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门将进阶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章 病情加重

门将进阶之路 七月楚雨 2085 2019.04.12 18:35

  丁一真对于自己的选择还是很有信心的,樊茵炜必将带着他的嘱托开启大力神杯的全球巡演。就在他即将启程时,却被刘艺睿叫住了,两人都是互不言说,只是悄然注视,重点在于那座散发了五十多年金色光芒的神杯。那会是他未来的目标,总有一天,它会是自己的囊中物。

  可惜的是刘艺睿并不理解他的野心,只是轻笑一声,说道:“别老是看着它,你有本事捧回国吗?”

  樊茵炜没有立刻回他,只是悄悄走开,意味深长地白了一眼,心中的微微怒火和最底层的感激交织在一起,终究解不开,至少两人有过美好的回忆,所以两人就决定和平“散伙。”先冷静一段时间。

  这件事,双方谁都没有错,继续关于理想的争执并没有什么好处。事后,樊茵炜申请独自带着奖杯开始征程,几分钟的思考过后,丁一真点头算是通过了。他看到刚才两人的摩擦,内心也是无奈的。

  走出一段距离后,罗杰新突然鬼使神差冒了出来,脸上的笑容依然是那样的……..特别。很明显,樊茵炜并不想理她,唯恐又有什么难为自己的。

  时间被轻松地耽误的几秒钟,有时候是不打紧,但这会儿却是要误事儿的节奏。提醒无果的罗杰新越来越着急,只能先憋着,到一旁接完了电话再说。

  “……什么?樊茵杰的病情加重了,还要转院回国治疗!”包括罗杰新、丁韵伊都在关心着她的病势,最新的消息却是第一个得知的,那刻她很震惊,也是濒临崩溃边缘的。

  本想和朋友同气连枝,转念一想,觉得这样做有负道义,罗杰新随即深入地问下去:“她是要回南京治疗吗?要不要我来接你…….”

  连宇聪听后身体向后一抖,轻哼了会儿,再没答话。旁边的江敏玉看着挺急的。就这样在开着的电话里吵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为什么不继续说呢?人家都说去接的事儿了,你应一声会怎么样,这到底想不想让茵杰好起来了?”

  “我刚才就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您又抛给我一个,这不是让我去分心解决吗?怎么是不为她好了…….”两人吵得是面红耳赤,不可开交。

  没有办法,无法顾及双方的想法,手足无措之间,罗杰新冷汗直冒,右手不时从脸上抹下来,感叹世事无常,慢慢地挂断电话。

  那边,吵完架的两人把手放在樊茵杰的头上,越来越烫了,难道她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好友病重却毫无办法,两人都在沉默着,就等待一个时候去爆发。

  他们还是看在樊茵杰的面子上,一路无语地走者,江敏玉甚至没有感受到她带给自己的重量。后来,想到回国治病的使命,就没想太多了。很不妥的是,他俩把樊茵杰带回国的事情,作为双胞胎哥哥的樊茵炜竟然毫不知情,这会对后面的事情有什么影响呢?

  现在樊茵炜的阵营里,只有丁韵伊还留在国内,很巧的是,回到北京之后,靠着她在苏黎世大学做过校园记者的经历,又解锁一项新的职业-----体育自媒体人,隶属于某体育传媒公司管理。这为她了解国内外体育事件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之处。樊茵杰要回南京的事情,她是第二个知道的。

  “到底为什么要回来呢?难道不知道她哥哥已经出国去完成形象大使的任务了吗?真是…….”

  她的心里不知道樊茵杰已经患病这层原因,只知道一味地怪罪,这到底是有什么必要呢?

  樊茵炜坐在飞机上听说这件事后,起初也是怪罪妹妹的,在听说隐情后,只是一声叹气,就什么气话也说不出来了。

  “她一定很痛苦,希望能早日康复,尽快读完曼大法律系的课程吧!就让我一位亲戚去接一下她们三位吧!”

  根据天气预报说这天南京会有小雨,航班可能会受点儿影响也不太大。雨中的金陵,似乎显得更加有诗情画意,横跨夫子庙两岸的秦淮河经过这细雨的洗礼变得更加清澈,洁净无暇,如薄薄的纱布一般,或许,这就是人心本来的颜色。

  夫子庙景区正在举行的是招牌的儒家礼仪文化的展示部分,尽管天空下着绵绵细雨,但仍有无数的游客前来围观,中间的庙里,十几位“妃子”在长长的大成殿台阶上一字排开,许久,一位身着黄色龙袍的人映入了大家的眼帘。他就是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头上戴着方正皇冠,还有垂下来的五串珠子已经遮住了他的面容,脸上也尽显威严姿态。“皇帝”刚走下台阶,有几位“礼官”先是向他作揖,随后互相耳语了几句,最后,有其中一位引着“皇帝”去往前方不远处的那个宫殿去行礼拜之仪。有些“好事”的游客也跟着团队去了。不过接下来的这位姐们儿就没这么幸运了。

  没错,她就是樊茵炜的姑姑樊灵蕊,单位刚好在昨天放假,二十五岁的她在得到充足的睡眠时间之后,好好地在今天犒劳一下自己,后来樊茵炜的朋友发来那条消息之后,计划瞬间被打乱,临时更改为接完侄女一行人,再去游览夫子庙了。

  她火急火燎地赶往机场的过程中,脑补着无数种遇见侄女樊茵杰的方式,走过夫子庙时,樊灵蕊就这样回头不舍的望了一眼,透露出满脸的无奈和失落。耳旁唯有窸窸窣窣的人海声。

  那是一架东航的特殊型号的客机,在商务舱的一个秘密的位置,乘务员贴心地为樊茵杰准备了病床,考虑到天冷,机上每处都设有升级版的暖气系统。只为这趟难忘的旅程。

  在暖气的强大作用下,樊茵杰居然在飞机起飞后没多久就醒了。床下有安全带,全程要躺着度过对于她来说的确是很麻烦的。为了自己的病回国后能够得到缓解,再苦也得忍耐着。

  幸好航班里设置有WIFI(前提是开启飞行模式),两人可以随时地向地面的亲友们汇报樊茵杰的状态,正在这时,一条消息飞入连宇聪的手机,看后,她的脸立刻紧绷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