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北漂之我的时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谁都靠不住

北漂之我的时代 拓跋南瓜 2024 2019.07.14 15:00

  第19章:谁都靠不住

  方凌突然明白过来,看着他问道:“不是……你这么说话……你是怕我录音是吗?”

  周军笑着说道:“别闹,中午我请你吃饭。”

  方凌回去跟王强说了,王强只是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中午周军还真是把方凌单独叫到附近一个饭馆里,要了四个菜,但没要酒,因为方凌说自己酒精过敏,而周军还要开车。

  吃着,周军跟方凌说:“咱们都是打工的,我也得生活不是?公司卖一套设备,纯利润就上百万,我挣点劳务费不是很应该吗?”

  方凌点头,心里却在想,挣点劳务费?两万块钱,那可是他十个月的工资呀!这钱挣得也太容易了。

  吃完了饭,周军直接开车走了,方凌回工地的路上,脑子里始终转着周军说的话:“给别人打工,自己得会算计,要不然一辈子都是穷打工的,绝大多数老板都不是生下来就有钱的,也是从给别人打工混起来的。”

  十一过后,方凌去学了车,学完的时候,离过年也不远了,鉴于去年坐火车的情况,方凌给母亲打了电话,说今年不回去了,想在北京踏踏实实地过个年。

  本来方凌心情挺好,没想到元旦过后,收到姑姑家表妹发的一条短信,说他娶了媳妇忘了娘,连过年都不想回家了。

  方凌心里很搓火,但没有跟王露露说,去年王露露把父母丢在北京,跟着他回家过年,还是大年夜坐的火车,今年就算是为了公平,也应该留在北京过年。

  但这些话,方凌也没打算跟表妹解释,因为解释不着。打从父亲过世以后,跟家里的亲戚就没什么来往了。

  方凌上技校时,母亲拿不出学费,想跟姑姑借一千块钱,但是姑姑说手里没钱,还欠着别人的钱,母亲只能跟单位的同事借。

  结果第二年,姑姑家就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新房子,虽然那时候大庆的房价很便宜,但一套房子咋也不会少于一千块钱吧?

  过年的时候,方凌只给母亲打了电话,没有给任何亲戚打电话问候,表妹的短信也没回,王露露还不解地问方凌:“怎么不给你姑打个电话?”

  方凌答道:“懒得打。”

  王露露皱眉说道:“什么话?过年呐,总得打个电话问候一声吧?”

  方凌答道:“愿意打你打。”

  第二年伊始,王强又跳槽了,去了另一家工程公司,还是做现场主管,月薪七千,带走了公司两个项目。

  方凌以为公司会提升他做项目主管,可公司又从别的公司挖了个人过来,接替了王强的职位,虽然方凌不知道新主管的月薪是多少,但肯定不会像他一样。

  这件事让方凌明白一个道理,谁都是靠不住的,王强做主管的时候,他跟着王强,而王强走了,他做不了主管,因为所有的事都是王强一手操办,他只是个跟班的。

  三月初,王露露跟方凌说,公司要招一个负责换探头的人,月薪一千四,什么都不管,还得自己带辆车。

  方凌愕然问道:“你想让我去啊?没发烧吧?我现在挣两千,还有三险一金。”

  王露露说道:“先进了公司才有机会呀,乐宽说了,公司可能要分家,一旦分了家,就得再招人,你先进来,等公司一分家,不就行了嘛。”

  方凌纠结着问道:“还得买辆车?”

  王露露说道:“我问过大舅了,现在车也便宜了,他认识人,买辆最小的,全算下来四万二。”

  方凌沉默,王露露说道:“听我的吧,这真是个机会,虽然钱少,但你有机会接触维保单位和甲方,咱们这个行业,钱不是钱,人脉和关系才是钱。”

  方凌说道:“你深圳的舅舅不是跟你老板认识吗?不能让他帮忙说一声吗?”

  王露露答道:“这点事还用绕那么多道弯吗?现在公司不缺调试人员,说了也没用,总不能把别人开了让你进去呀,听我的吧,反正你也学了车了,咱买一辆,我早就想有辆自己的车了。”

  许多年以后,王露露才告诉方凌,其实王露露在跟方凌结婚前就给她深圳的舅舅打过电话,但人家不愿意帮这个忙,说赵老板比较看重学历,方凌的学历太低,不好跟人家开口。

  方凌考虑了两天,辞了职,买了车,到宏镁公司维保部做了一名临时工。

  不过正如王露露所说,这份工作虽然挣钱少,但接触的人却完全不同。方凌不再是只管干活,还要协调时间,甚至是直接向甲方解释清洗探头的必要性。

  方凌学历不高,但是嘴很会说,这源自于他从六岁起就跟他父亲讲道理,虽然通常讲道理并不能改变挨打的结局,但嘴皮子是练出来了。

  方凌到宏镁公司后,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鹏程机电工程有限公司的项目经理,朱伟。

  朱伟是负责中心广场的项目经理,中心广场是一个大型建筑群,共有二十台主机,挂接近两万只探头,每年光是清洗费用就高达四、五十万,占到全项目清洗收入的百分之六十三。

  王露露告诉方凌,中心广场跟别的项目不同,中心广场的维保单位是鹏程机电工程公司,宏镁公司的维保合同是跟鹏程签的,不是跟中心广场物业签的,所以对于方凌来说,朱伟就是甲方老大,一定不能得罪!

  还有就是,朱伟这个人很会算计,而且比较阴险,交接单一定要写好,探头的数量一定要核实,检测一定要认真。

  干了一个月,有一天去拿探头,朱伟似笑非笑地看着方凌用写码器检查探头,说道:“小方,不用这么认真吧?以前小赵都是拿了就走,你这样太耽误时间了。”

  小赵是方凌之前管清洗探头的,据说还是乐宽的亲戚,就是因为嫌钱少,所以不干了。

  方凌答道:“朱工,我跟赵姐不一样,她是乐工的亲戚,我们家露露就是个前台,万一有点什么事,我可担不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