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门将进阶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双红会风云

门将进阶之路 七月楚雨 5089 2018.12.25 21:53

  四月四日,双红会的号角已经在安菲尔德球场鸣响。但在赛前的客队更衣室里,发生了一段小插曲。差点儿让樊茵炜被取消比赛资格。

  莫里奥斯在布置完临场战术之后,快步走回了自己的休息室,等待着比赛的开始。半小时后,突然有球员急急忙忙地跑进房间,不由分说地要把莫里奥斯带走,关键时刻,先是稳住了自己的情绪,又在中途停下了脚步,他希望这位球员能把事情说清楚,从这点看来,莫里奥斯具备了作为优秀教练员应有的素质。

  这位面露焦虑之情的球员就是曼联中卫冈萨雷斯。他跑出来的时候,距离比赛开始只剩三十分钟了,在教练鼓励下,总算说出了真相。

  冈萨雷斯:“莱恩不见了!他可是被教练您今天排上首发的人,这下该怎么办?”

  莫里奥斯并没有想象中的多么慌乱,冈萨雷斯看到的是一个气定神闲的主帅。他为此露出了一点儿笑容,看到了解决事端的希望。

  这时候的樊茵炜已经出了球场,正准备叫出租车离开的时候,最后还是犹豫了。但一想到樊茵杰和高沫熙最后一次见到他时那种渴望的眼神,就觉得愧疚。明明答应她们今天会出现在场上,这次恐怕为了她,承诺要落空了。

  樊茵炜在赛前接到华博涛的电话,得知了高纯熙被人绑架的消息,他陷入两难境地。如果去救,就会再次被高沫熙误会;如果不救,同样会冠上一个冷血无情的骂名,蒙受道德的谴责。

  他自然知道人命关天,不能不救,于是横下一条心,叫了一辆计程车,前往事发地点。在樊茵炜的心里,高纯熙只是他的朋友,作为以讲义气著称的球员,就更应该采取行动了。

  樊茵炜:“博涛,你知道纯熙绑架案的内情吗?我需要了解一些,到了地方才好想对策!”

  华博涛沉思片刻,打了一下响指,说道:“有了,我好像听说是因为他爸爸欠债的原因,那边想拿女儿做要挟吧!这群人真是可恶,你还有什么事儿吗?”

  樊茵炜仰天短叹后,回过头说:“唉!纯熙真的是家门不幸,但我们绝对不能旁观,作为朋友,我们必须救她,嗯,你到了吗?”

  华博涛早就在附近下车了,边走边说:“那司机真是不够意思,走到半路跟我说到不了地方,干脆把我丢到这儿,拿着钱就走了。听小汐说那地方在利物浦的哪个废弃工厂,真没新意,又是这种地方!”

  樊茵炜被好友的经历着实乐了一会儿,没过多久,因为他的最后一句话又让气氛严肃起来。

  樊茵炜:“少废话!我们得加快速度了,要不然纯熙的境遇会更加危险!”

  这样想着,华博涛只是在那边微微点头,随即加速行动,就连小妹华博汐发给他的消息也没看,足以见得坚定的护友决心。

  高纯熙被那帮债主雇的英国混混绑在了利物浦西南郊区一处僻静的小工厂里,那里明显已成空巢,设施老旧,门口的三级台阶都起了青苔。灰色的墙面早已结了蛛网,顶上还时不时地漏下些水珠来,一到夜里,此处就会变得阴森可怖。这伙人把高纯熙带到这里真是煞费苦心,但多难的事情,都躲不过樊茵炜的智慧、华博涛的勇气,和华博汐的坚持。

  工厂二楼靠近天台的地方有三个分开的柱子,高纯熙就被绑在第二根柱子上,她的头上遗留下了深深地一道伤疤,是遭到殴打所致。现在早已昏迷,或者说,她在等待,等来的会是生的希望,还是死亡的痛苦折磨,那就看天意吧!

  下午四点,两人终于抵达工厂,走上台阶时,华博涛还差点儿滑倒,得亏有樊茵炜的保护。来到一楼,看到这些残破不堪的墙壁,华博涛有感而发,突然说道:“这里的环境挺适合写生的,可惜啊!我没什么艺术细胞,要不然,此处必将在我笔下变成一个好景致。”

  樊茵炜听后,不为所动,依旧板着脸说道:“嗯,博涛,你真是好雅兴,来这种鬼地方还记得写生?我请你以后多注意一下正事好吗?别给我想那些乱七八糟的,走了,上二楼,救人去!”

  没想到,两人刚来到二楼,就在右边的柱子上看见了已经被迷昏的高纯熙,正当华博涛要过去时,立刻被叫住了。

  樊茵炜:“慢着!博涛,我估计她已经晕了,嗯,这一切也太简单了吧?”

  华博涛早已急不可耐:“还怀疑什么?你不是要救人吗?那就快点儿吧!”

  樊茵炜似乎不着急:“不对,博涛,你注意到没有?她的额头上没有原形胎记,还有,正面的头发明显很整齐,所以,这是个冒牌货。纯熙已经被那群家伙调包了。”

  华博涛不解:“第一处不同其实我已经知道了,但第二处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樊茵炜:“很简单,纯熙虽然平时很爱美,但是她有个怪癖,就是化完妆后都会把前排的头发弄乱,最后再喷香水!”

  华博涛这时从心底里早就升起一种膜拜之情,但是话说回来。

  华博涛:“那接下来怎么办?”

  樊茵炜早已胸有成竹:“先回去比赛,赛后再查吧!我谅他们也不会对纯熙怎么样?”

  此时已经接近五点,离比赛开始越来越近,他们能准时赶到中心城区的安菲尔德球场吗?

  莫里奥斯依然在球员通道和更衣室之间频繁走动,但是自己的心情已经越来越着急,因为距离开场不到十分钟了,终于走了四圈后,他终于安静地坐了下来,现在只希望这时间过得慢些,希望樊茵炜能创造神速归来的奇迹。

  仅仅五分钟后,他仿佛听见球场通道里急促的脚步声和喘气声,莫里奥斯的嘴边终于露出了微笑。慢慢站起,准备迎接樊茵炜的到来。果然,樊茵炜很快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不过…….是跑着来的。对于教练来说,时间正好,还有五分钟准备,加油吧!

  准备期间,师徒两人也有过交流,但奇怪的是他们居然在这次对话中根本没提到球赛的事。

  莫里奥斯:“莱恩,这次出去,身上没受伤吧!”

  他问的如此简单,樊茵炜当然回答得也是轻描淡写而已。

  樊茵炜:“没有,就是出去处理了一点儿私事,不要紧的。”

  莫里奥斯显然觉得这个答案太敷衍,但他还能怎样?人能平安回来就好,其他的就当它是浮云吧!

  利物浦对阵曼联的比赛终于在五点准时打响,樊茵炜也拿出最好的状态,他走到前方望向观众席,樊茵杰和高沫熙依旧在第三排坐着,她们的笑容,就是他前进动力,生涯第一次双红会,就此开始吧!

  第十五分钟,樊茵炜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他借助球门球的良机,试着带球向前奔跑,而且越跑越快,一时间,他已经闪过了对方的六名队员,看准时机,停下脚步,在第七名球员的防守下,他轻松写意地用右脚把球搓起,皮球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精准的直射弧,当时对方的门将莱诺福斯正在喝水,等他刚刚喝完,就听见身旁的球网发出一声脆响,看到身旁的对手脸上喜悦表情就知道:自己摊上事儿了!

  这位门将始终没能从刚才的打击中缓过劲来,状态越来越低迷,下半场五十分钟的任意球防守中,由于思想散漫,被曼联的新晋超级射手莱因克尔进了一个倒钩球,这就是分心应该付出的惨痛代价。

  利物浦没办法,只好换上新加盟的外援前锋贾景轩出场,看来他们是要孤注一掷了。他等这时已经很久了,但之后的发展证明,他们的这一行动是徒劳的。

  贾景轩上场后不久就制造了一次威胁,接到队友传球后显然很兴奋,利用回旋技巧多次过掉防守队员。但就在距离小禁区只有几米远的地方,贾景轩突然起脚吊射,看来,他对自己的射术很自信的,这是要给樊茵炜出难题的节奏!就在那一刻,时间冻结了,决定曼联命运的时刻再次到来。

  几乎同时,樊茵炜已经做好了起跳的准备,当皮球飞入可控范围时,全场居然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因为他在那一瞬间身体腾空,并用自己弯曲的两脚末端把球挡在了球门之外。这就是传奇的班克斯式扑救。樊茵炜在训练中学过,算是学以致用吧!

  最后曼联逐渐主宰了比赛,莱因克尔上演了大四喜,后卫冈萨雷斯通过角球乱战中的捅射锦上添花。球队就此6:0大胜利物浦,创造了一个新纪录。赛后的比赛用球本该授予莱因克尔,但这位射手做了一次谦让,把球给了这位年轻的中国籍队友,而且还在球员通道里对他竖起了大拇指。他对樊茵炜的那个“班克斯扑救”记忆很深刻。

  莱因克尔:“莱恩,你真行!那个蝎子摆尾的扑救非常漂亮,下次再来一次吧!”

  樊茵炜只是笑笑:“下次…….再说!我有事儿,就先走了!”

  莱因克尔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也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也许是对他未来美好的期许吧!

  樊茵炜回到了休息室,正在想着救高纯熙的对策,表哥的到来又一次打破了房间中的宁静。

  贾景轩:“这次比赛你又是最佳球员,有什么感想吗?”

  樊茵炜的心情看起来不错:“这就说明,我的运气不错,只能继续努力了!”

  贾景轩舒心地笑了,他认为这句话是表弟真正自信的体现,并不是骄傲。可以说,那次的酒店会面带给了樊茵炜无限的能量和信心。

  贾景轩:“听说你朋友被绑架了,我能帮你们想办法吗?”

  樊茵炜听后大喜过望,两只坚毅的手掌握在一起,他们的联合诠释了团结就是力量的真正含义。

  正在这时,樊茵杰、高沫熙、华氏兄妹等人也纷纷赶来,联盟已经形成,大战一触即发。

  埃格诺走到众人的最前面,大声说道:“我觉得,现在最重点的计划是救人,其他的都可以忽略不计。”

  樊茵炜:“教练,这您就说错了,也许我们这次面对的是一群很强大的对手,所以手里要有些东西才好,如果不这样,怎么安心救人?”

  埃格诺彻底被樊茵炜的话征服了,但是很快新的问题出现了:这支队伍的领导者是谁呢?

  在大家都很迷茫的时刻,高沫熙自告奋勇地站了出来,并说出了最主要的队长宣言。

  高沫熙:“这次营救行动将由我担任队长,因为我曾经有过短暂的军旅生涯,熟悉作战方略。第二,营救对象是我的姐姐,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现场只有我是最了解她的,最后,预祝此次行动圆满成功,完毕!”

  高沫熙简明扼要用两点优势就说服了众人,特别是她最后还用军人的方式作了结束语,令大家影响特别深刻。

  众人誓师后,就跟随着樊茵炜和高沫熙前往事发地。每一步都很坚定,宣誓着营救成功的决心。

  再次到达废弃工厂附近,樊茵炜感觉没什么变化,时值深夜,利物浦西北郊区的风每当吹到这里就会发出幽灵一般的响声,这让樊茵杰等人立刻变得毛骨损然,在两位队长的领导下,众人也只能透着这股阴风往前慢慢探路,已经到工厂门口了,樊茵炜估摸着他们的人也该带着真正的高纯熙回来了,他率先探了过去,但由于脚步声太大,让楼上的人听见了,这群团伙成员纷纷冲了下来,齐齐地看着他,然而樊茵炜最在意不是他们,而是中间被挟持着的高纯熙。

  高纯熙的脑后和身上还有多处殴打导致的外伤,双手背向身后紧紧地绑着,再看她的脸,还是在昏迷状态,樊茵炜早就预料到了。在对决准备开始的时候,那个小头目突然让开一条道来,一个又高又瘦的中国面孔出现了,他就是王浩林,困扰高家多年的苦主。相貌粗陋,脸色黝黑,右边脸上还有个大刀疤,眼光尖锐而狡猾,嘴角露出的是贪婪的笑容,在这种场合,他穿的很正式,因为要见证最终时刻的到来。樊茵炜看到王浩林,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樊茵炜:“你不会就是那位让人闻风丧胆的债主吧?”

  王林浩没有说话,似乎对他的话挺满意,只是神气地笑了笑,尽显骄傲本色。

  樊茵炜:“你不务正业,危害乡邻。尽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还当起债主了!现在好了,以为自己来了英国就了不起吗?我看你是要继续为非作歹,丢我们中国人的脸吧!”

  王林浩:“一派胡言!我要债关你什么事,就凭你一个小孩就敢坏我的事?”

  樊茵杰:“你要债我们是不该管,但是你错就错在无故绑架我的朋友,我就想问一句,王林浩,你还有良知吗?”

  王林浩:“我不会管这些,你们想挑战我就来吧!”

  接着,他大手一挥,那些手下们都从房间中蜂拥而出。包括樊茵杰在内的众人都蒙了。

  但在这种关键时刻,队长高沫熙仍然毫不慌张地分析道:“他们都属于散兵游勇,只是看起来强壮而已,其实是有软肋的,好了,大家上吧!记住,不要伤了我姐就好,目标是把她安全地救出来。”

  瞬间,几十个英国勇士队形被速度很快的樊茵炜等人冲散了。从团队作战变为各自为战。樊茵炜身前有两位个头比他高的成员,正好利用其转身慢的弱点,迅速切入到他的后方,他还没反应过来。一记极具力道的左勾拳击中其肋部,随后一记回旋踢击中另外一人的胯部,回过头来看时,这两人终于倒下了。

  除了他以外,高沫熙面对的成员至少还反抗过几次,但都被身手敏捷的她躲过了,依靠军人的那几套轻松地把那位老外撂倒。其他的人也都靠自身解数轻松过关。最终给高纯熙松绑的是樊茵炜,看她时的那眼神好像还挺暧昧,好吧!还是要被误会了。但是这时是关键时刻,高沫熙看见后,也没怪他什么。

  全部事情解决后,再看形势,发现王林浩已经逃跑了,跑的时候,从那个方向,飞来了一个燃着的打火机,正好落在旁边的汽油桶上。一瞬间蓝色的火苗初起,火势如燎原之势疯涨,樊茵炜这才意识到危险,急忙招呼道:“不好!这里快要爆炸了!大家不要慌!有秩序地逃出去,我来断后!”

  樊茵杰望了望渐渐旺盛的火势:“一定要小心哪!我们都在外面等着你呢!”

  也许是被妹妹的话影响了心思,樊茵炜刚要走动,只见几根带火的柱子掉了下来,拦住了他的道路。这种情况一度让他迷茫。看着远处火光冲天的景象,樊茵杰是最紧张的,两手攒到了一起。像是在给哥哥祈祷,真诚而美好,大家看了,才知道真正爱着樊茵炜的人也只有她了。那么他们真正关心的问题是,樊茵炜能成功逃出火海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