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喜马拉雅山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离别

喜马拉雅山脉 一木小小 4100 2011.11.22 17:54

    夜幕,悄悄降临。

  沙滩上亮起了灯。灯光下,不少的人仍旧在海浪中戏水。一个大浪冲来,穿着泳衣在海边泡脚的人们欢叫着一致向沙滩方向奔跑,以躲避海浪,最后还是被浪打湿了身子。

  但他们的欢乐并没有感染我,离别的不舍,已经如夜幕的悄然降临,悄悄爬上了心头。

  “你打算去多久?”我极力掩盖心中的不舍。

  “计划是一年,但也要视情况而定,到时再看看吧。”她不确定的口气让我有一种错觉,好像她会留在英国发展,不再回国定居了。

  吕清,应该积蓄也不多吧?尽管我的爱情出现了问题、也许不能给予她经济上的帮助,我还是问她:“你……够钱不?”

  她振奋的笑笑:“够啊。我去到英国立刻找工作。别忘了,英语是我的强项。”

  就这样,我唯一的挚友,要离我而去了吗?相见,将会在何时?

  从此,在我情绪低落时,再也没有人可以在倾听和默然了解中给我安慰与支持,一同在大吃一顿中畅快发泄心中苦闷的情景也将不再有。再见了,我的知己,我们的相知,只能留待回忆里细细回味。

  海风阵阵,吹动我披肩的长发。往事,并不随风。

  高三上学期,晚修下课铃响,我继续低头攻克可恶的数学习题。当我抬起头,课室里只剩下几个同学,其中有一个是吕清。我收拾好东西,从她身边走过,她低头专注的做习题,丝毫不觉。第二天晚上,我特地学习到更晚,抬头看,课室的人确实更少了,但她还在埋头苦学。第三天,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比她晚回去,低头不断的做习题,听着安静课室里同学们相继拉动椅子离开的声音不为所动,直到感觉到只剩我和她,我已有点不专心,暗想只要她站起来,我也回家。等啊等,最后一阵铃声,灯灭了。我吓了一跳,叫起来:“啊!干嘛啦?”在教学楼外的路灯透进来微弱的灯光下,我看见她终于站了起来,一边收拾书本一边说:“拉闸了,你快回去吧,等下大门就要关掉了。”“不会吧?”我也赶紧收拾好,一起走出课室。

  走在昏暗的走廊,有些害怕的我在她从容的脚步中心情安定了些。“每天晚上都要拉闸吗?”我好奇的问。“是啊。”她的口吻如步伐般沉稳。“为什么要这样?”“限制大家的学习时间,强迫大家回去睡觉。”“你每天都学到那么晚?”“是的。就算是这样,也不够时间学习。”她好像压力很大。我想起高考,想起我的成绩与将来,心里如压上一吨砖石般沉重,沉默了。

  从那以后,我们就常在黑暗中一起离开课室,在同行的一小段路上探讨某一习题、发泄学习受挫的苦闷和高考重压的抑郁。某个冬日,空前的寒冷袭击了S城,我穿上最多最厚的衣服,仍然感到肌肤凉凉。晚上一走出课室,阵阵冷风吹来,我们不约而同的捂紧衣服,喊道:“好冷啊!”我们又不约而同的笑了,一起在寒冷的刺激中感觉到压力的宣泄。她笑骂道:“怎么忽然间就变得那么冷,太可恶了。”我把衣领拉高一点,捂住下巴:“是啊,早上我来的时候手都冻僵了。你刚才在课室冷不冷?”“当然冷啊。刚好有道化学题怎么都做不出来,恨死了,恨那道题,恨冬天,恨高考,一股脑什么都恨了。”她咬牙切齿的。“哈哈哈……”,我笑起来,原来她也有这样的时候,我一直都以为这种孩子气的思维只有我才有。她像想起什么,情绪高涨的说:“不如我们去吃雪糕?”我愣了愣:“雪糕?这么冷吃雪糕?”她哼了一声:“就是冷才要吃。”我想像着寒风中冰冷的雪糕融化在温暖的腹内的情景,觉得很刺激,也高兴起来:“好啊,我们现在去。”“那要快点,很快要关门了。”我们欢快的向大门跑去。

  跑动中,我想起一个问题,问道:“现在有没有雪糕卖的?”她不以为然:“总会有一两家店存了货。冬天吃雪糕有什么稀奇,前几天我还看见有人吃。”我们学校附近还有一间小学和职业中学,因而大门外开了连排的小店,我们从第一家店问起,直到第五家店才买到了雪糕。就这样,我们站在路边,撕开雪糕的包装纸,恶狠狠的咬下雪糕,低温加剧的雪糕的冰冷感传到牙齿,顿觉牙齿麻麻痛痛的,我大叫:“哗,好冷啊。”她笑而恨的再大咬一口:“冷吧,冷死它吧。”我小口小口咬着,冰冷一次又一次由牙齿到胸口再席卷全身,一次又一次的下降我的体温,我笑看吕清,她的身体也冷得颤抖起来,却很快消灭了雪糕。她心满意足的把剩余的包装纸丢进垃圾桶,我也赶紧大咬几口,把雪糕吃完,那感觉就像胸口被塞进了一堆冰,我冷得受不了,原地跳动了几下:“好冷,好冷。你怎么不怕冷,吃那么快?”她摩擦双手,呼出嘴里的凉气:“冷啊,我也很冷,胃都冷得像石头一样。”我也感到石块在心中了,于是大笑起来,她也笑了:“快回家吧,晚了。”我点点头:“好,你也赶快回去,不知道大门有没有关。”“不会的。你路上小心点。”她胸有成足。我挥挥手,转身小跑回家,那重重的一吨砖石,早已在冰冷和颤抖中悄悄消逝。

  大一刚开学,每每躺在床上,我的眼前总浮现父母的身影,想家的感觉挥之不去。很快我收到她来自北方的信。她说到了新学校里主食是馒头,米饭很少,天气很寒冷,同学来自全国各地,同省的老乡都不多……我浑沦吞枣的看一遍信,结论是:她很不习惯新环境。想起我在C市上学尚且不习惯,更不要说跨越南北的她了。一个大胆的念头出现脑海:我要去看她,体会她的处境。于是,从未单独外出的我,独自一人坐公共汽车到了火车站,找到售票处,站在长长的队伍里排队买票。队伍慢慢向前移动,衣服脏乱、神色诡秘的男人陆续凑前来压低声音问:“要不要票?”,惊得我慌忙摆手。排到我时,售票的小窗口里,一个女人没有感情的色彩的声音传来:“没有坐票,只有站票,要不要?”没有坐过火车的我分不出两者的区别,犹豫着是否该问清楚,不耐烦的声音响起:“要不要?不买就下一个。”我赶快掏出钱买了票。

  到了那天,我请好假,再次来到火车站。站里人头涌动,行李堆得过道都难以通过。好不容易问到我乘坐的火车的上车点,我从狭窄的验票口走向一列满载乘客的火车。身后奔跑声四起,人群蜂拥而来。坐在窗边的乘客漠然看着跑动的人群有的挤推进车门,有的干脆从窗户爬进去,爬不上去的人摔倒在地,很快跑向车门。我被这壮观的景象惊呆,一时间不知道该从眼前的车窗爬上去还是跑向远处的车门。目睹了不少爬窗户的人失败告终后,我抬起脚往离我最近的车门跑去。

  在门口列车员“不要挤不要挤”的呼喊声中挤上火车,随着人流,我站在两节车厢间的走道。火车缓慢前行,一站又一站的停,前面的人挡住我的视线,我看不到外面的景色,不知是黑夜还是白天。上车的人越来越多,我从有时可坐在地板到只能站着再到两只脚轮流单脚站立,最后竟在拥挤的站立人群中睡着了一会。

  曲折的买票、上车经历的惊吓、长期站立的双脚疼痛、缺乏睡眠的困倦、出火车站被许多人围着问“要不要住酒店”的害怕,在吕清见到宿舍门口的我那一刻的惊喜的尖叫声中化作心底“值得”的低叹。我们相逢在遥远的北方,几乎喜极而泣。她带我去她常流连的书社,应我的要求在饭堂买了一个馒头给我。我咬了一口后喊道:“哗,好硬,这是什么馒头”,她那样快乐的微笑着:“是啊,就是这么硬,跟我们的馒头很不一样。”我们来到校门外的小餐馆吃饭,她把菜牌递给我:“看看,想吃什么”,我怀着好奇点了个“蚂蚁上树”,端上来竟是个脸盆大的碟子。我诧异的笑着:“有没有搞错,拿脸盆来装菜?”她也被惊住了,笑道:“我也没有在外面吃过饭,不知道是这样的。”

  吃完饭推开餐馆的门,粒粒像撕碎的纸片一样的东西从头上飘落,我一愣:“这是什么?”“下雪啊。”她的笑容里有着对我的无知的宽容。夜晚,我们踩着操场的积雪,诉说着各自的生活,这所北方的大学,变得和我们当初的高中无异,盛载欢乐,盛载了解的感动。

  大学毕业后,我在S市的一家报社工作。亲朋好友的缺乏、闲散的工作状态让我颇为失落。一年前,吕清打电话给我,说C市有家杂志社要招人,问我要不要去。我欣然前往。面试时,社长说:“夏小姐,你和吕律师是很要好的姐妹?你的经验比较少,但吕律师曾帮过我,这样吧,你先跟其他人学习学习,上手后再独立负责栏目”,我才明白,每次我和吕清说起对现状的不满,她说的“一切会好起来的,也许会有变化”并不是空洞的安慰话,而是想尽办法帮我在C市找到比原来更好的工作。而且,这对于一个新律师而言,是多么的不容易。在我来C市上班之前,她问清我的要求,帮我租了房子,为我添置了日用品。当我拖着行李来到我的新家,看着已经搞好卫生、一应俱全的房子,竟有种回到父母怀抱的感觉。

  海边的人散去一些,少了些喧闹的人声,海浪的声音愈显清晰。那奔腾的海水,是否如我的奔腾的记忆,奔腾的情感,难以平息?我转过脸,不让吕清看见我湿润的眼。她站起来,拍拍屁股的沙子,假装轻松的说:“走吧,我们去吃大餐。你想吃什么?”我伸伸懒腰,在手臂划过脸颊时偷偷擦去泪滴,然后也假装很有兴致的说:“好啊,我要大吃一顿。要不我们去吃川菜?我想辣一辣。”其实我们都不能吃辣,只是有时会在情绪不好时特意挑做得正宗的湘菜川菜来吃。她欣然应允。

  我们点了最麻辣的满桌子的菜,不断喊辣不断吃着。她说起天涯上的雷人雷贴,我们一起猛烈批判强烈鄙视;我说起网络新闻里的傻人傻事,我们一起摇头慨叹欢声大笑。我们,如易燃的物品,似乎随便一个话题,就点燃了或愤慨、或高兴的情绪。餐厅的人越来越少,我们也起身离开。

  送我回家的路上,静寂的气氛熄灭了我们高涨的情绪。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下车打开车门时,她喊住我:“夏云”,我回头,她郑重的说:“保重!”。奔腾的情感再次涌来,我抑制住到眼眶的泪水,笑着说:“你也是哦。”

  车子绝尘而去,我全身的力气如被抽走。呆站许久,我拖着脚步走进小区。

  如同迷路的孩子般无助和孤单,我坐在我们住的那一栋楼大堂门前的阶梯,双手抱肩,头埋进臂弯。不知有多少人从旁边诧异的经过,也不知过了多久,顾毅摇动我的肩膀,着急的问:“小云,怎么了?你怎么坐在这里?”

  我抬头。他蹲在我面前担心而心疼的看我,长长的双手抱住我双肩,把我整个的圈在怀中,那怀抱,温暖而有力。与吕清离别的不舍、对吕清爱情受创和即将独在异国他乡的心疼、关于自己的爱情何去何从的惶惑,在那一刻倾涌而来,我积压已久的泪水夺眶而出。

  我说了什么?正如我只记得在他怀中尽情哭泣,而忘记了如何回到家一样,我只记得哭喊着“吕清要走了……顾毅,不要离开我”,忘记是否说出在心中问了千百回的问题——

  顾毅,你是不是好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