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门将进阶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脱身

门将进阶之路 七月楚雨 2149 2019.03.11 17:56

  那张医院的图片是高纯熙发的,走廊里好像没什么人,很清静,这倒是让樊茵炜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了,但看到下面的一句话,他的心底一股悲凉的气息立刻窜了上来,并表示同情和深刻慰问。

  “十月,十八日,亡父忌日,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天,也会永远记住这次车祸,是它毁了我对亲情的最后一丝渴望,也让我看透了人生,自己成人之年却表现的如此世故,也是迫不得已的。现在,我要和妹妹一样,坚强起来,往后的路,得自己去闯了。”

  长长话语,引人深思,姐妹俩都很热爱足球,现如今,这样最爱的东西夺走了一个家庭的全部,只剩夕阳下两个女孩孤零零奋斗的身影,在这种困难局面下,高氏姐妹还能如此振作,继续追梦,已经不易。包括樊茵炜在内,每当心中的绿茵梦想停滞时,那首新歌总会从远处传来,山海震撼,日月隐辉。

  “每个身影,同阳光奔跑,我们挥洒汗水,回眸微笑;一起努力,争做春天的骄傲,懂得了梦想,越追越有味道。”

  此刻,樊茵炜也想到了自己的梦想因为大姑姑去世而停滞的那段岁月,那时,他的心就像被绞痛一般难受,既然有经历,不如把它愉快地忘掉,感同身受,不是为了和对方承受同一种痛苦,而是要一起承担新的挑战和使命。

  那一个星期,高沫熙想来,算是最困难的时刻,三个人穿着早就破烂不堪的衣服在街上四处流浪,风餐露宿,极为艰苦,在休息时,父女三人一般很少谈话,亲情已经在那时渐行渐远,变得越来越疏离,真令人感到唏嘘不已。

  “好无聊,这样的生活过下去也不是办法,不知道在英国的樊茵炜过得怎么样?”高纯熙望着天空,随意的说道。眼中似乎还闪动着他清澈的影子。

  “少说这种话行不行?我们现在能活下来就不错了,本来的家都被要债的人给封了,我已经在想办法……”

  高全博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头就被女儿扔过来的碗砸到头部,剧烈的痛感很快地涌上心头,火气同时也在逐渐地冒出来。

  “你拿碗砸我干什么?我可是你爸爸!”高全博几乎喊道。

  “你还好意思说是我爸?在我和沫熙的心里,真正那个关心爱护我们的爸爸早就不在了,而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只会侮辱别人,一无是处,债务缠身的孬种,你现在的样子还配吗?”高纯熙也是一反常态,尽力哭喊。

  可是早就处在愤怒顶峰的高全博已经听不进去了,身旁的高沫熙没来得及阻止,就看见了她最不愿意希望出现的一幕。

  高全博咬牙切齿般地扬起右手,朝着高纯熙脸上打过去,她也没有躲闪,从小被他视作骄傲的大女儿,此刻被他用一记耳光教训了一番。高纯熙的心早就碎了,对这个“伪善”的父亲大失所望,默默地流着眼泪跑开了。至于高沫熙,只是回头愤愤地看了他一眼,神情的愤怒和怨恨自不必说,于是匆忙追上去了。

  只剩下高全博一个人在那里茫然地感慨着,过了一会儿,他还是感觉有点过意不去,便也跟上了她们姐俩的脚步,似乎是醒悟了。

  高氏姐妹跑到一个比较繁忙的路口,正想等完信号灯再过去人行道边上,但是高全博的到来让她们陷入了精神紧张状态,以为他还想继续“加害”,于是待信号灯变绿之后,迅速地到了人行道上,终于安全了。

  高全博更加不解,刚想追上去解释清楚,却不见绿灯已经变色,一辆大货车毫不留情地把走到路中间的他撞出好几十米之外,最后……她们看到的是父亲高全博已经倒在血泊之中,谁能料到,跨过斑马线的那一次回眸,四目相对,竟成了最终的诀别!可悲,可叹!

  高纯熙的眼泪滴在了高全博的脸上,她用手捂住了嘴,闭上眼睛,在默默哀悼。一分钟之内,所有二十年的喜怒哀乐,有他的陪伴时刻,像电影一样从头脑中闪过,何其深刻,而现在随着他的离开,一切记忆都由此随风而逝吧!她慢慢抬头,望着此刻依然蔚蓝的天空,在心里默默地问了一句。

  “老天,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现在心里的苦?”

  随后就是无尽的苦笑,中间的点点苦涩都融进了她敏感的心里。让他有个好的安息之地,也能让妹妹安心地去追梦,这就是高纯熙最简单不过的想法。

  她俩把高全博送到了医院,这就算是最后一站了,高纯熙还拿出手机,有些不舍地拍下了手术室前寂静的走廊。随后离开,悲伤之地,希望再也不要来了吧!这并不是懦弱,相反正是她们成熟的一面,忘记过去,展望未来。

  樊茵炜知道这就是照片背后的故事,他能够理解同样作为足球追梦人的辛酸和无助。并敬佩她们忘掉旧事的勇气。

  然而在第二天,高纯熙就着急地在微信上告诉了樊茵炜妹妹失踪的消息,并发了一张她走之前留下的字条小图。

  慢慢点开,樊茵炜试着用高沫熙当时的心情去读上面的内容,以达到所谓的感同身受。

  “姐,我知道他已经不在了,那时心里其实是很后怕的,说实话,直到回家时都没能忘记他那个模样,有些难受,这种感觉是你感受不到的,从小到大,总被他的严厉家法所控制,我都快要崩溃了!所以,这次,我想真正脱身……..只是去散散心而已,别来找我,勿念!----妹妹,沫熙。”

  高纯熙在樊茵炜读完后适时地发来信息:“我总觉得沫熙应该不是散心这么简单…..你说,她会不会是要去做傻事呢?”

  “应该不会吧!你别想太多就好!”樊茵炜安慰道。

  “你是不了解她的倔强性子!如果这么说,她那样做的几率可能在五成以上。”高纯熙有些急了。

  看见她急成这样,樊茵炜也没法了,只好顺着她:“我目前还在伦敦酒店,时间也不早了,明天看看能不能跟教练组请假回国,之后再想办法,在没找到沫熙之前,千万不能着急,明白吗?”

  高沫熙微微点头,在这种时候,就只能慢慢来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到底又会是怎样的一次“脱身”事件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