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门将进阶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冬窗迷途

门将进阶之路 七月楚雨 4040 2018.12.09 17:40

  闪召风波过后的第一天,樊茵炜并不想就此回国,很明显,他还没享受过真正属于自己在国内的宁静时光,这段间歇期就是机会,他岂有不把握的道理。虽然南京那时是冬季,依旧傲立在寒风中的也只是那些挺拔的寒梅和青松,它们如遗世独立般,有种舍我其谁的架势。凛冽的东南风吹过酒店附近的玄武湖,湖上只泛起几处微波,似乎这湖水也不情愿做任风雨摆布的工具,只愿平静如常,湖上渐渐升起了一些雾气,此景引得众多游人前来观赏。此时的玄武湖烟波浩渺,如同天神幻境般美丽,但是这些景致对于樊茵炜来说并没有什么兴趣,他正坐在酒店里自学着的教材,希望接下来高考能取得好的成绩。

  业余时期的樊茵炜还是一名高三学生,进入高中以来他就是班上前三甲的常客。正是因为他成绩优异,所以老师才开了绿灯,但是樊茵炜逐梦的每一天都没落下学习,可以算作是门将里的“优等生”了。一人静静坐在窗边,听着风吹鸟鸣,万物变迁,感受着自然的味道,是最惬意不过的一件事了。这时,一通手机来电打破了一切的宁静。

  樊茵炜不耐烦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把书狠狠地甩在地下,回卧室很不情愿地拿起手机,正要条件反射地点到挂断时,来电人的名字让他瞬间呆住了。

  “方琦越!怎么又是她?上次在英国的见面本就很尴尬,不知道又想搞什么名堂?”樊茵炜似乎永远都猜不透她的心思。

  方琦越:“茵炜,你是不是很惊喜?知道我为什么要打给你吗?”

  樊茵炜其实不用猜,肯定知道她是来重续儿时前缘。说实话,他小时候和方琦越那种情谊很美好,很单纯,但只是简单的兄妹之情,没想到方琦越居然把这种感情无限放大,诠释为“爱情”。这让樊茵炜觉得是很没必要的。此时跨越重洋而来,他也理解她的心意,但就是没表态,静静地听方琦越继续说。

  方琦越:“你不知道,我可以直接告诉你,这件事情和冬窗有很大关系。”

  樊茵炜听到这句话时,神经瞬间都绷紧了,因为这里是一年以来最后一次的转会时机,他自己状态良好,也没有任何离开曼联的意向,但是以后功成名就想转换舞台,冬窗就是那时最关键的媒介,所以主要是担心会“东窗事发”。总之,樊茵炜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方琦越:“你别瞎想!我是想说冬窗期五个限免签约名额,我终于拿到了一席。”

  樊茵炜瞬间松了口气,不过说到这个转会窗口限免签约的名额,他倒是有些好奇,因为在印象中,该名额只会给予那些贫寒出身但拥有足球梦的少年们。所以,疑点就在于方琦越获得名额的方式。

  樊茵炜:“我好像听说这个名额一般只会给那些穷孩子,你家里条件还不错,到底是怎么取得一席名额的?”

  方琦越:“当然是通过关系得到的,你难道忘了我的一位亲戚是在相关部门工作吗?”

  樊茵炜再没说话了,这个答案并不出乎他的意料。因为儿时,方琦越就是个有些任性、而且爱贪小便宜的女孩,那时除了他,别的伙伴都不敢找他玩耍。因为他的宽容、隐忍和热情,这就是方琦越“爱”樊茵炜的重要原因。但是这种爱,在她心里,已经悄悄变味了。

  他在外面散步时,虽然有美好的湖景、苍翠的树丛,但这些自然景观都没法让樊茵炜的心绪静下来。方琦越为了能和自己平起平坐,居然钻空子拿到了免签名额。闭上眼睛,不敢想象这件事的后果。只好回酒店睡下了。也许梦境会洗去樊茵炜的烦恼。

  可是他只睡了三分钟,就被一阵脚步声惊醒,等从床上起来时,樊茵炜看到了站在面前的埃格诺。脸上还笑着看他,这让他觉得有些恐惧,但埃格诺的一句话就缓和了紧张的气氛。

  埃格诺:“我是来看你的,怎么回中国了?英超联赛那边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本来故人重逢就应该高兴,要不是当初埃格诺看中了天赋异禀的樊茵炜,他怎么会在第一个转会周期来到曼联?这份伯乐赏识之恩,樊茵炜会永生铭记。师徒之谊,情比金坚!

  樊茵炜:“没什么事儿,我是趁着英超的间歇期才回来的。”

  埃格诺脸上的笑容依旧和蔼,就像在江苏队的樊茵炜所看到的那样。往日是为他的横空出世,今天这笑容则是为他在英超上的进取心。客套话过后,埃格诺逐渐说到正事上来。

  埃格诺:“莱恩,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埃格诺说这句话的语气和方琦越很像,但他丝毫不惧最坏的后果。樊茵炜已经准备就绪了。

  樊茵炜:“先听……坏消息吧!”

  这句话刚说出来,他全身都在发抖,不受控制虽有万全准备,但樊茵炜担心的是百密一疏。

  埃格诺:“坏消息是我前不久在英足总听说,冬窗将暂时关闭一段时间,原因正在调查。至于重启日期,还不清楚。”

  樊茵炜听后靠在椅子上,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心里还有一线希望。

  樊茵炜:“好消息是什么呢?”

  埃格诺非要继续跟他卖关子:“等会儿你到了大堂知道了。”

  樊茵炜真是有些受不了埃格诺这种性格,想埋怨几句,但在理智之下,他还是忍住了。并且不情愿去了酒店的大堂。

  酒店大堂里并没有多少工作人员,在沙发上坐着寒暄的都是一些外地旅客或者出差人士。林林总总的人群中,樊茵炜看到靠窗一个座位,坐着落单的樊至诚。大冬天,穿着一套很薄的红色衬衫,外面是一身绿色的棉外套,腿上同样是一套陈旧的裤子,中间还有个破洞,他的那双皮鞋的前端已经破了一点儿,自己也没去补过。樊茵炜很同情爸爸,他不敢相信几年不见,面容竟然变得这样苍老。

  他已经不再顾及埃格诺开的玩笑了,现在,樊茵炜只想和爸爸聊天,享受父子重聚的时刻。

  樊至诚:“一年没见,你变了!最近……过得怎么样?”

  樊茵炜:“我很好,爸爸。很高兴的是,自己入选了曼联的一线队,成为主力门将。这些都如你所愿了。您满意吗?”

  樊至诚:“茵炜,其实你获得了什么成就,都不重要,只要你在外边平安就好。”

  樊茵炜被这简单朴实的话语感动了,十五年来,爸爸在他心中永远是世界上最暖心的人之一。但他很坚强,没有让眼泪再流出来。

  樊至诚:“茵杰呢!为什么没跟你一起回国?”

  樊茵炜:“我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而且并没有告诉她,爸,让你担心了。”

  樊至诚此时并不想责怪儿子什么,他知道樊茵炜踏入门将行业吃了不少苦头,现在,他的愿望很简单:只希望兄妹俩都能快乐、平安,仅此而已。

  樊茵炜和父亲聊了很久才走出酒店,刚才的谈话余波还萦绕在他的脑海中,久久不能平息。既然回来了,那就去看看老朋友吧!

  坐上了最熟悉的503路公交车,看着沿路的街景在车窗中后退,他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街道旁的枯树好久不见,故乡的云依旧高洁……继续沉醉其中时,口袋中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公交车上的宁静。

  樊茵炜急忙调低音量,在急切的心情中接起了电话。

  苏梦凡:“茵炜,你终于接电话了!我刚才可是打了好几次呢?”

  樊茵炜:“少废话!有事儿快说。”

  苏梦凡心中暗暗笑了起来,他想不到自己的这位旧日队友竟然还是这个样子,感叹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摊上这么一个朋友,不知是好还是坏呢!

  苏梦凡:“我们正要去岳国超家搞一次老队友聚会,你要不要过来?”

  樊茵炜:“什么?岳国超这家伙居然也回来了!”

  他心里想着岳国超肯定也是因为间歇期才回来的,正好过去问一下有关于他试训的情况。尽管知道实情,但樊茵炜也要听苏梦凡继续讲下去。

  苏梦凡:“你不知道吗?岳国超先前跟我说了,他是从英国回来的,不过只能在国内待个几天,就得到那边试训去了。”

  苏梦凡所说的樊茵炜早好几天都已经知道了,他也在心里悄悄笑着,跟老队友开玩笑真是有意思。但他们毕竟和樊茵炜度过了五六年的训练时光。这份旧情无论如何都是要珍惜的。

  岳国超家小区门口,早就等候在此的苏梦凡、苏梦晶兄妹二人迎来了风尘仆仆赶来的樊茵炜。

  樊茵炜:“真不容易,这么冷的天,还让你们等我,进去吧!别冻着了。”

  苏梦凡:“其实也没什么,按照我们以前聚会的传统,不都是第一个来的人在门口等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樊茵炜想起这件事就生气:“你还说呢?昨天明明是岳国超发的邀请,今天这家伙也真是的,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还让客人在这里等着,太不像话了!”

  苏梦凡:“先上楼再说吧!”

  不一会儿,他们就站到了岳国超家正门口,然后便陷入未知的等待中。

  樊茵炜:“这位是你妹妹梦晶是吧!刚才在外面没看到。她怎么穿这么多?今天我看了天气,也不怎么冷啊?”

  苏梦凡:“我这是为了以防万一,再说了,梦晶从小体质就弱,这也是为她好。”

  樊茵炜轻笑道:“那照你这么说,我就不是个称职的哥哥?的确,我昨天走的时候,并没有带上小杰。真是的!她在英国的时候跟我说过,很想抽个时间和我一起回去看看爸妈,这回倒好,我在国内逍遥自在,她却独自在异国他乡,你说这像话吗?”

  苏梦凡没想到他的一句玩笑话就差点儿让好友流下泪来,这才意识到自己话说的有些太随便了。

  苏梦凡:“对不起,茵炜,我说话不该这么随便的,让你想到了这些伤心事,更重要的是……我还差点让你哭了!我保证下次不这样了,行吗?”

  樊茵炜看他态度如此真诚,就没再为难他:“这倒是没什么,我现在担心的一个问题就是英超冬窗的开启日期,它对我很重要。”

  苏梦凡:“这个事儿我听说过,好像是说英超那边出了什么问题,英足总不可能无故关闭冬窗的。”

  樊茵炜:“这个问题岳国超好像知道,等他来了,再好好问他。”

  苏梦凡:“好吧!只有如此了。”

  事实证明,岳国超还算给力,半个小时之后他就已经到了。他用身上的钥匙开门后,樊茵炜走过来,搭着他的肩膀说:“你说说,为什么现在才来?反正我们有规定,谁来的晚就走的时候就负责打扫卫生。”

  岳国超:“有没有搞错!这本来就是我家,我打扫卫生是应该的。”

  樊茵炜:“我不是说你,总共邀请了五六个人呢?所以,你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

  岳国超:“你下次把话说清楚好吗?”

  这一段小插曲不足为奇,也乏善可陈,本来是一场朋友间的小聚会,却演变成一场事业研讨会。没有任何温情可言,樊茵炜更是在“聚会”上不发一言,他觉得更重要的是英超冬窗开启之谜,不管他是否想要转会,这段冬窗谜途是樊茵炜生命里的必经之路。

  英超冬窗的谜题还未解开,樊茵炜就先开始烦躁了,这是他性格使然,但大人物要忍耐得住一切的考验,成大事者,绝对不要在关键时刻自乱阵脚,要学会沉得住气,他成为传奇门将还要很长一段时间。耐心最重要。

  尽管这次聚会樊茵炜没有收获友情,但是他也在回忆着岳国超所说的一番话,不放过导致冬窗关闭的前因后果,他已经拨开迷雾,真相的阳光就在不远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