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门将进阶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脆弱友谊?

门将进阶之路 七月楚雨 2025 2019.04.03 17:35

  这对决的过程就跟打擂台一样,双方交锋完了,心态各异,本来输的一方高沫熙心情就比较低落,后来有了几位后援团成员的不断加油打气,终于算是好转了。

  “不用担心,这次风波很快就会过去的,尽管地跟她比试吧!我们一直站在你身边,给予最基本支持的。”樊茵炜是那天第一个见到真正高氏姐妹的人,小小的兴奋中又带着些许的欣慰,以免站错队,他直接把这姐俩带到酒店自己的房间休息,防止冒牌货有机可乘。

  高沫熙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笑着说道:“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是绝对不会惧怕王秋宏恐吓的!”

  “还有呢?”樊茵炜那种期待的小眼神跟她靠的越来越近,大有望眼欲穿之势。高沫熙含笑避过他的目光,没怎么说话。低头的时候,他看她这时的气质最佳,也只是微微一笑,慢慢地踱步出门了。

  休息过后,在酒店的一处贵宾室里,双方开始了第二回合的比拼:音乐鉴赏能力。高沫熙对于乐曲的理解能力从小就高于常人,无论是古风或是流行可以说是驾轻就熟,大有成为歌手的天赋但这次,强劲的对手就在面前,只能收敛锋芒,稳扎稳打了。

  贵宾室并没有采用一贯的金色作为主色调,而是剑走偏锋,采用了较为冷门的蓝色,它代表着忧郁和低沉,总会让人有种莫名其妙的不适感。但在设计者眼中,它却还有着一种别样的浪漫和悠远,能激发人们的又一种层次的奋斗激情。

  现场的音响里放了一首《突然好想你》,前奏一出来,高沫熙灵光一现,歌曲的旋律温情动人,让她想起了曾经古城烟花的浪漫一幕,细细品味着歌词里的情感,回顾着往日和他相处的每一个瞬间,内心已经被浓浓的深情爱意包围,看起来,她很幸福。

  “想念如果会有声音,不愿那是悲伤的哭泣,事到如今,心里翻滚绞痛着不平息,只剩眼泪还骗不过自己…..”

  这一段歌词的内容就和她和樊茵炜第一次分开的情况是高度契合的,在没有他的日子里,高沫熙没有一刻停止过思念,就算泪水模糊了双眼,仍没有对他死心,只是里面承受着樊茵炜话语百倍的伤害,绞痛无比,到了那时,她还是坚定选择相信他,也许,这就是爱的力量。

  “这首歌属于典型的新式情歌,它的特点就是节奏由慢到快,情感逐渐激烈起来,但又不同于摇滚,善于用缓慢的抒情语调来打动人心,让他们能感受到两个相爱的人最具体的分离之苦。”高沫熙的理解中,这种篇幅还算是简单的。内容也同样精辟,反观那两位冒牌货,听完后,心里虽然也有触动,但是没有像高沫熙这样的丰富理解。完全呆在了原地,不知道说什么。

  众人都没有想到第一轮的比拼过程会是一边倒的结果,大家都为她感到高兴,这也正好衬托开了王秋宇和王秋宏略为尴尬的心情。

  “沫熙,没想到你对这首歌还有如此高的理解!其实……你可以去当歌手了。这点我就不行,听一段歌曲,平常只是说好听与否,没像你那样研究到那么细的阶段,真是深藏不露,佩服。”刘亚灵说着,犀利的眼光瞟到了王秋宇那边,白了她们一眼,当中就带有鄙视的成分,这令王氏姐妹是敢怒不敢言。

  “现在可不是生气的时候,记住,要把握住有效战机好好地表现自己,这样,不论好坏与否,别人至少不会看轻你。不要气馁,相信我们能留到最后一刻。”王秋宏可以说是给了妹妹最大的鼓励,接下来的事,她以为“胜券在握”,就在一旁看好戏。

  第二项比拼,记忆力,樊茵炜别有心思地在贵宾间中央的桌子上放了三样东西,其中一样是高沫熙非常熟悉的,但是它们现在还没有和两位见面,这算是他卖的一个大关子,但是等了几分钟,王秋宇都没有急躁,高沫熙就先有意见,跑过去慌忙之中拉住了樊茵炜的手,那一瞬间两人再次四目相对,中间居然又一次出现那道蓝色的电光,这是心灵的悸动。就这么看着,两人的脸不知不觉地就都变成了大红色,这画面实在太美,就连刘亚灵也捂住了嘴巴,表示羡慕。

  就在众人继续沉浸于浪漫的遐想中时,高沫熙慢慢地把手移开,樊茵炜觉得很不解,问道:“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能直说吗?”

  “我就想问你,这关子能不卖了吗?现在对我来说名誉比什么都重要!”高沫熙似乎把她的底线表现出来。

  “既然你都这么说,是否就意味着我们俩六年多的友谊也比不上它!我等着答案。”他开始有点情绪化了。

  也许是樊茵炜这话突然伤到了她最重要的地方,此时,高沫熙近乎失去了理智:“是!我就是觉得个人名誉高于一切!你根本就不知道有人冒充我的时候,我自己的心有多么痛!名誉又一次被人践踏,你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滋味!”

  终于,樊茵炜也忍不住了,他举起右手,狠狠地打在她的脸上,高沫熙摸着右边脸颊,明显是一种痛感,他没有想到一切会变成这样。贵宾厅的众人一片哗然,都在为这次意外议论纷纷。

  “你刚刚做了什么?樊茵炜,六年了,第一次有外人敢用手打我,没想到,第一个这么干的人却是身边最好的朋友。罢了,你的态度如此果决,我也不好再做什么别的挽留,结束了,六年的友谊,就像这耳光一样,只是一瞬而已。你好自为之吧!”

  “我打你,其实是演戏给那两个冒牌货看的,沫熙,为什么就是不懂呢!话说回来,名誉高于一切,友谊也不如它吗?”大错已成,所有思念也只能放在心中,永久回味,这段六年之久的友谊,真的就像昙花一般脆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