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总裁女友23

  卫隐果断立马装死。

  颜景:求问怎么才能摆脱这只苍蝇。

  金蕴回到家时已经快天亮了,颜景就在客厅沙发睡着,见他回来,半眯着眼,慵懒状。

  她问道:“怎么样?”

  “怎么样?”金蕴几步走过来,气愤地意图动手,颜景笑着问:“忘了大力丸的事情啦?”

  金蕴用力一甩手,生生的忍下了。

  “你少刺激冉冉。”金蕴警告道。

  颜景:“我只是给她汇报一下我们的感情进度而已。”

  “再说我都不介意她的插足,她怎么还能计较我的存在呢。”

  金蕴咬牙切齿:“你知不知道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颜景坐直了,拍了拍手:“说得好。”

  金蕴:“!”

  草真的不只是一种植物。

  对牛弹琴。

  “手机给我。”金蕴伸出手。

  颜景:“给你。”她从沙发底下摸出金蕴送的手机,金蕴拿过手机,看到手机的惨状恨恨地磨了磨牙。

  金蕴哼了一声:“既然想和我住在一起,你就好好住着吧。”

  “你应该明白,你进来就出不去了。”

  “软禁吗?”颜景:“蛮有新意的,很好玩。”

  金蕴握紧了手机,很想直接用手机砸死颜景,他愤怒地上了楼,过了一会儿下了楼,他换了一身衣服,这个房子里没有佣人,早餐是个问题呢。

  不过显然金蕴似乎不需要吃早餐,他直接出了门,而颜景肚子空空,打开冰箱,冰箱吃的倒是很多。

  颜景随意给自己做了点早餐,昨晚没睡好,白天补了一上午的觉。

  她没有手机了,没法上网,想上楼去楼上书房找电脑,不过也被锁了。

  颜景看着自己朴素到只能打电话发短信的手机陷入了沉默。

  想了想她又上楼了,站在金蕴书房门口,对着钥匙孔一阵打量,然后回去在自己小包里先是拿出手套和鞋套,戴在手上和穿在鞋上,才拿出几根粗细不一的铁丝来,又上来对着金蕴的门一阵鼓捣。

  啪嗒一声,门开了,颜景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门还有点高档,打开费了点劲。

  卫隐:“这都能行?”

  “你不学好啊,你既学会了偷东西,还学会了撬门。”他痛心疾首。

  颜景:“不难,小事。”

  卫隐:“……”

  进了金蕴的书房,颜景打量着,这里面好多保险柜,还有两台电脑。

  她摸了摸这些保险柜,门好弄开,保险柜有点难。

  那还是电脑吧。

  颜景打开电脑,电脑有密码,这让颜景撑着脑袋摸着下巴思索,然后手指在键盘上飞舞敲打,一阵啪嗒啪嗒响,她进去了。

  卫隐惊掉下巴:“这也能行?”

  “你还会这些?”

  “颜景,你可别说这是老头教你的。”打死他也不信。

  颜景手指在键盘上来回敲打,面无表情地盯着屏幕,并不理会话多的苍蝇。

  页面不停跳动,她尝试着打开金蕴的一些加密文件。

  卫隐还在小声嘀咕:“颜景,你告诉我好不好嘛。”

  “颜景……”

  “颜景我必须要对你有个全面的了解。”

  “颜景……”

  “你不说我就哭给你看。”

  颜景皱眉:“别吵。”

  “难道一个游魂花点时间跟着一个黑客是很难的事情吗?那几年太无趣,好奇,对此有了兴趣就跟着了,看会了。”

  卫隐高兴了:“颜景真是一个好学的好宝宝。”他终于是确定了,对颜景来说,哭是最好的武器。

  没事没事,哭哭有助舒展情绪,哭哭更健康。

  “别出声。”颜景对他说。

  卫隐:“……”

  好嘛,不出声嘛。

  颜景看屏幕的脸很严肃,她时而皱眉,时而舒展开,一些加密文件被颜景打开,然后被她弄走。

  弄完这一切,颜景看了一眼时间,好晚了呀,该吃晚饭了,蕴蕴怎么还不回来呢。

  电脑被她恢复了原样,虽然没在房间留下她的指纹,但应该还有些微末的组织留下,她从身上找了点东西吸附干净,然后潇洒离去。

  房门被她关好,看不出有人进去过。

  “你不担心这里有隐藏摄像头吗?”卫隐问。

  颜景:“如果金蕴发现了,会夸我厉害。”

  卫隐无力。

  夸你?

  “为什么不担心嘛。”卫隐就差嘤嘤嘤了。

  颜景做着饭,不想说话,奈何卫隐一直问,又威胁她他要哭。

  真的宇宙无敌烦,这玩意一嚎就能嚎上两天才作罢,吵得人不得安生,脑仁疼,为了图个清静,颜景只能忍住怒火说道:“金蕴这种人连佣人都不用,那就是格外注意隐私。”

  “难道他希望他在家的一些视频被人盗走吗?”

  “还有,你不要再问我了,我不想和你说话,你再问我不会理你,你哭上三天三夜也不会理。”

  卫隐抿抿嘴,委屈。

  不就是想考验一下颜景的智商嘛。

  当然没有摄像头了,他早就检查过了。

  颜景只是觉得在金蕴家还要自己动手做饭有点辛苦,其他都还很自在。

  而金蕴这边下了班去看林冉了,林冉手上的纱布比上次裹得要厚一些,情况更严重一些。

  金蕴一进去,就看到林冉那哀伤的脸,像父母刚过世一般,让金蕴感到压抑,见到金蕴来了,林冉流着泪转过身不看他,表达着自己生气。

  这是林婶教她的,说要让金蕴知道你不满意林玥住在金蕴那边,你要作出反抗,不能凡事逆来顺受。

  有时候女人必须要有点小脾气才能让男人心疼,现在林冉正迷茫时,一切的一切让她感到很挫败,对林婶的话言听计从,很害怕婶婶也不管她了。

  金蕴坐了下来,说道:“冉冉,你给我点时间。”

  “你相信我,我心里只有你,你别总是闹好不好?”

  林冉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总是闹?她委屈地把头埋进了被子里抽泣着,看着被子里抖动的一团,金蕴很是无奈。

  “我们之间不应该有点信任吗?你为什么一定要如此忐忑,对我没有一点信任?我就这么无法让你安心吗?”

  这何尝不是一种对他极致的不信任。

  金蕴讨厌这种不信任和质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