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总裁女友7

  颜景这边醒来之后液体也输好了,睡意没了,就是饿,想吃东西,只是没有。

  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凌晨三点过。

  她出了病房,在楼道里等见了医院打扫卫生的清洁工,不小心撞了清洁工一下,清洁工还反过来给颜景道歉:“对不起女士,您没事吧?”

  “没事。”颜景摆摆手,清洁工退开了些。

  等清洁工离开了她的视线,颜景转身上了顶楼天台。

  “给我出来。”天台的夜风灌着凉意扫过颜景的脸。

  卫隐也就打了个盹,被叫醒了,惊讶:“你怎么跑到天台来了?”

  “还有你手上的钥匙哪里来的?”

  “刚才清洁工身上拿的。”颜景说。

  “你还有这技能呢?你这是小偷你知道吗?你哪里学的?你不学好。”卫隐噼里啪啦地数落过来。

  颜景抱了抱胳膊,又听见卫隐说道:“是不是那老头教你的?”

  “别什么都怪老头,老头教我的都是好的,至于这个……”颜景思索片刻说道:“这点小伎俩,不是随便看看就会了吗?”

  难道几年游魂白当的吗?

  卫隐:“……”

  不学好,令人焦灼啊!

  “所以你来天台做什么?”卫隐问。

  颜景:“我就等着你问这句话。”

  “赶紧送我回去,不然我就死在这里。”

  “威胁我?”卫隐头大。

  颜景:“难道你没有被我威胁到吗?你不是说林玥还要回来,我把她身体都败坏了,她还怎么回来。”

  “颜景,说你天真你别不信,你觉得你能死成功?”卫隐都被颜景气笑了。

  颜景走到天台边缘下,往下看,楼很高,摔下去肯定得死。

  “你就使劲折腾,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都能让你死不成,你信吗?”卫隐说道。

  颜景思量片刻,这苍蝇成精了,他拥有奇怪的力量。

  “那用死来威胁你确实是我欠考虑了。”颜景若有所思地说。

  卫隐心里舒坦了:“自然,你还是老老实实做任务。”

  “那我就不做任务,就用林玥的身份过一辈子。”颜景突然一笑,夜风吹动她的发,她的眼中有迷人的光闪烁,当然要忽略她这张肿起来的脸。

  卫隐:“……”

  “即便是你要用林玥的身体过一辈子,你也要处理掉那些麻烦的人,难道你想跟她一样凄惨吗?”

  “你以为你威胁了金蕴,他能放过你吗?”

  “呵,我把这些事都处理好了,到时候不是任你搓圆捏扁?估计你直接把我扔下一个世界里了。”机智的颜景已经看穿了一切。

  知道这个苍蝇坑得要命。

  卫隐:“……”

  就这么被颜景看穿了,卫隐感觉好委屈,为什么颜景这么抗拒?难道就因为几岁时算计了她一道吗?在她心里留下了阴影?

  难道他就不可怜吗?苦巴巴的哄着她,什么办法都用了。

  毁灭吧,我累了。

  “难道你愿意在这里凄惨的过一生吗?”卫隐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但声音变小变弱。

  颜景认真点头:“愿意。”

  卫隐奔溃了,他带着哭腔说道:“颜景,你太欺负人了,力量你用了,你却不做事,我不管,这个任务你必须做。”

  “不做呢?”颜景问。

  好奇怪,为什么非得她做,她要是苍蝇,扭头就换一个人了。

  卫隐直接被颜景问哭了,他抽泣着说道:“我不管,你必须做,必须必须必须!”

  颜景听着卫隐撒泼般的哭泣声,也感觉很头大,忍不住犯嘀咕,这苍蝇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还能动不动就哭啊?

  卫隐那边是越想越委屈,想到这半年来自己那磨人的经历无比的心疼自己,越嚎越大声,像是要把半年的委屈都哭出来。

  颜景:“……”

  “别嚎了!”她忍不了。

  这苍蝇是个男人声音,如果不去想他是一只苍蝇的话,就是一个男人一直在她耳边嚎,怪别扭。

  “你做不做?”卫隐打了一个嗝。

  颜景:“……!”

  反过来被苍蝇威胁了?

  “你不能耍赖,任务很简单,我会帮你,我有亿点经验,你再不济也得把这个任务完成不是吗?你不能做个言而无信的人,你愧对你家老头对你的教导,愧对学校对你的培养,愧对我对你的期待,你欺骗我你良心过得去吗?”

  “嗷呜呜呜~~~”卫隐察觉颜景有些动摇,就加把劲哭得更大声了。

  他觉得自己哭得动情又婉转,全世界的人都能被他打动,丝毫察觉不到他的鬼哭狼嚎吵得颜景脑仁疼。

  她默默下了顶楼,顺着楼梯一阶一阶的往下。

  越走越饿,早知道坐电梯了。

  心里盘算着再睡一觉,等早上出了院就去吃早餐,不过身上没钱,也懒得找手机了,再去买一个吧。

  那要先回林家拿证件,但是怎么回去呢?林家叔叔婶婶应该都走了?

  到自己病房前时,看到了金蕴,纱布已经被他拆了部分,颜景看他,感觉很滑稽,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来,她的笑意很单纯,就是单纯的嘲讽。

  看得金蕴心头火气蹭蹭往上冒。

  “我们聊聊。”他的语气是颜景来之后,听到语气最好的一句话。

  但看他眼中浓重的戾气,就知道他压抑了太多。

  颜景没理会他,径直地往病房里走,看着颜景手上的钥匙,他问道:“这是什么?”

  “外面捡的。”颜景给他扔了过去,金蕴本能的接住了。

  “叫司机把这钥匙给医院送去。”颜景理所当然的吩咐道。

  刚才她在走廊看到了,金蕴的病房前,那两个司机站在那里,显然是保护金蕴的安全,金蕴怕被打。

  “也不知道分一个给冉冉,万一我不开心去打冉冉怎么办。”颜景又说道。

  金蕴:“……”

  “女人要的细节你都没有。”颜景很是认真地说。

  金蕴忍无可忍,再也绷不住温和的样子来,低声怒吼:“给我闭嘴。”

  “你不怕再被打吗?都不带上你的两个保镖,其实带不带都可以。”颜景伸出手指头,点在金蕴的胸膛,说道:“你这样的,我一个能打十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