大一些。毕竟大家都是修仙的,不进则退,又有什么意思。

  楚言向入口守卫出示了令牌,守卫:“想离开秘境时就捏碎令牌。”两人点头,通过入口进入秘境。

  楚言先是放出神识查看四周,确认方圆几里内都没有旁人才开口:“我之前来过一次,基本摸清了这里的宝物分布,我们可以少浪费些时间。为了以后的修炼着想,要做到现在我们所能做到的极致,所以肯定不能随随便便找到个珍宝就用了。”

  落晚点头:“那是自然。”

  楚言:“秘境里对你来说价值最大的珍宝有两件,一把引凤百纳琴,还有它对应的曲谱。王家现在的小辈没有能越过你得到它们的人,所以应该还在。获得它们会很凶险,不过我相信你。而且我的炽羽萧同引凤百纳琴是一对儿的,所以也算有经验了,到时候我会守着你。”

  落晚很会找重点:“是一对儿的呀!那我一定要拿到!”

  楚言笑笑,拉过落晚的手:“秘境里不能直接飞到目的地,我们还是要一步一步走过去。而且这里多的是隐秘的陷阱,虽然没什么杀伤力,但浪费时间。所以跟紧我,不要跑丢了。”

  能跟美人哥哥牵手,落晚心里美滋滋,乖巧的很。

  走了大半天,走到天色渐暗,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也不知是楚言领的好,还是难度都在最后取宝上。饶是因为修仙体质好,此刻也已经浑身酸乏,落晚晃了晃楚言:“哥哥哥哥,我们歇歇吧。”

  楚言看了看天色,点点头:“夜里潮气重,不能直接睡,好歹放个护体仙障。”

  落晚知道他是在说当初在刷怪的地方看他看睡着的事情,心里一暖:“晚晚记住了!”

  楚言拿出炽羽萧,使了一个“余音绕梁”,在落晚周围筑起一圈防护墙:“你乖乖等着,我去拾些柴火来。”

  落晚倚着树看着楚言离开的背影,渐渐合上了眼睛。但是不多时,就被忽然激昂起来的萧声惊醒!萧声本是以典雅婉转著称,很少有这样急切的声调,一声声的催着,又因为急切而显得气息不足,听的落晚抓心抓肺,猛的睁开眼睛!就见王梓站在楚言所设的防护墙之外。

  落晚一个机灵,睡意全无,赶紧站起身,召唤出古琴调整成防御的状态:“师兄这是做什么!”

  王梓见人醒来,脸色不好,仍是挤出笑容,说出的话却是咬牙切齿:“楚言倒是把你护的越来越严实了。”

  落晚努力告诫自己不要慌,她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就算有波折有艰难困苦也肯定不会出事的:“据我所知,师兄没有到突破的时间,怎么也进了秘境,这样不合规矩吧?”

  王梓似乎忍无可忍,直接撕破脸皮:“为什么?不在这个时候进来,等你突破到精英,我们岂不是更不好得手了。”

  落晚有心拖延时间,也想多套话,做出一副花容失色的表情:“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梓狂妄一笑,大概是觉得今天势在必得了:“你跟你哥哥不过两条丧家之犬,家主收留你们不过是面子上好看,还真把自己当王家人?王家的东西也不是白用的,现在就到了你们回报的时候了。”

  落晚脸色煞白,当真是谁见都得怜:“怎……怎么回报!”

  王梓眯了眯眼,笑得恶心:“你若是配合,就一切都好说。看你天资不错,长得勉强可以入眼,做我们王家的炉鼎,也不算埋没了你。”

  炉鼎?什么狗剧情?落晚光是想想王家家主那张褶子脸就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不由得怒火中烧:“炉鼎?就怕你们王家消受不起!”

  王梓冷笑一声,开始攻击楚言的防护墙:“真不知道你是哪来的自信,是觉得楚言能保护你?笑话,境界的压制是绝对的,多少个精英都不是我的对手!”

  落晚看着有些颤动的防护墙,脸色白了白,王梓的话是事实,虽然她有把握自己不会受辱不会死,但其他的可保证不了,眼前这一关也不知道要怎么过,她忽然不想楚言回来了。

  王梓还在继续啰嗦:“你们兄妹两个都一样讨厌!你哥哥天天笑得像个假人,为人处世滴水不漏,一个错处都抓不到!而你在他面前乖的像只小猫,他不在就傲慢的可恶!”

  落晚本着气死人不偿命还赚了的原则开始嘴炮:“谢谢夸奖!那什么,情绪不要大起大落,对心脏不好,老年人就要注意身体,清心寡欲,不然就算修仙也救不了被掏空了的身子啊!”

  王梓被噎的一口气没上来,恼羞成怒想要骂人,就被身后的音浪推的远离了落晚。楚言赶回来了。

  落晚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想要出去到楚言身边,才发现不光别人进不来,她自己也出不去。甚至于楚言回来之后,防护墙还更坚固了些。

  落晚急了:“哥哥,快把我放出去!”

  楚言的状态看上去并不好,平日里清贵的一袭白衣现在显得有些狼狈,袖上和衣摆处的血迹显得更加触目惊心。身周似乎有空气在波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