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门将进阶之路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众叛亲离

门将进阶之路 七月楚雨 2489 2019.03.16 11:51

  苏霆安其实是苏霆宇的弟弟,目前还在读大二,主修体育管理专业,相对于做警察的哥哥,他也想证明给父母看:自己在体育赛场一样能成就事业,不需要他们的任何庇护。今天刚好是学校没课的小假期,本想路过景区去高中同学会的他却因为高沫熙的事情耽误了最佳时机,导致彻底无缘,老同学好容易重聚,却换来这样一个不完整的结局,何其悲哀。

  幸好,他碰见了高沫熙,让枯燥的生活变得有趣味,自己的世界又开始明亮起来。在撩妹的同时,苏霆安似乎忘了她的心里的第一位置早有所属,即使这样,他还是宣称,只会和高沫熙做普通朋友,无意践踏情感红区,然而事实真的如此?樊茵炜有吃醋的危险吗?

  “以前,我在家里一直是不受重视,家里人都期待着哥哥能成才,那时,我常常在他的阴影下生活,直到我遇见了你,生活才重现希望。”说这句话时,苏霆安有很明显的情绪变化,低落到喜悦,她看得一目了然。

  “你还有个哥哥?我怎么没听你说过……..”高沫熙摆出这种程度惊讶就很说明问题,这几天她近乎与世隔绝,只是寂寞地活在自己的小世界,品尝着痛苦的味道。

  遇见苏霆安,第一感觉就是和樊茵炜的外在不相上下,心里也有种悸动,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理智告诉他,守住感情底线迫在眉睫,而感性却传递出与之相左的信号:既然有喜欢的感觉,那就勇敢地上吧!爱情是不需要理由的。关键时刻,高沫熙还是保持了清醒,思想并没有因为苏霆宇抒情讲述而产生偏移。

  “我的哥哥…….就是在英国当上便衣警察的苏霆宇,在前不久的一次大案中,他不惧危险,勇斗歹徒,虽然负伤了,但还是把那个抢劫犯押送到了公安局,还因此获得了一枚勋章,荣立三等功。”虽然对苏霆宇不满,但毕竟是骨肉情深,在别人面前,苏霆安都会把哥哥最为英雄的一面讲述出来,这次面对高沫熙也是如此。

  苏霆安的这番甜蜜互动虽然没能动摇她的心智,但两个人的距离可能会引起樊茵炜等人的怀疑---居然没到十公分。他依旧在进行着所谓的“甜蜜计划”,不知道后面究竟会发生什么,这样最好。

  伦敦,距离高纯熙“失踪”已经过去了二十六个小时,警局那边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樊茵炜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在酒店的房间里走来走去,弄得坐在前面床上的刘亚灵和刘艺睿两人都觉得烦了,终于,刘亚灵率先发难。

  “茵炜,能不能先坐下来,我们可以一起商量找到沫熙妹妹的对策。”她的想法很精明。

  但关键是樊茵炜此时根本听不进去,还是我行我素,愠怒之火在刘亚灵的脸上逐渐有了苗头,有些激动地说:“小睿,你去跟他商量吧!这事儿不想管了,后天还得上课呢,我去看书了!”

  说完从那床上愤然站起,随后径直地走向门外,出去时还无奈的撂下一句:“记得把他房门给我带上。”

  “刘艺睿,你小姑平时就是这么一位比较小任性的人吗?”樊茵炜在她走后茫然的问道。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她有中二病,出现这种性格很正常!还有什么事儿吗?”刘艺睿说的有些阴阳怪气。

  可惜的是,樊茵炜到现在都不清楚要点:“请问,艺睿,中二病是个什么鬼?”

  “哦,我在电脑上看过,中二病特指人在青春期以及青年时期性格所犯的一些问题,例如过度洁癖,任性、高傲自大等等,是人们生理期必须要经历的一个重要阶段。”

  “那你猜我有没有…….”樊茵炜明显是想问自己是否处在中二病的范围之内,可是刘艺睿马上就开始不耐烦了:“有什么办法赶紧说,别在这里浪费时间!”

  “我认为高沫熙的失踪案应该不简单,采取突击调查的方式最便捷,但是…….也最累!”樊茵炜等于说先给刘艺睿打了一个预防针。

  “好主意,为了快点儿找到沫熙妹妹,再累我都不会怕的!”他这是真正的勇者不惧。

  他俩都没有想到,就在商讨计策的同时,头顶的天空已经悄悄掠过一架英航公司的航班,里面坐着的两人居然是高沫熙和周庭怡,她们之所以会坐飞机回国,只是因为高纯熙一个小小的预感。

  “纯熙,你在想什么呢?是沫熙的事情吗?”周庭怡疑惑道。

  “没错,我最近觉得这件事来得太过蹊跷,有必要再去突击一下,而且,我有预感,他已经回到江苏省内了。正好去慰问一下,失踪的这二十几个小时,她的心一定非常痛苦。”都到了这种地步,高纯熙还把一切往好处去想,周庭怡很佩服她的乐观程度。

  十二个小时,足以抹去一个人所有的伤痛,但它却始终消除不了高纯熙对妹妹的思念和归心似箭的态度,当她看到现在的高沫熙,还会期待这一时刻的来临吗?

  在夜最深的时候,苏霆安选择了离开,并且留下了自己写的一封信,医院所处的是城市的郊区,晚上就会发出各种奇异的鸟叫声,然后就是如鬼哭狼嚎般地冬风拍打窗户的声音。高沫熙此时已经变得更加害怕,赶紧拿被子盖住头部,可是这声音越来越显得阴森恐怖,正当她要在被窝里哭出来的时候,病房的门“吱呀”一声,竟然被推开了。

  走进来的人很熟练的打开门口的电灯,并大声向躲在被窝里的高沫熙喊道:“出来吧!灯已经开了!你没必要再害怕了。”

  她的嗓音很细腻,就像竹林里悠扬的笛声、秦淮河的流水,婉约中带着一丝英气。高沫熙最熟悉这个声音,她就是刚刚落地的高纯熙,好友周庭怡也在旁边站着。走过去,轻轻地掀开被子,那封信随即飘落倒地上。那是目光所及的地方。

  周庭怡捡起这封信,很简单地瞟了一眼,一股肉麻的气息从她的心里不断向上攀升,于是,把信交给高纯熙,她看后,责问道:“这信是怎么回事?”

  高沫熙想着避不过去了,就只好把之前苏霆安事件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谁知她听后一顿恼火,把这张信纸撕掉,丢在地上,指着妹妹说道。

  “简直是胡说八道,苏警官这个人做事认真负责,我想他的弟弟也不会差,还说这是他写给你的情书……..你心中有茵炜还不够,非要去拈花惹草!爸妈都去世了,你这种做法是不是想让我不管你呢?”

  这时的高沫熙已经委屈到无语了,心里痛苦地想:“姐,你真是会认死理啊!我…….我真的没有喜欢苏霆安,你这是在冤枉我!”

  然而,高纯熙对妹妹的苦肉计并不感冒,继续发起攻势:“你……真是一点儿也不让我省心,太让我感到失望了,在这里,好自为之吧!”

  说完,高纯熙无情的走出了病房,至于周庭怡,临走前看着高沫熙那副可怜样,低声叹息,摇了摇头,跟着走了出去。只剩下她一个人暗自回味。而远在南京的女足教练高明毅得知此事后,心里也是相当窝火,表示要将高沫熙除名,这下,她算是彻底陷入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