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门将进阶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再起风波

门将进阶之路 七月楚雨 4480 2018.12.12 18:11

  又一次回到英国,他就没有什么陌生感了,趁着早上空闲的时间,樊茵炜和埃格诺、安德森去逛了附近的公园,以缓解最近几天的精神紧张和疲劳,坐在长椅上,看着街边鳞次栉比的房子,极限蓝的天空,心里有一股酸味冒上来,樊茵炜开始想念起家乡来,的确,自从去年来到英国后,就没怎么和家人好好待过,看着身旁一天天长大的樊茵杰,他终于下了决心,在这里,妹妹代表的就是父母,一定要好好对待她。埃格诺突然打断了他的思绪。

  埃格诺:“在想什么呢?放轻松,今天休息,好好享受吧!嗯?你还没回答我呢?”

  樊茵炜并没有回他的话,只是继续坐在那里思考人生。往日的赛事压力顷刻间随着曼彻斯特的凉风统统飞往九霄云外,他的心情也好了许多,正要起身时,发现脚下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钱包。就是这个小钱包在这里掀起了一阵风波。每个人的命运又将怎样?他们又将怎么脱险呢?

  樊茵炜:“这是谁的钱包,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脚下的?”

  埃格诺:“你打开看看,里面有失主的信息吗?”

  樊茵炜在他的怂恿之下,再也控制不了好奇心的占据,终于打开了棕色钱包,只见里面有一张身份证,学生证、护照,可疑的是失主的钱好像都不翼而飞了。

  樊茵炜;“奇怪,失主的钱怎么全都没了?”

  苏梦晶:“不会是被偷了吧?”

  樊茵炜:“有可能,待会儿再帮他找找吧!”

  说着,他拿起身份证仔细查看,上面写着:“姓名:周蓝枫,性别:女,出生:1992年11月15日,常住地: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大运路45号。”

  樊茵炜:“奇怪,周蓝枫,这名字我好像在那儿听过?”

  苏梦晶:“我想起来了,她就是前一阵失踪的中国留学生,为了找到她,连两国军队力量都开始行动了。”

  樊茵炜这才恍然大悟,周蓝枫曾经做过樊茵杰初中的暑假辅导老师,而那时,妹妹还不知道她就是闻名江苏的高考满分状元。周蓝枫辅导功课用心、耐心,从不急功近利,人品还不错,在当时樊茵杰心里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至今她依然忘不了周老师那张年轻、和蔼的面孔。

  樊茵杰:“周老师已经失踪好几年了,现在出现她以前的钱包是意味什么吗?”

  岳国超:“意思就是有人想让我们重新查起周蓝枫当年在英国失踪的这宗悬案。”

  樊茵炜觉得很不可思议,好几年前的事情,两国军队都竹篮打水一场空。何况他们这几个普通的运动员呢?

  樊茵杰:“我好希望周老师还活着,毕竟当年的受教之恩,我都没齿难忘。希望老天能保佑善良、智慧、温柔的她。所以,为了周老师,我们还是要有所行动。”

  妹妹的这一句话点醒了正在沉思的樊茵炜,既然是她的老师,那就行动吧!破了这桩悬案。

  正在他们准备行动之时,樊茵炜被几个正好巡逻路过的英国警察给铐住了。警方的这一举动弄得身旁的众人瞬间傻眼,都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在僵持之下,安德森决定走上去问个清楚。

  安德森:“长官,他没犯什么罪,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警察中的长官福尔斯扶了一下帽子,走过去趾高气扬地说道:“他刚才意图偷走钱包,你们都看到了,这么肮脏的事情,难道我不应该抓住他吗?”

  安德森:“天哪!这什么破理由!”

  福尔斯:“少废话,你们所有人都跟我回警局做笔录,别忘了把赃物带上,最好老实点儿,小心我不客气。”

  在福尔斯的威逼之下,众人只得跟着他取到了曼城警察局进行调查了,但这只是开始,更奇怪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福尔斯端坐在最前端的椅子上,面瘫式的表情体现出了他的冷漠和高傲。

  “说吧!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是怎样的?”他依旧面不改色。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那钱包是怎么出现在我脚下的,刚想和朋友们去找失主的时候,就被你给抓住了,你这是什么警察?就会冤枉好人吗?”樊茵炜的言辞逐渐躁动起来。

  “小子,看来你还挺有本事的,很有探索精神嘛!你能编出有新意一点儿的理由吗?少在这里给我装花样,再不说实话,我就要正式逮捕你!”

  “我说的都是真话,福尔斯警官,您不信是您的自由,可是你难道连一点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吗?”樊茵炜苦苦劝道。

  福尔斯这时对他的态度有了一些变化,开始在座位上沉思起来:“也许他说的是对的,还是放了他吧!不行?我得再问问,感觉这事有点不对劲,应该没那么容易。”

  接着,他又变得有耐心了,问道:“我刚才想了一下,钱包的事不简单,能给我讲一下内情吗?”

  看着福尔斯对他有了信任的意思,接下来,樊茵炜就开始自由发挥了,是展现真正技术的时候了。

  樊茵炜:“你们不是在几年前接了一宗失踪案吗?而且当时联合军队力量查了好几天都没有结论,你们的局长就定性此案为悬案,一直到今天都没个定论,我要说的重点是,那个身份证上的人你们肯定认识,”

  华博涛:“大哥,你说这些不就等于白说吗?看那老外的样子,一脸嘲讽和高傲,我们今天是蹲定班房了!”

  樊茵杰:“瞎说什么?我们行的正,走得直。绝对不会被冤枉的,我相信哥哥!”

  华博涛算是没法管这些事了,他已经做好了蹲一夜班房的准备,懒惰的他这时想得挺美。

  “我是管不起这种事儿了,你们要去插手,就随着去吧!反正我会在这里等待你们的好消息。”

  正在这样想着,华博涛看到樊茵炜把那张身份证拿出来给福尔斯,心里自己疑惑道。

  “他把身份证给那老外干嘛?我估计他们也查不出什么来,我只用坐在这里看好戏就行了。”

  福尔斯:“周蓝枫,我好像听说过,她不是三年前保送来牛津大学的那个天才吗?我是听汉克局长提到过她,说好像

  是在曼彻斯特游玩的时候失踪的,报案人是她的妈妈,说实话,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是想查清这个案子,大家都有些不甘心的。”

  樊茵炜:“等等,警官!您可以给我看看她的档案吗?”

  福尔斯开始变得热心了:“当然可以,拿去吧!”

  樊茵炜冷静地接过档案后,认真的查阅着当中的蛛丝马迹,不放过一个可疑的地方。在最末尾,他发现一个很关键的疑点。

  “什么?她居然在当时来英国时身上还有疾病,身患病症的人不是不能出国吗?警官,你们海关那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福尔斯没想到他会发现这一点,只好如实回忆道:“我记得海关的人告诉我们说,周小姐在入关时,气色良好,不像是身患疾病的人!”

  樊茵炜心中的火焰终于燃烧了:“你们这就是误事儿!她要是不来英国留学,会闹到失踪吗?”

  福尔斯:“先生,您先别这么激动啊?”

  樊茵炜更是不依不饶:“她是我妹妹当时的初中辅导老师,她很喜欢周老师,甚至把她当成姐姐一样看待,你们这群老外懂得我们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吗?”

  福尔斯实在顶不住他猛烈的攻势了,只好认输了。

  “好,我答应你们,去查吧!但要记住,不要扰民,知道吗?”

  樊茵炜对此早就充满了信心:“放心吧!我们绝对不会打扰他们的。”

  下一秒,他刚回头,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华博涛仍然纹丝不动地喝着茶。樊茵炜心里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苦于不能再次在外国发作,只能是冷冷地提醒道。

  樊茵炜:“华博涛,你快点儿给我起来,难道今天你要住在这里吗?”

  华博涛明显是后知后觉型,但没有答话,自己主动站了起来,大摇大摆跟着众人走出了警局,

  刚出警局,樊茵炜就在反复的挠头思考之中,因为周蓝枫的案子毕竟是三年尘封的悬案,没有切入点,很难重新去查的。所以,他想了很久,决定从周蓝枫的社会关系作为切入点,展开调查。这时,埃格诺提供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

  埃格诺:“我好像以前听警局的朋友说过周蓝枫的事儿,他们说她的父母有可能就是住在英国的,我当时就想,她家的条件如果不好,怎么会直接在外国买房子呢?而且我也打听了,她家的有一套房产是在曼彻斯特的南部郊区,我去看过,虽然位置很偏,但是环境很不错。”

  樊茵炜:“那周蓝枫的父母是住在那儿吗?”

  埃格诺:“还不清楚,我们过去一趟不就知道了吗?”

  现在,樊茵炜已经对埃格诺形成绝对的信任,这种状态相信在不远的未来也依然存在,任由时光变迁,师徒情谊依旧。

  众人一路舟车劳顿,兴师动众地终于来到了南部郊区。密林环绕,鸟鸣不绝。日月交映。可真是一块风水宝地,在这里,有一处城堡式的华贵建筑,看这风格一定不是普通富家子弟能住的地方,住在这里的,都是一些拓展国际业务的世家公子们。这南部郊区的城堡有好几座,唯独这座有些特别。除了尖顶白瓦等经典设计之外,还加入了入住者名字的电子牌。这块牌子就挂在城堡门口的正上方,写的正是:“周蓝枫”三个字。这下,她的真实身份才水落石出。

  从这个牌匾可以看出,周蓝枫的父母给女儿最多的,不是富家皆有的那种掌控欲,而是对她的爱,无微不至的爱,这种爱,才是世间最伟大的。樊茵杰久久地看着这个牌子,又开始想起那如梦如幻的美好过往了。

  樊茵杰:“好想再回到初中的时候,见一见周老师,向她表达出我的敬意,可是,她现在生死未卜,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樊茵炜慢慢地走到她身边,轻轻地抬起右手食指,顺手抹掉了妹妹眼眶前已经形成的泪晶。并把她搂在怀里,安慰道。

  樊茵炜:“小杰,不要难过,往事已逝,不可追,周老师对你的好,你还记得,这是好事。说明你懂得感恩,那我问你,如果她还活着,你想怎么做?”

  樊茵杰毫不犹豫:“那当然是把我心里所有感谢的话都说出来,然后,再跟她聊聊我最近的困难,最后在不舍地告别,就这么简单。”

  高沫熙:“茵炜,你妹妹对那个周老师的感情好像比你都还深呢?你难道不嫉妒吗?”

  樊茵炜笑了笑,有些不屑的说:“这也没什么好嫉妒的,毕竟老话说的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吗?”

  高沫熙很赞赏樊茵炜的幽默,更欣赏他能在乱局中仍然勇往直前的气魄,他的形象在她的心中进一步的高大起来。

  众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终于走进了这间城堡别墅,金黄色的穹顶已经充分地展示了主人身份的华贵,银白色的楼梯更不必说了,正在他们继续向上走的时候,突然听见有皮鞋和高跟鞋的声音,而且好像正要下楼,樊茵炜后面的人似乎已经乱了阵脚。

  在这关键时刻,樊茵炜展现出了领导者应有的风范。他们平静下来时,看见上面的一男一女正在往这里走来,男人的头发几乎全白了,约莫有五十多岁的光景,身材有些瘦弱,一看就是经常生病的人,而女人的气色则好很多,皮肤白皙润泽,眉毛高挑动人,眼睛也显得有神,她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裙子最为亮眼,连鞋子都是红的,大概是幸运色,樊茵炜当然不知道他们下楼意欲何为,但已经做好了打硬仗的准备。

  他们就是这间别墅的主人:周野,蓝诗颖。几年前失踪的天才留学生周蓝枫的父母。

  埃格诺先打破僵局:“周先生、夫人,你们这是要到哪儿去?”

  周野回头,这才看见埃格诺,其实他和埃格诺有过一段缘分,周蓝枫失踪之前,他就是她在牛津上学时的向导,时常帮助、辅导她。对此,周野是感激不尽,特意结交他为好友,几年过去,看见老友荣归故里,而女儿已不在身边,他不由得老泪纵横。

  周野:“今天是我女儿失踪满三年的日子,我得去趟牛津,看一下他们学校。”

  埃格诺终于忍不住了,他坚强得太久了,这三年,因为周蓝枫的失踪,他一直忍受周野的排挤,这次,他选择了爆发。

  埃格诺:“你以为这样,周蓝枫就会回来吗?不会!它只会带给你更深的歉疚,说实话,三年了,她还没被找到,我也很难过。但总是这样,也没有意义,多在乎当下和眼前的幸福吧!相信她,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悄悄地祝福着你们。”

  埃格诺这句话不仅点醒了周野,也使得樊茵杰大彻大悟,三年来,她一直活在关于周蓝枫的执念里,只因为师友之谊,这种情谊甚至已经超越了她和哥哥的血肉亲情,在这一刻,樊茵杰的心瞬间放松了,她想,也许埃格诺说得对,只有珍惜当下,珍惜眼前,生活才能美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