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总裁女友38

  “想再上一次新闻?”颜景笑意盈盈地看着金蕴。

  金蕴:“……”

  在医院不走,这幅样子被拍下来……

  这样耻辱的时刻被林家两个贱人看到,羞愤欲死,如果暴露在大众眼中,以后出来如何在金氏立足立威。

  还不知道金氏又出事了。

  金蕴感觉自己一生都被这件事给毁了,事情做得那样机密,为什么会被人知道……好多事想不通,隔了这么久被翻了出来。

  但也明白,任何事做过了就有痕迹。

  颜景啧啧两声:“我要是你,就现在没有人赶紧走,免得被拍下来很难堪。”

  “我要医生再给我做一次检查。”金蕴恨恨地说。

  这样说,也就相当于他愿意走了。

  医院给金蕴做完检查,没什么事,可以出院,金蕴麻木而无力地拖着腿,脸色苍白的跟着jing警出了医院,只是刚出来,他就发现有镜头对着他一顿猛拍。

  “林玥,你骗我!”金蕴狰狞着脸,愤怒地回头怒吼,却已经不见颜景踪影,倒是林冉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不停地给jing察解释金蕴无罪。

  金蕴不爱她了,不觉得感动,只觉得一直在丢他的脸。

  那厌恶的眼神如针扎着她的心,金蕴上了警车,离开了林冉的视线,林冉哭得撕心裂肺,若不是体力跟不上还得跟着警车追一段体现她的情深义重。

  新闻报纸上,有金蕴惊恐惶然的照片,硕大的标题像是刑器,折磨着金家人,折磨着林冉。

  林冉回林家苦苦哀求叔叔婶婶帮忙,整日就像哭丧,吵得人头疼欲裂。

  “能不能不要吵了?”林叔极度不虞:“金蕴进去了,我们日子好过吗?现在金氏那边已经在挑我们的毛病了。”

  “金氏肯定要把我们排除在外,我们林家业务要少很多,这个危机都过不了,你叫我去办金家都办不到的事情?”

  林冉痛苦摇头,哭着喊道:“可是我总要为金蕴做点什么。”

  “这样才能体现你伟大的爱吗?要我说你还是重新找一个吧。”林婶说道:“看金蕴对你那态度,估计你等他几年也讨不到好。”

  “不,才不是,金蕴只是不忍心我等他而已,他故意的,他爱我。”林冉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林婶:“……”

  林叔:“……”大无语。

  林冉整日以泪洗面,看到新闻说金蕴的案件有了进展,各个有力证据指向了他,最重要是,在长时间的审讯中,金蕴心理防线被彻底击溃,都招了。

  这下金家请的最厉害的律师都不能帮他洗了,只能努力帮他减少一点刑期。

  金爸坐在家里,怒其不争,儿子怎么能招了?

  他没经历过,根本不知道金蕴在里面经历了怎样的压迫感,人家是专业的,那种心理博弈,金蕴想要赢过太难,再说那么多证据指向他,名声也成今天这样,咬牙着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区别,不如指望少判一点。

  他累了,认命了。

  “婶婶,一定是屈打成招,金蕴不可能做这种事。”林冉想都不敢想,金蕴竟然想要杀人。

  他一开始致人伤残,然后买凶杀人,虽然未遂,但还是触及法律。

  林婶皱眉,忍不住骂道:“我看你像个神经病,金蕴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

  “正因为我知道,我才不相信他会这样。”

  林婶:“……”

  “你别整天在家里哭哭哭,哭得人心烦,现在公司一团乱,我和你叔叔都忙不过来,你不能分担,每天还得回来听你哭。”

  她这么说,林冉就哭得更惨了。

  林婶气得拧了林冉胳膊一把:“哭哭哭,你个丧门星,林家的运气都是被你哭跑的。”

  “我看你不仅克你爹妈,还克金蕴,还克我们。”林婶恨恨地说,她想起了林玥的话。

  林冉弱小可怜又无助,揉着林婶揪过的地方,眼泪汪汪:“婶婶,不,不是这样的。”

  林婶转身走了,林冉还是白天黑夜的哭,哭自己的命运,哭没有人爱她,可她现在不自杀了……

  哭着哭着接了个电话,是她在国外认识的朋友李朗,李朗说他回国了,刻意来这边看她,约她出去吃饭。

  看到她丧着一张脸,李朗忙问怎么了,林冉把事情一说,李朗沉默。

  李朗家境也很好,虽然是个无事可做的富贵公子,但这些事都懂一些,看林冉怎么也不肯相信金蕴真的犯罪,他也不太好说什么。

  刻意在这边陪林冉,有李朗的陪伴,林冉心情好很多,林婶察觉林冉的变化,问了问情况,对林冉说:“那你要抓紧这个人。”

  “我要等金蕴。”林冉坚决摇头。

  林婶:“金蕴没什么可等的,你知道现在金氏什么情况吗?”

  “冯氏联合几个公司疯狂打压金氏,现在金氏已经快撑不下去了。”林婶说道。

  林冉:“金蕴才进去一个多月,金氏就变成这样了?”

  她有些崇拜地说道:“金蕴很厉害,他带着金氏辉煌,金氏离不开他,我想肯定是有人想要对金氏下手,才构陷金蕴,金蕴无罪。”

  想着可怜的金蕴,她又哭。

  林婶:“?”

  这逻辑?

  好像有点道理?

  强行给金蕴洗白?金蕴这种人,这种手段,并不例外,她怎么死活不肯相信?

  “既然你天天这么说,那你倒是去帮金蕴上诉。”林婶没好气地说。

  林冉只是呜呜咽咽地哭泣,并不说话。

  她会乖乖等金蕴出来,绝不会喜欢别人。

  金氏岌岌可危,冯温书问颜景:“还满意吗?”

  “叔叔满意就行。”颜景说道。

  冯温书哈哈一笑:“金氏太耀眼了,想整他们的人太多,随随便便拉过来一堆,金氏到现在也只认为我们是趁火打劫,不会知道从头到尾都是我布置的。”他很得意。

  “商场无情啊,有些跟金蕴爸爸交情还不错,都出手了。”他说。

  颜景默默吃着菜。

  “金蕴出事,加上各种机密泄露是大机会,有极大的操作性,再就是多家公司联合打压,饶是金氏是个钢铁巨人也扛不住。”冯温书滔滔不绝。

  颜景却兴致缺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