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北漂之我的时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北漂之我的时代

拓跋南瓜

  • 现实

    类型
  • 2019.07.04上架
  • 36.21

    完本(字)

146位书友共同开启《北漂之我的时代》的现实之旅

学徒书友20190303181213686 学徒书友20190807122917549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我想去北京

北漂之我的时代 拓跋南瓜 2024 2019.07.04 13:55

  第1章:我想去北京

  方凌,听起来像女孩的名字,但是个男生,因为小时候身体不好,父母说起一个这样的名字好活。

  好不好活不知道,反正活下来了,但是从幼儿园起,就被小朋友大声叫名字,上了小学就改成欺负,等到上中学,经常因为名字跟同学打架。

  本来要上高中的,但父亲因病去世了,母亲的身体也不是很好,就商量着上个技校,因为技校管分配工作,而且因为给父亲治病,家里的经济已经很拮据了。

  文化课一年半,实习一年半,三年之后分配工作,分到了油田建设单位。

  方凌有个舅姥爷,在当地有些关系,分配之前母亲带着方凌去找这位舅姥爷,希望能给帮帮忙,把方凌分到建设材料总公司,因为方凌的父母都是这个单位的,相对来说,这个单位的工作比较轻松,也体面些,将来找对象也容易一些。

  然而舅姥爷打着官腔说道:“服从分配嘛,去哪个单位还不一样,都是当工人,都是为祖国建设出力嘛,小凌这么年轻,有得是机会,到前线单位去磨练一下,对他有好处。”

  那天晚上回家的时候,母亲的眼里闪着泪光,像是对方凌说,又像是对自己说:“当年你爸当材料员的时候,年年过年去他们家串门,回回拎两只烧鸡去,他家五个孩子,就切半只烧鸡,剩下一只半都留起来,现在人家牛了,当官了,说话都不一样了。”

  方凌没说话,从小爱看书的方凌明白人走茶凉的道理,他本心是不想去求舅姥爷的,是母亲非要去,所以对于这样的结果,方凌并不沮丧。

  其实油建单位的工作也不是很辛苦,而且新参加工作的都是学徒,无论是小队长还是师父,都不太敢让学徒干活,怕出事故。

  唯一的问题就是脏,还总得上前线。所谓上前线,就是到荒郊野地架设输油管线,一去就是一个星期,暴土扬灰的,不论男女,都跟土猴一样。

  好在工资不算低,刚参加工作,就有六百块的基本工资,加上全勤和奖金,一个月少了也有八百块。

  冰棍五分钱一根的年代,一个月八百块的收入,不算少了。

  单位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有冬歇。东北的天冷,零下二三十度,远远超过了管道焊接允许的最低环境温度。

  一到了冬天,单位里就组织学习党的方针政策,每天学习完,自由时间就是聚在一起打扑克、贴纸条。

  屋里烧着一个炉子,炉子上坐着一个大水壶,壶嘴上冒着蒸气,长条桌上铺两张报纸,一个小队十几个人围在一起,经常玩得忘了吃中午饭。

  每到这个时候,方凌就跟小队长请假,理由是去上电脑培训课,每次小队长都很欣慰地说:“去吧,比我们有出息。”

  有没有出息单说,方凌只是想多学一门手艺,在那个年代,台式机是个稀罕物,学会了电脑维修,也能挣钱。

  反正当时方凌是这样想的。

  那年春节,方凌跟着母亲去舅姥爷家拜年,终归是亲戚,虽然在工作分配上没有给帮忙,可也不能就这么断了来往,毕竟舅姥爷当官了,将来指不定什么时候,有什么事情,还得求到人家门上。

  舅姥爷发福了不少,一副官老爷的架式,说话都像从鼻孔里喷出来的。

  吃完了饭,邻居过来了,跟舅姥爷聊天,说自己家的大小子学习跟不上,他想办个病退,让大小子接班。

  舅姥爷跟人家说:“接什么班?工字不出头,当个工人能有什么出息,你又不是供不起,怎么着也得让他考个大学,哪怕是最不好的大学,好歹是有个学历,就算进了工厂,有个大学文凭,也容易提干嘛。”

  母亲当时就站起身走了,连个招呼都没打。

  回家的路上,母亲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我当初找他商量,说想让你上技校,他一口就答应了,说咱们家这个条件,就应该让你早点上班,可他今天跟人家说工字不出头……”

  后面的话,方凌选择性忘记了,因为没有意义。

  大年初五,方凌被同学叫出去玩,那时候最喜欢去的就是网吧,可惜网吧老板也要过年,所以一群人只能在冰天雪地的街道上闲晃。

  “我说,咱们这辈子就这样了?”炮子叼着烟,缩着脖子瞪着眼。

  炮子是外号,他自己起的,说这个外号牛,一听就惹不起。

  吴辰问道:“那你还想干啥?”

  炮子说道:“我舅来了,说了一个生意,倒腾铅笔,整好了,一次能挣好几万!”

  方凌嗤笑:“净瞎扯,那得倒腾多少铅笔呀?往哪卖呀?”

  炮子不高兴了,瞪着牛眼嚷道:“你懂个屁,你自己算,一车皮铅笔多少钱?”

  “不知道。”方凌笑着摇头,他不关心一车皮铅笔值多少钱,只关心这一车皮的铅笔卖给谁才能赚钱。

  但是方凌没有说,因为在这个小团体里,方凌属于学习好,但是没见识的人,他说的话,没人当回事。

  吴辰问炮子:“那你工作咋办?不要了?”

  炮子一脸嫌弃地说道:“要它干啥?现在也没有福利分房了,你看现在的房价多贵呀!我一个月工资就够买一平米的,我要是做生意挣了钱,不比当工人强?”

  吴辰说道:“我觉得你要真想做生意,最好先办个停薪留职,别太猛了,当心闪着。”

  炮子很不屑地嗤了一声,目光被马路对面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吸引走了。

  方凌问吴辰:“啥是停薪留职呀?”

  吴辰答道:“就是请个长假,单位不给你开工资,但以后你还能回去上班。”

  那天晚上,方凌失眠了,耳边回荡着父亲在他小时候常说的一句话:“等过两年,爸带你去北京。”

  两年又两年,一开始是方凌年纪小,后来父亲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但父亲偶尔还是会说:“等爸病好了,带你去北京。”

  北京,我想去看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