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喜马拉雅山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了解

喜马拉雅山脉 一木小小 3567 2011.10.25 21:33

    来到一楼大堂,顾毅和坐在沙发上的几个人点头打招呼。

  “小云,这是崔局。这是小云。”顾毅介绍着。

  崔局是一个中等身材、肚腩微凸的中年男人。他的右手搭在身旁20出头的清纯女孩的肩上,笑意中透着精明的眼睛扫视我,不紧不慢的说:“顾老弟藏着掖着,今天终于肯把女朋友带出来。我说这么多美女都近不了你的身,原来是喜欢这种味的女人。”

  顾毅微微一笑,并不接这个话题。他冲大家说:“豹哥有事晚点来,我们先去,怎么样?”

  沙发上的两对人中,有一个是我认识的,杨启明。他是一家建材公司的老板,是顾毅的好朋友,我们见过好几次,有次他还带老婆来,但,并不是眼前这位高挑、娴静的女人。

  她在距离杨启明约5、6厘米处坐着,比普通朋友近一点,又比亲昵的情人远一点;她留着及肩的短发,分开的刘海显出宽阔的额头,头发自耳际开始层层叠叠的卷起来,利落中又有款款的柔情;她身穿暗金色的花苞短裙,束着黑色蕾丝衬衫,修长的双腿并拢微斜,大而亮的眼中淡然自若,妩媚而又落落大方。

  一行人走向水疗馆。我的思绪飘向千里之外。

  第一次见杨启明,是和顾毅在一起后不久,他说要带我见他的兄弟们。

  我为此跑了好几个购物广场,最后挑了一套自认为比较能体现我的风格的裙子。系脖子的上身贴身下摆敞开的蛇纹桑蚕丝连衣裙,外披灰色针织连身短袖外套,披肩的长发挽起来,搭配裸色细跟高跟鞋,镜中的我是一个小女人。我对自己的形象很满意。然而自信的我在顾毅推开包厢的门、餐桌上清一色的七八个大汉刷的望过来,赤裸裸的目光像是要剥开我身上的衣服,深入探究内里的时候,从未见此架势的我立刻乱了阵脚。我的脸发烫,心跳加快。低下头,我求助的拉了拉顾毅的手。

  顾毅右手牵我的手,左手作了个散开的手势:“好啦,好啦,不准看了,全给我转过头去。”

  哄笑声起,竟然还夹杂几声口哨声。

  我刚坐下来,对面一位五大三粗的汉子喊:“嫂子快说说怎么把顾大哥给治服的?用的什么招?”“什么招又怎么着?顾大哥在这,你不怕他抽你啊?”另一个声音嚷。

  我斜对面的彪形大汉大力的一拍桌子:“嫂子你可别被顾大哥骗了,他可阴着呢!以后他要是欺负你…”身旁男人的声音响起:“就怎样?怎样?你敢怎样?”

  又是响亮的哄笑声。

  “大家收敛点,别把嫂子吓坏,没看嫂子脸都发白了。”一个长相斯文、身上流露儒雅气息的男人望着我,对大家说。

  我抬眼看了看他,内敛、沉稳,是我对杨启明的第一印象。

  随着和杨启明接触的增多,我觉得他心思细腻、感情丰富,应该对感情比较专一,怎么看,也不像是在外面玩女人的人。

  而他身边那位优雅女人,更不像贪图钱财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

  “小云,你和秦楚一起。秦楚,帮我看着小云。”顾毅在吩咐。

  我收回脱缰的思绪。我们正站在一个具有浓郁中国庭院特色的走廊上,崔局搂着清纯女孩进了前面一间房,顾毅和杨启明去了另一间房。秦楚推开面前的门,柔和的对我说:“我们进去吧。”

  轻柔的音乐、浓淡合适的香薰味飘来,我和秦楚各自做水疗。并列躺在床上按摩的时候,我想和秦楚聊些什么。这样静谧的气氛很是适合谈心,但是,我们的共同话题那么少,谈杨启明吗?秦楚想必知道我了解杨启明有妻女,谈此话题有刺探私隐之嫌;谈顾毅,我不愿意。我于是闭上嘴巴,安心享受理疗。

  水疗结束后我们到三楼餐厅的包厢吃饭。豹哥已翘着二郎腿、吐着烟圈坐在主位等我们,那位车上的妖艳女郎媚惑的靠在他身上,说了什么,豹哥笑了,亲了一口她的脸。

  “阿豹,跟你宝贝在这亲热啥?小美,什么事哄得阿豹那么高兴?”崔局揽着清纯女孩大咧咧坐在豹哥旁边,身子靠在椅背上,瞥了瞥豹哥。

  豹哥熄灭了烟,吐出最后一口烟:“老崔,还没换妞?看来翠萍伺候得不错,蛮受宠的嘛。”

  我和顾毅坐在豹哥的另一边,刚好在翠萍的对面。翠萍脸蛋有点瘦,但身材挺丰满。豹哥粗鲁的话让她有点不好意思,崔局则笑呵呵的看翠萍,右手在她大腿上来回摩擦:“阿豹,怎么这样说我,我可是很专一的。”

  我低头喝茶。这世道,有钱的男人用金钱填补青春和尊严,追求物质的女人牺牲身体和自尊,本很正常。

  “阿毅,你的新女朋友?”豹哥的视线转向我。“豹哥,别乱说,不然晚上我会睡客厅的。”顾毅在桌下的手悄悄握住我的手,头却转向豹哥。

  “豹哥,我们今晚吃什么?”杨启明适时的帮我解了围。

  话题转到菜色和酒,然后是男人的天下,生意、朋友、酒局….

  我暗自端详各路美女,娇媚的小美、纯情的翠萍、风韵的秦楚,百感丛生。

  吃完饭,大家客气告别。一上车,我迫不及待的问顾毅:“崔局是哪个局的?”顾毅启动车子:“我们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秦楚,好像不是上次那个杨启明带来的老婆吧?”我小心的问,想着若他犹豫就换话题。“不是。他老婆叫宋文丽。”他没有露出不愉快。“秦楚是做什么的?”我又问。“C市电台的名主持。”顾毅有问有答。“哦。她没结婚吧?”我从没留意过电台,当然不知道秦楚。

  “还没。”

  “看起来秦楚比宋文丽年纪还大一点,是不是?”

  “启明大文丽两岁。秦楚,比启明大三岁。”

  我愣住。

  红灯亮了,顾毅踩刹车。

  夜晚九点多,双向12车道的大路仍有不少的车,路旁交错高楼闪耀的华丽灯光照射在穿梭的车辆上,在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里,有着多少的动人故事。

  “启明在一次聚会中认识了秦楚,被秦楚深深打动。启明七年前结婚,当时他只有一家小店铺,文丽在一所中学教书。结婚以后,文丽安心上课、生小孩、照顾老人和小孩,启明在商场打拼,抓住一些机遇,由建材店做成有连锁店的建材公司,公司的业务也不断扩大。这几年启明接触上层人士多了,出入的场合也不一样,文丽还活在以前的那个世界里,谈的是学生、小孩、老人,启明在家说的话越来越少,常常不愿意回家,情愿为生意和朋友在外面应酬。这时他认识了秦楚,他俩相互逃避了一段时间,最终还是在一起。”

  绿灯亮了,顾毅开车,脸上有隐约的凝重。

  沉默许久,我转头看顾毅:“杨启明有没有和宋文丽谈过他们婚姻的问题?”

  他想了想,似在斟酌用什么词语:“小云…你长过痱子不?夏天的时候,经常热得汗流浃背,有一天脖子很痒,才发现已经长了红红的一片痱子。启明以前满怀创业的热情和拼劲,一心打天下,女儿怎么长大都不知道,到事业稳定有时间陪家人,已经不知道该和家人说什么。女儿可以哄,买礼物、陪玩;父母可以陪,喝茶、散步,晚上和老婆在一起,却不知除了老人、小孩还能说什么。你明白这种感受吗?”

  我回避顾毅的眼光。我不明白。我相信只要有爱、只要坚持就能走远。如果有心维持,一段感情怎么会变质?

  回到家,顾毅想拿衣服去洗澡,我的问题让他停住脚步:“那,秦楚以后就这样和杨启明在一起了吗?”

  他也坐在床上,把衣服放下,静默片刻,说:“启明已经和文丽提出离婚。”“宋文丽答应了?”“她不愿意。哭闹后,她说如果离婚要分一半以上的财产,女儿归她。”“杨启明是怎么想的?”“他想答应条件,但秦楚不想他离婚。秦楚知道启明创业不易,不想启明为了她失去辛苦拼来的财产。秦楚当初听到启明要离婚,曾经和启明说分手,启明病了一场,秦楚才回到他身边。启明跟我说,他想通了,人生要拼搏,也要有知心的爱人在身旁鼓励支持,活着才有意义。如果只不断赚钱,就成了机器;如果天天纸醉金迷,也只是行尸走肉,夜深人静心底还是空的。”

  我无语。

  我知道,杨启明是说,秦楚让他有了活着的意义。是吗?这就是爱,让我们的世界有了阳光,有了颜色,让我们的人生,即使遭受困苦折磨,仍有,活下去的力量。

  “那….宋文丽呢?夫妻七年,杨启明对她,没有任何感情了?”我为宋文丽慨叹。“启明认识文丽时23岁,不到一年就结了婚。他们恋爱的时候也没什么激情,我还以为启明会和她分手。没想到有天启明跑来和我说,他不跟他爸做建筑工程,他要自己创业,先成家后立业,他还说文丽脾气好,又是老师,操持家庭没问题,没多久就送来结婚喜帖。现在,两人到了离婚这一步,毕竟夫妻一场,想到文丽为了家里做的一切,启明心里觉得挺对不起她的,但他说,也许,他当初只是为了结婚而结婚,根本没有爱过文丽。”

  “但宋文丽,却是实心眼的爱着杨启明的,对吧?”我叹了一口气,问道。

  顾毅看了我一眼:“女人毕竟了解女人。启明曾说,平时文丽对他很不在意,不管他去哪,不问他想什么,没想到他提出离婚时,文丽大哭了几天,猛追问他为什么,甚至跪下来求他不要走,他才知道文丽是很紧张他的。只可惜,他的心已经给了秦楚。他已经伤害了文丽,不能再伤害秦楚。”

  在这段混乱的感情中,我已无法再去苛责杨启明的不尽责。爱情,本需两人用心经营,如果变了,怎说得清是谁的责任呵。

  我思索起我和顾毅的感情。我热烈的爱着顾毅,他也爱我并了解我;可是,我,是他的知心爱人吗?

  “顾毅,你觉得,我了解你吗?”我努力的看进他的心底深处。

  他的眼睛深邃如黑夜:“你了解我别人不了解的内心。”

  我久久的咀嚼他的话。

  是吗?顾毅,我了解你别人不了解的内心?那么,是否有别人了解的你的内心,我不了解?

  夜,漆黑安静,我伫立窗前,思绪万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