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北漂之我的时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请客

北漂之我的时代 拓跋南瓜 2019 2019.07.08 15:00

  第7章:请客

  洗完搓完,裹着浴巾出来躺到沙发床上,王强对上茶的服务员说道:“按摩。”

  服务员答道:“好的,您稍等。”

  方凌有些尴尬地问道:“还按摩啊?”

  王强扭脸看他,突然笑出声来,说道:“想什么呐?人家这是正规洗浴中心,没有异性按摩,你搞清楚,这是首都!北京!你以为跟你那个小地方似的,一说按摩就是那种事啊?”

  方凌更尴尬了,脸都觉得有点发烧了,其实他在家的时候也没去过洗浴中心,都是听炮子说的。

  按摩了半个小时,王强还没有走的意思,喝着茶吃着水果,对方凌说道:“兄弟,我比你大两岁,有些话我想跟你念叨念叨……”

  王强说,方凌的活干得是好,但是干得不对,出来打工跟在工厂上班不一样。

  在工厂上班,活是干得越快越好,因为干完了就完了,有活没活,每个月都有工资,活干得漂亮干得快,领导还高兴,多出来的时间就是自己的,想干啥干啥。

  但是出来打工就得算计,尤其是干这种日结的活,你干得快,活干完了,你就没钱拿了,得稍微抻着点干,最好是下个活快来了,这个活再干完,中间不落空,要不然一个月的活,半个月就干完了,那剩下的那半个月喝西北风去呀?而且损失也大呀,少半个月的钱呐。

  最关键的是,这活不是方凌一个人干,还有别人呐,方凌抢着把活干完了,不仅是自己损失了工资,也把别人给坑了。

  王强说道:“出来打工是为什么呀?就是为了多赚钱嘛。我以前也在工厂,正式职工,一个月基本工资六百,自己花是够了,可不得娶媳妇吗?就那点钱,又没有福利分房了,得挣到哪年能娶上媳妇啊?”

  方凌尴尬地说道:“昨天我听见你跟赵哥说,让他再雇个人,我以为得抓紧时间干。”

  王强笑着说道:“别误会啊,我没有埋怨你的意思,我就是跟你念叨念叨,都是出来打工的,我比你早两年,我说说,你听听,没坏处不是?”

  方凌连忙点头答应:“是,是,我其实什么都不懂,这都是经验。”

  王强笑着说道:“你也挺会说话的,就是在工厂待傻了。在工厂不用想太多,什么小队长中队长,不高兴都可以堵着门骂他,反正他不敢开了你,工厂是国家的,除非是犯了法,否则谁敢随便开除正式职工?”

  “可是给私人老板打工就不是了,脑子得活,嘴得会说,光会干不行,光会干,老板觉得那是应该的,但你得罪同事,容易让人给你穿小鞋,整不好谁说你几句坏话,老板就把你开了,反正人多得是,只要有钱挣,有得是人排队等着,你这是赶上了,你要不会电焊你试试,你不要钱都不用你,还嫌你碍事呐。”

  方凌郑重地点头,说道:“王哥,谢谢啊,以后我哪儿做得不对,你多指教。”

  王强笑,凑过来低声说道:“你知道我一天多少钱吗?”

  方凌摇头,王强说道:“我是大工,一天一百二,你别觉得老赵对你不错,你的手艺是大工的手艺,可他给你的是小工的钱。”

  方凌十分无语,合着到底还是让那个中介大叔说着了,他就是干小工的命。

  王强却不知道方凌在想什么,又说道:“不过这也不能完全说老赵心黑,毕竟你是初来乍到,等干上两三个活,你跟他提涨工资,他肯定给你涨。”

  方凌点头,说道:“好,谢谢王哥。”

  王强拿起手机说道:“来,留个电话,将来我要找着私活了,也带着你。”

  在洗浴中心躺够了,王强又请方凌吃了一顿涮羊肉,东来顺。

  方凌从来没想过,手工切的羊肉能那么薄,夹一筷子放进锅里,一个翻花就熟了,蘸着喷香的麻酱小料,放进嘴里一嚼,感觉舌头都酥了,等不及嚼烂就咽了下去,比他吃得那家涮肉不知道要好多少。

  方凌一个人就干了五盘肉,结账的时候方凌不好意思了,说道:“王哥,要不这顿我请吧。”

  王强大方地说道:“这才几个钱呐,你多抻两天,两顿都回来了。”

  从东来顺出来,两人道了别,方凌就往回溜达,因为吃撑了,一直溜达到复兴门,正好一辆公交车过来,方凌坐了上去。

  快晚上十点了,公交车上也没什么人了,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璀璨的路灯和街边的行人,方凌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又一次想起了金薇,如果说生存的前提是挣钱,那当初他要是告诉金薇,他要来北京闯世界,金薇会不会……

  方凌叹了口气,不能再想金薇了,那已经是过去式了,不管是没有勇气,或者是没有珍惜,都不可能回头了。

  突然觉得心好痛,不知道是不是吃撑了顶的,上学的时候追过四五个女孩,结果最让自己刻骨铭心的,居然是总逼着他唱同一首歌的金薇,他甚至都没有亲口对她说过‘我喜欢你’这四个字。

  又或许,他对金薇说得最多,因为每唱一次《喜欢你》,都要说上好几遍。

  随着公交车东行,不夜城的繁华逐渐隐退,下车之后往家走,转出长安街后,光线突然间暗淡了下来。

  剧烈的孤独感油然而生,甚至有些恐惧,方凌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到后来几乎是小跑着回到了家。

  这一夜,方凌睡得很不安稳,梦到了很多人,有炮子他们,当然也有金薇,只不过,每个人都离得他远远的,无论他怎样努力,都无法靠近他们,而他们却渐行渐远。

  方凌大声喊:“你们等等我呀!”

  没有人理他,只有金薇回过头,露出甜美的笑容,但却没有停住,跟着炮子他们,消失在昏暗的远方。

  聒噪的闹钟响铃把方凌吵醒,伸了个懒腰,起来洗漱,跑去上了个厕所,然后穿好衣服,直奔公交车站。

  生活,还要继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