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喜马拉雅山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忘却

喜马拉雅山脉 一木小小 3533 2011.10.27 20:32

    母亲出院了。

  一大早,顾毅就和我去医院。我收拾父母的行李,顾毅跑上跑下办出院手续。阿三想代他去,被他用眼神制止了。

  把一叠单据塞进我的包里,顾毅擦了擦额头的汗。我递给他矿泉水:“办好了?”

  他点点头,喝了一大口水。把瓶子交还给我,他对母亲说:“妈,医生说你出院后要多休养,要不,你和爸去我西区的房子住,我已经叫人打扫好了。西区离我们家不远,有什么事好照应,小云去看你们也方便。”

  我没想到顾毅会越过我直接和母亲提去西区住的事。自上次之后,他没在我面前提过这件事,哪怕是昨晚谈论接母亲出院的时候。我以为他不再坚持。今天他却诚恳的向母亲提出来,想来不再和我讨论是因为以为我没有异议。

  母亲温和中带着深思的犀利的眼光扫过我,我垂下眼帘。

  “顾毅,看着你对小云那么好,连带的也对我们两老那么好,我很开心。不过,我们两个人的身体还行,还可以互相照顾。等什么时候你和小云结婚了,我们再上来和你们一起,现在,还是回S城吧。”母亲望着顾毅的目光充满慈爱。

  顾毅没有再说什么,阿三机灵的下去开车。

  回到S城的家,显出一段时间无人居住的脏乱。顾毅大步走进洗手间,不久传来用水桶装水的哗哗流水声。我的心一疼,顾毅,我的拒绝伤了你吗?要怎么对你说,我的迟疑,不是因为你对我不够好,而是我不知道,该不该爱你。

  我接过顾毅拿着的地拖,心疼的看着他:“我来吧。你今天也累了,你陪爸妈,我来打扫。”

  略作清洁后,阿三送我到超市买菜。我亲自下厨,做了满满一桌子菜。普通的家常菜,简陋的房子,顾毅在双亲疼爱的目光中吃了三大碗饭。

  这,就是幸福吧?我爱的人,爱我的人,欢声细语的坐在一起吃饭,就这么简单,就是幸福。我独自在厨房洗碗,听着父母和顾毅的谈笑声,竟滑落一滴泪珠。

  回到客厅,顾毅正拿一块苹果给母亲。我坐在顾毅身旁,他随即又拿一块苹果给我,我接过来,却把苹果伸向他嘴边,他眼中光芒一闪,拿过苹果吃起来。

  “小云,和顾毅出去走走吧,别总陪我们这些老家伙。”母亲眉目含笑。

  “那我先回酒店了,阿姨,夏叔,我明天再来接顾总和嫂子。”阿三站起来,向大家道别。

  我们漫步在小区附近的河边。

  我住的小区是S城早期的建筑,快有20年的历史。10年前我们搬进来的时候,已有部分有钱人士撤离小区,前往带电梯的楼盘。小区尽管陈旧,但胜在门口有一条护城河。傍晚,落日的余辉映在跃动的河面上,照着河水欢快向前的脚步,路旁成排的小树爬满绿叶,忠实的站在护堤栏旁,一眼望去,倒有一番现代楼盘没有的怀旧美。

  “小云,你一直在S城住,在S城长大的吗?”顾毅悠闲的走,随意打量这老城区。“是啊。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在这里读的。后来到C市上大学,那是我第一次离开父母,离开家乡。”我三步并作两步,蹦跳到他面前,向后倒退走。

  他的眉毛拧紧了些,拉我到他身边,和他并肩走。

  “在C市住得惯吗?”他问。“还可以吧,毕竟读大学时在C市住了四年。刚开始时是有些不习惯,好多家乡菜、特色小吃都吃不到,地方又那么大,买点什么得跑老远,真不方便。”我吐起苦水来。顾毅笑看我一眼,笑中有点揶揄的意味。我的脑子一激灵,啊,是我太村了,居然嫌弃大城市的地域宽广和现代化。我推他一把,挤他在栏杆上,作势凶他:“笑什么!你说,你偷笑什么!我就是乡下小老鼠,怎么样?”他顺势想抱我,我笑推他:“别!好多人呢。这里很多熟人的。”

  牵手而行,我兴致勃勃的问他:“要不要去我读高中的学校看看?我和吕清就是在那里读了三年书,到高三那年,好辛苦哦,每个人桌上都是堆得高高的书,每天来往于宿舍和课室,累得话都没力气说。”“你住过宿吗?”顾毅知道我大学前一直跟父母住一块,没听我说起住宿的事。“就高三下学期住了几个月。”我回忆起那段难忘的时光:“那时候,我和我妈说学习紧张想申请住宿,我妈很不舍得。她说,回来也不碍什么时间,学校伙食不好、住宿条件差,你又得自己洗衣服,好像我要去很远的地方似的。那时不知干嘛我那么坚决要认真学习,竟然舍得离开父母,可能是吕清学习太拼命影响了我。结果一住下来我就有点后悔了,第一天晚上,宿舍的灯熄灭,原本七嘴八舌聊天的同学逐渐安静,我睡在铁架床上,好久睡不着,心里空空的,又觉得堵得慌,还偷偷流了几滴眼泪,那时我才知道,我是这么的想家。直到学期结束,这种想家的感觉都强烈存在。”

  有一些随着记忆想到的话,我没有说。这段记忆之所以深刻,那是在对家、对父母尤其是母亲强烈的依恋中,我明白了多年来母亲对我刻骨的爱,正是我的不舍,让我看清母亲的付出。谢谢你,我的母亲,如同甚至更甚于我的亲生母亲般,爱我。

  我们走到母校门口。时值暑假,学生放假了,校园里静悄悄的。

  坐在操场的阶梯上,我仿佛看到那个上体育课藏在树下乘凉的女孩,那个过去的我。

  “小云,小学、初中、高中,你最喜欢哪个阶段?”顾毅冒出个与他的成熟风格迥异的问题。我歪着脑袋想了想:“高中吧。我觉得,一个时间段的意义,在于那个时间出现的人。三个阶段,高中的时候有吕清,她是我到目前为止最好的朋友,因为有她,高中的回忆就变得美好了。”“你喜欢在S城住吗?”“喜欢啊!”我不假思索的回答,但马上发觉不妥,于是又说:“我也喜欢在C市住,喜欢和你一起。”

  “我们开车进城的时候,在路上看到那边建了不少楼盘,是吧?”顾毅今晚有点像对世界充满疑问的少年。“是的。那边原来是郊区,我上大学时开始发展,建公路、楼盘、商场,慢慢变成了新城区。这边就成了老城区,刚才我们走的那条河边的路的尽头,是最早的城区,好多房子已经成危楼,听说要强制拆掉。过几年我回来,恐怕人是物非了。”我用怀旧的口气说。

  一直望着前方的顾毅转过来,认真的看着我。我以为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摸摸脸颊,没有。

  正疑惑间,他开口了:“小云,爸妈身体毕竟不是很好,离我们那么远,我想托S市的朋友帮忙找个保姆给他们,做饭、打扫卫生什么的,好不好?”

  他诚恳的目光中竟有些许的卑微,那样恳切而小心翼翼,似乎我一拒绝,就会刺伤到他。我抗拒的心在融化,一个声音在心底响起:接受他的爱,让他照顾你吧,夏云。

  我微低头,轻声说:“谢谢你,顾毅。”话音一落,我感觉到他全身松懈下来,甚至几乎听到他松一口气的声音。

  他重新望向遥远的地方:“小云,迟点公司资金周转过来,我们在新城区那边买套房子给爸妈,即使他们去C市住,始终也会回来看看。这是你们的家,对吧?”

  我的眼睛有些湿润。是吗?顾毅,你总能看懂我,你了解我对这片故土的深深眷恋;你总为我着想,为我卖房、买房,似乎我过得好是你努力的目标。也许你确实如吕清所说,曾伤害过不少人,但你已经在用心的生活,用心的爱着我,让我们一起丢弃过去,好好把握现在吧。

  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出口,我只是挽住他的胳膊,对自己说:就让吕清说的话,永远的烂在我心里,当作从未出现。

  第二天上午,顾毅安排好请保姆的事,交待了母亲养病的注意事项,因为他要赶回公司,我们就匆忙回C市了。快到杂志社,阿三问我:“嫂子,你上班还是回家?”

  我看了看顾毅,我已经请了今天的假,如果顾毅不忙,我就在家休息。顾毅明白了我的意思,他说:“我有点事,晚上要晚点回来。”

  我对阿三说:“我去上班。”

  坐在办公室,我仔细的看这期收到的稿件。我们的杂志办刊时间不长,定位是城市杂志,旨在体现C市的风采,经济、时尚、人文、健康…可以说,除了政治和娱乐八卦外,其他的都全了。我总共负责两个栏目,一个是对三两个有代表性的人物进行专题报道,我已经做完采访、写好草稿,再修改一番就可出第一稿了。另一个是关于生活感悟的。每一期,我设定一个主题,对外征稿,再在投来的稿件中选出几篇进行编辑。C市热爱写作的人多,每期都有几千人投稿,按总编的说法,要挑出风格各异、体现时代特色、紧跟热点话题的文章。前段时间母亲住院我没有心思挑选,现在才开始看稿件。

  “夏云,有人找你。”乔敏敲敲办公室的门,冲我喊。

  一行低头工作的人望向我,来杂志社一年了,第一次有人找我。

  一进杂志社的大门,是一张较高的桌子,我们称前台,是乔敏的办公桌,她负责人事、行政等。她后面是呈直角形的一排办公室,依次是广告部、发行部、编辑部、会议室、副社长室、社长室。

  怀着纳闷走到前台,我看到并没有人等着。我奇怪的问乔敏:“找我的人在哪里?”

  乔敏朝大门外努努嘴。

  我走出大门,一个身穿休闲服、身形挺拔的陌生男人背对我站着。我闻到阵阵烟味,他在抽烟。

  “你好,请问,是你找我吗?”我礼貌的问,心想,他应该找错人了吧,这人看起来不像有文艺气息,会投我的栏目的稿。

  他把烟丢掉,用脚踩灭烟头,转过身来。是一个中年男人,眉目中有着深邃和凛然。

  他从上到下快速的看我一眼,我有种被透视的感觉。

  “你好,我是市公安局的徐建华,有点事想麻烦你和我走一趟。”他出示他的工作证。

  工作证上的职务栏写着:C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大队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