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魔王诊疗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我的人

魔王诊疗室 阳春雪月 3009 2021.04.08 11:58

  求推荐票!散发着清香的票票!

  金色的麦浪连接着远处的连绵的山丘,高大的山榉树下两个身穿褐色短麻衫的小男孩正大口地咀嚼着已经有些异味的肉干。

  “哥哥,唔.....你真是天底下顶聪明的哥哥!这些兽肉晒干之后够我们吃到夏季结束了!”

  歪头用力地嘶咬着肉干,拥有绿色瞳仁的小男孩却是突然呜咽起来。

  “哥哥,以前爸爸在的时候在的时候我们还可以跟艾莉儿玩耍,现在艾莉儿看到我就跑开了。”

  夏风吹过山丘,眼角长着三颗红痣的哥哥缓缓转过身.....

  “弟弟!”

  猛然从梦中惊醒,尤塔.米勒看到眉头紧皱的鸢后这才长舒一口气。

  “巴赫醒过来了吗?”

  起身披上由兽毛编织的柔软毯子,他神色淡漠地注视着外面被细雨滋润的玫瑰花。

  “大人,一个小时前他就已经苏醒了,但是自从醒来后他一句话都没说。不过莫西娅传来消息,西玛.桑格连夜去了大使馆。看来她是想求碧石城的博尔格家族出手,到时候我们就不好阻拦了。”

  许久没有听到尤塔的回应,鸢忍不住抬头瞄了过去。

  大人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刚刚的梦境?从来没有听说城主还有其他的儿子,为什么大人会呼喊弟弟呢?

  “走吧,既然巴赫醒了我们就去看看他,记得带上启灵魔药。”

  挂上温和的笑容,尤塔.米勒转身将毯子递给了鸢:“以后出任务的时候记得多加衣服,漫长阴冷的冬季就要到了。”

  冬季?可是半个月后才是仲夏,不过大人真的是个温柔的人啊,总是这样关心我。

  有些不太习惯地勾起唇角,鸢仔仔细细地将毯子折叠好放进了腰间棕色的皮带之中。

  “嗯,看来工会的那些家伙还是有些用处的,这种储物的皮带还是很方便的嘛。”

  默默嘀咕一声,鸢保持着淡漠的神色走进了隔壁的储藏室。

  轻轻抚过储藏室门上雕刻的古怪符文,尤塔转身走下台阶踏上了通向天鹅城最高建筑的鹅卵石小径。

  暖风和煦,轻轻撩起尤塔金色的长发后又打着旋带上一缕玫瑰花的香气淘气地钻进了白色的城堡之中。

  按住被风吹起的书页,曹宝的目光快速地从那些文字上掠过。

  这是他唯一能够快速了解这个世界的方法,为了更好地活下去。

  吱呀!

  沉重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他快速合上这本名为《新历法》的书并将它塞回书架。

  避免两手空空,他随手拿起桌子上的银色茶壶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红茶。

  “多亏先灵祝福,巴赫你没事可就太好了!”

  听到尤塔的声音,曹宝转身坐在沙发上避过了跟他的接触。

  这个世界这么危险,还是保持安全距离比较恰当。

  豪不尴尬地卷起衬衣袖子给自己倒上一杯红茶,尤塔悠然自得地坐在了曹宝对面。

  “这是我亲手种的茶树,味道怎么样?”

  微微皱眉,艰难地将酸涩的茶汤咽下去后曹宝抬头迎上了尤塔温柔的笑脸。

  “还行。”

  “好吧,其实我也不太喜爱这种茶的味道。但是你知道的,我经常要跟喜爱它的人一起参加会议或者误会,生活总是需要妥协的。巴赫,你有这样妥协的时候吗?”

  尤塔动作优雅地将茶杯放下,一双淡绿色的眼睛默默地看向曹宝。

  不得不说他生的很是好看,眼角的三颗红痣也让他近乎完美的脸庞多了一分辨识度。

  看着这样的一张脸,曹宝的脑子里却是逐渐升起了一股奇怪的念头。

  紧接着他就心跳加速脸颊通红,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勾起了唇角。

  “没有。”

  强忍住想要诉说的欲望,曹宝十分克制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音节来。

  轻轻地牵起他颤抖的指尖,尤塔的笑容更加温柔了几分。

  “这次真是谢谢你了,在那么危险的境况下替我挡下攻击。不过我有一点好奇,你怎么一个人去那么危险的墓园,是有人逼迫你吗?”

  咔嚓!

  就像是什么东西在眼前破碎了一般,曹宝之前那种肾上腺激素飙升急于诉说的感觉瞬间就消失了。

  抽回自己的手摸了摸还有些滚烫的脸颊,他不禁是一阵后怕。

  太奇怪了,居然不知不觉就突然对他有好感,而且升不起什么抵抗的心思。昨天晚上也是,怎么突然就跑过去替他去死,肯定是他用某种手段在干扰我的思想!

  想到昨天的巨大鹳鸟和钟塔上徒手搓火球的事情,他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明白了这一点,他也就验证了自己的另一个想法。

  那个叫做旅行者的寄生灵魂还在自己的脑子里,要不然他自己也不会有抵抗尤塔的能力。

  “米勒大人,我不太记得之前的事情了。那天我喝了很多酒,醒来就已经在墓地了。感谢您,如果不是莫西娅将军的及时出现我和母亲就危险了。”

  想到醒来时墓地上扔着的酒瓶,曹宝避重就轻地回答了问题。

  而就在这个时候,尤塔的侍卫鸢一脸淡漠地低头走进了屋子。

  与昨天不同的是,他今天穿着清爽休闲的衬衫和长裤。

  “大人,这是刚刚研发出来的二代启灵药剂,成功率提高了百分之二十。”

  将手中棕褐色的玻璃瓶递给曹宝,他沉声道:“这是米勒大人送给您的礼物,天鹅城第一份。”

  接过这个触感冰凉的瓶子,曹宝右手握拳敲击左肩行礼:“感谢城主大人,感谢米勒大人。”

  这种启灵药剂就是帮助普通人开启灵觉成为异能者或者天选者的,据说每个人都可以觉醒专属于自己的异能,所以每一份药剂都格外珍贵。

  不过《新历法》上只是笼统介绍并未细说,所以他也不太明白一代药剂和二代药剂的具体使用方法和副作用。

  “巴赫,这份药剂可是十分珍贵的。整整十五年的时间,它可是魔药研究所的药师们这么多年的智慧结晶。现在,你可以放弃那个颓丧的自己迎接新生了。”

  随着尤塔抬起的右手,曹宝再一次惊恐地发现自己的手臂不受控制地拔开了瓶塞!

  一瞬间,瓶子里那浓郁而又诡异的生机力量就被他一口吞进了嘴巴里!

  该死的!这个尤塔究竟想干什么!

  脑子清醒地看着自己做了最不愿意去做的事情,曹宝再一次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恶意。

  没有刀光剑影也没有复杂的武功招式,谈笑间就莫名其妙地受到了暗算。

  致命的危险毫无预兆地到来,这可真是一个让人没有信任感的世界啊。

  嗡!

  药剂喝下去之后,他瞬间就想到了那个满是裂痕的头骨。

  因为此时,他就感觉自己的大脑不断发出爆炸一般的轰鸣!

  明明痛到全身痉挛,但他的意识却要比以往更加清醒!

  那感觉就像是什么呢?就像是把活着的鱼扔进滚烫的油锅反复煎炸,但无论如何挣扎你都不会死去。

  而在这样的痛苦下,他却是想到了自己从小到大被人讥讽冷落欺负的时刻。

  “儿子,那些人都是笨蛋,你不需要跟他们一般见识去打架。狗咬你一口你下次就绕开他,别让自己受伤。”

  这句话他那个开纸扎铺的老爸一直挂在嘴上,而他也从此学会了妥协和退让。

  可现在......

  自己肌肉痉挛青筋暴起地躺在地上,而窗前喝茶看书的尤塔却是面带微笑轻松惬意,当了二十多年老好人的曹宝第一次心生恨意!

  “旅行者,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只要你能让我活下来报仇!”

  他倾尽全力歇斯底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冰冷的绝望感几乎将他淹没。

  而就在此刻,那致命的疼痛感却是突然消失,阳光明媚天空高远,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梦境一般。

  更奇怪的是,曹宝发现自己心里的恨意居然完全消失不见,而且还有些感激尤塔帮助自己启灵。

  尤塔.米勒很危险,跟他在一起我一定要小心防备。

  在心底默念三遍记住这句话,他这才想到自己还在地上躺着。

  嗯?怎么这么臭?我怎么动不了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曹宝的疑惑,尤塔满脸心疼地蹲下身扶起了他。

  “对不起,但是你们伯爵家族需要你尽快强大起来。你不用太担心自己的身体,喝下药剂承受痛苦时的确会出现大小便失禁的情况,我会带你去盥洗室处理的。”

  感受着身下的湿热一片,曹宝觉得自己这辈子的面子都丢完了。

  而这个时候,笑容清浅的尤塔一把将他抱起来,然后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件珍贵的宝物,满是欣赏和惊奇,仿佛是闻不到那股恶臭味一样。

  “记住了,你以后就是我的人。”

  瞧见尤塔那致命的温柔笑意,曹宝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个家伙怎么回事?该不会是偶像剧看多了脑残吧!

  不想让自己在敌人面前更丢脸,他深吸一口气后用力吼出一个微弱的音节。

  “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