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门将进阶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病势危机(下)

门将进阶之路 七月楚雨 2083 2019.01.03 20:57

  贾晨宜看着这样和樊茵炜冷战下去也不是办法,毕竟妹夫现在可能会有病情加重的危险,所以很需要儿子的照顾,想到这里,他就该有所行动了。这时,樊至诚主治医生、英籍华人徐意晨走了过来,脸上阴郁的表情似乎说明了事实的残酷和无奈。

  徐意晨:“哪位是樊至诚家属,能跟我出来一下吗?”

  很遗憾,现在病房内只剩下贾晨安和贾晨宜了,他们的策略就是留一个人照看樊至诚,另一位跟着徐意晨走出病房。这计划是贾晨宜制定的,在妹妹的软磨硬泡之下,他只好担负起后面一项大任了。

  走出去的时候,贾晨宜还在心里嘀咕着:“小安也真是的,都是当妈妈的人了,还搞撒娇这一套,如果让孩子们看见,岂不成了笑话?”

  当然,这只是贾晨宜的胡思乱想而已,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听从医嘱,照料好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庭。

  徐意晨:“据我们的观察,患者的病势虽然平稳,但在其下暗流涌动,有一部分细胞正在发生病变,有加重病情的可能,以防万一,我们必须马上对他进行手术,如果你同意,就在这里签字。”

  这么简单的问题,贾晨宜却拿着签字笔在半空悬了好久,也许是樊茵炜的事又一次浮上心头,几个小时之前,他离开时看贾晨宜的眼神是那么的失望和落寞,本有找樊茵炜来签字,但贾晨宜总是跨不出这一步,难道他是怕外甥的责难吗?这是个很好的人性课题。

  医院外,匆匆赶来的两位成员是贾晨宜的儿女,这似乎让整个事情变得更加复杂、或更加简单,接下来,樊至诚的命运究竟如何,就看他们自己的表现了。

  樊茵炜:“你们俩现在赶来是不是不合适呢?”

  贾景轩突然向前走了几步,用愤怒的眼睛盯着他,但他似乎并不畏惧:“表哥,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不要以为这么做我爸的病情就会好起来!”

  双方的情绪都已到达顶点,可爆发时刻迟迟不到,要不是樊茵杰和贾景妍的劝阻。这两座“移动的火山”才没有完全形成。

  樊茵杰:“你这么说表哥之前能不能问清楚他回来的目的,不分青红皂白地抹黑他恐怕不好吧!”

  樊茵炜终于缓和了心情,仔细地思考了妹妹所说的这句话,后来就恍然大悟。他在这方面的见识怎么就不如樊茵杰呢?

  现在道歉也许是有救的,因为樊茵炜的那句话对贾景轩的杀伤力并不大,表哥应该会和他冰释前嫌。但事实上,这只是他侥幸的想法。

  贾景轩一声不吭地走进了病房,并没有再次和樊茵炜打嘴仗的意思,他的目的很明显:姑父病重的特殊时期,先不和你计较。两个人的冷战都怀有一种神秘的心理,手足之情已经在这时逐渐改变了味道和意义。

  贾晨安慢慢抬起疲惫的脸庞看向床前的两兄妹,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意思是感叹年华的无情飞逝,还是更加担心哥哥的病情,都不得而知,其实她根本就不会想到他俩会回来,只是她觉得以这种方式相见有些尴尬,主要是不想让两位侄辈看到她脸上的皱纹,和流露在眼中的伤感,别有用心。

  贾景轩:“姑姑,我和小妍都回来了。这次特意是为姑父的病请的假,不过,等他的病情稳定后,我俩还准备多陪陪您和爸爸,毕竟,好长时间没见了。”

  贾晨安听到这话,本该高兴,却又一次悲伤起来,她很坚强,没过多久便稳定了情绪。在纠结之中,还是把这个真相告诉了他们。

  她一直深爱的丈夫,此刻深陷囵圄,对他的爱,已经暂时失去离心力,悬在半空打转。但相信,它总有一天能走到原点。

  贾晨安:“我知道你们很关心他,但可能你们要失望了,他的病又有加重的可能,现在也要准备手术,所以,你们得做好心理准备了!”

  贾景轩其实明白她心里的痛,决定将这个秘密一直藏着,化为灰烬和乌有,都不闻不问。这样最好。

  樊茵炜这时完全不知道病房里发生了什么,贸然闯进去自然伤和气,于是他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他俩趁着所有人出去时偷偷溜进病房里,樊茵炜自以为这个办法最好,但其实是变相地打自己的脸,因为在关键时刻,逃避是解决不了亲情关系问题的。最后,还不是得硬着头皮去见贾景轩那双无情的冷眼,所以,这个计策失败告诉了樊茵炜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得不偿失!

  贾景轩:“现在你才出来面对了,先干嘛去了?有没有害怕?”

  樊茵炜:“我.......才没有害怕,少废话,我爸快要送去做手术了,重要的话直说!”

  贾景轩:“我刚才想了一下,自己刚才的态度是有些不对,毕竟现在是关键时期,我们得团结一致才对,也不负之前姑父对我的期待。”

  虽然,樊茵炜觉得贾景轩还是在换着样子的表扬自己,但总体上来说三观算是已经摆正了。正当他拿起笔签完字后,又产生了新的疑问。

  “他刚才不是还说我不讲亲情,很厌恶做出这种抛弃父母的丑事吗?那话不知道有多难听,这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

  樊茵炜质疑贾景轩对于自己的变卦,这倒是无可厚非,但是却在亲戚间形成一种不太好的风气,这明显就是恶性循环,给他的这次探亲之旅造成了不小的阴影,但他并不怕这些,只要父亲身体康复,那一切都是值得的。

  十三分钟后,樊至诚终于被推上了手术车,在车被推走之前,他和樊茵杰一起站在前面,深深地向他鞠了一躬,这并不是对谁的怀念,只是对生者康复的期望和等待,漫长而悠远。

  樊茵杰在看着爸爸被推进手术室时,眼中含着热泪,动情地看着那里,毕竟,从小,全家都给了她多与哥哥的情感,但没有导致她走入任性之路的人正是父亲,他的循循善诱,谆谆教导,如一股暖流沁入了她的心田,这一点,樊茵炜感同身受,父之恩,阔如地,善载万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