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门将进阶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不容易的豪门之路

门将进阶之路 七月楚雨 4079 2018.11.28 18:37

  在出发之前,埃格诺很有把握的自荐为向导,其实樊茵炜是早就猜到的,他也没没想太多,但是在车上时,这位法国教练再次开始了他的反套路问话模式。

  “知道和你一起去英国的还有谁吗?”埃格诺笑着问道。

  “什么?还有人给我搭伴儿?”对于这点,樊茵炜明显是后知后觉的。

  “别愣在那儿了,快走吧!”埃格诺轻声笑了笑,边走边说。

  樊茵炜没法,只好带着期待的心,跟着他去了。南京机场,密密麻麻的人群在这里日夜交汇,繁忙的脚步从未停歇过,即使是停住了,也是为了等待,等待之后呢!便是旅程的开始。有时,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呢!

  第一候机室,已经先期到达的几个人各自都在刷着手机,消磨着上午的无尽时光。只有一个人始终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满眼透着一股希望之光。他就是华国洋。作为一名常常坐冷板凳的门将,在队里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发言权。一度产生去意,但在这时,就是樊茵炜劝住了他,华国洋现在都还记得,樊茵炜向领导、教练提出建议,恳请他们重用华国洋,终于他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不过代价是惨痛的,在这关键时刻,樊茵炜提出由华国洋换下自己。由此给了他第一次出场的机会。此后,他和樊茵炜结为挚友。以纪念他那次义举。两分钟过后,华博洋站起身来,四处走动,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脖子,回来坐下后,望着还在痴等的华国飞,有些不解。

  华博洋:“等了这么久,他还是没有来,我看不如就先退掉一张机票吧!至于退谁的,那人应该自己清楚吧!”

  华国洋听后心里瞬间冒起火来:“你什么意思?茵炜可能有事耽误了。再等一会儿又不会出事儿!你这么担心机票的问题,那好,如果他今天不来,那我们的票就都推掉算了!华博洋,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想伪造护照,然后一个人去英国,冒充他的身份,继而霸占茵炜的豪门试训机会,从而制造一个大骗局!我早就提醒过他,交友谨慎,没想到,他还是和你这么一个没有良心的人做了朋友!今天,他没来,正好,我就要替他好好教训你!”

  华国飞随即健步冲了上去,挥起右拳准备打向华博洋的脸,一瞬间,他的拳头就被华博洋宽大的手掌阻挡住了。再看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狰狞地笑容。包括樊茵杰、华博汐等人都有点不认识此时站在眼前这个阴气十足的华博洋,他终于揭下了伪装,让众人给看透了。就在华国飞呆站着时刻,华博洋也是快速冲上去用右拳还了他那没打完的一下。

  华博洋:“你没打到我脸上的那一拳,我就还给你了,记住,国飞!我这么做是为了茵炜好,还有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再敢对我动手动脚,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华博洋正在那里神气地昂着头暗笑,谁知平时没怎么说话的华博汐悄悄走上去,出其不意给了华博洋一个耳光,不止是他,大家都被震惊了。那一瞬间,空气仿佛停止了运转。

  华博汐:“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伪造护照是违法的!你这样做时,有想过我们吗?”

  华博洋轻轻摇头,随着这一个动作,华博汐对大哥最后悔悟的期待也破灭了,她直接跑向外面,苦笑起来,这笑表示她已经看破罪恶,但劝善无果后的痛苦,这种痛,谁能知道。

  直到这时,华博洋才慢慢走过去,似乎是想安慰妹妹受伤的心灵,她转头一看到华博洋那张虚情假意的脸,就感觉特别地讽刺、寒心,当他走近,却被华博汐一把推开。

  华博洋:“小汐,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华博汐:“我还要问你呢?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大家?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

  她似乎想用尽全身力气来控诉这一切,可惜的是华博洋仍然没意识到自己即将酿成大错,他高挑着眼角看着已经在心中燃起愤怒火焰的众人,仍然高傲地宣称:“我是为了你们好,樊茵炜就是个累赘!你们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少一个人,我们这个团队仍然是可以运转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当即被华国飞打断:“是吗?那我告诉你,你错了!我们这个团队是到英国去学习的,樊茵炜知识渊博,见多识广,我们几个才疏学浅,所以我们团队不能少了他,而你,还说他是累赘。我想这个队伍没了你这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家伙才好呢!告诉你,我华国飞最看不起的就是出卖朋友的人,你今天要是想过去办假护照,除非从我身上踩过去!”

  “国飞,说得好!”华国飞刚说完,樊茵炜就及时赶到,并赞扬了他这种不畏强势的性格。

  “哥,你总算来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樊茵杰观察了一下机场周围地情况之后,悄悄问道。

  樊茵炜没说话,只是径直走向事件的中心人物;华博洋。对视之中,他眼中的恐惧和绝望都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樊茵炜面前。他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华博洋,你居然想冒充我的名义去英国试训!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现在,是时候让你离开了。”

  樊茵炜这时终于吐出三个冷冰冰的字:“你走吧!”

  华博洋走出c国际出发大厅,望着灰蒙蒙的天空,轻讽似的笑着,末了,回头,对着老朋友说:“茵炜,你赢了,我告诉你,其实我根本就没实施这次计划,本来天衣无缝,结果在关键时刻搅得一团糟。算是我的百密一疏吧!我走了,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面,保重!”

  樊茵炜从知道这次冒充计划开始,就已经对华博洋有一丝恨意了,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在听过这一句话之后,居然流下了眼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是的,也许这时正是旧友分别时刻,才会让他如此伤心。尽管他差点儿酿成大祸,但在心底里,樊茵炜还是有一种兄弟情谊永存,只希望华博洋能够记住这一刻,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只留下在冷风中孤立的樊茵炜,和他对朋友的无尽祝福。

  送走了华博洋,樊茵炜走回了大厅里,看了看手上的表,说道:“我们得准备好登机了,现在时间上午十一点,下午一点钟的飞机,还挺急的!提前去登机口等着吧!”

  樊茵杰:“咱们不要这么急,先坐下来把气捋顺一点儿。你刚刚和华博洋‘战斗’了这么久,也挺累的!”

  听了妹妹的话,樊茵炜觉得心情舒畅多了,坐在候机室的椅子上,他做了一次深呼吸,那一瞬间,觉得自己来到广袤无垠的大草原,豁然开朗,心旷神怡。看着樊茵炜都坐下了,其他人自然也都放松了。

  “茵炜,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华博洋背后计划的呢?”首先提出问题的就是同行的江苏队队友苏梦凡。

  “问的好,几天前,当我收到陈总要为我打造经纪团队时,我只是心里暗喜,并没有表达出来,而我表面上是兴奋地回去报喜,实则是探探他的底细。看到他对我有一种满不在乎态度的时候,我心想,他肯定有问题。我了解他,任何我不在的时候都是他行动的时机,这次当然也一样,不过要多谢两个因素,让我揭穿了这个骗局,一是我的第六感,第二则是华国飞。”说着,他的右手就指向了已经呆住了的华国飞。

  “你是在说我吗?”他明显是才反应过来。

  “对,多亏你的提醒,要不然我都不敢相信华博洋冒充我去英国这事是真的!”樊茵炜慨叹。

  “不......不用客气,为朋友赴汤蹈火,两肋插刀,那是应该的!”说这话时,华国飞甚至有点结巴。

  樊茵炜笑了,不知他这个笑中夹杂着多少情感、蕴含着多少意义。这些天他已经尝尽苦辣酸甜,对于十五岁的他来说,就是一种历练,因为真正的考试就在眼前--曼联试训。只差一步,就能跻身豪门球员行列,他并没有兴奋,有的却是而是肩上更重的责任,心中的梦想和勤奋而已。

  下午,一点三十分,航班的痕迹早已跃上云端,在地上已经看不见。坐在里面的队员们则是心思各异,此刻最轻松的真要属樊茵炜,靠在经济舱的椅背上,盖着航空被,插着耳机,安静地听着音乐。全然没有试训的紧张感,其实他已经做好了一切的试训准备,就等着那个最终时刻的到来了。

  梦中,他回想起了和华博洋的一幕幕旧时光,华博洋带着虚伪面具生活,处处为难他,维护个人的利益。这一切现在已经不存在了,都过去了,就像一首歌中唱到的“抛开了你,我躲在三万英尺的云里,总舍不下这段情谊,我伤心到眼泪直往下滴。”实在是割舍不下这一段短暂又珍贵的回忆。但回过头来,他想,生活总要继续,终于开始一段新生活了,那段历史,从此刻开始,正式翻篇了。

  十四个小时过后,是英国格林尼治标准时间第二天凌晨三点,这时的天空闪着月亮的一丝丝微光,这些光亮穿过云层直接照在飞机的窗前,像玉帘子,金色的幕布一般神秘,又如羽毛般柔和、高洁。总能给人带来遐想。

  曼彻斯特市某旅社的接待处,凌晨依旧忙碌。在会议室里,几位中国籍的接待人员正在召开最后的准备会,已经进行到了最后的阶段。

  “我再重申一遍,这次的接待任务非常重要,虽然对象只是一些来英国学习试训的球员,但你们也要重视起来,不能出任何岔子,这关乎的是中国足球的未来!听明白了吗?”接待处福处长邱宇航严肃地说道。

  命令一出,整个华人接待处就立刻进入紧急准备状态,其中一位十九岁的新人方琦越听说樊茵炜即将前来的消息后,暗暗高兴起来,心里美滋滋地想:“终于等到他了,茵炜,不知儿时的约定,你还记得吗?”

  这便是一段异国奇缘的开始。

  三点半,曼彻斯特刺骨的寒风已经吹得多数中国旅客直不起身来,航班正点降落在曼市机场,走下飞机,等摆渡车时身体较弱的华博汐果然站了一会儿就冷得直打哆嗦。华国飞实在看不下去了,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这意想不到的温暖,就此,她悲凉的心就此变得炽热,和华国飞的不解情缘也就此开启。

  第二天,樊茵炜早起兴高采烈地来到曼联俱乐部,等待试训的开始,可是,不一会儿,出来的是位脸色看起来很严肃的老人,樊茵炜并不知道他在曼联的职位,只是简单地问道。

  “请问,曼联的试训几点开始?我是来参训的球员,这是推荐信。”说着,他拿出了揣在手里好久的一封红色的信件,中间印着曼联队徽。他对此很有一番信心。

  “果然是曼联董事会的手笔,不过......”这老人右手拿着信,一本正经地说。

  “不过什么?老先生请说!”樊茵炜透露着期待的目光。

  “不过按照曼联的老规矩,每个试训球员都要经过两轮大测试,才能入住董事会为新人们建造的专门酒店,成为球队一员。所以你既然想试训,那这两大测试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这是老人给的第一条忠告。

  “知道了,请问您是......”

  那老人笑了笑,扶了扶眼镜,说:“小子!你算是找对人了。我是曼彻斯特联足球俱乐部的青训总监温斯洛-尼尔斯。”

  “幸会!尼尔斯先生,我一定好好对待接下来的两次大考,争取等到和您签合同时刻。”他年轻的眼神中,尼尔斯看出了坚毅、果敢的品质。

  “看来这豪门之路都不容易,我要加倍努力追梦!”樊茵炜知道,既然许下了这个绿茵之梦,就要为他奋斗终生,来日方长,看前路漫漫,我心愉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