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代号红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代号红狐

水哥a

  • 军事

    类型
  • 2020.04.16上架
  • 10.87

    连载(字)

954位书友共同开启《代号红狐》的军事之旅

舵主张松洁 执事墨晶大领主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洞房惊变

代号红狐 水哥a 2224 2020.04.15 20:54

  1930年早春的某天,凌晨两点左右。

  东北牡江县临蛟镇周家大院内,所有的门楣都贴上了红底金字的婚庆对联,房檐下悬挂着一排排大红“囍”字灯笼,处处洋溢着祥和喜庆的气氛。

  但在北院的新房内,一场并不祥和的对话却在悄声进行。

  “清芙,周湘龙是县警察局侦缉大队副大队长,他姐夫是县政府秘书,有钱有势。若他清醒后知道是我带你逃跑的,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的想法是一不做二不休,趁他现在还没醒过来,干脆把他一刀捅死,以绝后患。你看呢?”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西装、头戴礼帽、看上去文质彬彬的青年男子。

  摇曳的烛光中,这男子脸上的神色有点狰狞,不住地将憎恨的目光投向那张雕花檀木床。

  在这张铺着大红“囍”字被子的婚床上,新郎周湘龙脸颊赤红、双目紧闭,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还没有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被西装男子称为“清芙”的新娘子,名叫韩清芙,是一个身材高挑窈窕、容颜端庄秀丽的女子,正用略带担心的目光看着昏睡不醒的新郎。

  听到西装男子那句满含杀气的话后,韩清芙皱皱眉头,有点不满地说:“魏先生,周湘龙这个人我比较了解,虽然浪荡无行,但他本性还算良善,没有大的过恶,你为什么一定要杀掉他?”

  被称为“魏先生”的青年男子,名叫魏俊明,二十三岁,是牡江县某私立学校的国文教师,一直喜欢韩清芙,此次是应后者请求前来帮助她逃跑的。

  “清芙,你既然不喜欢周湘龙,为什么要答应与他结婚?”魏俊明不解地问。

  “我与周湘龙虽然是娃娃亲,但那是父辈们定下来的,我从来没有承认过,也从来不认为周湘龙是我的丈夫。至于此次与周湘龙结婚的原因,有两点:第一,几个月前我因参与抗日活动被捕入狱,是周湘龙的姐夫将我救出来的。他救我的条件,就是必须与周湘龙尽快完婚。

  “其次,出狱后我被父亲软禁在家,若不答应与周湘龙结婚,就无法从家里逃出来。今天的婚礼,就是我脱离家庭束缚的唯一机会和途径。但周湘龙是无辜的,我们不能再伤害他!”

  魏俊明沉默了片刻,郁郁地说:“清芙,我对你的感情,你是清楚的——”

  韩清芙脸色一沉,打断他的话说:“魏先生,我早就跟你说过:我的理想没实现,就不会考虑个人感情问题!更何况,现在我已经是周湘龙名义上的妻子,虽然有名无实,但也不可能再与其他人谈情说爱!”

  魏俊明无奈地自我解嘲说:“好好好,就算我自作多情,以后再不提了……快收拾一下你的陪嫁物品,捡贵重的带上,我们赶快走吧!”

  此时,婚床上的周湘龙的身子微微动了一下,只是韩清芙和魏俊明都没有察觉。

  其实,早在十几分钟前,周湘龙就已经清醒了。刚刚韩清芙和魏俊明的那一番对话,也一字不漏地落入了他的耳里。

  但他并没有惊扰他们,也没有呼喊求救,只是静静地躺在床上,微闭着双目,怀着好奇的、新鲜的心情,饶有兴趣地仔细聆听着韩清芙与魏俊明的对话,就好像他们谈论的是另一个与他无关的陌生人。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此时的周湘龙,已不是周家大院的那个纨绔大少,也不是韩清芙的“娃娃亲”丈夫,而是一名来自二十一世纪、有着六年军龄和五年党龄的优秀特战队员。

  “怎么回事?我竟然穿越了?而且穿越到了一个纨绔地主少爷身上?”

  这是周湘龙醒来后的第一个念头。

  根据脑海里关于“少爷周湘龙”的记忆,此君是周家的独子,其父周铁梁是牡江县富甲一方的大地主。他上面有一个名叫周湘英的姐姐,姐夫杜穆儒是牡江县政府秘书。

  韩清芙的父亲韩忠奇,与周铁梁是世谊同乡。两个人十几岁结伴离开湘省闯关东,经过三十多年的奋斗,周铁梁成为了拥有数千亩田地、几十家店铺的大地主,韩忠奇则凭借祖传的医术,成为远近闻名的国医圣手。

  二十二年前,周铁梁和韩忠奇的夫人相隔两天分娩,分别生下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两人遂相约结为亲家。

  周湘龙从小聪慧跳脱,读书悟性很高,但却不肯用功,稍通人事就迷上了《红楼梦》、《西厢记》之类的“闲书”,以“富贵闲人”贾宝玉自居,不肯学仕途经济学问。成年后更是流连赌场茶馆酒楼,醉生梦死一掷千金。

  三年前,他的姐夫利用职权,将他安排到牡江县警察局侦缉大队当副大队长,想让他悬崖勒马。孰料,他却变本加厉,更加放荡无羁,气得周铁梁几次要去县政府告他“忤逆”……

  而韩清芙,不仅好学上进,考上了当时东北的的最高学府东北大学,同时有远大的理想和抱负,立志要为中华崛起和民族复兴贡献自己的一生。

  因此,在大学期间,她秘密加入了党组织,多次参加反奴役、反侵略的抗争活动,于去年十二月被沈阳警察局特别行动队抓捕,移送到牡江县警察局处理。

  今年二月,在韩忠奇的请求下,周湘龙的姐夫杜穆儒将韩清芙营救出狱,前提条件是后者要在一个月内与周湘龙成婚。

  韩忠奇也早有此意,便将韩清芙软禁在家,逼迫她答应婚事。

  韩清芙虽然厌憎周湘龙,但为了逃离父亲的控制,便假意应允下来……

  新婚之夜,韩清芙故意一杯又一杯劝周湘龙喝酒,将他灌得酩酊大醉,昏睡过去,特战队员周湘龙就在此时穿越附身到了他身上……(求推荐票,求收藏!)

  (注:1929年以后一直到1936年,国民政府警察局改称为公安局。但考虑到这个称呼可能产生歧义,也为了读者的阅读习惯,本文还是称为警察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