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北漂之我的时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废纸一张

北漂之我的时代 拓跋南瓜 2083 2019.07.07 15:00

  第5章:废纸一张

  方凌虽然是第一次来北京,但却对北京的道路交通非常了解,因为这两年他只要有时间,就在网上查看关于北京的一切,尤其是到什么地方要坐什么车这种事。

  只不过让方凌意外的是,北京的人这么多,出了站后,满眼看到的全是人。

  方凌心里突然感到迷茫,他出生在一个小城市,没上过幼儿园,听母亲说是因为他自己不愿意去,逼着他去就打小朋友,所以就不上了。

  小学在家属区范围内,离家只有八百米,中学跟小学隔一条马路,技校在中学的西边五百米,单位在中学东边六百米,至于上前线,都是车接车送,来回也就半小时的车程,到了地方,也就是在一块固定的区域内工作。

  也就是说,方凌这二十年的活动范围,还没有北京一个西客站大,更没有见过这么多人聚在一起。

  五月的天气,艳阳高照,方凌穿着长袖长裤,还没有走出西客站的范围,就已经是汗流浃背,北京比东北热多了。

  从西客站向北直行到军事博物馆,在报刊亭买了张旅游地图和一张电话卡,找了个公用电话给母亲报平安。

  因为长途费很贵,所以方凌也没有多说,只说自己到北京了,北京天热,人也很多。

  母亲嘱咐方凌:“不习惯就回来,就当是去玩了,不行就去找街道,再给安排工作。”

  方凌嗯啊着答应,心里却在想,正式工作都辞掉了,回去找街道安排工作?扫大街?给树刷漆?

  死也要死在北京!

  坐公交车先去了天安门广场,这是父亲一生的心愿,方凌终于看到了人民英雄纪念碑,看到了***像,除了兴奋,心里多少还有些苦涩。

  如果父亲还活着,他也会上重点高中,因为以他的学习成绩,本身就是可以保送上重点高中的,听说他要上技校,连校长都震惊了,但跟母亲谈过话后,校长和老师都集体沉默了。

  又想起了金薇,也不知道那时候她是怎么知道的,晚上八点多跑下来敲门,兴师问罪似的质问他,为什么要上技校?不是有保送名额吗?就算自己考也能考上啊!

  那天晚上过后,金薇整整一个星期没理过他。

  现在明白了,金薇是希望他俩的人生轨迹可以重合,一起读重点高中,一起考哈工大,一起……

  想哭,可周围的人太多了,方凌只能扬起头,装做眺望的样子,让已经涌起的泪水倒回去。

  坐车一路向东,到西大望路下车,往南走,那里有一个道桥公司招待所,六人一间房的通铺,一晚上二十块钱。

  意外的,北京的夜跟家乡的夜一样静,太多的情愫在心里交缠,方凌失眠了,辗转了一夜,直到天微微亮时,才眯了一会儿。

  第二天在道桥公司家属院问了问,一间十二平米的平房,只有一张空板床,月租金四百,押一付三,没有厨房,有上水没下水,公共厕所,想洗澡得去两公里以外的公共浴池。

  方凌租下了,咋也比住招待所便宜,而且好歹是个窝,能存放点私人物品,不用害怕被人顺手牵羊。

  房东是个四十多岁的阿姨,姓吴,在她的指点下,方凌去了一河之隔的东郊市场,买了铺盖和小饭桌,连扛带抱地弄了回来,这算是有了个小家了。

  接下来就是找工作,方凌带了一万块钱,在一张银行卡里存着,身上的现金剩下不到一千,如果直接去找学校上课,那他铁定挺不过半年。

  临街的小饭馆就在招服务员,一个月六百包吃住,可是工作时间不行,从上午十点到晚上十二点,每月四天轮休,那方凌别说上课了,连看书的时间都没有了。

  方凌想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那样至少还可以上夜校,然而他连高中毕业证都没有,技校的文凭根本没人认,中介的大叔对他说:“去附近的工厂问问吧,看人家招不招小工。”

  有生以来头一次,方凌感受到了被轻视,从小学开始,年年三好学生,初中全年组排名第二,保送重点高中的人选,以全区第三的成绩考上区内最好的技校,而且考前一个月,除了小说,什么书都没看过,根本没有复习。

  可现在,他的文凭就是一张废纸,只能去当小工,中介都懒得给他介绍工作。

  方凌哭了,在那个十二平米的平房里,坐在床沿上,压抑着哭声。

  想家,想妈,想金薇,想念以往那无数个欢乐的夜晚,台灯边那张甜美的笑脸,甚至想念单位工房里的那只火炉,还有师傅们打扑克时的欢叫声。

  然而时间不能倒流,人生不能重来,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回来,哭过了,还要继续朝前走。

  中介不行,就买报纸,报纸上有招工广告,可是……方凌再一次想哭,招工的广告虽然多,可最低学历也要求大专毕业,他连试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大海捞针一样,方凌惊喜地看到了一则招工广告,三十五岁以下,不限学历,朝九晚五,就是远,在西三环外,他住在东四环内环边上,上下班加起来就要三个小时。

  但辛苦总比回家强,连正式工作都辞了,回家还能干什么?

  第二天一早,方凌意气风发地挤上公交车,蒸包子一样挤了四十多分钟,到站时,腿也直了,胳膊也麻了,差点没下去车,然后步行了二十多分钟,一路打听着,找到了一个极为偏僻的写字楼。

  来应聘的人不算多,方凌粗略扫了一眼,大概也就二十几个人,负责面试的是两个女人,一个三十多岁,坐在窗边,翘着二郎腿抱着双臂,一脸鄙视地看着所有来应聘的人,另一个二十多岁的模样,坐在办公桌后面,负责收简历。

  方凌交了简历,女人看了一眼,说道:“可以,你被录取了,交两百元培训费,明天开始培训。”

  方凌有些诧异,更多的是惊喜,赶紧交了钱,然后问道:“什么工作呀?”

  窗边的女人用不屑的口吻说道:“为总公司培训市场业务员,明天早上九点来报到,培训一周后正式上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