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门将进阶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揭晓

门将进阶之路 七月楚雨 2237 2019.03.26 21:59

  谭卓程实在不忍心落下申办世界杯的每一个进程,决定默默地离开好友谭樾埼,离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他懂得这个道理,从现在开始,只能把她留在心里,朋友间的关爱也许会缺席,但永远不会迟到。

  马旭东看着睡在沙发上的谭樾埼,短叹一声,心想:“可怜的孩子,本来能够和我们一起实现梦想,现在却变成这样…….”

  樊茵炜慢步走了过来,低着头说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就看事情如何去变化了。”

  马旭东觉得他说得在理,就没怎么去过问了。倒是谭卓程一直拿不定主意,在沙发前走来走去。看得樊茵炜有点不耐烦了,愤怒着站起来,抱怨道。

  “你的想法到底是什么?要不要跟我们去!”

  没办法,他只好说出了自己真正的心声:“我既想好好保护小越,又不愿脱离这个刚组建起来的大团队,和你们见证最终的荣耀!”

  樊茵炜略一沉思,想到了一个万全之策:“有了,你还是先跟我们一起去吧!毕竟这个团队再不能缺少一人了。至于小谭,就请我的笔友丁韵伊来照顾吧!”

  想到谭卓程会对丁韵伊的事情好奇,樊茵炜简略地将她的情况告诉了大家,并告诫他们千万不能声张出去。非常时期,大伙儿都谨记于心。

  丁韵伊上次帮助樊茵炜一行人解决完高沫熙事件之后,闲来无事,最近在曼彻斯特租下一间房子,住下了。它的位置正好处于曼大校区西边五公里,装修相对古朴,成暗色调,正显示主人的低调身份。黑色的大门被白色的外墙包围着,看上去有些格格不入,里面绿色的主房让人看到了威严下仅存的一些温馨成分。她又想着,这样清闲着不是办法,依照自身条件,只好在附近找了一份报社的工作,一位华人要想在那里干得长久,必须要比多数白人更优秀。所以,职场争斗,如在夹缝中行走,需步步谨慎,方能保全自己。这个道理,丁韵伊其实是明白的。

  空闲时间,她经常到曼大唯一的华人宿舍区串门,慢慢地便结识了二十一岁的樊茵杰以及她的室友。这次,她向好友们说明了自己去瑞士的原因后,连宇聪急不可耐地给出意见。

  “我个人觉得你还是提防着点儿,万一是讹你………”

  “不会的,我相信茵炜,对他的套路很熟悉。就这样,我要走了!”正在他要起身离开时,樊茵杰拉住了她的右手。

  “等等!我想知道哥哥最近过得怎么样?他好久都没联系我了。你要去的话,代我向他说声:‘希望你一切都好!’就没别的了。”

  樊茵杰确实是变了,成熟的年龄依旧是一颗单纯的心,在社会上,持有这种心态的人才是最可怕的对手,看似不争不抢,表面老实,实而暗自和他人做着斗争,等你松懈之时,他的机会已经悄然而至。

  丁韵伊也没多想什么,只是佩服樊茵杰的随和而已。还好她没忘记自己的使命,急忙辞别她们后,坐上了由曼彻斯特飞往瑞士苏黎世的航班,樊茵炜的每一次召唤,她都不敢怠慢,这次也一样。

  只用了两个多小时,航班就降落在了樊茵炜所在的苏黎世国际机场,自起飞开始,丁韵伊就努力地让自己处于一个冷静的阶段,丝毫不敢想什么别的东西,所以,要说她这两个小时是睡过去的也毫不为过。

  下机,丁韵伊好像换了个人似的,神清气爽,不再有任何杂念,从容地拿起手机,拨通了樊茵炜那里的手机号码。

  过了一小会儿,在那套民居中的他向大伙稍微示意了一下,就出去接电话了。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你那个地方很难找,有什么参照物吗?”丁韵伊似乎陷入了一种茫然的状态,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这时,只有细说才能解决问题。

  “……..我们俩那时因为兴趣爱好都差不多,就玩到一起去了。那时,日子过得太慢,两个人玩得都很开心,又不懂得珍惜,慢慢地,读初中,她父亲由于工作调动的问题,举家迁居外地了。算起来,我们两个老乡已经有六年多没见了,时间哪…….”谭卓程正和马旭东在房间里闲谈关于谭樾埼的一切,说的时候,他的兴奋到失落,一目了然。

  “你们现在不是见到了吗?怎么还是这幅模样?应该高兴啊!”

  谭卓程走过去坐在了谭樾埼的身边,看着沉睡的好友,再想起美好的童年时光,不由得让他唏嘘了一阵子,两人终究以这样的方式见面,还未互相道尽相思之苦,就要开始凝望,何其遗憾。

  这时,谭卓程回过头,看见门口站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儿,她就是丁韵伊,依旧穿着从瑞士尼翁家里带来的那套白色透明上衣,黑色的长裤子下踏着那双有些陈旧的雨靴。这套装备明显是雨雪天才能穿的,他朝那里看的时候,丁韵伊也以一个小小的笑意回应。那笑容令谭卓程一时间陶醉其中,难以自拔。

  “你真是有眼光,有她陪着小越,我就放心了!”谭卓程对丁韵伊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你同意让他陪着小越,就够了。反正我们现在时间挺紧的,这么一折腾,都已经两点了。”

  这样说来,时间确实挺有限的,三点钟开始的最终陈述,大家是否到达最佳状态还说不定,临阵方面又出现了人员更换的问题,这对团队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谭卓程并没有和樊茵炜计较什么,就匆匆随队前往国际足联总部,到达时候,非常巧合,还有一分钟就要开始了,且即将进入倒数的阶段。

  众人迅速就位,国际足联主席宣布大会最终陈述环节即将开始,现场奏起严肃的公平竞赛歌曲,悠扬而不失严谨,专业也不失激情。

  中国的代表团陈述环节于三十分钟之后开始,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第一个上场的樊景超克服内在压力,居然流利又有趣地把这段枯燥的英文陈述完成了,樊茵炜暗暗地握起拳头:真是开了个好头。

  包括他在内的四人完全没有了紧张的神色,放开了天性,尽情调动场内气氛。

  整体陈述完成,到达宣布结果时刻,中国队首先就在互相击掌,以为胜券在握。唯有马旭东保持冷静。

  “他没揭晓结果之前,一切都还没定论呢!”

  主席先生按程序念完前面的固定单词,逐渐把代表最终结果的信封拿了上来,轻轻拆开,那一刻,苏黎世城的空气似乎停滞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