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喜马拉雅山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违章

喜马拉雅山脉 一木小小 3146 2011.12.10 19:31

    三年后A市

  70…..

  80…..

  90…..

  加油、轻点刹车、握紧方向盘,拐过60度的弯,加速,时速表的指针上升,指向100。

  减速,在距离前面一辆车几十厘米的位置,方向盘忽然转左,踩下油门,挤向左边,后面的司机急踩刹车,不顾市区禁鸣喇叭的规定,连按两声急促的喇叭,以示不满。

  舒晓军抓住头上的拉手,开始后悔不该让夏云开车。夏云平时行事雷厉风行,但毕竟是个体形弱小、说话不大声的女人,想不到开车的风格那么辣,竟在车流量不小的A市主干道上疯狂超车。

  三辆车在前面几乎同一水平线上行驶,占满三车道的道路。夏云眼角的余光瞥见右车道的旁边有空隙,没有多想就一打方向,加速直奔空隙。是入口辅道,只剩很短距离的辅道,短到还不及两辆车的长度。必须在辅道结束前冲到旁边的车的前面。大力踩下油门,在辅道的弧度变到最小的时候超过旁边的车,刚好有个环卫工人逆向站着,在弧度最小的地方,与夏云的车堪堪擦肩而过。

  舒晓军的手心直冒汗,不自觉的脚抵车地板,背紧靠座椅。当汽车从环卫工人身旁擦过时,他清楚的看到对方惊恐的面孔在玻璃窗掠过。好险!他差点要拍胸脯了。

  加速、超车,在一个红灯亮了的路口,左右两边没有来车,苏立一丝不苟的面孔出现眼前,一咬牙,夏云踩下油门,冲了过去。反正舒晓军不会在意那点罚款。

  许海涛把罚单给车主,告诫道:“下次不能越黄线。”身材瘦小的车主弯着腰诚恳道歉:“不好意思,一下子没看到,以后绝对不会。”一阵轰鸣声,抬眼间,许志军看见一辆白色跑车飞奔而过。白希飚嘴巴微张,双眼直直看着跑车划过的轨迹,仿佛感觉其所过之处扬起一片灰尘。

  “海涛,那是什么车?保时捷?”白希飚收回惊异的视线,问道。

  许海涛哼了一声,不屑的说:“啥,雪佛兰而已。今天大行动还敢嚣张,这些富家公子。”

  车主脸上有些发烧,腰弯得更厉害了,谦恭的说:“啊SIR,我先去交罚款。”说罢一溜烟的走了。

  白希飚嘿嘿一笑,手肘碰了碰许海涛的手臂:“喂,人家以为讽刺他呢。”

  许海涛看了看那特别规矩行驶的背影:“这位仁兄倒还是准纪守法的好公民,他确实是没留意到。”这时,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高队……没有,违章很少,一路都是警察,大家都挺注意的……好,知道了。对了,刚才有辆白色跑车狂超速又冲红灯,对,就在中山大道……好。”

  白希飚等他挂了电话,凑近问道:“高队说什么?”

  许海涛站直,呈立正姿势:“省里有人来督查,中午要开个短会。注意上岗形象,搞不好督察队就在旁边。”

  白希飚脸色一正,面向大路,站姿笔挺,展示出警察的良好形象。

  高明开着队里的CRV,正去往赤岗路处理一宗交通事故。赤岗路位于中山大道与翠园快速路的相交处,路窄车多,常发生汽车刮噌事故。今天开展大行动,在各大交通要道进行查车,由于警力不够,原定四处巡逻的高明要去处理事故。高明接到电话时所在的位置离赤岗路有点远,为了在短时间内到达现场,他少有的猛踩油门,超速了。

  中山大道上的车不少。高明加速冲到前面的车屁股,点刹,踩油门挤到旁边车道、超车,然后再来,在车流中游刃有余的超过一辆又一辆的车。也许大家看在是警车的份上。他心想,万一被投诉,我就说要赶往事故现场。晚到现场也会被投诉,那还不如超速。只要不出事就行了。想到这,他全神贯注,目视前方的同时不时用余光扫视三个后视镜,确保每次超车都准而稳。

  在即将走完中山大道、扫视后视镜时,他发现有辆白色的车和他一样不断超车,而且势头凶猛,当他要超过前面的车时,那辆白色的车抢在他前面擦车而过,擦过他的警车及左边的车。他吓了一跳,同时看清楚是辆跑车,和轿车外形差不多的跑车,应该不是高档跑车。他妈的,警车也敢超!还差一点就刮到了。他忍不住骂起来,这速度,应该上110了,超速30℅以上。他恨恨的盯着白色车影,看着它冲过红灯,扬长而去,忽然想起刚才许海涛的话,白色跑车、狂超速、冲红灯、中山大道,好家伙,从中山大道东一路狂飙到中山大道西来了,不行,我得抓住他。

  他做了个大胆的决定,把处理事故抛下,开警笛、踩尽油门、冲红灯,追上白车跑车。

  廖游敏看着车子从拐入赤岗路的路口擦过,愣住:“高队,我们去哪?”高明脸色冷峻,没有做声。廖游敏刚毕业没多久,第一次和高明一起执勤,本来就挺紧张,看他脸色不好,心里一发怵,噤声了。

  高明在没多远的科技路追上白色跑车。科技路交通繁忙,车辆挤挨而行,白色跑车夹在车流中老老实实的按序移动,倒是警笛大响的CRV在尊重警察的市民的让步中,挤出一条快速前进的道路,最终离白色跑车只有一车之遥。绿灯亮,车流前行,白色跑车右转,驶进科技大厦地面的停车场。

  CRV尾随,拦在欲倒车进停车格的白色跑车前。车门打开,一个衣着时尚的倩影出现。

  夏云下车。她早就发现这辆警车在追自己了。当初惊险超过它时,她心里就曾犹豫过要不要惹这辆警车,最终对签合同的忧虑超过了超警车的担心。现在,当她看见警车拦在眼前,心里很镇定,因为舒晓军已经按约定时间到达,如果电梯人少的话,很可能已经见到苏立了。

  高明有些惊异。不是因为开车的是个身形娇小的女孩子,也不是因为这个女孩子长相清秀,而是她的眉目中透着沉稳,和她的外貌、衣着和开车风格极不相衬的沉稳。惊异过后,一种莫名的感觉占据了他的心。说不清是什么,他就是觉得有些什么不对,也许是太阳太晃眼,也许是空气太燥热,总之就有一点点,不那么对劲。

  夏云不着痕迹的打量从警车下来的两个人。一个貌似领导,身材高大、皮肤白皙,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对,气宇轩昂,这是夏云对高明的第一印象。随后而来的,是他比较好商量,不是难缠的警察。另一个明显是个新警察,跟在领导的后面,神色紧张,腰杆微弯,也许手指还在颤抖。

  夏云礼貌的笑笑,研判而矜持的目光直视高明:“不好意思,啊SIR,有点事情赶时间,所有开得有点快,下次不会了。”

  高明的心一跳,心里骂了声自己:怎么回事,又不是我违章,反倒好像我心虚了。他清清喉咙,微咳一声,努力使表情严肃:“不好意思,请出示您的驾驶证和行驶证。”夏云微微一笑,眼中似有揶揄,然后像早有准备似的从灰色阔腿裤的口袋中拿出两证,双手平端着递到高明面前,庄重的样子和藏族人献哈达有得一比。

  高明有点恼怒自己了。他堂堂一个副大队长,出身于市公安局的高干之家,阅人无数,竟在小小违章处理中,在一个年纪轻轻、看起来清丽单纯的女孩子面前处于被动的劣势。他从两列纤细的手指的中间接过两证,闷声低头翻看。夏云,车主是舒晓军,她的男朋友吗?疑虑刚在意识中出现,就听到手机铃声响。他抬头,夏云皱着眉头接电话。

  “夏云,我…..你上来吧,纪茵在这,我…..”舒晓军结结巴巴,口气沮丧而慌乱。

  一撮火苗在心里燃烧,夏云抑制住愤怒,冷声质问:“在又怎么样?”

  “我…..我,我说不下去。”电话那头的声音已变弱,无力、虚脱。

  暗吸一口气,平定情绪,夏云啪的一声挂掉电话,恳切的对高明说:“不好意思,啊SIR,有点急事要上六楼,请问可不可以让我先走?麻烦您把罚单夹在车窗。”先走?远道追来岂不是没有意义?但她看起来确实有急事,直觉告诉高明,夏云是个可信的人。犹豫间,夏云捕捉到高明对自己的信任。她把钥匙放在高明手中,神色匆忙:“不然就连钥匙也给你,谢谢了。”说罢转身跑向科技大厦的大门。

  高明没有阻止。看着夏云宝蓝色的长项链在美丽的锁骨间跃动,黑色小外套的袖子略略上捋到手肘位置、露出洁白肌肤的双臂挥动,他想他今天大概疯了,这根本不是往日稳健、按部就班的他。

  既然疯了,就彻底的疯掉吧,也许,生活,将掀开崭新的一页。高明把夏云给的双证装进口袋,沉声对廖游敏说:“今天的事不能对任何人说,知道没有?”看廖游敏愣愣的点点头,他又说:“你开队里的车去赤岗路,我随后就到。”

  廖游敏看着高明开着白色跑车缓缓离去,忽然想起:高队忘记开罚单了!

  他摸摸脑袋,苦笑:我今天跟高队出来,究竟是福还是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