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北漂之我的时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远走高飞

北漂之我的时代 拓跋南瓜 2075 2019.07.06 21:00

  第4章:远走高飞

  那天晚上,送金薇回家后,方凌买了六瓶啤酒,关起门一气都喝了。

  方凌一向是不喝酒的,但不喝酒又何以解忧呐?

  方凌验证了李欣的话,酒这个东西,刚开始喝的时候不好喝,等你喝得嘴里麻木了,你会发现它特别的好喝,而且晕乎乎的感觉特美。

  结果第二天,方凌的脑袋像被人开了瓢一样疼,而且嗓子眼里干得像要着起火来,还要清洗吐脏的床单,收拾地上的秽物。

  收拾酒瓶子的时候,看到了那张对折的纸条,那是金薇的电话号码,昨晚结账时,金薇跟服务员要了一张点菜小本上的纸,主动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上,给了方凌。

  方凌看着纸条,心里又一次堵得慌,狠了狠心,抓起那张纸条,在手心里揉成团,丢在了地上。

  没有意义的事就不要去做了,哈工大的高材生,又长得那么漂亮,怎样都不可能嫁给他吧?更何况,他是要去北京的。

  激烈的敲门声,方凌哑着嗓子没好气地问道:“谁呀?别敲了!”

  门外答道:“我!李欣!快开门!”

  方凌开了门,问道:“咋了?让狗撵呐?”

  李欣反问道:“你嗓子咋了?”

  方凌反问道:“啥事儿?”

  李欣说道:“正好,救个场,爽子跑肚,上不了台了。”

  方凌说道:“那我要不在家呐?”

  李欣说道:“你这不是在家吗?”

  方凌回屋套上短袖背心,说道:“妈,我出去了,你别进我屋啊。”

  “啊。”母亲在屋里答应了一声,方凌关上门跟着李欣走了。

  “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要爱上我,你就别怕后悔!总有一天,我要远走高飞!”

  呕吐造成的嘶哑嗓音,和一肚子低人一等的悲愤,让方凌出色地演绎了这首歌曲,不仅令全场沸腾,还挣到了两百块小费。

  散了场后,李欣问方凌:“你失恋了?”

  方凌眼神闪烁地答道:“没呀,你什么意思?”

  李欣摇了下头,又给了方凌三百,说道:“这是你的出场费。”

  方凌接过来,叠了一下揣进裤子口袋,李欣问道:“还行吧?一个星期挣三五百,比你工资还多吧?”

  方凌没接话,李欣说道:“跟我一起干吧,反正爽子他们你都认识,分你一份也没啥,就当外快了呗。”

  方凌摇头,说道:“我要去北京。”

  李欣愣住,问道:“你去北京干嘛?”

  方凌没说话,他也不知道去北京干嘛,但就是想去北京,尤其昨天晚上见了金薇,他更坚定了要去北京的决心。

  回到家,看到屋里已经收拾干净了,那张被他揉成团的纸条却展开来,放在了电脑桌上。

  方凌嚷道:“妈!不是跟你说了别进我屋吗?”

  母亲也嚷道:“一屋子酒糟味,你是不在家,光熏我一个人啊?还有,那张纸上写着电话号码,我给你搁桌上了。”

  看着纸上的电话号码,方凌犹豫了好一会,拿起来叠了两叠,珍而重之地夹在了一个笔记本里。

  吃晚饭的时候,方凌旧事重提:“妈,我想去北京。”

  这一次母亲没有炸锅,而是平淡地问道:“金薇考去哪儿了?”

  方凌沉闷地答道:“哈工大。”

  母亲沉默了好一会儿,说道:“再上一年班,多攒点钱。”

  方凌愣了一下,随即鼻子发酸,低着头应道:“嗯。”

  金薇再也没有来找过方凌,方凌也没有给她打过电话,这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五一前夕,方凌跟小队长说自己要辞职,小队人瞪着他问道:“发烧了?这可是铁饭碗!你是正式职工,不是合同工!你要辞职,你妈知道吗?”

  不知道为什么,方凌的心通通直跳,有些紧张地答道:“知道,我想去北京读自考。”

  小队长皱眉问道:“咱们家不能考吗?”

  方凌答道:“考前得上课,北京的老师好。”

  小队长叹气,说道:“你这不瞎折腾吗?你当初上高中考大学多好。”

  方凌答道:“当初念不起,现在不是攒下钱了嘛。”

  小队长又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语重心长地说道:“小方啊,你可得想好啊,这可是铁饭碗,真要是辞了职,可就找不回来了,那你以后可就只能靠自己了,你要能学出来还好说,万一,我是说万一,你可真得想好啊。”

  方凌咬了咬牙,说道:“队长,我想好了,我还年轻,我想出去闯一闯。”

  小队长也咬着牙点了点头,说道:“行,你去人事科吧,找周科长,他管这事。”

  方凌想给队长鞠一躬,却又有些抹不开面子,迟疑了片刻,说道:“队长,那我走了。”

  小队长说道:“去吧,真要去北京的话,出门在外,多加点小心。”

  “嗳。”方凌答应,转身走了。

  辞职很顺利,还退了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出发前一天晚上,几个关系好的哥们聚在一起给方凌送行,大家都喝得有点多,炮子拍着方凌的肩膀说道:“凌子,有事打个电话,哥们打飞机过去。”

  吴辰大着舌头说道:“对!谁不服就干他!”

  李欣醉眼朦胧地问道:“干谁?在哪儿呐?”

  郭子握着方凌的手,眼泪吧嚓地说道:“凌子,常回来看看。”

  “嗯。”方凌拍着郭子的手答应,就这一个没喝高的。

  “呜……”炮子突然哭了起来。

  方凌愕然问道:“咋了?炮子?咋了?”

  炮子吸了吸鼻子,又干了一杯,抹了把眼泪,说道:“没啥,我年前跟金薇表白,她说她有对象了,是她大学同学。”

  方凌心里一阵酸楚,炮子跟金薇是初中同班同学,那时候有事没事就来找金薇聊天,金薇就坐在方凌房间窗户对面的花园栏杆上,时不时地往方凌房间里看。

  晚上回了家,方凌找出金薇的电话号码,缓缓地撕碎,丢进了垃圾袋里。

  第二天下午出发去火车站,母亲没有去送站,只是嘱咐方凌要常打电话。

  晚八点整,去往北京的火车进站,方凌怀着激动的心情登上了火车,看着渐渐远去的城市灯火,方凌在心里说:北京,我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