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门将进阶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七章 更衣室之乱

门将进阶之路 七月楚雨 2226 2019.05.20 19:14

  几天后,河北华夏的青训队伍受邀正在赶来南京的路上,为了节省时间,大部队改乘飞机抵达目的地。总共二十二名球员当中,却有一名樊茵炜的熟人,他身高为一米九三,皮肤略为黝黑,一看就是石家庄前几天猛烈的太阳给晒的,他在候机室中忐忑不安地等着那一刻的到来。他就是孙继威,河北华夏青年队队长----樊茵炜的小学同学。

  孙继威,1999年5月6日出生于江苏省连云港市,六岁全家迁居南京,十年后进入江苏某体校进行足球训练,以优秀成绩毕业,进入河北华夏青年队担任队长职务至今。这次回南京,他又将和老同学发生一段怎样的故事呢?

  他绝对想不到,老同学身上已经披上了一层国际球星的光环,即使这样,两人的关系还会像以前一样完美吗?

  国奥队训练基地的更衣室里,此时是很安静的,连一声哀叹、一滴汗水流下的声音都听得见。其实各位队员们是在等待主教练傅群过来细讲各项战术打法,这段时间自然是无聊的,坐在最左侧衣柜旁的傅锦澄终于忍不住困意,睡下了,但他并没有完全沉进去,低头时,用眼睛的余光继续盯着樊茵炜的行动,到底是要干什么呢?

  傅锦澄,今年21岁,来自足球运动发源地的山东淄博市,小时候,只有他接受过正规的足球训练,而妹妹傅锦添因具有不错的文笔,和足够的文学知识储备,现今在一家网络平台签约成为了网文作家。业余时间来到爸爸的球队当宣传官,正好赚点儿外快。就刚才说话的口气来讲,樊茵炜的心里冒出一个很有趣的的疑惑。

  “我刚才见到的是亲兄妹吗?一位说话轻松活泼、还有些呆萌可爱的样子,另一位,总是拉着一张老脸,眼睛里透着的都是冰冷的气息,确定这是一家人吗?”当然,这只是他对自我的一种小调侃,樊茵炜没法,只好接受现实,静静地看着这对“奇妙兄妹”,想象着属于他们的生活方式。

  傅锦添这时就坐在哥哥身边陪着,因为天热,她还把前不久自己买的小风扇对他吹着,“风力”属于微风,连自己在耳旁的黄色头发都随它飘了几秒钟。樊茵炜看到的不是这个动作,而是一幅伟大的画面,这明显体现了兄妹之间最简单、真挚的情谊。此时,他的心中没有嫉妒,而是坐在远处,默默地联想起和樊茵杰相处的美好时光来。

  傅群来得恰如其时,他的神情依旧是往日那样严肃,空空的手上又多了一个记录本,上面写的就是接下啦热身赛的首发阵容。也许是傅群的气势太强,连傅锦澄都被他给惊醒了。

  “都给我起来!现在要宣布一下首发阵容,待会儿和河北华夏队虽然只是打热身赛,但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门将位置上,樊茵炜……..小澄,你愿意打边锋还是中锋?”傅群这个行为等于说是一次试探。

  “爸!今天这场比赛能不让我上场吗?”傅锦澄高挂免战牌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要刺激樊茵炜。

  “真是瞎闹!这是正式的热身赛,没用的东西!有像你这样没上进心的队员吗?你如果告诉我一位,今天我就不让你上场!”这是傅群气过后的缓和心情的问题。

  谁知这时的傅锦澄完全呆住了,像被傅群眼睛里的“石化之光”射中的那样。嘴巴从现在开始就没怎么动过了。傅指导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你……..是成心气我的是吗?好,你既然喜欢呆在更衣室里不比赛,我就让你在这里待个够!现在宣布,前锋位置更换为赵传文,所有人即刻出发,后面的把门锁上,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开门看他。”傅群这回是动真格的,对于不守规矩的球员,就算是他的儿子,也不例外地会去惩罚,这才是大公无私的教练。

  刚说完,傅群凌厉的眼光扫了一下站在旁边的女儿,那眼中似乎出现了一抹白色的刀影,透着一丝凛冽和无情,包括傅锦添在内的人全部都被这气势震慑到战栗起来,他稍微润了润嗓子,才说道:“小添,待会儿比赛的时候不要闲着,临时担任一下记录官,把大家的表现好好地记下来,我终场结束的时候要用到的,别想其他的了。”这一句话似乎断绝了傅锦添的小念想,但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她心里想,等着瞧吧!

  下午三点左右,在苏宁训练基地里,这场奥运会比赛前最后的热身终于开始了,河北华夏队队长孙继威又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他望着对方阵营中的老同学樊茵炜,眼中闪着默契的利光。

  傅锦添坐在父亲的身边做记录,左右两边的小辫儿随着场上忽然刮起的微风飘舞,如此美好,但由于太阳依然毒辣,她粉嫩的小脸上不出几分钟就晒出了两块红晕来,即使热成这样,她也要坚持完成父亲布置的任务,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止不住地往下滴,阳光的威力,她是抵挡不住的。

  还不到半场,傅锦添就好几次想打瞌睡,但都忍住了,恍惚之间,她似乎听见了裁判的长哨----半场终于结束了。于是趁着父亲不注意离开了座位,向球员通道走去,樊茵炜正巧也跟着去了更衣室。

  “小添到底要去干什么……..应该不是单纯的休息这样简单,难道是……..傅锦澄!”樊茵炜终于意识到了事情不对的地方。

  樊茵炜看着傅锦添用钥匙熟练地打开了更衣室的大门,正在面壁思过的傅锦澄回头,看见妹妹站在门口,就如同看见了希望之光。

  “小添,爸爸他改变主意让我上场了吗?”傅锦澄几乎兴奋地说道。

  她轻轻摇头,也许没有注意到,早有一颗干涸的泪珠挂在她好看的眼角,显出一种别样的纯净气质来。

  “像你这样品行不端的家伙不配当足球运动员!”樊茵炜的声音渐渐拉近,目光如炬,仿佛火焰要焚烧到她身上似的。

  “你说什么?”傅锦澄立刻站了起来,用一种不服的眼神狠狠盯着樊茵炜。

  “我告诉你,比赛需要的是纯净,不是像你这样的手段,你这种走特殊规则的…….小心将来拉清单。”樊茵炜的气势丝毫不熟给他。

  傅锦澄根本就不接话,上前就和他扭打起来,傅锦添上去劝架,很不幸,她被其中的一记重拳击中头部,当场昏迷!直到这时,两人都没有收手的意思,这到底是何必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