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总裁女友32

  “金蕴,现在我们怀疑你跟一桩故意杀人案有关。”金蕴办公室走进来几个穿着制服的人,他们拿出证件对着金蕴,让金蕴看。

  金蕴的秘书没拦住这些人,此刻正茫然地站在一旁。

  “出去。”金蕴挥了挥手,对秘书说:“门带上。”

  “坐吧。”秘书出去之后,金蕴强装淡定招呼他们坐。

  “金蕴,我们怀疑你跟一桩故意杀人案有关。”他们再次说道。

  金蕴双手交叠:“证据呢。”

  “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他们并没有坐。

  金蕴心跳如雷,双手微微颤抖,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显得冷静一些:“没有证据我并不想去,我每天那么多要务,没有时间说走就走。”

  “你认识蒋茂勋吗?”他们拿出蒋茂勋的照片。

  金蕴点头:“认识,从前是我们公司的核心人员。”

  “这个呢?”他们又拿出一张照片,这个人,是在暗处给金蕴做事的人,很得金蕴信任,但是并没有在明面上跟金蕴有过接触。

  所以金蕴摇头:“不知道他是谁。”

  “你应该认识,他叫平承,他说一切都是你指使他。”他们沉沉地看着金蕴:“他还提供了这些。”

  他们拿出一张纸,上面长长的通话记录,但金蕴否认:“上面的电话并不是我的。”

  “还有这些,汇款记录。”

  金蕴摇头:“这个账号并不是我的。”

  他没想到平承竟然这么快就出卖了他。

  这跟从前跟平承商量好的不一样,平承说,出了事,他会担,只要照顾好他的家人就好。

  是什么让平承毅然决然地背叛了他……

  金蕴心慌意乱,那个医生被抓现行的事情他也知道了,可他总不能跑。

  律师他早也已经联系好,林玥……

  是林玥这个贱人吗?金蕴面色微微扭曲,靠林玥一个人是查不出平承的,林玥背后到底是谁?!

  直到现在,金蕴还在执着于查出颜景背后的人,可殊不知颜景背后空无一人,再精密的计划也查不出本来就不存在的东西。

  “金先生,请你配合调查,我们还有很多话要问你。”

  “这么大公司,想必金先生也想体面一些。”

  金蕴拿出手机:“一切事你们和我的律师谈。”他并不打算多说,他打了个电话,不管jing察说什么他都不再说话。

  律师很快赶到,由他跟jing察沟通,但jing察拿出了更有力的证据,是一段录音。

  这段录音里,金蕴和平承两人一言一句谈着别人听不懂的话,也没有太具体的内容,语气简短,多为:“可以,就这样办,好,顺利,失败……”这种字眼。

  这些字眼寻常又不寻常,没有具体的事项,但他们之间一定在谈事,且语气熟稔,足以证明金蕴和平承认识。

  本就不淡定的金蕴这下震惊非常,他没想到平承竟然留有录音。

  平承怎么想的?就算他倒下了,金家还没倒下,出卖他,他的家人能好过吗?

  他很谨慎,平时和平承联系都不会把事情说的太明白,极为隐晦,律师也开口说道:“这些并不能代表什么。”

  “还是先跟我们走一趟吧。”

  金蕴心惊肉跳,律师冲着他微微点头,他意识到,必须得走一趟……

  他站起身来,双手背在身后,指尖不时微微颤抖,面上的表情因强装淡定又因实在恐惧而扭曲。

  满脑子想的都是平承为什么会留下这种录音,早就决定好出了事就拉他下水吗?

  金蕴被带到公司大楼下,不知道记者是怎么混进来的,刚好拍到了他被jing察们围在最中间的样子。

  当晚新闻就报道了金蕴跟一桩杀人未遂案有关,就连警局的人都不知道怎么传得这样快,记者是怎么收到消息的?

  金蕴坐在空荡的房间内,从始至终什么也不说。

  “我们将要深入调查你的资金动向和这一年内的个人动向。”他们告诉金蕴。

  金蕴眼皮也没抬。

  只能寄希望于律师和金家了,他眼神透着一种阴狠,死死的咬着牙。

  只要让他顺利过了这关,林玥还有什么能威胁到他?到时候就是她的死期,必须要慢慢把她玩死。

  冯温书驱车来到民宿,还带了一瓶上好的红酒,邀请颜景共饮,天上繁星点点,地上人影为双,饭菜是冯温书从大酒店带过来的。

  他说:“林小姐,在这偏僻的地方委屈你了。”

  “我带了些吃的,庆祝一下。”他倒上了酒,和颜景碰了个杯。

  颜景抿了一口:“你的酒比金蕴家里的酒好喝。”

  “这可是我珍藏好些年的好酒。”冯温书说。

  颜景:“谢谢了。”

  “妥当了吗?”她吃了一口菜,菜凉了,有点一般。

  民宿的清粥小菜其实也不差。

  冯温书说道:“多亏你提醒了我,我本来打算过些日子动手。”

  “不要浪费不该浪费的生命。”颜景说道。

  冯温书:“枉我多活了十多年,也没你果断。”

  “你怎么想到金蕴会在医院动手?”他有些惊奇地问道。

  颜景:“不能直接冲进他家里杀了他,但一场医疗事故所需的金额,金蕴给的起。”

  “是金蕴的人买通了医生。”冯温书说道。

  颜景:“医生招了吗?”

  “捅出了平承。”冯温书发笑:“我早就查到了平承。”

  颜景贪杯,又抿了一口:“平承招了吗?”

  “我的人赶在jing察前面联系了平承,给平承说了点事,平承是个懂得取舍的人。”

  “叔叔好厉害。”颜景笑。

  冯温书高兴地笑,虽然对方夸得很敷衍。

  事情顺利就值得高兴。

  “他手中有有力的证据吗?”颜景也实在无聊,就顺便打听打听,在民宿不能逛街还是有些乏味。

  冯温书说:“他留了一手,怕出事了金蕴不管他家里,东西是他给家里留的,必要时想要拖金蕴下水,这回派上用场了,和金蕴联系的记录,来往转账,甚至有录音。”

  “之前金蕴算是致人伤残罪,现在是买凶杀人罪了。”他得意地笑了起来,激动地额头青筋凸起。

  颜景微微蹙眉,抿了一口酒不再看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