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雨雪林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来日方长

雨雪林木 xiao寒 1714 2021.09.15 08:46

  “同桌的你何时会想起曾经的不离不弃?”,穆子寒看着灰色的企鹅,心情失落的写下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韩语慈突然消停了不少,不再时不时叨扰,好像也不怎么爱笑了。

  “我有车,送你吧?”她是全公司最无趣的员工,没想到会被经理搭讪。

  “不用。”她心跳加速,摇头道。

  “别客气。”经理接着说,“您爱人不介意吧?”

  “不会的”,她说“多不好意思…”

  “呵呵,要不要,给句话”,经理说。

  她终于勇敢地点点头,却忍不住补充道:“送了我就是我的了,不许再要回去啊。”

  穆子寒看到一条很无趣的笑话,给韩语慈发来。

  “是挺无趣的”,语慈回复。

  “你现在在家里呢?”子寒问道

  “对啊,下午到的家,在家可无聊了,不知道做什么好”,语慈抱怨着。

  “估计你回家也用不着帮家里做点什么,那就多和父母沟通沟通”,子寒说道。

  “嗯,你现在干嘛呢?难不成也是一个人一个小屋黑着灯盖着棉被躺着听音乐,没哼着小曲?”语慈问道。

  “你完全猜对了,没哼着小曲”,子寒回复。

  “我是根据自己的状态估计的你,八成放假了的都差不多咱俩这样”,语慈说道。

  “嘿嘿,你进步可不小”,子寒笑了。

  “我睡觉了啊,早晨坐了几个小时的车,晕车很难受”,语慈回复。

  “嗯,晚安,明天回去时注意在坐车前吃点酸梅汤,应该管点用”,子寒嘱咐着。

  “嗯,记住啦,好梦!”语慈回复。

  “晚安,好梦不断”,子寒回复。

  不知道究竟过了多少天,一直这样的沉默……

  “要西这几天什么的干活?信息死啦死啦的没有?八格牙路,米西米西的,联系要经常的,你地明白?我的大大的牵挂,死啦死啦的想你”,韩语慈,不知道究竟经历了什么,就好像变了个人,不再喜欢说话,打招呼…于是穆子寒转发来幽默的短消息

  “最近怎么样?”子寒发来消息。

  “挺好的,一直都很好”语慈回复。

  “我特别羡慕你”子寒说道。

  “羡慕,我?”语慈不解。

  “做女人多好,什么都不用管,出生之前如果有选择的话多好”,子寒解释。

  “我倒是非常想跟你换换角色,做男生多好,想做什么做什么”,语慈回复。

  “哎…围城”,子寒叹气,“城里的人总是想要去看看外面的风景,而外面的人又对里面的生活抱有幻想”

  “这个我才知道”,语慈有些out

  “我嫌弃他语言不够唯美不爱读,我是读完整本书然后才看的简介,知道大概”,子寒回复。

  “有时间你可以为你喜欢的人写本书,她一定会感动的一塌糊涂的”,语慈说道。

  “歇菜吧我还没这么大工夫”,子寒回复。

  “唯美?王朔先生的书唯美吗?”语慈问道。

  “他的诙谐幽默,深的我心”,子寒回复。

  “那村上的呢?”语慈接着问。

  “他的唯美呀,写的多好‘一只怯生生的鸟儿从草原振翅飞起,我从未见过如此鲜活的生命’”,子寒回复。

  “现代诗歌与古诗词唯美,怎么没听说你喜欢读呢?”语慈反击。

  “我还没觉悟到读诗歌呢,等到觉悟了在读”,子寒回复。

  “等到你觉悟的时候,也许就不喜欢唯美了呢!”,语慈反击。

  “你该睡觉了,明天还得早起上课吧”,子寒回复。

  “我定了三个闹钟”,语慈说道。

  “这么多,你倒是未雨绸缪”,子寒回复。

  “你还真是高看我,我都已经迟到两次了,站门口都没敢进教室,生怕同学的眼光刷一下子全投向我”,语慈解释。

  “真有你的,怎么还跟高中那么胆小啊,对了《黄xxx案》你看了吗?这导演还挺厉害的”

  “他是导演界中杀出的一只黑马?”,语慈问道。

  “你该睡觉了,明天聊啊,晚安!”,子寒说道。

  “好提议,好梦!”语慈回复。

  不知又经过了多久沉默,又到了节日问候……

  “愚人节快乐”,语慈发来消息。

  “已经过中午十二点半了,愚人快乐有点晚吧”,子寒回复。

  “论身高,论智慧,论学识,你有我强吗?还长辈替你汗颜”,子寒回复。

  “论体重,论短长,论复课,论年长,你说的过我吗?”语慈反击。

  “我说三个,居然你说了四个,挑衅啊”,子寒回复。

  “怎么着,你有辙吗?”语慈反击。

  “今天你过节,我就让你一回,忍了”,子寒回复。

  “唉,今天真是上当了”,语慈叹气。

  “帮我报仇了,是你自己不小心,四月~愚人节谁不知道,被愚弄也是自找”,子寒说道。

  一阵沉默中~

  “刚才我这里停电了,不好意思啊”,子寒说道,“愚人节四月一,记好了”

  “你意思就是我蠢呗”,语慈回复。

  “到时候还忘,NO,我没这么说“,子寒回复。

  又是一场戛然而止…似乎韩语慈和穆子寒之间突然间没了共同话题,即便双方在尽可能的寻找契机。

  多年以来,穆子寒的QQ号时常被人挤了下去,可是他的密码从未改变,虽然没有联系,但他心里明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