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总裁女友13

  他的人额头冒汗:“金总,林小姐的行为太迷惑人,起初她像个新手。”

  “像个新手?她能是新手?”金蕴咆哮。

  她只是比较善于伪装。

  殊不知,颜景真的是个新手,只是上手很快,才把他的人给甩掉了。

  颜景回到家时,天色已晚,叔叔婶婶和妹妹都在吃饭了。

  她一进门,就跟没事人一样,问道:“吃饭怎么没等我?”

  婶婶:“……”你当你是谁?

  林冉抬起头看着颜景,目光中闪过一丝恐惧,面色紧张起来,显然她很害怕颜景。

  “别怕,我们都在,她不敢伤害你。”婶婶小声地对她说。

  林冉吸了吸鼻子,放下手中的勺子,看样子是没心情吃了。

  “吃呀,你多补补,你现在正是需要补身体的时候。”婶婶立马说道。

  颜景走了过来坐下,拿起碗也开始盛汤,说道:“玥玥也要补一补嘛。”

  婶婶:“……”

  “妹妹,你还好吗?”颜景看着林冉。

  林冉低下头,掩盖住眼中的恨意,小声地说:“谢谢姐姐关心,我还好。”

  “月子一定要坐好,不然会落下病根的,不过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没结婚就坐小月子了,挺丢爸爸脸的。”颜景喝了口汤,满足的眯了眯眼:“真鲜呀。”

  婶婶皱眉:“这些话该你说吗?”

  “为什么不该我说?长姐如母,她丢的是爸爸的脸,林家的脸,难道抢姐姐男人是很光彩的事情吗?”

  林玥笑了一下,看着林冉:“不过冉冉你也别往心里去,我这人大度,愿意跟你分享金蕴。”

  “还有婶婶,你早上不是对我很好吗?晚上就变了,还是感觉金蕴更爱林冉一点?”

  婶婶委屈地看了一眼老公,林叔便皱眉,带着怒气:“林玥,你说话为什么总是不知分寸?”

  而林冉已经被颜景说的脸色惨白,眼泪如珍珠滴滴答答的滚个不停。

  耻辱,委屈,憋屈,涌上心头,姐姐说话太歹毒了。

  像个被打回原形的小丑,小三,插足,这些字眼被姐姐死死的焊在她身上。

  林冉痛苦地抱着头,满脑袋都是别逼她,别逼她……

  “叔叔,你好偏心。”颜景用着淡漠的语气说着委屈的话。

  “数落别人之前先看看自己什么样,一条生命说杀就杀,金蕴你说打就打,你狂什么?你跟你母亲一样心毒,我们林家有你们这两个女人简直倒了血霉。”林叔愤怒地放下筷子。

  这是他的林家,容得林玥放肆吗?

  寄人篱下就要有寄人篱下的样子。

  “母亲?”颜景慢慢地喝着汤。

  “为什么你们嘴上总是挂着妈妈,妈妈真的害死了爸爸吗?”林玥捂着嘴说道,嘴里嚼着的肉被咽了下去。

  林婶看了一眼老公,林玥不仅歹毒,还多了一个装疯卖傻的技能。

  “一定要回忆那些不堪的东西吗?一定要我说出来吗?我怕你愧疚到吃不下饭。”林叔沉沉地看着颜景。

  颜景说道:“那等下再说,先让我把饭吃完。”

  叔叔:“……”

  一口气憋着,上不来也下不去。

  这个侄女更加气人了。不就是金蕴喜欢冉冉了吗,她的反应也太大了。

  林冉看了一眼颜景,心里不甘,她小声地说道:“姐姐,你忘了吗?你母亲带着喝醉的爸爸坠了河,他们都……”

  “这样啊?”颜景再次夸赞:“这汤真好喝。”

  林冉:“……”

  不是担心吃不下饭吗?还吃的这么香。

  只有最恶毒的人才能这样无动于衷吧。

  总之她是吃不下了,浑身难受,痛苦到窒息,她抹了抹眼泪,想到爸爸更难过了。

  “妈妈和爸爸是夫妻,她为什么要带着爸爸坠河寻死?”颜景看着林冉问道。

  又忍不住夸赞林冉:“你恢复能力很好,眼睛不肿了,脸也不肿了,我现在都还有点肿呢。”她腾出双手捧了捧自己的脸。

  面对颜景的质问和夸赞,林冉先是无语,张了张嘴想说话,突然眼泪落得更加凶猛了,她说不出话来,更激动,奔溃地哭,身体抖动着,耻辱感格外浓烈,想找个地缝当场消失。

  “要不要我说?”颜景笑了笑。

  “够了!”林叔站起身来,拍了一下桌子,说道:“林玥,这个家是我的,你不要太放肆了,也不要太欺负人了!”

  颜景碗里的汤晃了晃,她不喝了,万一喝的时候再拍桌子,会被呛着。

  拖着半边脸,颜景扫过叔婶和林冉,淡淡地说道:“母亲人死了,你们怎么说都对,一场普通的交通事故被你们解读成我母亲的蓄意杀人。”

  卫隐说:“不普通,是林父喝醉了情绪激动在副驾驶跟林母抢方向盘导致的。”

  颜景没理他,又问叔叔:“是欺负母亲娘家不在本市吗?”

  “即便是母亲蓄意杀人那需要理由对吗?如果成立的话,理由会不会是林冉的出现?”

  “一个私生女找上门来,对女人的打击很大,如果非要说母亲蓄意杀了父亲,那么林冉你就是起因,母亲接受不了父亲的背叛,也就是说,你害死了父亲,你不出现父亲就不会死,母亲也不会死!”

  颜景突然拿起勺子朝着奔溃哭泣的林冉砸了过去,说道:“都是你害死了我父母。”

  勺子稳稳当当地砸在了林冉头上,她尖叫一声,腾出一只手捂着脑袋站起身来往后退几步看着颜景,目光中有真切的畏惧。

  “林冉,你赔我爸爸,你害死了我爸爸。”颜景也站起身来,与林冉形成了一种对峙,更是一种高低立现的气势碾压。

  林冉从来没想过这些,得到为数不多的父爱让她眷念不已,无比怀念父亲,父亲死了,她也必须时刻表达出对父亲的爱才能体现她和林家人的纽带。

  如今突然有一个人斥责她害死了父亲,她心慌了,乱了,极度不安,是这样吗?

  叔叔婶婶也会这样觉得吗?林家其余人也会这样想吗?

  “所以你们一定要否认这场是意外,那林冉同样是杀人凶手。”颜景看着愤怒地叔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