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侠世界之我是主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神探又见神探(第一更,求推荐票!)

武侠世界之我是主角 极道鹈鹕 2123 2019.10.24 15:41

  月儿高挂,虫儿嘶鸣。

  此时的林平之看着田伯光的尸体,摇了摇头,拿出了《万里独行》的秘籍。

  《万里独行》!

  一门让田伯光从开始就活到大结局的轻功,可以说就是因为有了它才不至于让田伯光早早的领了盒饭。

  看着秘籍上那比较精妙的武学,林平之不由为之一叹,《万里独行》这门轻功虽然精妙无比,但奈何遇到了比它更强更快的《踏沙无痕》!

  而且据林平之估计《万里独行》这门轻功也不过才是二流功法,跟至少都是一流功法的《踏沙无痕》相比,确实相差太大了。

  一山更比一山高啊!

  这也是为何田伯光先跑那么久,也都被林平之追上的原因,所以说田伯光死的不冤啊!

  收起秘籍,林平之拍了拍身上的尘埃,擦了擦还在滴血的长剑,收剑入鞘,脚脚一动,身体便向着之前的小院掠去。

  黑夜依旧,晚风仍然,此地只留了一片狼藉和一具尸体在那里静谧无声。

  ……………………

  铁石村,小院。

  白方东看着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脸色略带焦急的仪琳,不由嘴角轻笑,出声道:“仪琳,你来回踱步干吗?是不是担心你的未婚夫啊?”

  仪琳闻言,白皙秀美的小脸上顿时浮现了丝丝红晕,显然这个问题让她这个小尼姑感到无比的害羞。

  而后只见她眼睛一转,声音古怪道:“才没有了,白大哥尽胡说。”

  再说要担心他的也不应该是我,而应该是女扮男装的白姐姐吧!

  咦!

  闻言的白方东,脸上闪过一丝诧异,看着此时一脸狡黠的她,似不相信道:“小仪琳,你怎么知道我是女扮男装的?”

  很简单啊!白姐姐虽然穿着一身男子锦服,但不管是锦服的颜色还是其上的花纹牡丹,都表现出了你和一般的江湖男儿不同,而且之前白姐姐跟我解穴的时候,我就闻道了你身上那股浓浓的只属于女孩子才有的味道。

  “胭脂味和……”

  此时的仪琳小脸俏红,声音越说越小道。

  “和什么?”白方东闻言好奇的问道。

  仪琳咬了咬嘴唇,小脸越发绯红,难为情道:

  “和女子来天葵时独有的味道!”说到这里的仪琳小脸已是不好意思的低了下去。

  额!

  闻言的白方东,脸上一丝尴尬的嫣红闪过,她没有想到如此文静清秀的小尼姑,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过了片刻,脸色恢复平静的她,看着此时已经低下额头的仪琳,也是嘴角一翘,道:“没想到,你一个小尼姑居然会说出这样一番羞人的话,真是让人感到意外啊!”

  闻言的仪琳,抬起满是绯红的小脸,声音清脆道:“谁让白姐姐不承认了,再说我们女孩子说这些也没什么,难道我一个尼姑都不怕,白姐姐难道还害怕吗?”

  白方东闻言,摇了摇头,脸色变得平静道:“你说我是一个女的,那我喉咙上的喉结怎么回事了?”

  嘻嘻!

  仪琳听闻直接笑了起来,脸上的红晕也少了许多,轻声道:“白姐姐,脖颈上的喉结我想应该是用内力填充,促使它鼓起来的吧!这样别人看到就会有一个错觉,觉得你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美男子吧!

  还有我想,我的那不知名字的“未婚夫”,也不知道他的白兄弟其实是一个白姐姐吧!

  闻言的白方东脸上的惊讶之色越来越多,她没想到仪琳这个小尼姑,居然如此的聪明,才相处多久,就把她“是男是女”搞清楚了。

  不像某人相处的时间更长,居然啥都不知道!

  白方东看着此时一脸清秀但却无比狡黠的仪琳,道:“你是怎么猜出来这些的?完全和之前的那个有点笨笨的想找娘亲的小尼姑不一样喃?”

  闻言的仪琳,小眼扑闪扑闪道:”我从小就喜欢看恒山派莲花阁里的各种经文书卷和里面珍藏的奇闻轶事,而白姐姐的这种情况恰好就是我在一本奇闻怪谈里面见过的。书中说女子要想像男子一样,拥有喉结,那前提是必须要有强悍不绝的内力,才能源源不断的让内力去填充喉结,喉结才能显现出来。”

  而且我的那个“未婚夫”,他和白姐姐的交谈举止,完全不是一个公子和一个绝色女子交谈时该有的样子,反而更像是两个江湖兄弟才那样交谈说话。

  顿了顿,仪琳又道:“所以我敢断定我的那个“未婚夫”一定不知道白姐姐是个女人!”

  嘶!

  闻言的白方东,听着她那头头是道,感觉很有道理的解释,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眼中全是惊讶之色,显然仪琳的一番操作,还是秀到了她白方东。

  过了片刻,白方东从刚从的惊讶中回过神来,声音奇异道:“小仪琳,你怎么那么聪明,完全是和之前判若两人啊!”

  “我……我一旦涉及到我的爹娘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会感觉脑袋不够用,思维下降,好像不会思考一般,但是如果是涉及到其他人的话,我就不会那样,反而感觉思考什么都会很快,就像现在一样。”仪琳一脸不好意思,小声道。

  哎!

  白方东闻言,看着面前亭亭玉立,身材纤细的小仪琳,眼中闪过一丝悲伤,显然她会有这样的情况,都是她的父母给她造成的,宁愿在她身边,都不告诉她真相,而思维敏捷的仪琳怎么会没有一点察觉了。

  这或许是仪琳知道,但爹娘却一直隐瞒逃避的后果吧!

  而这也是仪琳为什么会告诉我,她父母的原因吧!或许只是想找一个人倾诉吧!

  当然,难道聪明的女孩子倾诉的方式都这么怪吗?此时的白方东不由想到!

  “那仪琳,白姐姐就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你不许和你的“未婚夫”说白姐姐是女扮男装的,知道不?”白方东一脸严肃的说道。

  闻言的仪琳,小脸一红,连忙点头,显然白姐姐此时一脸严肃的表情再配合着她那冷艳的威势,还是把她镇住了!

  看着仪琳此时小鸟依人的样子,白方东心中不由暗自笑道:“如果不是林平之那个瓜娃装逼的样子很好笑,让我感觉很有趣,此时的我或许早就走了!”

  如果林平之此刻要是在这里,一定会惊呼出声:“你们是魔鬼吗?这么恐怖的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