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喜马拉雅山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秀玲

喜马拉雅山脉 一木小小 3303 2011.10.16 22:36

    同性之爱,是爱吗?

  顾毅和我一同回S城接父母过来,并且找了C市有名的外科医生为母亲动手术。他把一切都安排好,从找医生、办手续、请特护到手术细节、病情研究、安排父亲食宿等。我只需要每天去医院陪陪母亲就可以了,他还再三叮嘱我不要太劳累,可我分明看到他每日奔波于医院、办公室与家,日益消瘦。我不禁为我曾经的离开他的念头而歉疚。

  母亲的手术很成功。做完手术那天,我的心头大石终于放下来。多日的紧张一旦松懈下来,才感觉到非常的累。可我不想离开医院,就到医院小公园的凉亭休息。正值中午,大家都回去了,公园里静悄悄的。

  “小梦!等等我!你的手怎么了?”“你别管我!就算我死了也和你没关系!”“小梦!不要这样…..”

  争执声引起了我的注意,其中的一个声音还挺耳熟的。我循声望去。凉亭旁边种着几棵约两层楼高的树,林荫小道上的树与树的间隙中,一个身穿职业套装的女人背对着我,正紧抓另一个年轻的女人的左手臂;年轻女人侧向着我,右手绑缠着厚厚的纱布,她泪光闪闪,似乎恼怒而伤心。

  穿职业套装的女人抓住年轻女人的手一用力,把年轻女人抱在怀里。年轻女人没有挣扎,任由她抱着,在她怀中缀泣着。

  我没有想到会看见这样特别的场面,正进退两难的时候,我的手机铃声出卖了我。拥抱的两人急速分开,同时望向我。

  我低下头接电话,是顾毅:“我刚开完会。妈的手术成功了?”“很顺利。”我压低声音,心里为自己的窥见别人的隐私而不好意思。“我现在过去看看妈,等我一起出去吃饭。”顾毅以为我太累了。“好。”我挂了电话,抬头时刚好看见穿职业套装的女人在凉亭前走过,公园过去是大门,她大概想离开医院。虽然只是侧影,我还是认出来了,是秀玲。我转头看刚才的地方,年轻女人已经不见了。

  两天后,秀玲约我出去坐坐。

  秀玲是顾毅的得力助手。有几次顾毅太忙了,要推迟和我吃晚餐的时间,就叫阿三接我到他公司等他。每次都是秀玲招呼我。秀玲年纪和顾毅一般大,我本想叫她秀玲姐;但大家都叫她秀玲,而且我发现因为顾毅的关系,大家都对我很尊敬,我不好在顾毅朋友圈中摆出小辈的样子,就抛开普通的长幼观念,自然的叫“秀玲”了。

  所以,尽管我称呼得那么熟络,其实我对秀玲的接触仅在于等顾毅时的拉家常式闲聊,对她的了解也只是顾毅口中的精明、干练。这样的交情下,秀玲会约我出去谈心,我想,都是凉亭惹的祸。

  想不到秀玲会挑个如此浪漫动人的地方。迷蒙的灯光、封闭的卡座、伤情的音乐、摇曳的烛光,当我置身这样的气氛下,注视对面神情落寞的搅动杯中咖啡的秀玲,我知道,我会认识到一个崭新的秀玲。

  “夏小姐,”她停住搅拌的手,望向玻璃窗外面。

  “我的父亲是一个军人,性格粗暴、个性刚强。我是我们家族里的长女,他用严厉的要求表达他对我的爱。从小他就教我,不管多苦多痛,绝不能流一滴眼泪,眼泪是属于弱者的;世上没有跨不过的难关,只有不想做的事情。他锻炼我坚强的体格,每天要我跑步、游泳;他带我去爬山、摘野果、叉鱼,把草丛里的草蛇打死和番薯一起烤着吃;在男孩子欺负我的时候,他叫我拿起身边一切可用的东西,包括石头、树枝、棍子、桌椅、铅笔盒等,狠狠的砸过去,他说,只有你给欺负你的人致命的反击,他才不再敢欺负你。”

  “我从小就很坚强。八岁那年,我和小伙伴在一个荒草丛生的小山坡玩,突然我的脚一阵剧痛,有人惊叫起来:好大的蜈蚣!是一条近20厘米长的红褐色的蜈蚣,大家一哄而散。我忍着痛,轻手轻脚的寻找,找到了一个比砖头大一点的石头。我捡起石头,回到被咬的地方,蜈蚣已经不见了。我的脚开始肿起来,我感觉到钻心般的疼,甚至有点眩晕。咬着牙,拿着石头,我四处搜索,很快就在不远的地方发现那条正移动着蜈蚣。我静静的站着,举起石头,等到蜈蚣停下来后,迅速把石头砸向蜈蚣的头。蜈蚣死了。我拖着受伤的脚回家,一进门,我就躺在椅子上无法动弹,我的脚已经肿得是平时的两倍大。后来我在医院挂盐水挂了三天。”

  “青春期的时候,我也和别的少女一样,暗恋过班里优秀的男同学,对异性充满好奇和接触的渴望。也许是我身上的男性气息太浓了,直到大学毕业,都没有什么男生对我有异样的好感。出来工作后,我懂得了男女在社会上的不同定位。我学会收起自己个性中的男性气质,在适当的时候示弱。我有过几段不太长的恋爱,其中有一个男人,他很用心的爱我。他每天上午做或者买早餐给我,因为我晚上常常加班到很晚,早上不吃早餐就急忙出门了;每次我出差,他都会在我包里放些巧克力、饼干、坚果等,并在我们通电话时婉转的提醒我别伤害胃,他总说,那是他的胃借放在我身上,终有一天要还给他的,所以我要好好的对它。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很感动,就像被捧在手心里呵护的感觉。可是,当他提出结婚的时候,我才看见我的内心:我不想结婚。准确的说,是不想和他结婚。”

  杯中的咖啡已冷,她拿起桌上的清水,浅浅的抿了一口。

  “分手后,我曾失落了好长一段时间。我对自己说,是我不够爱他,我终会遇上深爱的人的。去年,我们和一个客户吃饭。那晚的饭局喝酒喝得比较激烈,到后面他们的姓李的老总有点醉意了。他叫他们公司一个因为喝酒过敏而滴酒未沾的年轻女孩子过来敬我。我估计李总是见我还很清醒才那样说,就走过去主动敬他酒。他大概酒劲上来了,没和我喝,猛招手叫女孩过来,女孩旁边的主管也在推她劝她过来。女孩过来了。李总倒了满满一大杯酒给她,让她敬我。她咬咬牙,举起酒杯准备喝下去,李总高兴的大喊:‘好’,把手搭在女孩的腰间,女孩脸色一变,手中的酒泼向李总的脸。大家惊愕间,女孩放下杯子,转身欲走。我抓住她的手,她满脸警惕和戒备的盯着我,像一只暴怒中扬起爪子随时准备反击的猫。我为她找了个台阶,和她喝了一大杯酒,还送醉酒的她回家。”

  她停了下来,眼中有着未完的话。

  我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她就是小梦,是吗?”

  她眼中多了些细密的温柔:“是的。小梦泼酒的刹间,我的心好像有什么东西裂开了;在我抓她的手她盯着我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的心在沉沦。这个外表柔弱、内心坚强而独立的女孩子,唤醒了我隐藏在心底深处的另一个我,一种新的生命在我的体内滋生。我的心第一次被震撼了,第一次感觉到那种深刻的爱。我动用我的关系为她换了工作,帮她在新的公司附近租了房子,在她工作遇到困难时竭力的帮助她。每一天,我都渴望见到她;见到她,每一次身体轻微的触碰都让我心跳不已。我不断的找理由和她见面;每一次的见面我又那么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泄露了我内心的情感。

  “我们如同好姐妹般,吃饭、散步、爬山、逛街;每当她纯真的喊我秀玲姐,我的心犹如刀割般痛苦,我多希望可以抱紧她,倾诉我对她的感情,又怕一旦被她知道,会深深的伤害她。过了一段时间,有个男孩子追求她。看到小梦兴高采烈的去约会,我的心充满苦涩,又有一丝的解脱:对小梦来说,也许,这是个好的结局。没多久,我发现那个男孩子是个混混,有不少的女朋友,还时常打女朋友。那个晚上,我特意在她家做饭吃,一起收拾碗筷的时候,我假装随意的说起男孩的劣迹。小梦停下手中的活,紧盯着我说:秀玲姐,你是在意我的,是吧?我一惊,竟然后退了一步,我问她:小梦,你说什么。小梦走前一步,炽热的眼神让我心跳加速,她说,她早就知道我爱她,和男孩交往,只是想逼我表达。”

  “我不敢接受小梦的爱。小梦说,她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她还说,她也希望自己可以正常的恋爱,可她已经爱上我,她要勇敢的追求自己的爱。但我做不到,因为我知道人言可畏,我知道这条路太难走,我不想害了她。为了挽留我,她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淋雨、绝食。我对她说,小梦,如果你还有一点点爱我,就好好的爱惜自己,这是你唯一可以为我做的事情。她哭着喊:为什么?为什么两个人相爱的人不可以在一起?我不管别人说什么,我可以什么都不要,我们一起好好的活着,好不好?我们抱头痛哭,我第一次那样痛快的哭,痛苦的痛。第二天,我留下一笔钱和‘珍重’二字,还是离开了她。”

  她低垂着头,双手成环状捂住装咖啡的杯子,仿佛要从冷却的杯中汲取遗失的温暖。

  我把手轻轻覆盖在她的手上:“其实,留下来的结果也许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坏。”

  她再度望向窗外:“我已经品尝到痛苦。我一个人痛苦就够了,我不会让小梦像我般痛苦。”

  爱她,就离开她,这是怎样的爱的境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