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喜马拉雅山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小诗

喜马拉雅山脉 一木小小 4159 2011.10.17 23:14

    没多久我就知道了,文学社的副社长刘望远是林菲的老乡。

  不过,叫林菲加入文学社的老乡并不是他,是一个文弱书生型人物,孟明明。

  文学社新生欢迎会上,我和林菲坐在最后一排。冗长的发言终于结束,呆坐的我精神一振,拉起林菲准备走人。林菲甩开我的手:“等等,我要还本书。”只见林菲走到正收拾主席台的孟明明的跟前,温柔的说着什么,还动手帮忙收拾起来。

  我走过去,想告诉刘菲我先走了,孟明明旁边的刘望远先我一步,对林菲说:“怎么样?还习惯吧?”林菲点点头:“还行,谢谢师兄关心。”看见我站在刘望远的后面,林菲扯我到刘望远面前,介绍道:“这是我的舍友,夏云,上次面试你见过的。她也很喜欢文学。”

  我头皮发麻,勉强的笑笑:“你好。”

  “师兄,你刚才发言说得好精彩,我真是受益匪浅。”一阵刺鼻的香水味飘过来,我身旁来了个扎眼的时髦女郎,长长的烫着大波浪的头发,白皙的皮肤,高挑的身材,紧身短裙裹着的圆润臀部,全身上下散发着诱人的气息,身穿牛仔裤、套头T恤、小巧玲珑的我立刻成了白雪公主旁的小矮人。

  我向右走几个碎步,靠在林菲身边,悄悄拉林菲的手,暗示她快点走。刘望远谦虚的对时髦女郎说:“哪里,我只是说出了我的感想而已,想当初我也是个新生。李娜,有什么感想可以写成随笔在我们的期刊投稿,多点锻炼就写得好了。”

  李娜感悟的点头:“是啊。我不时也会写点散文什么的,的确是写得多下笔就容易了。”林菲向着刘望远靠近一步,正好站在李娜和刘望远之间,然后用家乡话笑眯眯的说了些什么,刘望远和孟明明会意的笑了。

  李娜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林菲朝他俩挥挥手:“那我们先走,下次再聊。”

  走出会议室,我问林菲:“你干嘛这样对李娜?”林菲冷笑:“刘望远是土木系的才子,不知多少追求他的女同学吃了闭门羹。听说李娜在她宿舍里放下狠话,说这个学期内要追到刘望远。我才不会眼睁睁看着师兄掉进火坑。”“李娜长得不错,和你的宝贝师兄也算郎才女貌,你生气什么?”我嬉皮笑脸的。

  林菲在我头上敲了一记爆栗子:“笨蛋!她是要证明她的魅力,追到后就甩掉的!”我摸摸被敲疼的头:“你究竟为了谁进文学社?诶,你不是说还书吗?怎么没有还?你忘记啦?”“下次再还。”林菲跑起来,抛下这句话。

  果然如林菲所言,中文系也要上计算机课。由于是公共课,通常都是两三个班一起在阶梯课室里上课。我早有准备,在计算机教材中夹了本从图书馆借来、昨晚看到半夜即将看完的《半生缘》,还特地挑了个后面的靠墙的位置坐。

  刻板的老师授课的声音、同学细碎的说话声在《半生缘》翻开后远去,我沉浸在曼桢和世均爱情的刻骨的痛中。看完最后一页,合上我心爱的《半生缘》,我把头侧向墙壁的方向枕着手趴在桌上,隔开了上课的世界。是什么,让曼桢和世均走到如此的境地?是命运?抑或曼桢和世均不够执着的追求爱情的态度?放在心里14年的爱,苦了14年,倒不如当初勇敢一点不顾一切的寻找对方!是时代的局限吧,那个时候的人,或许不如现代人般敢爱敢恨;又或许,曼桢若是敢爱敢恨的人,世均并不会那样的爱她了……爱情……什么是爱情?

  我的心渐渐的宽阔轻盈起来,眼前是洒满阳光的树林,一条曲幽的小路通向未知的远方,也许前方会坎坷不平,也许旁边还有平坦大道,这温暖而静谧的小路却吸引着人们不由自主的向前……

  我拿过不知谁丢在桌上的白纸,挥起笔,捕捉这瞬间的灵感,写了一首名为“小路”的爱情寓意小诗。

  “夏云,夏云,”旁边的林菲用手肘不停的戳我的手和脑袋。我用教科书盖住写着小诗的纸,不满的转过头:“干嘛?催命啊!”“你不是吧?看小说看到眼睛红红?”林菲低呼。我伸直腰,丢给她一个白眼:“我听课听成的,怎么样。”林菲靠近我趴着:“我今晚要和孟明明一起准备文学社下一期期刊的事,不和你去晚修了。”我也向着她趴在桌上:“不会吧?就你们俩?”

  “本来是他的工作,我主动提出去帮他的忙。”林菲的眼睛亮亮的。我翘起拇指:“行!看来书生命将不保矣。”林菲嗔怒的打我:“胡说些啥!不准泄露机密,知道不!”

  这时,下课的铃声响了。林菲神速的站起来,一手拿书一手拉我往外走:“快!”

  我抓起我的书,仓促而逃。

  林菲和我结伴而行的时间越来越少。我多次在秋桐和雪萍的质问中“无语问苍天”,引起她们的强烈不满。她们决定要拷问当事人。

  终于有个晚上,林菲在距离宿舍的统一熄灯时间比较长的时候回来了。秋桐关上门,和雪萍一同坐在我的床上,两人盯着把小镜子放到床前桌子、准备修眉毛的林菲。

  正在小阳台喝水俯视众生的我本想回床上看书,瞧这架势赶紧“重操旧业”——老老实实在阳台继续喝水。

  “林菲…..”是秋桐意味深长的声音。“怎么了?你们俩?”林菲在装蒜。“怎么这段时间这么忙啊?”

  “社里活动多啊。”

  “和谁一起活动,这么忙啊?”

  “大家啊。”

  “夏云!进来!”秋桐提高了八度的声音。

  我慢吞吞的走进去,看见林菲还在若无其事的在对镜修眉。

  我选了个相对安全的位置,靠林菲的床站着。

  秋桐拿走林菲的镜子,看着林菲,对我说:“夏云,你们社里是不是有个叫孟明明的部长啊?”林菲抢回镜子,把眉钳扔在枕边,稍微侧了侧身子,照镜子仔细察看脸上的痘痘,镜子刚好挡住对面的视线。“好啊,你这死妮子,还真能装……”秋桐笑骂着冲到林菲面前,夺走镜子。

  “干嘛,干嘛,哎…哎….”秋桐使劲的挠林菲的腋下、脖子,怕痒的林菲笑得在床上打滚。

  一本杂志落在地上,是新出的文学社期刊。

  我捡起来,不经心的翻着,还故意大声的念:“《萌芽》…C大文学社出版…新星佳作…《小路》,咦?这不是我写的吗?”

  闹腾的秋桐和林菲停了下来,笑望她们的雪萍也面露诧异,三个人的目光集中在我身上。

  我细致的看了两遍那首诗:“不对啊,明明是和那天我在阶梯课室写的一模一样,怎么写了李娜的名字?”林菲率先跳起来,从我手中扯过期刊:“我看看。”林菲丢下期刊,秋桐和雪萍争相看着。林菲神情严肃的对我说:“你什么时候写的?”

  “那天啊。那天在阶梯课室上计算机课,我带书去看…..”不敢提及孟明明,我的解释有点不明不白,我上课看小说的几率那么大,她们肯定不明白我说什么。

  “你当时写在哪里?”林菲果断的打断我无力的说明。“写在一张白纸上,那张白纸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好像是本来就放在桌面。哦,那天放学,我匆匆忙忙的走,忘记拿那张纸了。”我努力的回想。

  秋桐研究完小诗,抬起头,稍作思考,不紧不慢的说:“是上一节课的人留下来的纸吧。公共课好多人都不在意,我看过有人带纸去画画、传纸条什么的。”

  雪萍放下期刊,疑惑的问:“那,这诗怎么到了那个李娜的手中?怎么变成她发表呢?”

  林菲气愤起来:“李娜那种人,剽窃别人的作品有什么奇怪!”

  我忍俊不禁:“别!这算什么作品,一首小小的诗,离作品还远着呢。”

  冷静思考状的秋桐缓缓的说:“看来,很有可能那天李娜也在阶梯课室上课,恰好被她看到了那首诗。李娜是什么系、读哪个班的?查一下时间对不对得上,就知道是不是了。”

  我伸出双手,作了个放松的手势:“同志们!别急,别急,这么小的诗用这么大的力气去侦察,物非所值,大家就此打住,快看看林菲把人家孟明明放倒没有。”

  有如新的炸弹丢进来,秋桐、雪萍吃惊的望向林菲,林菲又羞又气的欲打我,秋桐、雪萍反应过来,笑扑向林菲,把林菲掐倒在床上。

  我以为小诗事件就此划上了句号。

  周六上午,林菲拉开我蒙在头上的被子:“懒虫,起来!”我拉回被子盖住头,翻了个身。“夏云!找你有事,给我快点起来!”林菲不折不饶的掀开我的被子,拉起我。我无奈的揉揉眼睛:“大姐,有何指教?”

  “陪我去社里准备明天的晚会。快换衣服。”林菲从我脚底附近找出我的衣服,丢在我脸上。我拉上床帘换衣服:“你们都到这地步了,怎么还要我这电灯泡去照啊?”“你懂啥,我们人手不够,好歹你也是社里的人,帮个忙很应该吧。”“我呀,早就退社啰。”我伸伸懒腰,打了个呵欠,汲着拖鞋懒懒的去刷牙。

  到了会议室,已经有20多个人在忙碌,摆桌子的、调音箱的、挂横幅的……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国庆快到了,文学社要举办一个晚会,林菲已为此专程买了套新裙子,我没有参加的打算,但是做个幕后工作人员还是乐意的。

  林菲和我走到会议室的中间。一伙人在刘望远的指挥下正忙活想在天花挂个由许多彩色气球和彩带组成的大彩球,有人站在梯子上费力的拆天花的吊灯(会议室本来是两用的,可以做舞厅)想腾出位置给大气球,有人在打气球,有人把气球捆一块,负责把彩带绕在捆好的气球上的是李娜。

  李娜今天穿了条卡其色修身长裤,束着白色的修身荷叶边衬衫,显得身材格外的颀长。林菲走到李娜旁边,左手拉过李娜手中的彩带,右手拿起堆放杂物的桌子上的剪刀,“咔嚓”一声剪断彩带,嘴里惋惜的说:“怎么这么容易就断了呢?假的就是不堪一击啊。”

  李娜脸色一变,冷冷的看着林菲:“林菲,你想怎么样?”

  本想蹲下来帮忙打气球的我一愣,升起不详的预感。

  林菲用在这种喧吵度下方圆十米足以听到的声音说:“是谁捡到别人的诗用自己的名字在《萌芽》上发表的?”

  忙着弄大彩球的人们全都安静下来。刘望远的目光射在李娜脸上。

  李娜有点意外,很快恢复了镇静:“林菲,你把话说清楚。”

  林菲从挎包里拿出那期《萌芽》,翻到《小路》那一页,举起来,愤愤的说:“这首诗是你写的?李娜?这是夏云有天在阶梯课室随手写忘记拿走,被你冒名投稿的。还是新星,新星的是夏云!”

  随着林菲的手指指向我,大家的目光哗的聚集在我身上,我赶紧低下头。“林菲,说话要有证据。你不要污蔑我的心血,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爱写东西,我根本不想投稿,是望远师兄鼓励我投的。”李娜的话中透着委屈。

  估算着大伙会转移视线到刘望远那里,我重新抬起头,静观局势发展。

  刘望远才气横溢,为人正直,威望很高,看得出来,李娜的话让大家有点信服。远处的孟明明不知何时走到刘望远的身边,关切的眼光落在愤怒的林菲身上。

  林菲把《萌芽》用力的甩在桌上,气极而笑:“好,既然是你写的,那你敢发誓吗?你发誓是你写的,不然的话,就天打雷劈!”李娜露出哀伤的神色:“林菲,我知道,虽然你很喜欢望远师兄,讨厌我和他为了社里的事老在一起,但…也不至于说这么狠的话吧…”

  刘望远在林菲和李娜之间扫视的目光深沉起来;而孟明明,则脸色发白。

  林菲一字一句的说:“多谢关心,我喜欢的是孟明明!”

  “林菲,秋桐找你呢,快走吧。”我拽着林菲往外走。

  片刻,身后响起脚步声,孟明明跑上来:“林菲…我送你回去。”

  我溜之大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