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门将进阶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蓄势待发---闪耀赛场只是时间问题。

门将进阶之路 七月楚雨 3237 2018.11.20 19:58

  五月一日,中国青少年联赛的第五轮还有一天就开始了,各队都是枕戈待旦,整顿备战,其中江苏队的外籍主教练埃格诺却很发愁,原因当然是主力门将樊茵炜的伤势。今天是他受伤之后度过的第二天,埃格诺最终决定在今天训练结束之后去看望一下樊茵炜,希望他能早日康复。

  紫荆酒店201房,樊茵杰在为哥哥的腿耐心地擦药,自从昨天晚上回来之后,他腿上的伤口依旧疼的厉害,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与残疾人基本无异。但以樊茵炜要强的性格来看,他是不会轻言放弃的,她擦完药,起身找来一把椅子,坐在哥哥旁边,和他笑谈近日趣事。

  樊茵炜很清楚地看到,自己离妹妹的距离从没有那么近过,因为从小到大他总是以学习为重,不怎么愿意陪她玩耍。但是即使如此,樊茵杰温柔善良的本性却从未改变,一直默默守护在他的身后,仰望、崇拜着哥哥。那时樊氏兄妹的距离是遥远的,现在樊茵炜终于有空听妹妹说出自己的心声了。

  “哥,你知道咱们青年队的总教练,法国人埃格诺要来看望你的消息吗?他听说你受伤,非常同情,决定今天来看你。”樊茵杰说着,脸上仍然带着自信的微笑,这不知是樊茵炜第几次看见妹妹的笑容了,平时,每当看到她的笑,一天的疲惫就会烟消云散,烦恼也会随风而去。所以说,拥有这样的妹妹,他是幸运的。

  他突然想起了妹妹说起的这件大事,问道:“你说的是大巴黎传奇后卫埃格诺吗?我怎么没见过呢?”

  樊茵杰轻佻眉梢,笑着说:“他刚来那会儿,你俩不是互相对视过,难道这都不算见过吗?”

  樊茵炜被说到瞬间无语。

  说话间,埃格诺已经走到了酒店的房门前,礼貌地问道:“你好,请问是樊先生的房间吗?我是江苏队主教练埃格诺,可以进来吗?”

  樊茵杰:“进来吧!门没锁。”

  让樊茵炜没想到的是,埃格诺一进来就和樊茵杰拥抱寒暄,过后,她起身去给埃格诺倒了杯茶,埃格诺坐了下来,喝了口水,慢慢说道:“你哥哥的腿伤好些了吗?我听曹说情况不是很乐观哪!”

  樊茵杰:“嗯,我哥他的伤其实好起来是挺快的,但是他性子比较急,容易生气,才会导致伤口发炎的。不过据我预测,不出五天,他就能痊愈,还得谢谢教练您的关心。”

  埃德诺舒心地笑了,他拍了拍樊茵炜的肩膀说:“莱恩,我真的希望你能快点儿好起来,你是一位优秀的门将,有进入我们一线队的潜质,我决定了,等你康复后,会找曹谈谈,看看能不能把你调入一线队。总之,莱恩,我们所有人都在等你回来!”

  埃德诺的话彻底激起了樊茵炜的信心,他信誓旦旦地拍着自己的胸脯说:“放心吧!教练,五天之后,我一定会火线回归的。”

  埃德诺撂下最后一句话:“对了,莱恩,去通知你父亲一声,我今天可能会去拜访他,让我们两个老队友好好叙叙旧也不错!”

  樊茵炜又想到了父亲樊至诚跟他讲过的那段往事,当他巴黎王子公园球场没有扑出点球时,全场漫天嘘声憋得二十三岁的他喘不过气来,在抬头之间,依稀看到了埃德诺竖起的大拇指。这是他永远都忘记不了的一刻。

  而在此时的江苏俱乐部却发生了一起小轰动的事件,今天上午,替补门将华博涛和后卫曾旭伟无故外出,而且长时间不归,包括青年队主帅曹晓岚、江苏俱乐部董事长陈德辉等人都在进行调查,因为此事,江苏各梯队停训一天,事情传到女队那里,瞬间炸开了锅,只有华博洋的小妹华博汐镇定自若,但二哥的安危已经在她心中形成了心结,她需要能够帮助自己解开这个结的关键人物。

  突然,她灵光一闪,脑海中出现的第一个人就是大哥和二哥的好朋友,男队的主力门将--樊茵炜。她明白他的聪明已经是全队闻名的事,找他肯定没问题。

  经过多方打听,华博汐得知樊茵炜就在球队的下榻酒店养伤,但关键是自己一个人去没什么底气。所以他决定和他的大哥华博涛一起去,于是她终于鼓起勇气拨通了他的电话。

  而在酒店,樊茵炜正躺在床上看电视,妹妹已经回去了,他也就心安了。可是他没看一会儿就睡着了。正做着美梦呢!突然被两个人的敲门声惊醒了,虽然有些不耐烦,但还是穿着睡衣去开门了。

  门前的是他的两个熟人,华博洋和华博汐,脸上都透着一种渴望和无奈,都到这个时候了,樊茵炜已经没有理由把他们赶出去了。

  华博洋:“茵炜,帮帮忙好吗?”

  其实樊茵炜正有此意,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而已,他重新坐到床上,耐心说道:“你们别急,把事情的原委说清楚,我们一起想办法!”

  华博洋说道:“今天上午我二弟和一个队里的后卫,好像叫曾旭伟的,一起出去了。好长时间都没有回来,况且他出去又没开请假条,现在高层都在查这件事,我们俩都很担心老二,怕他有什么意外,另外就是希望领导们不要怪罪他。”

  樊茵炜:“首先我想申明一件事,我只负责帮你们找到华博涛,领导们最后的决定是什么我可不管!”

  华博洋很爽快:“好,只要你答应帮我们找到老二,什么我们都答应你。”

  “那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出发吧!”樊茵炜准备起身。

  这时,他突然感觉腿下重心不稳,刚起来就摔倒了,两兄妹第一时间联手将他扶了起来。这场面害的樊茵炜甚是尴尬。

  “不好意思,我其实可以自己起来的,只是现在全身软到没力气,还得劳烦你们,真是的......”

  华博汐:“没关系,要不然我们扶着你走吧!”

  “只能这样了。”樊茵炜实在没有办法。

  凭借华博洋对二弟平时的回家途径地点的分析,他们第一个找到了训练基地附近的一家医院里,正在左右张望的时候候,只见一辆小推车闪过。如疾风闪电一般,手术室距离他们所站的区域还有一定位置,华博洋猜测推车的人有且只有两个人,就是曾旭伟和华博涛。正当他们沉浸在破解谜题般的喜悦时,又一个问题窜上了三人的心头。

  “如果真是他们俩,那推车上的人是谁?为什么会让他们有这个机会?”华博洋心想。

  樊茵炜:“如今之计,只要找他们两人问问清楚,现在应该是时候了,快去手术室门口!”

  华博洋其实猜对了,推车的那两位正是曾旭伟和华博涛,他们是在出去买东西的途中,看到一位老人昏迷在路中央,曾旭伟看好当即拨打了急救电话,等老人上了救护车后,两人还不放心。没有过多的犹豫,同时上车,到达医院后,才出现三人刚才看见的一幕。

  三人赶到手术室门口时,发现他俩的心情异常低落,以为是怕被责罚而羞愧,华博洋一问,才得知真相。原来他们刚从医生那处得知,老人今年八十六岁了,儿女嫌他麻烦就怎么管,今天他本是想出来散心,结果半路旧病突发昏迷。最后曾旭伟说的话,让华博洋更添了对老人的同情心。

  “我们听医生说这老人家有可能救不回来的时候,心情真的很失落,要是他的儿女在的话就好了,可惜他们嫌自己的父亲是累赘,唉!可伶天下父母心!”

  五个人一起在门口等了将近三分多钟,才有医生出来,他很平静地说:“手术成功了,再晚个一两分钟的话是救不回来的。”

  众人都叹了口气,在三分多钟里,他们终于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生离死别的感觉,幸好一切挽救及时,才避免了一场人间悲剧的发生。

  就在这时,那位做完手术的医生和另一位同事说完话后就走了,而这位医生历经时光的磨砺,仍然显得年轻无暇。他就是贾晨宜,今年已经三十九岁了。就在十五年前的七月五日,他也有了孩子,所以,现在的竞争压力比以前更大,但在他看来,十五年,一直热爱这份事业,并且能以享受的姿态度过每天,实在不容易。这次竟然在医院碰见了自己的外甥。说实话,他心里既兴奋又疑惑。尽管已经知道他来的目的了,但和外甥好久没见的他想找机会和他聊聊。而这机会就在眼前,他岂有不把握的道理?

  “茵炜,你这腿是怎么回事?”贾晨宜从侧翼切入话题,

  他略略抬头,看到了那张依然俊俏的脸,面容依旧平静如水,说道:“舅舅,你怎么会在这里?”

  贾晨宜尴尬一笑,说道:“你这小子不是废话吗?我是医生,在这里上班!”

  直到这时樊茵炜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立刻调转了路子说道:“昨天训练时,我的脚伤了。恐怕踢不了剩余的青年联赛了。”

  “你腿上的伤口怎样,我看看。”贾晨宜和他妈妈一样,对他总是宽严并用,但是一遇到他受伤的时候,他俩都会把樊茵炜惯得像个稀世珍宝似的。

  “在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脚踝右侧。

  贾晨宜略微地看了一下之后,给出了诊断:“还好伤口不深,五天之后就可以康复了。”

  樊茵炜总算松了口气,自己的伤五天后就将痊愈,或者说,五天后,他将再次闪耀赛场,重新成为江苏青年队最后的钢铁防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