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门将进阶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 一波未平

门将进阶之路 七月楚雨 2359 2019.03.31 11:20

  电话的震动声一直在敲打着樊茵炜的内心,唯恐刘艺睿不会接听,还好提示音响了三次后,好友给了他这个面子,百忙之中顺手接下了电话,伴随于此的是另外一个声音,不过一开始他并不在意。

  “有事儿吗?我正在陪小姑改毕业论文呢!爷爷说了她这个阶段的两件事很重要,第一是毕业论文,第二就是…….毕业典礼,我赶时间的!”刘艺睿早就急不可耐了。

  “嗯?真是不懂,女儿两件最重要的青春大事为什么不亲自去见证,非要让孙子去陪伴呢?难道刘艺睿的爷爷是为了增进他们姑侄之间的感情吗?原因应该没那么简单!”这种念头只是樊茵炜图一时之快的言论,为了尽快表达好自己的想法,他迅速地把主题切到正道上来。

  “不知道你相不相信一件事,我今天早上碰到沫熙她们姐俩了…….”樊茵炜正要满怀激情地说下去。却被刘艺睿无情打断。

  “然后呢?你和沫熙旧情复燃了是吗?”他嘴上带着不屑,却丝毫不考虑樊茵炜此时的心情。

  没错,听到这句话后他的内心是相当复杂的,因为接下来的表态很可能有再次得罪好友的风险,没办法,只有如实相告了。

  他只好把疑惑之处向刘艺睿一一道出,这样终于解开了樊茵炜暂时封闭的心结,这边说完后,舒心地吐了一口气,总算解释清楚了。

  也许是樊茵炜魅力使然,或是刘艺睿的动静过大,正在自觉修改论文的刘亚灵突然停下了手中的笔,慢慢地凑到了侄子的身边,不由分说地接过手机,凭着直觉说道:“我知道你一直耿耿于怀的是什么,难不成是担心她们姐妹俩是冒牌货?”

  樊茵炜被这句话瞬间惊到了,他其实是很佩服刘亚灵的第六感和胆识,正好把自己的想法全面地剖析出来,从这方面来看,一年前的恩怨,她还记得,只不过早就化为海上云烟,飘到九天之外了。很感谢刘亚灵能够原谅自己,这样他每天过日子就不会这样提心吊胆了。如此可见她在心中地位,何其之高!

  “一年前的事情我早就不介意了,因为我知道那时你也有难处,正在承受着为教练讨公道这层压力。绝交更是没影的事儿,主要是小睿这孩子…….夸大的。当然,我也没怪他,毕竟年纪还小,总要给他一些空间才好。”

  无尽美好的感慨之后,樊茵炜问她这样的猜测可有什么依据,没想到这个问题弄得一直很放松的刘亚灵第一次紧张起来。

  “没关系,如果找不到证据,到时候我们三个就一起想办法!”樊茵炜在通话尾声不忘安慰,就为了给她一个崭新的印象。

  挂掉电话之后,他并未就此放松,望着苏黎世天空无尽飘落的雪花,心里就此再次记下一件事来:一定要查清她们姐妹俩这件事,不过就现在的情况来说,樊茵杰和室友们似乎还跟她们有过交往,所以,必须去曼彻斯特向妹妹解释清楚,顺便安慰一下她许久空虚的小心灵。

  他这样想着,拿出口袋里剩下的钱,好好地数了数,惊讶的想道:“没想到我在切尔西这一年的工资和奖金这么多,过了这么久还没用完,球队近期没有比赛,我…….该怎么办?”

  不过转念一想,如果这些资本能用到重新开赛的时候当然最好,还是谨慎一些去用吧!以免发生意外。

  其实樊茵炜这种心理反倒是正确的,在这没有比赛的日子里,用度都是需要悠着点的,用以等待新生机的出现。

  想到这里,樊茵炜毫不犹豫走出了酒店,谁知刚走出没多远,就重重地摔倒在铺着雪的人行道上,他瞬间感觉左腿上有一种剧烈的痛感,实在难以忍受。

  坐在地上,慢慢地掀开左边的裤子,只见大腿上一块暗红色的伤口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好像是破皮了,趁着痛感不再袭来,樊茵炜以最快的速度站了起来,继续冒着三月苏黎世的寒风大雪艰难地行走。谁又知道,他心里正承受着更大的伤痛,这是何其地坚强才能做到的。

  还好街上也没多少人,要不然他可不想被他们看见自己一瘸一拐走路的样子,他的下榻酒店离机场并不远,步行只需六分钟,这些天,樊茵炜都能听见酒店旁边有飞机起飞的声音,那时候他就在想,自己要是有翅膀,能随意飞行就好了。可这终究只是奢望而已。

  走到机场的时候,樊茵炜惊喜的发现自己的腿不是特别地痛了,随即放下心来迈开步子了,但也要在谨慎的前提下进行。

  几分钟后,取完票的樊茵炜已经舒心地坐在二楼候机室,颇为感慨地摸着刚刚负伤的左腿,默默地摇头,虽说现在伤痛是好了些,但说不定在什么时候又复发了,随他“征战”也不是头一回了,还是好好保护它吧!

  而在英吉利海峡对岸的曼彻斯特,樊茵杰和三位室友似乎早就知道了这则消息,她们刚刚从街上购物归来,还在讨论着这条热度居高不下的话题。

  “你们说小丁这条消息可信吗?”连宇聪凭着理智的头脑第一个发问。

  江敏玉觉得丁韵伊就是高沫熙事情的当事人,又是她们新结交的朋友,可信度自然是不会低的。

  然而,很快,樊茵杰又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我觉得韵伊说的这件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你们都应该重视起来,这可关系我哥今后的友情道路!”

  她的语气中明显还带着些急切的意味,可惜,田语晴却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话,让其他三位躺枪,也让她和樊茵杰的关系瞬间下降到了冰点。

  “你哥的事儿跟我们三个可没关系,说不定那个丁韵伊就是想博得关注吧!谁知道她在想什么?人心难测!”很好,田语晴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没想到她将犯下不可弥补的错误。

  “你……..你说什么?我哥那次来曼彻斯特时可是很关心大家的,他的好心被你现在说得一文不值,田语晴,我问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樊茵杰的愤怒完全在田语晴的意料之外,直接紧张到结巴了:“我……”

  “我曾经说过,哥哥的事情就相当于是我的事,她们三个都记得,只有当时在敷衍了事。今天倒好,解决问题的时候不想着积极面对,撇清自己的速度倒是很快的!我最不喜欢那些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和你---田语晴就此绝交,把东西都给我,你自己好自为之吧!”樊茵杰说完,就提走她手上的购物袋,和其他三人默默地走了。只剩下田语晴一个寂寞的身影,慢慢品尝着苦涩的味道。

  樊茵杰刚才的话着实把江敏玉和连宇聪都惊到了,没想到这一幕的发生会如此突然。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接下来她又该怎么面对樊茵炜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