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总裁女友24

  拿死威胁他,令他感到巨大的束缚和痛苦。

  这两姐妹,都喜欢威胁人,只是方式不同。

  他何尝看不出来林冉不是真的想死,她的伤口那么浅,嘴上还一直喊着死了算了。

  林冉只是想得到金蕴的在意,根本不知道自杀会让金蕴反感。

  上次自杀,尝到了甜头。

  “你真的不肯给我信任吗?”金蕴看着林冉哭哭啼啼,从昨天哭到今天,一见他就哭,一打电话就哭,这么久以来就没正常沟通过,有些愤怒地把林冉被子掀开,把她掰了过来,迫使她看着自己。

  林冉眼睛肿着,她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说我让林玥住在我那里是有目的的你信吗?”金蕴说道。

  有些事,不可能跟林冉明说。

  但他也说得够明白了,林冉应该理解的吧?

  可林冉不理解,她想不出有什么目的,她哭着说道:“金蕴,我无法接受三个人的爱情。”

  金蕴:“?”

  “你对我这点信任都没有吗?”他彻底愤怒了,站起身来,林冉怎么会这么想?把他想成什么了?

  林冉可是被颜景洗脑很深,什么正室嫡庶小三……

  “我不想和母亲过一样的日子,如果你喜欢姐姐,那我祝你幸福,我们就这样算了吧。”林冉抽泣着说。

  金蕴:“你怎么会觉得我喜欢林玥?”

  “我在你心中就是这样的人吗?”

  林冉无助地看着金蕴,不喜欢吗?不喜欢为什么和姐姐纠缠不清,还帮姐姐要遗产,还让姐姐住那边。

  她真的很想让金蕴在她们中间选一个,但她不敢,她怕金蕴犹豫,怕金蕴选择姐姐。

  “我祝福你们,我退出好了。”林冉忍受着巨大的心酸和痛苦,说完这句话沉痛地闭上双眼。

  金蕴咬牙,忍无可忍:“你真是莫名其妙。”

  这样一个不明白他的心的女人,累。

  蠢啊,笨啊。

  “我只说一句,我现在做的都是有苦衷的,如果你相信我,明白我对你的爱,就不要再质疑我,也不要拿你的身体开玩笑,不要整天忧郁。”跟特么家里死人了一样,看到这种脸心情就不好。

  林冉睁开眼,喃喃地问:“如果我不能理解呢?”

  “不能理解就算了。”金蕴在气头上:“再一再二不再三,林冉,我警告你,不要再自杀。”

  她伤害着自己,她也偏激,金蕴皱着眉头,觉得对林冉有不同的认识,林冉再也不是过去那个阳光乖巧甜甜的女孩了。

  都是林玥害了林冉。

  “金蕴……”林冉眼泪止不住,这是第一次金蕴对她说这样重的话。

  “金蕴你不爱我了吗?”她苦苦追问,可见金蕴生气不说话,她又自顾自地惶然说道:“没关系金蕴,我会祝福你们。”

  金蕴:“……”

  有病吗?

  给林冉解释了这么多,她依旧只认定她心中所想,她但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一句,也不会如此。

  这些日子为了安慰林冉,他没有睡好过,他耳边充斥的都是林冉犹如怨妇一般的哭声,包括现在也是。

  昨晚哄了那么久,以为林冉能好,可今天急匆匆来,她竟然又是挂着泪。

  金蕴浑身的劲儿一下子就泄掉了,他有些无力地转身出去,不肯多说一句话,身后林冉哭得如丧考妣,金蕴‘砰’地一声把门给带上了。

  隔绝了林冉的哭声,金蕴眉头松了松,走到楼下,林婶见金蕴的神情就知道大事不妙。

  她尴尬地笑:“金侄子,要不要吃点东西?”

  金蕴没有理会她,林婶又说道:“冉冉心情不好,你要多陪陪她。”

  “陪她?”金蕴语气中带着嘲讽。

  “她凭什么心情不好?为什么又要我陪?那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呢?”

  “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人间苦难,整天悲痛成这样?我到底哪里对不起她了?一副她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她到底要什么?不是让她等吗?就这么等不得吗?她能否对自己多一点理解和信任?

  她自私,任性,她把眼泪当成武器,把自杀当成资本,无限制的消耗着他对她的情,蠢!

  如果这件事没收拾好,将会是天大的麻烦,可他偏偏毫无进展,什么都查不到,他已经很焦灼了,身后还拖着一个麻烦精。

  他烦闷地扯了扯领带,满目阴郁,走出门去,不管当场愣住的林婶。

  颜景做了很多样式,摆在餐桌上,她不嫌麻烦,营养要全面,但吃了也不会变胖。

  金蕴大步走进来时,颜景还优哉游哉品尝着从酒柜里面拿出来的红酒。

  他愤怒地坐在沙发上,阴鸷地盯着颜景,颜景端起酒杯冲着他晃了晃,说道:“要不要来品尝一点。”

  金蕴烦闷地别开眼,过了一会儿又看了过来,他盯着颜景,此刻颜景脸颊微微发红,使得她整个人都柔和多了。

  林玥没有林冉那样小家子气。

  即便是发现了林冉插足他们的感情,林玥没有怨天尤人,她只是比较歹毒的进行了报复。

  此时金蕴觉得,林冉的善良竟逊色于林玥的歹毒,可他不接受和他一样心狠手辣的人。

  最初的时候,自己是和林玥谈婚论嫁的,那时候大家都觉得林玥一定会是好妻子,是林冉如小鹿般闯进了他的心,住了下来,那时候的林冉可爱,纯真,美好,偶尔一滴眼泪是世间最好的珍宝。

  可一切怎么会成这样?

  原来那样美好的爱情竟可以被林冉的眼泪冲走吗?他太不喜欢女人的眼泪。

  所以说金蕴这人可谓是贪心至极,在他身边的女人最好永远保持纯真美好,稍有一点不如金蕴的意,金蕴就无法接受了。

  从根本来说,林冉从未得到过金蕴由心而发的尊重,他不够尊重她,只希望她永远乖巧的当个附属品,附属品过于闹腾,他就有退走的心。

  金蕴深感倦累,他扯掉领带,起身去拿了一副碗筷,坐到了颜景对面,夹起颜景做的菜尝了尝,又给自己倒了杯红酒。

  颜景见他真的过来吃了,便没再提筷子夹菜,只是一口一口抿着杯中的红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